跨入「元宇宙」并非一蹴而就,它需要铺设一系列 Web 3.0 中间件脚手架,以将互联网原住民传送到这个全新的世界中,这正是 Mask Network

的 使命,「即作为催化剂,加速『元宇宙』的到来。」

受访者:Suji Yan,Mask Network 创始人
采访及撰文:LeftOfCenter

今年 4 月 1 日,Mask Network 创始人 Suji 发布了一则 Facebook 以 200 亿美元收购 Mask Network 的愚人节推文,玩笑归玩笑,但这则推文某种程度上显示了 Mask Network 的远大雄心,即在各个主流社交媒体平台之上无缝引入 Web 3.0 体验,让互联网原住民不知不觉用上 Web 3.0,进入 Metaverse 新世界。

Metaverse (元宇宙)成为近期资本追逐的热点,抛开各种长篇累牍的宏大叙述,Mask Network 创始人 Suji 简单一句话就洞悉了 Metaverse 的本质,这是一个比互联网给更加真实的新的虚拟空间,它赋予赛博居民以真实性,无论是触感,还是政治经济权利。「住」在这里的居民,将会有自有产权的概念,无论是数据、身份、社交关系还是资产本身,另一方面,将会出现全新的组织形式替代传统的公司制,比如 DAO,这些组织自下而上,灵活且自由松散,组织成员拥有投票表决权。

image (1).pngSuji 发布的愚人节推文

在「元宇宙」世界,人类不再被肉身所束缚,无论性别、民族、年龄、肤色还是性取向都不再重要,人类将进入全新的心智文明。在 Suji 看来,人类这个物种将逐渐从碳基向硅基(Virtual Being)转化,终将进入 「元宇宙」。不过,实现这个目标并非一蹴而就,事实上,这个迁移需要各种各样的 Web 3.0 中间件的辅助,Mask Network 作为其中最大的 Web 3.0 中间件之一,将致力于构建简单易用的去中心化入口,为这个「元宇宙」源源不断输送增量用户。

Mask Network 主打的策略也非常简单,为互联网普通用户提供简单易用的 Web 3.0 用户体验。「让不懂区块链的人也能很快进入 Web 3.0 新世界」,这个面向普通人的需求虽然简单,但却是目前加密世界最大的使用需求,因此非常有价值,成为众多 DeFi 应用倚赖的流量来源,包括以太坊

在内的所有项目都需要 Mask Network 为其引入增量用户。早期通过与一系列主流 DeFi 应用建立合作关系,Mask Network 已成功完成冷启动,随着向无需允许过渡,Mask Network 将逐演变为一个自生长的生态系统,一个去中心化版的苹果应用商店。

对于一个区块链项目来说,其领导者的性格和信仰会对项目的发展、社区开放程度甚至未来的发展方向都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对于 Mask Network 来说同样如此,其创始人 Suji Yan 早年在外的留学经历以及当时遇到的一些人和事、参与的社会实践都成为后面创立 Mask Network 的关键线索。

人类终将进入 「元宇宙」

Mask Network 成立于 2017 年,原名为 Maskbook,从时间上并不算新项目,但事实上直到最近 1 年 Mask Network 才开始发力,发布了一系列工具,包括和 MakerDAO 合作推出的可直接在推特上收发红包的小插件、基于推特首次通证发行(ITO)模式、基于推特发送加密信息等,除此之外,Mask Network 因支持黑人平权运动「Black Lives Matter」和反对 996 运动等社会事件在社交媒体露脸。

image (2).png

无论是从名称(Mask Network,原名 Maskbook)还是 Logo 设计,都可以看出这个项目的野心

无论是支持黑人平权还是反对 996 事件,你会发现这个团队尤其关注并推进社会包容与社会公正议题,事实上,这和 Mask Network 创始人的人生经历分不开。

Mask Network 创始人 Suji ,出生于 1996 年,也就是说创立 Mask Network 那一年才 21 岁,但 Suji 却表现出和年龄不相称的成熟。由于高中选了文科,并对历史科目中政治经济学感兴趣,这让他习惯于思考人类社会结构中深层次的问题。他认为,眼前的一些社会问题其实有更深层次的根源,人类终将从碳基向硅基转化,进入全新的赛博空间,这个新世界优于旧互联网的关键一点在于能够赋予个体经济和政治权力,而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构建一个更加公平和开放的人类社会。

虽然高中念的文科,但 Suji 在美国念了 CS,虽然没上多久他就辍学了,用他的话说,「学校根本教不了我什么,太没劲了。」在美国求学期间, Suji 开始投身真正的社会实践,这包括大二开始在 AI 无人车独角兽公司图森未来(TuSimple)上班,成为公司前 10 号员工;成为独立记者为好奇心日报和财经工作,这期间有机会采访很多互联网先驱,比如网景的早期员工和万维网的理论先驱 Ted Nelson;在日本交换时曾担任记者,报道福岛核电站重建面临的问题;机缘巧合下结识了比特币核心的开发者,在 Suji 眼中,「这群人既有技术背景又有很强的社会责任心,想要改造社会并愿意支持社会运动,简直太酷了!」再之后,他又间接知道了比特币的竞争对手以太坊,而后者更加开放的精神更成为他投身其中深入研究的驱动力。

事实上,这些学校之外接触到的人或事才算那些年留学在外真正的收获,无论是对新互联网「元宇宙」即将到来的信念和信仰,「问题意识」的形成,还是「看到不合理就去解决,没有人来做就我来做」的行为方式,都为后来投身创业及 Mask Network 主打的策略埋下了种子。

Mask Network 是加速「元宇宙」到来的催化剂

Suji 认为,「上一个 30 年,万维网陷入了别的问题,没有实现互联网最初愿景,人类需要新的互联网。这个必然到来的新互联网就是『元宇宙』,Mask 是加速「元宇宙」到来的催化剂。」

互联网创立之初提倡的去中心化、自由和开放,或者说万维网建立的初衷——赋予人们平等获取信息的权利,这些最有价值的东西都已经离我们远去。随着移动互联网渗透到普通人的衣食住行中,人们通过各种 App 完成所有的事情,无论是通讯、消费还是社交,然而这些 App 都是一个个的「信息孤岛」,将用户限制在精心构建的「围墙花园」中。在 App 的「割据」状态之下,平等、自由早已远离互联网。此外,用户个人信息被平台滥用、大型网络公司对数据垄断、虚假新闻泛滥和宣传,让如今的互联网已经变得更加「集中化」。

在 Suji 看来,互联网发展到现阶段,已背离初衷越来越远。旧的互联网就如同中世纪的农奴制,奴隶主通过租借生产资料——土地给农奴耕作,从而获得最大化收益。由于农奴本身不拥有土地,既不能带着生产资料离开,也没有议价权,因而只能被动忍受剥削,牢牢地被束缚在土地上。

Suji 将今天互联网的用户比作是数字农奴,如同中世纪的农奴没有生产资料「土地」一样,今天的互联网用户由于不掌握数字世界中的生产资料——数据的所有权,因此只能被动地躺平刷手机被动「享受」奶头乐。

互联网用户的数据被各家公司所有,无论是身份还是数据都和平台方绑定,由于自己不拥有账号,因此面临着随时被审查和注销的风险;每个应用对应一个账号和相应数据,各家数据并不相通,彼此隔离成为数据孤岛,而平台靠算法追踪和分析这些用户的数据以最大化收益。

一个从来没有享有过政治权利的人或许无法理解投票权的重要性,与此类似,一个从来没有享有过数据所有权的人也可能意识不到数据的重要性。数据的好处或许没有那么容易显现,但失去数据控制权的坏处却早已渗透到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了,只不过是意识与否的问题。无论是被系统困住的外卖小哥,拼命完成 KPI 的打工人,被项目截止日期逼疯的社畜还是 996 的程序员们,在所有这些我们痛恨的表象下,深层次的原因不过是人被「旧互联网」技术异化,本该服务人的技术如今成为了控制我们的工具。

可以说,30 年过去,万维网已离当时创建时的开放精神初衷越来越远,成了束缚数字公民新的枷锁。

这一点在 Suji 当记者时采访万维网的理论先驱 Ted Nelson 后就更加确信了。Suji 还清楚记得那时的情景,当时 Ted Nelson 80 多岁了,虽然年纪大了,但心中对互联网的热情依然没有熄灭,仍然相信 「There will be a new internet. There will be a new revolution towards the new internet」。

这句话就像一束光,让 Suji 坚信,「新一代互联网网要来了,它就是以太坊。」

Ted Nelson 是万维网的理论先驱之一,也是 Tim Berners-Lee 的精神导师。1965 年提出仙那度(Xanadu)计划,目的是将全世界的信息,以超文本(Hypertext)的方式公开发布和出版,由此发明了超文本和超媒体的概念。在他对未来互联网的构想中,互联网上每一个引句点击后都可以回到它的来源,读者没阅读一次,原作者都可以获得一笔微小的报酬。

image (3).pngTed Nelson 构想的仙那度 (Xanadu)

「人类社会会进入全新的虚拟世界,不管是「元宇宙」还是 Web 3.0,人类一定是从碳基向硅基转变的,这个新世界需要一个公平的治理系统,不然你就会很更加内卷。」

对于近期资本追逐的热点「元宇宙」, Suji 有着本质的认识,「元宇宙」是一个比互联网更加真实的虚拟世界,体现在触感和政治经济权利上。Mask Network 将作为「元宇宙」的催化剂,加速这个新世界的到来。」

Suji 看好以太坊,相比比特币,它更加开放和自由,也可以在上面做更多东西。不过,那会还是 17 年底 18 年初,以太坊非常难用,就像早期的互联网,体验差导致用户量非常少。

逐渐深入研究区块链和以太坊后,Suji 观察到一个现象,当时(2017 年底),很多人都为区块链新技术兴奋,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新公链、新侧链、新概念、新协议,却没有人做让普通人用上新互联网的工具。这和早期的互联网十分相似。

在 Suji 做独立记者时,采访过网景的早期员工,并知道了互联网第一款浏览器网景的故事。当年万维网发明后没有立刻商业化,那时候的互联网就像今天的以太坊一样非常难用,需要拨号、敲代码才能上论坛。这种情况下,微软通过开发操作系统软件垄断了整个消费者市场,也就是说,不懂代码的普通人想要上网,就必须要购买微软的操作系统。

直到网景的出现这种情况才被改变。当时,一个叫 Mark Andreson 的年轻人发现,人们都忙于发明新协议、新层,新概念,却没人针对普通用户开发产品。于是他做了一个工具,这个工具的目标很简单,就是上普通人在 Windows 上双击一下就能上网,这个工具就是浏览器,当时 Mark Andreson 开发的就是第一款浏览器网景浏览器。自此以后,普通用户只需下载一款浏览器就可以联网进入互联网的世界,无需再向微软付费购买操作系统了。Mark Andreson 后来成为 a16z 基金的创始人,虽然后来网景被收购,但浏览器作为上网工具却被保留了下来,后来一代一代的浏览器出来,成为互联网冲浪不可或缺的工具。

这让 Suji 意识到,Web 3.0 需要自己的网景浏览器。

Mask Network 主打策略:将互联网用户无缝引入 Web3.0 中

即使如最大去中心化应用 Metamask 月活也就寥寥几百万(截止到最近也就 500 万)。究其原因,在于区块链和加密应用过高的使用门槛,让普通用户望而却步。另一方面,无论是个人数据还是社交关系,都导致用户无法离开原来的 Web 2.0 平台。

Suji 注意到,一方面,互联网用户对 Web 3.0 有迫切需求,但矛盾之处他们又离不开互联网,那么,让互联网原住民无需离开熟悉的环境、无需处理复杂的钱包密码,就可以用上 Web 3.0 的功能,才是目前区块链产业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这也是 Mask Network 亟需解决的问题——为普通用户在 Web2.0 上提供 Web3.0 入口。

定位于新互联网的守门人,一架链接 Web2.0 到 Web3.0 的桥梁,Mask Network 陆续发布了一系列「 DApplet 」(Decentralized Applet ),希望将互联网原住民无缝引入到 Web3.0 新互联网中。

由于所有权是和身份系统绑定在一起的,因此 Mask Network 的第一步是推出 DID 去中心化身份系统。因为只有有了去中心化身份系统才有所有权的概念,包括数据所有权。有了去中心化身份,你就可以用一个身份登录所有平台,而且这些数据之间是打通的。去中心化身份还意味着,中心化平台无法任意处置和审核你的账号和数据,拥有了自己数据的所有权,就可以把数据迁移到其他平台,各平台方都无权过问。

当有了不受平台方控制的身份,你甚至可以享受这个身份带来的经济权益。

一个范例型事件是 Twitter 创始人 Jack Dorsey 通过 NFT 铸造工具 Valuables 拍卖出售了自己于 2006 年发布的首条推文「刚刚设置好我的推特」,成交总额高达 1630 枚 ETH (价值超 290 万美元)。

截屏 2021-05-17 下午 9.38.02 (1).png

值得一提的是,Valuables 正是诞生于 Mask Network 和 Cent 的联合赏金计划,也是属于 Mask Network 生态的一部分。它是一个集成推特平台的 NFT 铸造扩展应用,支持推特用户直接在推特上以 NFT 的形式出售和交易自己的推文,同样也允许买家主动对某条推文以 NFT 的形式发起出价,来资助发布者,并支持在推特上直接显示推文的出价历史,包括当前出价。

该 NFT 代表的该则推文的数字证书,且该证书由推文创建者钱包地址亲自签名并验证,并包含原始推文的元数据:发布者、发布时间和推文内容等,所有元数据都位于 Matic 区块链上。

而 Mask Network 即将推出集成 Instagram 的小插件,将允许 Instagram 平台用户将自己发布的图片内容以 NFT 的形式卖给粉丝,由于有了不受平台方控制的身份系统和数据所有权,因此卖得的收入平台方分不到一分钱。如果你是一名粉丝众多的 KOL,可以使用该插件建立粉丝经济,而无需再像 Web2.0 时代一样被平台方盘剥。

Mask 陆续推出一系列 DApplet 还包括:去年 2 月份,Mask Network 和 MakerDAO 合作推出的推特红包(Red Packet)功能,允许用户在推特上收发加密货币红包,而无需涉及复杂的助记词,其成绩也很显著,成为除 DeFi 以外 Maker 最大的一个流量来源,并且吸引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的关注和参与;Mask Network 和 Gitcoin

合作推出的捐款功能,让用户无需离开推特平台直接对 Gitcoin 上的项目进行捐赠;Mask Network 和去中心化存储项目 Arweave
Arweave

Arweave

Arweave 原名 Archain,通过区块链的方式实现,文件存在每一个区块上。Arweave 数据结构更像一张网,而不是一条链。其全新的共识方式 Proof of Access,做法是每次出新区块的时候必须同时验证一个以前的区块。这个以前的区块数随机产生,只有拥有随机区块的节点才能进行 PoW 出块。由于存储有成本,随着数据的指数级增长,不可能每个节点都能保存所有区块。随机区块的存在可以调节每个节点所保存的数据量,达到数据的均衡分布。实现真正的去中心化的存储。 四个主要基本技术点,分别为 Blockweave 不是每个节点都需要存所有的区块;Proof of Access 全新的共识方式;Wildfire 在点对点网络层,让各个节点跟相邻节点分享数据的同时,彼此进行评分;Blockshadow 是每个出块节点发给其他节点的信息,只包含了一个类似区块头的哈希值,和一个所有交易发生的钱包列表,而不包括块中的交易文件。节点据 Blockshadow 与自己交易池中的交易文件重构完整块,加快共识和扩大吞吐量。 Arweave 致力于改变区块链存储的工作方式,创造了称之为 blockweave 的独特新方法,提供了永久的、可伸缩的链存储。 其顾问 Anthony Ryan 表示,通过第一次使信息永久化,他们做出了一个真正的抗审查的新区块链,它具有存储世界数据的可伸缩性,并且能够永远储存。Arweave 信息是真正永久的、可核查的,并且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它是免费访问的。这意味着它通过其独特的共识机制解决了以太坊和其他区块链链的一些固有问题,如数据可用性和存储。 Arweave 还通过收取一次性费用就可以让人们永远存储数据来承担费用问题。这可以改变存储和分发数据的方式。
Arweave
查看更多
合作推出的一个去中心化存储功能,允许用户直接在 Twitter 或者 Facebook 上进行去中心化文件的上传和存储;而和 CoinMarketCap、Uniswap 合作,则允许用户在 Twitter 上直接看行情甚至进行去中心化交易等等。

Mask Network 发明的 ITO (Initial Twitter Offering)模式,即基于推特的代币首次发行,允许互联网用户直接在 Twitter 上认购代币,Mask Network 项目本身也采用 ITO 模式发行了自己的治理代币,火爆程度一度引发代币发行宕机延期,瞬时流量超过 Metamask 的用户量。这意味着互联网用户确实对 Web3.0 有迫切的使用需求,侧面证明了 Mask Network 主打的「以互联网 /Web2.0 平台为入口架设桥梁通往 Web3 世界」的策略是正确的,即专注于解决更加迫切的需求——连接互联网和 Web3.0 世界,让普通人轻松用上 Web3.0 功能。

「都说普通人进入加密世界的门槛很高,糟糕的界面、复杂的密钥和助记词等,但 Mask Network 只为实现一个简单的目标,让用户在不离开互联网原生体验的情况下毫无察觉地成为一名 NFT 用户,持有了代币,进行了投资,收到了加密红包,这有点像农村包围城市,终将汇聚成『元宇宙』大海。」

「但跨入『元宇宙』并非一蹴而就,它需要铺设一系列简单易用的 Web3.0 中间件桥梁,将互联网原住民传送到这个新世界中。这正是 Mask Network 的使命,构建去中心化世界的入口,孕育一个又一个 Web3.0 脚手架,为『元宇宙』源源不断输送增量用户。」Suji 如是说道。

开放、合作和问题意识

Mask Network 专注于解决当前加密世界中更加迫切的用户需求,即提供连接互联网和 Web3.0 世界的解决方案,让普通人轻松用上 Web3.0 功能。解决更加迫切的需求意味着,只做重要的事,绝不重复造轮子。Mask Network 生态目前发布的所有应用都是联合其他头部项目合作推出,和 Maker 合作推出的推特红包、和 Gitcoin 合作推出的推特捐款、和 Arweave 合作推出的一个去中心化存储等。

Suji 认为,「无论是 Dex、DeFi、钱包还是 NFT,Web 3.0 生态中各类项目和基础设施已经非常丰富了,Mask 没有必要参与这类竞争了。Mask 的目标非常简单,那就是让普通人不知不觉用上 Web3.0 ,进入这个 Web3.0 新世界。」

「目前去中心化互联网的行业用户体量还非常小,如果能够用我们的基础设施去让这个新世界有更多的用户,是非常有价值的,包括以太坊在内的所有项目都需要 Mask Network 为其引入增量用户。」

和当年大学期间全世界晃膀子的状态一样,这些合作诞生的成果都是和目前各个头部 DeFi 项目「聊出来的」的,这种颇为开放的心态也更能催生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和项目聊完才能发现哪些地方不合理,有哪些问题需要解决,这和光是坐在办公室 research 是不一样的。」Suji 如是说道。

为了给 Web3.0 找到更多的目标用户,Mask 的另一个主打策略是去跟区块链最接近的社区去找用户,比如和去中心化社交网络 Mastodon 合作开发产品。Mastodon 是一个联邦式社交分布式网络,和 Twitter 不同,这个服务定位成独立运作的小型社区和基于社区的(而非自上而下的)审查和服务运营。Mastodon 目前有 400 万用户,但由于没有 VC 投资也没有进行商业运作,因此没有收入来源,为此 Mask 对其进行了捐款。

另一方面,Suji 也清醒地认识到,去中心化并非万灵药,它有自身的局限,去中心化不一定是最高效的,但确实是一种有意义的组织结构,应该将它用于可以发挥自身优势的地方。那些中心化模式行不通的地方,都可以由去中心化来完成。比如,传统公司不能直接完成去中心化,这些都可以由 Mask 的 DApplet 完成,比如 Mask 的交易程序可以直接通过推特在 Uniswap 购买代币,又比如,Mask 的 NFT 程序可以让用户直接在推特上完成 NFT 购买。

像这样的 DApplet 小程序,目前 Mask Network 生态中有 10 多款,其中有 5/6 款是官方联合头部 DeFi 项目发布的示范性产品,剩下一些小程序是从 Bounty 活动中诞生,目前还有几十款小程序正在开发中。

以上只是 Mask 生态中的冰山一角。随着逐步向去中心化过渡,Mask Network 将逐渐演变为一个无需允许的协议,任何开发者基于之上开发连接互联网跟区块链的「 DApplet 」,这些 DApplet 可以直接插入到 Facebook、Twitter 和 Reddit 等平台中,帮助这些中心化社交平台完成去中心化,或者说将这些中心化平台通过技术手段变成一个去中心化的社交协议。

可见的未来,Mask 将会形成一个自生长的生态系统,就像苹果应用商店一样。不过,和苹果分成和中心化审核不同,Mask 是去中心化的,将采用 DAO 审核。

我们无法预测未来 Mask Network 的全貌是什么样子,但可以确定的是,Suji 和他的团队将带着「问题意识」继续为区块链寻找增量用户,让互联网普通用户用上 Web 3.0 ,以及,会有越来越多来自全世界各地的独立开发者加入到 Mask Network 生态中贡献代码、开发应用,这些功能各异的小插件,一头连接着 Web 2.0,另一头连接 Web 3.0 世界,每新增一款这样的小插件,涌入新世界的用户就会多一点,这些涓涓细流最终会汇聚成大海,而 Mask 则是源头。

参考链接

https://zh.wikipedia.org/wiki/Mastodo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ed_Nelson

https://mp.weixin.qq.com/s/Nj57Go7yZ9Zr6h-9IWKNbQ

https://www.wired.com/story/how-github-helping-overworked-chinese-programmers/

https://masknetwork.medium.com/mask-network-x-cent-buy-the-tweet-you-just-saw-on-twitter-6b3f697057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