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万台“矿机”去哪了?华铁应急卷入复杂纠纷案

证券时报热度: 99524
新疆华铁恒安与亿邦通信的签订了怎样的合同。亿邦通信于2018年5月向新疆华铁恒安交付2.4万台比特币矿机。是亿邦通信(亿邦国际子公司)与新疆华铁恒安之间的矿机交易出现了问题。

证券时报记者 李小平

8月3日,华铁应急(603300)发布了一则公告。公告显示,华铁应急正陷入一桩买卖合同纠纷案,目前该案已开庭但尚未判决。法院冻结了华铁应急部分银行账户和子公司股权。

不过,华铁应急此前未对冻结事项进行公告,本报8月2日刊发《多个银行账户被法院冻结数月华铁应急秘而不宣》稿件后,公司遂发布公告披露了此事。

这件买卖合同纠纷案,牵扯出华铁应急与比特币矿机三巨头之一的亿邦国际(美股EBON)之间的一场恩怨,案情扑朔迷离,双方各不相让。

5.6万台“矿机”去哪了?华铁应急卷入复杂纠纷案

隐秘的矿机

如果不是上市公司子公司股权及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恐怕很少有人会将华铁应急与“比特币矿机”关联起来。

“我们已经注意到了报道,公司确实有多个银行账户及一家子公司股权被冻结了。这场法律纠纷的源头,是亿邦通信(亿邦国际子公司)与新疆华铁恒安之间的矿机交易出现了问题,后来上市公司把新疆华铁恒安出售掉了。”8月2日,华铁应急相关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称。

起诉华铁应急的是亿邦通信,该公司是亿邦国际在国内的运营主体,亿邦国际是全球三大比特币矿机生产商之一,于2020年6月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而华铁应急,主要从事设备租赁业务,提供建筑维保设备、建筑支护设备和工程机械设备租赁及配套服务,公司于2015年5月在上交所上市。

从各自业务来看,华铁应急与亿邦通信并不属于同一领域。但是,一次比特币矿机交易,将两家公司联系起来。

上述华铁应急所言的新疆华铁恒安,曾是华铁应急全资子公司,原全称“新疆华铁恒安建筑安全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3月,注册资金1.7亿元。2019年9月,已脱离了华铁应急的新疆华铁恒安迁移到浙江杭州,现名为“浙江琪瑞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根据华铁应急的说法,2018年5月7日,新疆华铁恒安与亿邦通信签订合同,合同约定:新疆华铁恒安向亿邦公司购买云计算服务器8万台,总价4.032亿元。

然而,证券时报记者查询公告发现,在控股子公司新疆华铁恒安与亿邦通信签订销售合同之时,华铁应急对于这笔大额采购合同未进行披露。

上交所相关规定显示,上市公司交易的成交金额(包括承担的债务和费用)占上市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0%以上,且绝对金额超过1000万元,应该及时披露。数据显示,在上述采购合同签署的最近年度,即2017年年末,华铁应急的净资产为11.39亿元。也即是,新疆华铁恒安当时签订4.032亿元比特币矿机买卖合同,金额当时明显达到上交所的信披要求。

真假公章

从合作伙伴到对簿公堂,到底发生了什么?

据了解,双方合同签订后,新疆华铁恒安依约支付货款共计1.2096亿元。亿邦通信于2018年5月向新疆华铁恒安交付2.4万台比特币矿机。但是,对于另外5.6万台矿机的交付和去处,双方出现了分歧,说法不一。

按照华铁应急的说法,剩余5.6万台服务器经新疆华铁恒安多次催促,亿邦通讯以其已履行交付义务为由拒绝交付。新疆华铁恒安因亿邦通信未履行合同义务而主张解除合同。

亿邦通信方面则对证券时报记者称,公司已分多批次交付给了新疆华铁恒安,在2018年7月以前,双方签订的8万台矿机销售合同就已经全部履行完毕。

“现在来看,新疆华铁恒安从一开始就耍心眼设陷阱。比如说,授权委托过程中,还弄出了一个‘假公章’。”亿邦通信的某位人士说。他还向记者展示了两份《授权委托书》。

为何会有两份《授权委托书》?上述人士称,“懂行人都知道,新疆企业的正规公章,公章正面的公司名称,同时有中文、维文两种文字。但是,合作开始后,新疆华铁恒安给我们弄一个假公章的授权委托书。被我们看出来后,他们又换了一个真公章的授权委托书。”

根据亿邦通信方面展示的两份《授权委托书》,证券时报记者仔细对比发现,两份盖章的委托书,确实存在细微的区别。其中,陈宝清手签的委托书的公章,含有“新疆华铁恒安建筑安全科技有限公司”中文和维吾尔文;未有陈宝清签字的委托书的公章,只有中文的“新疆华铁恒安建筑安全科技有限公司”。

根据陈宝清手签的《授权委托书》,委托事项包括:全权授权受人办理委托人与浙江亿邦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业务洽谈、协商、书面文件签署等,受托人的相关行为均由受托人予以认可,并由委托人承担法律责任。

正由于双方对剩余的5.6万台矿机交付问题存在纠纷,2021年1月,亿邦通信以“已向新疆华铁恒安交付了全部货物,但新疆华铁恒安至今仍有2.8224亿未付”为由,将新疆华铁恒安、华铁应急,以及华铁应急实控人胡丹锋告上法院。

同时,亿邦通信主张,新疆华铁恒安原系华铁应急的全资子公司,华铁应急负有证明新疆华铁恒安与自身财产完全独立的法定义务,否则应对新疆华铁恒安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5.6万台矿机去哪了

剩下5.6万台比特币矿机去哪儿了?目前,华铁应急与亿邦通信两方各执一词。

按照亿邦通信的说法,新疆华铁恒安订购的8万台比特币矿机,亿邦方面均已履行了交付手续。为了佐证上述说法,亿邦通信还向记者提供了4份“签收单”。

证券时报记者发现,上述4份签收单,分别收到浙江亿邦通信科技有限公司2.5万台、1万台、1.6万台、1.4万台,合计6.5万台。其中3份的落款日期2018年8月17日,未有落款日期的签收单,涉及的矿机数量为1.6万台。

那么,余下1.5万台有没有签收单?亿邦通信方面称,另外1.5万台是微信版的聊天“签收单”。根据亿邦通信方面提供的微信对话截图,“目前到场设备8000台,在路上的设备7316台”。

到底新疆华铁恒安方面有没有收到剩余的5.6万台矿机?又有何佐证?证券时报记者也就此向华铁应急方面求证。对此,华铁应急有关人士坚决否认“已签收剩余的5.6万台”的说法,此外,华铁应急上述人士不愿发表其他看法,称“等法庭判决”。

据了解,华铁应急曾在法庭上表示,双方存在争议的5.6万台矿机的实际收货是浙江纽博实业有限公司。

天眼查显示,纽博实业成立于2010年7月,注册资金1.47亿元,经营范围包括实业投资,建筑机械设备上门安装,建筑机械设备租赁等。

目前,纽博实业法人代表为叶圣明,股权结构方面,吕东红持股52.17%,疑似实际控制人。数年前,纽博实业与华铁应急实控人胡丹峰,存在着关联。

证券时报记者查询发现,2010年7月,纽博实业成立之时,注册资金3000万元,其中,胡月婷出资2700万元,陶中华出资300万元。随后进行了增资扩股。到了2011年4月,胡月婷在纽博实业股东名单中消失,新增了吕东红等7名股东。其中,胡月婷将其持有的4795万元股权转让给了吕东红持有;同时将其代李海峰等人持有的股权3314.95万元,转回被代持人名下。

胡月婷是谁?华铁应急的招股书显示,胡丹峰的姐姐也叫“胡月婷”。

合同溯源

根据亿邦通信方面给证券时报记者提供的一段与“华铁董君娜”的截屏的聊天记录,当时双方拟定的合同原始版本,产品的名称为“云计算矿机”。但是双边的沟通过程中,“华铁董君娜”称“合同可能要改一下,‘云计算机矿机’能不能改成‘服务器’,……矿机比较敏感……比特币也很敏感”。按照上述聊天记录,华铁应急方面显然知悉这批矿机的用途。

当然,上述聊天记录只是亿邦通信的一家之言,其注明的“华铁董君娜”真实性有待考证。不过,在华铁应急的一份股权激励计划名单中,证券时报记者确实找到了“董君娜”的踪迹。按照华铁应急在股权激励计划中的注明,“董君娜”为华铁应急的核心技术/业务人员。

新疆华铁恒安与亿邦通信的签订了怎样的合同?

证券时报记者掌握了一份电子版《产品销售合同》,合同涉及产品信息和技术标准、付款方式、产品的交付、产品验收、违约责任、产品保障、争议解决方式及其他等方面。这份电子版的《合同》,除了有新疆华铁恒安与亿邦通信两家公司的盖章,还有两家公司的银行账号、签订合同的落款时间为2018年5月7日。

《合同》显示,双方的交易产品为“云计算服务器”,规格为“EBIT-E9.2(12T),含电源、电线”,单价为5040元/台,数量为8万台,含税总额4.032亿元。

付款方式上,合同签订后,新疆华铁恒安需于2018年5月7日向亿邦通信支付8064万元,于当年5月30日再支付2016万元;同时,亿邦通信安排2万台矿机上线;2018年6月15日支付5040万元,同时亿邦通信安排5万台矿机上线;6月20日支付1008万元,同时亿邦通信安排1万台矿机上线;最后的2.4192亿元的尾款,新疆华铁恒安需于2018年10月20日支付给亿邦通信。

交付方式上,产品由亿邦通信通过快递等方式送达新疆华铁恒安指定的收货地点,相关费用由亿邦通信承担。

除了上述《产品销售合同》,亿邦通信和新疆华铁恒安之间还有一份《合同补充协议》。《补充协议》显示,新疆华铁恒安的5个时间点的付款日期没有变动,但支付的金额做了调整,第3第4第5笔款项的支付金额相应调整为2520万元、5040万元,第5笔尾款为2.8224亿元。

火速转让控制权

除了5.6万台比特币矿机的去向引人关注,另外,华铁应急在涉足币圈后,新疆华铁恒安如何运营?运营情况如何?

涉足币圈前,新疆华铁恒安原本还是华铁应急的募投项目。

2018年3月,完成近4亿元募资的华铁应急,修正募投项目实施主体、实施地点及其他。其中就包括拿出1.7亿元资金,成立新疆华铁恒安,实施“建筑安全支护设备租赁服务能力升级扩建项目”。

按照华铁应急操作,新疆华铁恒安涉足币圈后,只悄无声息地运营了仅半年,就被华铁应急大额计提后火速出售。

2019年1月15日,华铁应急公告,拟将公司及杭州宇明合计持有的新疆华铁恒安100%的股权,转让给自然人叶恭乐,转让价格为5975万元。

但是,新疆华铁恒安的首次出售似乎并不顺利。公告显示,2019年1月25日,转让双方同意终止交易。

不过,华铁应急出售的决定并未终止。2019年3月27日,华铁应急公告,拟将公司及杭州宇明合计持有的新疆华铁恒安100%的股权转让给陈万龙,转让价格为1228万元。

为何实缴资本1.7亿元的新疆华铁恒安,转让价格低至1228万元。在这次股权转让过程中,华铁应急对新疆华铁恒安进行了1.43亿元的固定资产计提减值准备。按照华铁应急公告的说法,这是一场非关联交易,交易价格公允,评估合理。

新疆华铁恒安被华铁应急火速出售后,进行了注册信息的变更,迁移到了浙江杭州江干区,与华铁应急所在地相同。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虚拟货币不具有法定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参与虚拟货币投资交易存在法律风险。火星财经反对各类代币炒作,请投资者理性看待市场风险。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