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ken 说话的模式下,如何实现包含所有治理因子的更优社区治理方案?

DAOSquare
企业专栏
热度: 22392
在不远的未来一定会有一个更优的社区治理方案替代现有以 Token 说话的模式。

原文标题:《治理的思考:Token与DAO》

原文作者:Typto,DAOSquare

DAO 是 Web3 时代社区应有的样子,所以下面的内容不再强调 DAO,均称为社区。

我有一个心愿,希望可以构建一个真正的社区,我也将用一生为之努力。但具体而言社区应该是什么样子,以及我们如何实现?这是一个相对宏大的课题,今天我想聊聊治理权。

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对于社区而言,什么样的治理才是更完美的,我们用什么来代表我们的治理权,以及如何量化它,如何获取它,如何使用它。

如果我们仅仅只是用 Token 作为并行使我们在社区的治理权,那么我们永远无法构建一个可持续的、健康的社区,我们也永远无法构建一个有凝聚力和活力的社区,反之,它将沦为一个仅剩下聊币的“群”。

群不是社区。

治理的烦恼

目前,代表我们在某个项目或者社区治理权的代表物总体分为两类:Token 和 Share。Aragon 和 DAOhaus 分别为这两种类型提供了典型的框架。

Token 意味着只要你持有 Token,你自然成为社区成员,并同时拥有了相应比例的治理权 (Aragon 会自动将你添加进 Aragon DAO 的名单)。Share 则是通过集体共识的方式为成员分配代表其治理权的 Share。

Token 提供了一个相对开放的市场渠道,因此获取治理权的方式非常快捷。不过,开放的市场也会将这种治理权导向另一面,即更多的 Token 筹码会集中于交易者 (甚至投机者) 手中,而真正的社区共建者/推动者/贡献者的占比永远占少数,社区治理很容易变成以金钱主导的权力游戏。我并不反对 Token 的交易属性,但如何将交易和治理平衡在健康的水平,这是需要我们深思的问题。

Share 解决了 Token 交易属性的问题,它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更为公平和健康的治理权代表物,但同时也带来了新的问题。Share 的获取是“组织”授予治理权的过程,这种模式是相对封闭的。在某些应用场景中它可以完美运行,例如以资金管理为核心的 VentureDAO。但如果我们希望构建一个尽可能降低主观因素且相对开放、公平的社区,显然 Share 存在一些阻碍,因为主观永远是片面的,如果一个社区的权益由小部分人的主观意识决定,则存在公平性上的困惑。同时,从某种角度来说,对社区的认同和贡献并不需要现成员的许可。

虽然现有的两种方案已经为推进这个时代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然而可以看出,这两种方案均不是完美方案。我们依然处于这个时代的极早期,我们需要继续探索更为优化的方案,优化现有方案所存在的不足,并尝试新的思路。

我的思考及 DAOSquare 的实践

在我看来,社区治理并非管理,而是构建一个人与人链接和交互的机制,以便让参与者更愿意携手同行。而关于治理权,我认为以下两点很重要:

社区的治理权不能仅仅由 Token 代表,而应该由多种因子构成,Token 是众多因子之一。

认同和贡献无需许可,治理权也不能依赖于主观因素赋予,而应该可以通过一个开放、可量化的机制自主获得。

第一点定义了治理权应该由什么代表,它决定了哪些人是真正和你一起同行的人。第二点定义了我们如何获得治理权,它决定了这些同行者如何无障碍地加入你,并与你携手前行。

于是我们有了一个想法,构建一个无需许可的贡献协议,任何人都可以在任何社区通过自主贡献来获得他在社区的权益 (利益和治理权)。这一切都是自运行的。

我们看看具体如何实施。

治理权应该由什么代表

社区的目标不同,治理权的代表便不同,一切都需要围绕你的社区目标。例如,你的社区是一个去中心化交易协议 (就像 Uniswap),你的目标大概应该是为去中心化世界提供更好的交易体验。那么治理权的代表除了协议 Token 之外,考虑 LP 贡献以及产品贡献 (例如代码贡献) 也是有必要的。因此如果以 Uniswap 为例,其治理权可能至少由以下几种因子组成:

 Token (UNI)

 LP Token

 产品贡献

如何将这些因子打包为治理权

我们如何将这些治理因子兑换为最终的治理权呢?这便是我刚刚提到的那个“无需许可的贡献协议”,它应该包含了量化标准及兑换通道。请允许我以 DAOSquare 正在开发的无需许可的贡献协议 DKP 为例解释这一过程。

DKP 是 DAOSquare Incubator 的一个模块,全称为 “DAO Kontribution Pool” (你可以想象一下魔兽世界里的 DKP)。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将自己对 DAOSquare 的贡献转化为权益。这是一个开放的、无需许可的贡献及兑现场所。

在 DKP,业务路径很简单:

贡献 -> 收益 -> 治理权

贡献是收集治理权因子的地方。对于 DAOSquare 而言,给 OVO Grants 捐赠是一种贡献,Stake $RICE 是一种贡献,当然还有更多社区贡献因子,例如完成 DAOSquare Incubaotor 101 课程、参加社区会议并积极讨论也是一种贡献。在“贡献”部分我们首先需要量化每一个贡献分类,例如 OVO Grants,我们设定了 1:1 的比例,这意味着你向 OVO Grants 捐赠 1 XDAI,你将获得 1 个 OVO Grants 的积分。需要注意的是,不同贡献分类都需要有不同的积分,这样在“收益”和“治理权”的部分你可以获得更好的组合性。需要强调的是,DKP 全部都是链上的,包括积分。

收益是将贡献转化为收益的地方 (还记得那句话嘛?让所有参与者受益),收益包括:

 参与项目私募/公募的投资机会 (例如 CCO 的份额)

 限量版 NFT

 品牌周边 (例如我们正在与 MetaFatory 合作推出的潮牌T恤)

 活动门票

 社区权限

当你在“贡献”部分获得了足够的积分,你便可以来到“收益”部分兑换你的某些权益,例如:用 100 个 OVO Grants 的积分加上 300 个 Stake $RICE 的积分兑换某项目 1000 美金的 CCO 份额。

治理权是本文的重点。综合来说,无论你是在“贡献”部分参与了 OVO Grants 的捐赠还是在“收益”中兑换了 CCO 的份额,你都是在帮助推进 DAOSquare 的发展。因此治理权会收集所有“贡献”和“收益”部分的行为,将这些因子打包成代表了不同治理权重的治理权 NFT。当然,这里还会考虑一个特殊的因子,即你的贡献总记录。举个例子,你向 OVO Grants 捐赠了 100 XDAI 获得了 100 个 OVO Grants 的积分,但是你在“收益”部分用它兑换了一份某项目的 CCO 份额,积分消耗了,但不能因为你的积分被消耗而抹掉你对 DAOSquare 做过贡献这一事实。

如何打包贡献因子来获得治理权 NFT 呢?举一个最简单的假设,一张代表了 1000 个投票权的治理权 NFT 需要抵押 1000 $RICE 加上 5000 个 CCO 份额的参与历史记录再加上 500 个 OVO Grants 积分再加上 100 个社区会议积分再加上......(后面还有多少因子取决于你的社区需要将多少因子纳入进来)。

另外,我们可以看出,在 DAOSquare 社区,其他贡献因子和持有 $RICE 同等重要,不过$RICE 永远是一切的前提条件,任何在“收益”或者“治理权”部分提供的权益,均需要持有 $RICE (需质押)。正如我在 DAOSquare 创世之初所写的一篇文章中所提到的,DAOSquare 需要三种主要角色,传教士、雇佣兵、商人。只有平衡这三者,才能实现社区驱动,推进 DAOSquare 的发展,而好的 Token 设计则是社区驱动的“灵丹”。

前段时间当我把这些思考告诉 DAOhaus 的 Dekan 时,他给我分享了 James Young 曾经在一篇名为《Curation Economies》的文章中提到过的 Chuck E. Cheese (美国家喻户晓的儿童游戏世界) 的例子,在 Chuck E. Cheese:

 你可以用钱购买 Token

 然后你可以用 Token 玩儿游戏

 然后你可以在游戏中赚钱各种票

 然后你可以用赚来的票兑换奖品

游戏改变人生,社区治理就应该是 THE BEST FUN YOU CAN HAVE!

 

DAO



 

现在和未来

在 2020 年的一次 DAO 浪潮中,我身边很多人开始进入 DAO 世界,有些人启动了他们的 DAO,有些人积极参与了到不同的 DAO。但是我看到了一个很明显的现象,大部分人都在不同程度的埋怨声中离去。其中有两种埋怨声最为普遍:

 完全搞不懂 DAO 到底能干什么

 DAO 工具太难用了

对于第一种埋怨而言,我觉得问题出在两个方面:第一是我们对 DAO 还没有足够了解的时候便开始了,这很容易造成困惑。第二是因为我们盲目地启动了一个 DAO。做任何事情都需要有一个清晰的目标,DAO 也一样。你到底要干什么很关键,而不是兴奋地在 DAOhaus 创建一个 DAO,然后完全不知道用它干什么。工具没有办法为你指明前进的方向,工具只能帮助你更好地抵达彼岸。想清楚,再行动。

而第二种埋怨,我必须承认,目前的 DAO 工具的确不好用,尤其是对于那些非技术熟手而言。这也是我希望努力的方向,让参与 DAO 更简单、更有趣,让 DAO 走进更多人的生活,就像 Chuck E. Cheese 一样。

我希望 DAOSquare 不仅可以帮助这个时代的创新者,同时也能够为推进这个时代的发展而努力。DKP 正是我们为此而努力的一次实践。目前你们看到的 DKP 仅仅是第一阶段的构建,还有很多有意思的功能有待于我们逐步开发和交付,例如 Discord bot、社区红包、Homeland 等等,同时,我们也将通过我们的 API 实现更好的组合行,将更多可作为贡献因子的模块接入 DKP (例如 POAP、游戏等)。未来,我们会将 DKP 开放给所有社区和项目方,为他们提供更为有趣的社区治理方案。

不过我必须承认,目前我们构建的机制依然不算完美,但我们在向前迈步。从另一方面而言,无论是否是 DKP,在不远的未来一定会有一个更优的社区治理方案替代现有以 Token 说话的模式,我坚信这一趋势。

说到未来趋势我总是非常兴奋,尤其是正在这个时代崛起的“社区”,我曾在《meTokens 孵化报告一》中写过一段话:

我们正在迎接一个属于个体价值的最好时代。越来越多的人正在离开机械的劳作,拥抱更具活力的社区,去实现个体价值的构建。未来,以社区为主要场景的个体间的协作将变得越来越流行。同时,更多伟大创新也将在个体和社区中产生。这是社会性结构的演变。正如 Web2 浪潮初期的那句流行语:

Youth explore Databases, find friends in forums.

已经被这个时代的人更新为:

Youth explore Ethereum, find friends in DAOs.

DAO

 

你准备好迎接这个时代了嘛?如果还没有,请:

TO BE YOUNG AND ONLINE

始终保持年轻,始终探索于人之前,你将收获来自未来的回报!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