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合作社的纳什:中国数字货币的一个可选方向

纳什_时空合作社
个人专栏
热度: 47329
”DCEP+区块链“模式是否可能是中国数字货币,甚至是中国数字经济的一个未来发展方向?从未来发展乐观的看:“DCEP+区块链”模式或许是一条可能的路。

# 时空合作社宋保强:中国数字货币的一个可选方向

”DCEP+区块链“模式是否可能是中国数字货币,甚至是中国数字经济的一个未来发展方向?

- **从政策引导趋势看,“有币区块链“此路不通**

“无币区块链“并不仅仅是中国的特有现象,以IBM为后盾的Fabric联盟链就是商业组织对“无币区块链”的摸索。有意思的是,目前中国大部分的区块链项目都是以Fabric作为基础或者参考模型的。

2017年,ICO的乱象促使中国监管部门一刀切叫停中国境内所有“有币区块链”。除了严格禁止传统的ICO发币,只要是“有币“的区块链都属于实际打压状态。至于如何在监管或者法律层面定义“有币区块链”似乎已经没有人关心,随着近期中国境内关停比特币、以太币等挖矿行为,“有币区块链”的相关政策导向已经没有想象空间。

随着政策导向的明朗,中国境内迅速演化出所谓“币圈”、“链圈”。由于在迅速的发展,区块链行业很多名词并没有严格或者达成共识的定义。“链圈”、“币圈”的概念也是如此模糊,但这种叫法充分反映了中国境内区块链发展的两个方向。

“币圈”,本来相对“无币区块链”而言是一个宽泛的概念,但事实上已经狭隘为投资加密货币的行业,或者说就是炒币群体。初期,暴利的诱惑还能让“币圈”维持生机。随着中国政府对加密货币的态度冷淡,日趋加紧监管,观望的灵活已经变成明确的打击、排斥。

值得一提的是,“加密货币“这个概念是当前用法。在前期,行业发展的不确定,政策的观察态度,认知的不成熟,数字货币、加密货币各种概念存在一个竞争演化过程。当前,监管对行业如何发展的态度日趋明确,法定货币从非法币概念中独立出来。官方的加密货币叫“数字法币”,非官方的加密货币叫“加密货币”。

- **从市场发展事实看,“无币区块链”已经失败**

实事求是的讲,“有币”“无币”的发展方向探索更多的来自西方发达市场。Facebook的Libra是寻找非政府主导的“有币”方向,IBM的Fabric是寻找传统商业场景的“无币”方向。Libra改名Diem已经清楚的表明探索失败,此路不通。Libra对政府的配合并不能打消监管的根本顾虑,Libra就是想甩开政府自己主导一个金融系统。这个问题反向思考就一目了然,如果Libra只是法定货币体系的一个先进工具,那么,在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货币还是政府主导的法币争夺主导权的战场上,libra就不足挂齿。

随着Libra探索无疾而终,IBM放弃Fabric已经敲响了“无币区块链”的丧钟。虽然IBM是联盟链的领头羊,但“无币区块链”更关键的战场在中国市场。虽然举国之力,“无币区块链”在中国市场事实上已经宣告失败。大量的联盟链实践项目证明,没有激励,所有的参与者没有参与项目的动机。没有商业动机的项目,设计的无论多么复杂,蓝图展望的多么美好,一切都是一场空。

- 从未来发展乐观的看:“DCEP+区块链”模式或许是一条可能的路

为了探讨“DCEP+区块链”模式,我们首先需要理清几个基本概念。

**第一,为什么需要数字货币?**

数字货币,我们定义为在数字经济中用于价值交换的共识工具。

这个定义的核心含义有三个。

首先,使用场景是数字经济。我们认为农业社会、工业社会之后的后现代社会是数字社会,数字社会的主要特征是数字治理、数字经济、数字文化。数字经济的主要稀缺品是信息和算力。

其次,价值交换是数字经济中的主要合作方式。不同于传统原子或者能量经济,价值交换的主要对象是信息,参与交换的角色主要是个体。

最后,共识工具强调数字货币是价值交换的度量单位,交换需要达成的共识主要是度量。

数字经济的主要合作模式是价值交换,价值交换的主要工具是数字货币。我们不是在进行循环论证,而是想清楚的表达,数字社会尤其是数字货币的内涵不是描述传统社会和传统经济的概念能够定义和表达的。同时,数字货币、数字经济、数字社会不是一个未来概念,而是交叉在现在的社会现实中的概念,只是没有成为主流,但未来已来。

**第二,为什么需要区块链?**

先说结论,数字经济需要数字货币、区块链。那么,问题深入讨论就变成数字经济为何需要区块链?

为了规避循环论证,我们指出数字经济的几个主要特征,这几个特征决定了只有区块链这样的解决方案,才能满足数字经济的需求。

首先是数字经济的复杂性。数字经济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实际上是人类追求美好生活的必然要求,我们默认美好生活是人的选择性自由越多越好,这表现在产品和服务上就是数字经济的复杂性和多样性。

其次是数字经济的实时性。随着经济的物质性约束越来越弱,人们的需求越来越表现为精神诉求。其中,时间成为精神需求的最大变量。同时,复杂性的变化往往和时间密切关联。

数字经济的复杂性和实时性决定了支撑数字经济的主要工具:价值交换工具数字货币和价值生产协作数字网络都具有复杂性和实时性的特点,这集中体现为数字货币和数字协作网络的“可编程性”,对非专业人士一般用智能合约来准确表达这个概念。

可编程的价值生产数字协作网络我们定义为区块链,或者说我们认为区块链的发展方向是价值生产数字协作网络。

总结一下,数字经济=数字货币+区块链。 那么下面我们需要主要探讨为什么是DCEP+区块链

- **为什么不是加密货币而是法定货币?**

我们探讨数字货币的三个主要特征时,似乎法定货币和加密货币都满足这些要求。那么,我们为什么说数字法币而不是加密货币充当未来的一般等价物呢?

因为法定货币更具有共识属性,或者更准确的说,法定货币的共识成本是最低的。只所以断言法定货币比加密货币更具有共识性,不是因为法定货币的强制性或者历史惯性。这些因素的确重要,但更重要的底层逻辑是:“法币本身就是共识的果”。直白一点说,政府代表的就是实际的结果共识,这一点被大多数人忘记了或者是不愿意在感情上接受。反向思考,如果大部分人真的愿意达成了加密货币成为数字法币,那么就不需要法律的强制性来达成数字货币的共识了。

对于全球市场而言,法定货币是历史和理性的双重考量,唯一的选择。至少对中国这个法定治理空间,DCEP已经是数字货币唯一的选择。

- **”DCEP+区块链“的区块链到底是什么链?**

区块链的概念已经模糊化,作为可编程的价值生产数字协作网络的区块链,和“无币区块链”、“有币区块链”到底是什么区别,或者说我们到底怎么理解这个”DCEP+区块链“的区块链呢?

我们用一个工具,来观察一下数字经济中的角色。

LIBRA

上图作为前提约束,”DCEP+区块链“的区块链有几个特性。

首先,无币。这个是指不承担提供交易媒介的作用。

其次,有Token。token实际上是一种数字化的资产。不同于货币,token只是价值承载工具(资产),不是价格度量工具(货币)。

再次,是否去中心。网络底层的逻辑是唯一性的元规则,是中心化的。上层应用是多样化的,没有唯一中心。

如果非要和当前的联盟链或者公链比较,我们认为当前的“区块链”更多是单一的对等网络,而数字经济中的区块链协作网络是对等网络、分布式网络和中心化网络混杂在一起的复杂混合网络。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虚拟货币不具有法定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参与虚拟货币投资交易存在法律风险。火星财经反对各类代币炒作,请投资者理性看待市场风险。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