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屋,就得及乌

咕咚
个人专栏
热度: 17734
喜欢树,就得喜欢树叶,无论树叶飘落的时候,让你多么烦恼甚至生气。

爱屋,就得及乌


传说宋美龄喜欢树,而且喜欢法国梧桐(二球悬铃木)。南京、庐山,和中国,于是就有了很多的历史遗留的巨大的法国梧桐。

法国梧桐是很好的树种,树冠庞大,生长迅速,容易管理,但有个巨大的缺点是入秋即落叶繁多,清理困难,虽然不影响碳中和,但得花很多钱来请清洁人员,清洁人员也很不喜欢法国梧桐——的树叶。

但其实我们每个人都知道,也能理解,并且忍受得了:喜欢树,就得喜欢树叶,无论树叶飘落的时候,让你多么烦恼甚至生气。

“我爱区块链,但我恨加密货币。”这个逻辑怎么就这么奇怪呢?“我支持区块链,但我不喜欢你买比特币。”这个逻辑是如此的不通顺,怪异,12年来就没多少人没人好好讲讲听听想想?

我喜欢以太坊,但我嫌V神长得太瘦,不够帅,我如果这么想,我就是有病。

我喜欢区块链的迷人技术,认为它能改变世界,为世界带来美好,但得把中本聪抓起来,这,这。这。这是不是更有病?

要怎么才能让可爱的地球人明白一个道理:苏格拉底长得是丑,又瘦又小。但是,为什么柏拉图那么喜欢他?柏拉图英俊潇洒,好像终身不婚,他爱的不仅仅是苏格拉底这个人,他的身体,他的面容。他爱的还有他的灵魂、他的哲学、他的思想、他的价值体系。是的,你如果爱苏格拉底,那么你得全盘接受他的身体,和他的一切,包括他的缺点——假如他有的话。

简单来说。加密货币跟区块链完全是一体同胞,是一条船上的蚂蚱,是密不可分的经济体系的统一体,是一个完整法国梧桐上的树叶和枝桠的关系。

我们不可能只喜欢我们的母亲,而不承认我们的父亲。只明白母亲的生育功能是不够的,人类必须明白和尊敬父亲的生殖功能。只有在遥远的蒙昧的原始时代,人类只知有母,不知道也没必要知道父亲。

只有傻子和无知的人才会这么想:要父亲有什么用?难道人类不是母亲生出来的?

“妈妈你真好,爸爸却没什么用,让他滚。”行吗?

加密货币就等于是父亲的精血,在区块链这个高速公路区块上,做爱,生根发芽。最后,产出新的技术,发展新的人类文明。

二者缺一不可!

所有加密货币。都是生出来为区块链做燃料、做动力,让这个体系跑起来,让社区充满凝聚力,让记账的、炒饭的、卖水的、当黄牛的、搞创新的、搞哲学的、搞J管的、搞这搞那的,全都有饭吃,有事做,有牌打。

这个文章写出来到这里。我在思考。

区块链的话语权。

太低落。

区块链在全球主流媒体,没有像样的代言人。和足够理直气壮发言的区块。

这就导致世界的分裂、信息的阻断、沟通阻碍着千山和万水。

到底是区块链把世界搞复杂了,还是世界把区块链搞复杂了?为何在区块链的世界,简单的哲学逻辑,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居然能失灵?

谁都知道男人必须跟女人结合,才能生出儿子。但为何全球这么多人一直以为。区块链能脱离加密货币单独生存?

终于有点明白,中本聪为何要选择失踪,要选择鬼谷子的道路。对他的世界观来说,他观察的到的世界是这样的:地球“无道”,则隐。

注意,这个天下,指的是除了宇宙之外的世界。地球这个物理世界,

这个地球的物理世界,目前对待区块链,是“无道”的。不符合道。道。道。

中本聪会在什么时候回来这个物理世界?一定是苏伊士河清、圣人出的时候,比如美国选择V神当美国总统。

或者SEC表示一点对CZ先生表示哪怕一点点的善意。

对。美国也许不会选择V神当总统,但一定要有那么一天,让中本聪获得哈佛大学终生名誉校长,或者是常春藤终身名誉顾问。

只有这种地球,才是海晏河清,天下太平。才是正常的区块链该获得的善良的元宇宙世界。

 

咕咚2021年6月21日星期一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