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强北挖矿往事

AI蓝媒汇热度: 46239
在华强北,看一场人间富贵梦。

矿机

在华强北,看一场人间富贵梦。

封楼近一个月,落成20多年的华强北赛格大厦,除了还是深圳跨世纪的地标性建筑,已经没了往日的繁华,以往矿机的叫卖声也偃旗息鼓了。

5月18日,这栋355米高的建筑,发生了第一场晃动,惊恐的人们以为地震来了,撒丫子就往外跑。

矿机

有网友晒了张耐克拖鞋的图,开玩笑地说:

TMD,我鞋都跑断了。

矿机

在赛格大厦4楼有个店面、56楼有个办公室的老卢,当天也发了一条朋友圈:

我好慌,我在办公室的显卡,还在挖着矿呢。

从赛格大厦逃出来,人们发现,除了赛格大厦像站不稳了似的,其它的建筑并没有啥事,不是地震。加上当时的风力只有五级,也不大。很快,热衷于搞段子的网友得出一个结论:

华强北的老板在摊位上挖矿,几十万矿机碟片顺时针高速旋转,造成了地球的共振。

之后两天,赛格大厦又晃动了两次。5月20日,赛格集团发布了一份通知:自21日起,暂停所有业主、商户、租户进出赛格大厦写字楼和电子市场。

矿机

5月21日,一车车显卡和矿机被匆匆推出了赛格大厦。

晃动之后,一矿不再难求

老卢现在把办公地点挪到了家里。谈及对生意的影响大不大,老卢说:大得很,现在都没有上门客了。估计等到开门,要等到7月份了。

赛格大厦不远处,是华强电子世界,零星散落着一些矿机和显卡卖家,此前在赛格大厦卖电脑的老赵说:赛格都安排了,想去市场看看的话可以去新华强。

对于还在赛格大厦经营的老卢来说,坏消息不止一个。

几乎是赛格大厦开始晃动的同一时间,5月18日晚,互联网金融协会、银行业协会、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要求会员机构不得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兑换以及其他相关金融业务,坚决抵制虚拟货币相关非法金融活动,不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账户和支付结算、宣传展示等服务。同一天,内蒙古发改委网站发布消息,开始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

晃动也是接二连三。5月19日晚,对于币圈来说,又是一个沉重的日子。这一天,比特币价格全天跌了将近30%,最低跌至到了2.9万美元;以太坊跌幅超过40%,跌破了2000美元大关;狗狗币跌幅超过40%,失守0.3美元。520前夜,币圈多数人折戟沉沙。

矿机

赛格大厦封楼的当天,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五十一次会议,明确提出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防线向社会领域传递。

都不是利好的消息。

老卢经历了币圈走向利好的几乎一整个周期,2019年10月,比特币还是8000多美元时,老卢就以比特币的价格强势走势图为宣传,推销云南的矿场:

云南矿场6000负荷(6000台矿机总量)求包场,手慢无。

尽管不知道矿场是不是手慢无,但比特币确实是手慢无了。后来的矿工们也不会意识到,彼时8000多美元的比特币涨到最高时能到甚至接近6万美元。

在这个时间周期内,比特币价值的走俏,也带动了其他虚拟货币的价格上涨。因为传统意义上的矿机只能挖比特币,但比特币很长一段时间始终处于高价徘徊,矿机的单价也从以往的一两万一度被炒到五万,此时,市面上出现了显卡矿机。相比较传统的矿机,显卡矿机更廉价、灵活,也适用于其它的虚拟货币。

以英伟达RTX3060为例,去年12月英伟达发布的RTX3060显卡售价不到2500,到今年5月时,这款显卡的价格最高时翻了4翻不止,破了万元大关。

在挖矿这件事上,不仅有芯片挖矿,还有硬盘挖矿。除了芯片价格高、产量跟不上之外,硬盘也曾面临这样的行情。4月份时,老卢曾在朋友圈吆喝卖硬盘:

华为16T企业级硬盘,4月底期货,1000张起订。

所谓“期货”,是指在矿机成为稀缺商品后,矿机销售的模式一部分变成了像小米一样的“预售”,即先预定,到期再发货。

经历过高潮,随着政策的相应收紧,矿机的价格也开始出现回落。6月7日,我们咨询了重庆某矿机公司的老尹,其给到的报价是:RTX3060的8卡整机(配备8张此类显卡的矿机)51000左右。去除一些其它费用,平均每张显卡的价格约为6000元左右。

我们也咨询了老卢,老卢给了一个稍低点的报价:一张显卡5400。一款8卡整机的价格,老卢需要加2750的调试费、平台费用等。老卢表示:有现货,随时可以提。

相比较一些矿机公司,现在没了摊位的老卢显得有些佛系,在被问及对挖矿的市场怎么看时,老卢表示:

还算稳,不差不好,可以进场。

在这里,看一场人间富贵梦

赛格大厦封楼之前的一段时间,是很多矿工的进场时间,当时,有媒体近距离观察过赛格广场。在赛格广场的正中央,是币火科技的一条标语:

服务好每一个矿工是公司的第一天条。

矿机

当然,有时候,有些“服务商”本身就是矿工,比如老卢。

在山西,老卢有着自己的矿机。老卢说,自己这个不算大算力的,当初投了十来万,目前一天的收益能有大几百块钱,现在已经回本了。

老卢向我们展示了从5月底到6月初几天的挖矿记录,换算成人民币,老卢每天的收益差不多在1000元左右。老卢说,“有小几万都可以投资了,好过开家店”。

矿机

对于老卢来说,从旷工这个角度去定位的话,老卢属于小投资的散户。过去几年,华强北充斥了来自各地的“投机者”们买矿机,他们有来自电费廉价的周边国家的,有自己开矿场的,有从事外贸生意的,最后是一些散户,投资不大,把挖币作为副业。

之前在赛格大厦卖电脑的老赵,在半个月前也入了坑,把挖矿作为副业搞了起来。

尽管当矿工时间不长,凭借着之前在赛格大厦卖电脑的优势,除了自己挖矿,老赵还帮炒币群里的几个小伙伴组装矿机,目前,老赵介绍说,“还帮群里几个兄弟托管了矿机。”

谈及市场,和老卢的看法不太相同,老赵并不是很看好。他表示,现在进不太行了,产出太低了。他介绍,以前,一个P(算力单位)的算力,一天能产出2-3个Chia币,一个币1000多美元;现在一个币600多美元,一天只能产出0.38个。而一个P的算力,成本在40万左右。

按照目前的收益看,回本周期在10个月左右。如果是按照老赵提到的以前的收益,一个月就能实现回本之后的盈利。但虚拟货币的特点是,其每天的总量是不变的,搞的人多了,收益就掉了。

老赵说,那段时间,一直在跌。“相当稳定,一天跌10%。”

在谈及为何去挖矿时,老赵给的回答是:

原来华强北的朋友都在挖。

对于散户们来说,挖矿并不能致富,老赵说,挖矿致富要有规模。

在深圳,老赵有几个朋友合伙投了4000万搞了个矿场。在老赵看来,想靠挖矿致富,一是规模,二是靠时机。比如,踩准了行情,一个月以前开始搞的这帮老板们,现在已经赚够了4000万。

这是在华强北,人们距离富贵梦最近的故事。

在全世界的矿机分销体系里,曾经以生产山寨手机闻名、后来又以卖香水寻出路的华强北,掌握了几乎全世界的矿机流通渠道。2017年时,比特币出现了一大波牛市,12月中下旬时,比特币最高价格涨到了两万美金。也是在2017年后,人们发现,很多华强北的老板把以往卖手机、电脑的门店改头换面——把“电脑配件”的招牌,拉上了“矿机出售”的横幅。

在中国,没有哪个地方再如华强北一样特殊,也没有哪个地方能像华强北一样踩准电子产品这个大赛道上的某些小节拍。发展到今天,华强北已经成了全世界矿机销售的最大集散地之一。英国《金融时报》称,华强北已经成为矿机生产的“新的世界中心”,来自美国、日韩、俄罗斯乃至印度的玩家们云集于此,购买设备,“中国人拥有绝对的市场定价权”。

曾经的华强北已去,一个新的华强北已来。

从2017年开始兴起的矿机买卖,对这片土地意味着什么?一位赛格电子广场的老板曾说过这样一句注脚:

现在这里就靠矿机生意盘活,现在的矿机就像过去的苹果手机。

毫无疑问,华强北适合投机的底色,十余年从未改变,变的,只有不同的产业。尽管我们也一再向普通人强调过“投机”行为的不可取,但无论幸运儿是谁,命运终归不会垂涎一个躺平的人。

一个月前,曾经躺平过的老塞也打算入局。他先是用自己的电脑尝试去挖了几天的矿,然后给我们算了一笔账,以他那台电脑的情况,每天的收益大概是三四十的样子,如果一台电脑24小时不停的运转,每个月能收入一千左右。如果是一百台电脑呢?一千台呢?老塞说。

在被问及为何入局时,老塞说自己在知乎看到过一个“年入一千万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的问题,有匿名者这样回答过:

没错,我就是卖矿机的,华强北的估计有人能认出我来。手下十几个马仔,每天开辆破皮卡,我做人比较低调,吃喝方面一般不奢侈,也不出去旅游,在深圳买了套大房子,当时花了600多万,认识我的人都认为我低调。爱打麻将,一晚上输过30万,后面就玩的比较小了,一天输赢几万的样子。老婆是模特公司的,带出去挺有面子的。

最刺激他的,还有一句话:

告诉年轻人一些道理,好好工作,年入百万都不易,何况千万,你们就算拼一辈子也赶不上我们的。

华强北的追梦人

2019年新年之际,以往走访过华强北的经济观察报给华强北的矿机卖家写过一封拜年信,标题叫:挖矿值不值得?愿你们上岸时都是赢家。

其中很煽情地说:

当初逛档口时加到好几个矿机店家的微信,他们现在都不大在朋友圈里发矿机广告了,2018年11~12月份的时候,“矿机被当成废铁甩卖”的消息甚嚣尘上,我还看到一个店家在朋友圈里说,高价回收某些型号的矿机;
我加的蚂蚁矿池Q群,1600多人的大群,没什么人退群,不过刷的消息不像以前那样一个小时就能刷99+,2019年1月31日晚,我打开那个Q群,只有28条新消息,有人在询问是否需要托管矿机,可实地考察,也有人说收大量蚂蚁矿机S9j 14T,有意私聊。

文中,还有作者当时说的一句话:

我对这个市场,并没有信心。

“愿你们上岸都是赢家”,媒体都是深情的,这样一封拜年信,似乎是应景2018年新年前发生过的一场“矿难”。

如果把华强北从2017年到现在的发展划几个时间节点,有几个历史时刻挺值得注意的。

2017年12月时,比特币的价格曾达到过接近两万美元的历史最高值,2018年元旦,以太坊的价格达到了1400美元的历史最高值。当时出货价3万多的一款矿机,曾一度被炒到13万。

紧随其后,就是中国人民银行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了相关挖矿企业的整治文件,币圈也跟着开始晃。

新年之前,虚拟货币集体跳水,矿机的价格也跟着集体跳水。有华强北的老板心塞地表示,3个月,利润下滑了90%。曾经卖到13万的矿机,一转眼,连零头都不剩了,只能卖到一万多,一些之前交了定金的顾客,看到是这样的行情,连定金都不要了,直接跑路。

有些老板坚持了下来。

老塞说,虽然当年的那波矿难,“囤矿机的差点把底裤都赔没了,但还是有人坚持了下来”。有些矿机商业认为,一般来说,上半年都是一个熊市,牛市会出现在下半年。“总有熊的时候嘛。”

在矿机不赚钱的情况下,一波老板干脆把矿机一装,自己当起了矿工。矿机当然也卖,只不过没有太大的赚头了。

他们在等待一个旺季。华强北的追梦人总愿意相信,梦想是会回光返照的。

但也有些老板跑路了。

在当时监管层面的压力下,并不是所有的老板们都在等待下一个旺季。一段时间内,赛格广场很多矿机铺子都关了门,想跑路的老板,用脚投票投出了跑路的抉择。

一直到去年年初,比特币的价格虽然时涨时跌,但再没出现过像2017年年底、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这样大的牛市。在去年还未出现牛市的时候,赛格广场的横幅还不是“服务好每一个矿工”,而是“招租”的信息。比如“3楼、6楼黄金铺位出租”、“租金低至6折起”。

矿机

在2018年接近年底时,还有媒体“暗访”过华强北,提出过“劝你不要去做矿机”这样的观点,因为在当时,哪怕是作为一款销量王的矿机,每台的利润也仅在二三十元。

老塞说,很多人都曾对这个市场没信心,虚拟货币曾经被多么不看好,就曾被打脸打得多么重过。归根结底,老塞还是觉得,“虚拟货币有个啥价值,都是被炒出来的,但它就像钱一样,是吧?而且,钱就在那里。”

以华强北作为范例,去研究的意义在于,作为中国乃至世界典型的一个造富区,华强北是一个“造富梦”的代言区,它寄托了一个大时代中,草根也能通过勤奋和努力挣扎,实现财富自由的梦想。这在今天这个流行躺平的年代里,多么难能可贵。

只是这其中,无论华强北多么铁打,总有这个大时代中流水的追梦人路过。

再次等待下一个旺季

老卢是去年8月份重回的赛格广场。那天,老卢发了一条朋友圈:又回到了梦开始的地方。配图就是赛格广场。

此前几个月,老卢的朋友圈没有更新过与矿机相关的消息,除了还在卖手机,剩下的就是推销POS机和卖二手车,没有像今天这样,每天的朋友圈,有十几条甚至几十条关于矿机的。

老卢踩的时间点刚好。比特币的价格也是从去年7月份、8月份开始出现了缓慢涨幅,这种涨幅的力度在今年年初时达到了高峰。

更早之前,老卢也是在赛格广场卖矿机的,彼时,老卢的朋友圈除了卖矿机,就是配一张大大的“收”字,表示收矿机。到了今年的牛市,老卢的朋友圈除了收矿机和卖矿机,还多了一些引导语,比如像这样:

牛市最稳定的投资方式,一定要选择挖矿。
矿机一响,黄金万两。
你要偷偷学挖矿,然后惊艳所有人。
亿万富翁成功的秘诀:梭哈。

现在,没处开张的老卢每天的宣传方式就是发朋友圈。

6月初时,老卢除了每天打广告,还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消息已放出,机器马上涨价。现在价格没涨,想上机器的抓紧。

信号来自于这样一条信息:

6月2日,四川省召开关于虚拟货币“挖矿”有关情况调研座谈会,电网企业、售电公司、交易中心有关负责人参会。据消息人士HelloEOS创始人梓岑表示,座谈会开完了,表态很积极,暂时没有细则。还是那句话,因为有水电消纳的需求,四川的决策会温和很多,友好很多。新疆和内蒙是因为碳中和(环保理念)不达标。

和老卢不同,老尹的宣传方式是隔三差五地向意向客户发微信。“老板,显卡价格稳住了。”6月8日,老尹通过微信联系了我们。所谓的“稳住了”,在询价之后,我们得知,是和昨天的价格基本上一样,当然,只是部分矿机。比如以七彩虹1660S为例,老尹6月初给的报价是:8卡整机31000,6月9日给的价格是29000,6月16日给的价格是28000。

此前,老尹在6月初时曾表示:

下周(6月7日)之后,机器的价格可能每天上涨百分之七八。原因也是来自于政策方面对矿场的一些变化。

老尹说:这两天(6月初)因为成都的会议的话,对整个挖矿行业来讲都是一些利好的消息。

没有坏消息,就是好消息。老尹也说:没有结果,就是最好的结果。因为这相当于国家默认了挖矿是可以的。

对于一些矿工以及矿机商而言,此前内蒙地区“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的政策虽然相当于释放了一个信号,但经历过2018年的“矿难”之后,矿场的生意不还是发展到了今天这个地步?许多人不再敏感,对一些“信号的释放”也保持着观望的态度。

矿机

(图表来源:财新网)

以四川省召开的关于虚拟货币“挖矿”有关情况调研座谈会为例,此前,国内的矿场主要集中在内蒙地区、新疆地区和云贵川地区。在矿场的选择上,这几个地区的共性是电价相对来说都比较便宜,就像HelloEOS创始人梓岑所说,有些人认为以云贵川为代表的水电区有“水电消纳”的需求,所以出现“一刀切”情况的可能性并不大。

内蒙地区出台政策之后,老尹表示,很多内蒙的矿场开始了南迁之路。恰巧,4月、5月之后,云贵川的“丰水期”也陆续开始了。一般来说,丰水期会持续半年左右,半年之后,将进入枯水期。

在丰水期,雨水多、电力足,所以电价低,在枯水期,因雨水少,电价也会变高。仅以目前看,在政策仍不明朗的情况下,云贵川地区还是“矿场主”最好的选择之一。

老尹所在的公司,就在四川雅安大数据产业园之内有一座矿场,其此前曾介绍到:目前一期在线矿机10000台以上,第二期、第三期设计50000负荷,已在建设中,预计2021年5月投入运营。

正好在丰水期。

另一个事实则是,无论是政策方面还是市场方面的变化,对一些同样经历了大风大浪的矿机商而言,都不再具有“指导”意义。老卢说,关于政策方面,“我们不怎么理这些,只是卖我们的矿机。”

在有些矿机商看来,矿机目前已经变成了一个长期、稳定、可持续的生意,它不再容易像以前那样过山车般起伏,也不再容易投机。

对于华强北而言,矿机商们进入了“再次等待下一个旺季”的蛰伏期。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