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货币来了,现金会消失吗?

澎湃新闻热度: 19506
却忽略了废除现金将使人们完全依赖数字系统。但其相对市场份额却在不断被数字支付所蚕食。在新冠疫情等社会事件和央行纷纷发行数字货币的情况下。

近年来,全球多国都在加紧研发数字货币,中国央行于2020年5月8日率先推出了自己的法定数字货币DC/EP,并紧锣密鼓地在多个城市进行试点。

可以预期,随着各国央行抓紧推出各自的主权数字货币,世界即将进入数字货币和数字支付的崭新时代,那么,现金会被完全取代吗?

一、现金不再为王

现金(纸币)是人类历史演进的产物。经济学家萨缪尔森在其所著《经济学》中这样写道:“如果通过假说和逻辑重新构建历史,那么我们自然会认为物物交换的时代后即是商品货币时代……商品货币时代被纸币时代所替代……最终,伴随着纸币时代产生了银行货币或是银行支票存款时代。”

《经济学》,保罗·萨缪尔森、威廉·诺德豪斯 著,萧琛 主译,商务印书馆出版。

《经济学》,保罗·萨缪尔森、威廉·诺德豪斯 著,萧琛 主译,商务印书馆出版。

一般认为,中国北宋初期在四川等地发行的存款凭证——“交子”是世界上最早出现的纸币。从公元11世纪到15世纪,纸币在中国得到了长足发展。威尼斯探险家马可·波罗在他的游记中曾专辟一章来介绍元代的纸币制度,并称之为“东方炼金术”。

历史之轮开始转动,人类的支付手段和货币形态也不断演变。20世纪50年代开始有了信用卡,60年代借记卡走入人们生活,90年代电子支付开始流行,直到最近10年移动支付和数字货币蓬勃兴起。这些替代性的支付手段凭借高效、低成本和清洁卫生等优势,大大降低了现金的使用频率和范围,人类正在步入所谓的少现金社会(Cash-light Society)。

通过结合信用卡和移动支付交易数据,将其与全球零售支出相结合,然后与广泛的国别研究进行比较,可以发现,全球范围内由于经济和消费的增长,现金的绝对使用量仍然在增加,但其相对市场份额却在不断被数字支付所蚕食。2014-2020年期间,现金的使用比率从49%下降到40%。

如果进一步根据数字支付发达程度将不同国家区分为两种类型,我们看到全球数据背后隐藏着两种截然不同的趋势。在数字技术最发达的经济体,现金的绝对使用量已经下降了一段时间,现金使用率也从2014年的31%下降至2020年的19%。然而,在数字技术相对欠发达的经济体中,强劲的经济基础和消费增长正导致现金使用量在绝对值上继续增长,而相对市场份额则从73%下降为56%。

新冠疫情的爆发和全球蔓延加速了经济的数字化进程,消费者习惯正在发生重大变化。对现金清洁度的担忧,加上在线消费的增加,导致消费者加速采用各种数字支付方式,这成为数字支付方式加速取代现金的重要催化剂。巴克莱银行的预测表明,现金支付将在2025年达到一个临界点,届时,绝对现金使用量将开始下降,现金渗透率也将从目前的约40%大幅下降至2030年的20%。

有趣的是,全球主要经济体采用数字支付的情况差异较大,这反映了不同国家的文化传统、政府态度以及货币历史等综合因素的影响。北欧国家在数字化支付发展上走在全球前列,以瑞典为例,其数字支付普及率高,连通性好,金融渠道广泛,这些特点与基础设施升级和新技术解决方案同时运作,使得瑞典发展了一个成熟的数字支付市场。作为欧洲第一个发行官方纸币的国家,瑞典目前的现金使用比率仅为10%左右。与北欧国家相差甚大,德国和意大利民众以喜欢现金著称,尽管数字化技术先进,但现金仍然是首选的支付方式,使用率高达50%以上。中国、美国和英国的情况介于两者之间,目前现金使用率分别为20%、17%和14%。

二、无现金社会的倡议

在向少现金社会转变的过程中,逐步取消纸币和硬币,或者只保留小面额纸币和硬币的时代是否已经来临?有些经济学家强烈支持这一无现金社会(Cashless Society)的政策设想,声称能带来诸多益处。

现金,虽然通常被认为是一种廉价甚至免费的交易方式,但事实上有几个隐性的成本。对于消费者来说,花在获取现金上的时间是相当可观的。此外,自动取款机和银行网点等现金基础设施产生了间接的运营和维护成本,尽管这些服务通常是免费的,但消费者往往是通过其他昂贵的银行服务间接支付费用。

对于商家来说,现金有几个更直接的成本。现金必须储存、保管和安全运输,盗窃也是一个真正的代价。完全拒绝现金的商家可以在这些半固定成本上节省很多开销。

对政府来说,印刷现金、进行质量控制和安全运输的成本是巨大的。更重要的是,使用现金对漏报税收影响巨大。在美国,每年少报的税收估计约为4000亿-6000亿美元,其中52%估计源于个体经营者。虽然目前尚不清楚少报的税款中有多少是现金支付的结果,但显然它们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根据万事达卡的一项研究,全球使用现金的成本估计占全球GDP的3.2%-4.5%,其中2.2%可归因于税收流失。

无现金社会的拥护者还认为,废除现金的一大理由是因为坏人(如洗钱者、毒品走私者、恐怖分子或腐败分子)利用现金进行邪恶活动,这不禁让人联想起黑暗小巷里的毒品交易,或者新闻中从腐败分子家中发现一箱箱现金的画面。事实上,因为现金具有匿名性并且可以实时清算,因此大大便利了地下经济的发展。有充分证据表明,这个世界上大量的现金,特别是大面额纸币都在地下经济中流通。

取消现金也将给央行提供更多的货币政策操作空间。长期以来,央行官员一直对零利率下限(即无法将利率推至零以下)对货币政策施加的限制感到恼火。尽管央行可以对银行上缴的准备金征收负利率,但如果央行对居民存款实行负利率,那么人们就会提取这些存款,并将现金置于保险柜之中或床垫之下,使得央行进一步降息的能力受到严重约束。

某种程度上,这也是自20世纪90年代之后,随着利率的持续走低,美国和日本纸币与GDP的比例不降反升的一个重要原因。废除现金将使央行能够克服这一限制,特别是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保持国家发行的记账单位和交换媒介的社会惯例,使得人们的货币财富以数字形式而不是实物钱包持有,这将允许央行对货币轻松、快速地征收负利率,从而放松零利率下限约束,为所谓的“刺激性”货币政策提供更大空间。

三、为何不能完全取消现金

不可否认,数字支付在大多数场合都要比现金支付更为便捷,但现金交易并未自动消失,现实中存在的大量现金交易的事实表明,现金支付仍有其存在的必要性。

在许多交易中,现金是理想的支付媒介。它成本低,使用方便,兼具即时性和匿名性,是处理小额交易的一种非常有效的方式,全球85%的交易场合使用现金充分显示了它的受欢迎程度。

无现金社会的鼓吹者把重点放在数字技术的效率上,却忽略了废除现金将使人们完全依赖数字系统,依赖于一个完整的、不间断的电力和通信网络,却忽略了这些系统可能出现故障或崩溃的风险。相比之下,现金更为可靠。2017年9月,波多黎各被飓风“玛丽亚”所摧毁,风暴中断了电力供应,银行自动取款机和信用卡验证停止工作,人们无法用信用卡和福利卡购买食品和其他必需品,商店保安只允许可以用现金支付的顾客进去购物。此种困境导致美联储不得不租用一架装载了巨额现金的喷气式飞机前往该岛,以应付工资单,并帮助避免人们的现金储备耗尽时面临的灾难。

无现金社会的倡导者也忽视了他们的倡议对弱势群体的影响,这些弱势群体有可能被隔绝在货币经济之外。据世界银行估计,全球有20亿成年人没有银行账户,即使有银行账户的人也经常依赖现金的非正式灵活性进行日常交易,这些人身上带有与正式制度空间不相容的不可磨灭的标记。此外,在很多偏远贫穷地区,智能手机的普及率非常低。即使在一些大中城市,很多老人也不会使用复杂的智能手机。对这些人中的许多人来说,他们的生存本身就是依靠现金。如果他们被迫依赖数字支付技术,他们的生活将变得非常脆弱。

那些主张废除现金的人还忽视了最重要的一点,即:金融隐私是公民自由的关键。这正如陀思妥耶夫斯基在《死屋手记》中的格言,“金钱是被铸造出来的自由”。如果将来完全消灭了纸币,迈进一个无现金社会,人们的货币财富都变成了透明的电子钱包中的数字形式,所有人都被迫只能使用政府控制的数字货币,那么政府将可以随意施加任何它选择的负利率水平,任何试图通过购买其他资产来逃避金融抑制的企图都可能更容易被阻止。

更为关键的是,人们通过数字货币花出去的每一笔钱,都可能处于全面监控之中,这对于逃税、洗钱等违法行为固然具有极大的震慑作用,但对普通人而言,数字货币的过度透明,还是多少会让人感到不安。经济学家凯文·多德断言,一个没有现金的社会是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幻想。

总而言之,在新冠疫情等社会事件和央行纷纷发行数字货币的情况下,数字发达经济体向数字支付的转变趋势将不可阻挡。数字支付方式的广泛使用带来了巨大的好处,但同时也面临着现金使用减少带来的深刻的社会挑战。完全消灭现金,估计在人类社会历史上还需要经历相当长的时间。

(作者施东辉为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教授)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