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双刃剑:为艺术家提供新的收入来源,同时引发盗版侵权事件

分布式资本
企业专栏
热度: 6685
伴随着金钱的炒作,NFT热潮也引发了关于拥有数字财产意味着什么/版权在互联网上扮演的角色之类的辩论。

如果币圈有年度热词的话,那2021年的热词一定是“NFT”。NFT是不可替代代币的缩写,它见证了粉丝们争相“拥有”数字艺术或流行文化的精彩时刻。

虽然许多人对这一趋势感到困惑,但不能否认的是有人能从中谋取利益。近几周来,买家们已经拿出数百万美元收购了艺术家Beeple和音乐家Grimes等人发行的NFT。

但是,伴随着金钱的炒作,NFT热潮也引发了关于拥有数字财产意味着什么/版权在互联网上扮演的角色之类的辩论。一些人认为,NFT可能会缓解创作者和平台之间长期存在的紧张关系,而另一些人则指出,这种趋势已经催生了新形式的盗版以及仿制品。

人们到底在买什么?

NFT并不是新鲜事物。2017年,自Dapper Labs开始以CryptoKitties的形式销售NFT以来,NFT就存在了。CryptoKitties引起了短暂的狂热,有些虚拟猫咪在这股热潮退却之前被卖到了数万美元。到了2021年,NFT又卷土重来,而NFT所席卷的领域已经远远超出了CryptoKitties的范畴。

今天,可销售的NFT范围几乎包括可以以电子文件形式保存的任何内容。例如,Kings of Leon发行了新专辑的NFT版本,而NBA则在出售NFT篮球高光时刻的卡包。街头艺术家Banksy将一幅原创作品烧毁,变成了NFT。上周,Twitter创始人Jack Dorsey第一条推特的NFT竞拍价突破200万美元。

这些人的行为引发了一个问题:人们到底在买什么?毕竟,任何一个已经联网、基本熟悉软件的人都可以轻松地合法地以其他方式复制这些NFT文件。为什么要花钱“拥有”Jack Dorsey的推文,而不是在网站上打印或嵌入同一条推文?

NFT爱好者会告诉你,尽管他们购买的艺术品可能看起来(或听起来)与互联网上的复制品完全相同,但他们NFT带有唯一的所有权证书。该证书上链后创建了防篡改的交易记录,向所有人展示这些艺术品、歌曲或体育卡包是属于某人的。你可以将这个证书看作一个序列号或者艺术家的签名。

这意味着,对NFT支持者来说,他们至少拥有一些别人没有的东西。一幅由著名艺术家签名的原创画作价值数百万美元,它的复制品被成千上万的大学生贴在宿舍里。NFT的不同是,所有者可以声称他们的数字艺术作品是“货真价实”的。尽管如此,NFT所有者可能会惊讶地发现他们“拥有”东西的权益相当有限。

正如法学教授向学生形容的那样,所有权就是一揽子权益,像一捆柴火那样。每一根柴火都代表着做某事的权利,例如出售财产、获得财产或销毁财产的权利等等。这一点同样适用于版权,不过它每一捆柴火更多——比如播放权以及将图像商品化的权利。

在体育联盟和音乐表演的案例中,律师们努力确保他们的客户将产品的所有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对于粉丝来说,他们在购买NFT时得到的许可证,让他们除了展示或转让作品之外,几乎不需要做其他事情。比如说,NBA发行的名为“moment”的NFT产品禁止购买者修改他们NFT的最精彩的部分,购买者也不能以侵权的或者恶意的方式(从法律角度而言)展示他们的NFT产品。

NFT做到超出了物理卡包的事情。就拿物理卡包和NFT卡包相比,物理卡包的所有者可以随意地在球员身上画胡子,或者把卡片粘在有争议的拼贴画上。NFT卡包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想象以下情形:民主运动人士可以通过删除NFT来引起NBA或者联盟的注意(NBA一直想要拉近和中国的距离)。

当然,物理卡也有限制。体育联盟的知识产权规定你不能复制卡片图像用于生产T恤的业务,但这些物联卡的权利肯定比附加在NFT上的权利更广泛。

新形式的资产带来新形式的抄袭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迪金森法学院的知识产权学者Tonya Evans研究了区块链和NFT,并在2018年撰写了一篇关于“加密猫现象”的论文,颇有影响力。她相信NFT为创作者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新的途径,让创作者通过与粉丝建立联系来从中赚钱。她指出,一些黑人艺术家一直站在NFT热潮的最前沿,他们利用新社交媒体音频应用程序Clubhouse等平台推销自己的作品。Evans说,NFT背后的技术提供了一种方法使之与互联网无限复制的能力抗衡,并让艺术家证明他们的数字作品是独一无二的。“你可以为作品的完整性编写代码,”Evans说科技威胁着音乐产业,让任何人都能复制出完美的数字原作,而现在区块链技术也许可以解决这一问题。” Evans是对的,NFT技术为创造者提供了新的机会。不仅仅像Grimes 或Beeple 这样的杰出艺术家可以通过销售NFT来赚钱。知名度较低的艺术家也是如此,他们利用诸如Nifty Gateway和OpenSea等平台销售限量版的运动鞋和音响。从这个意义上说,NFT代表了一种从未有的新的资金来源。

但就像互联网上所有赚钱的东西一样,NFT热潮吸引了寄生虫似的恶意参与者,他们希望从别人的作品中获利。类似事件就发生在了一位艺术家身上,他用Weird Undead这个名字创作了数字照片。她发现有人偷了她的照片并将其作为NFT出售。

NFT

在上周,Weird Undead (要求Decrypt不要使用她的真名)已经向最大的NFT市场之一OpenSea提交了一系列法律通知,而她的粉丝们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去抵制所谓的“疯狂和毫无意义的版权侵犯”。她还发现,抄袭者一直在使用一种叫做Tokenized Tweet的服务,这种服务会基于她的作品去编写和出售推特的NFT版本。(Tokenized Tweet也是一款可以将推文变成 NFT 的项目,用户在任意推文下方 @Tokenized Tweet 并留言自己的钱包地址便可将一条推文变成 NFT。)现在,Weird Undead 要求对方停止使用该服务了。

与此同时,加密货币行业有影响力的人物也碰到了此类事件。包括CoinShares的Meltem Demirrors和Coin Center的Neeraj Agrawal,都抱怨闲杂人将自己的推文重新包装成代币出售。

小商小贩出售未经授权的代币只是关于NFT盗版问题的一部分。更严重的问题是区块链服务可能出现了相互竞争的局面,无论哪个区块链服务都在承诺提供证明唯一性的权威记录。这种情况类似于一个城镇有两个相互竞争的土地契约登记服务,或者两个拍卖行各自声称拥有一件艺术品的合法所有权。对于新兴的NFT行业而言,该问题可能是存在的。该问题的存在在于能够证明给定令牌的独特性。 到目前为止,主流的NFT市场都在合作,对于承认某个令牌的唯一性达成共识,尽管NFT会在不同的市场进行出售。但这并没有阻止币安链的用户在网络上托管流氓代币商店的行径,这些代币商店不仅出售抄袭作品,并明显抄袭了以太坊NFT商店的店名,例如“币安朋克”代表“加密朋克”,而“Bashmasks”代表“Hashmasks”。

尽管商标法和版权法为蒙受盗版损失的企业提供了补救措施,但艺术家很可能很难找到并起诉侵权者,因为区块链的本质是无边界和去中心化的。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一些对币安网络最近的行为感到恼怒的人会采取非法律手段来表达他们的不满。

这样的争论引发了这样一个问题:NFT是否代表了某些权益?这是那些试图通过创作谋生的人们最头疼的问题。尽管NFT可能会造成麻烦,但是一些人还是乐观地认为,这些问题对于新的赚钱模式来说根本不算什么,NFT可能会重塑我们对版权和互联网的看法。

这场版权的争论将有所突破?

即使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消费者开始大量使用互联网以来,互联网对艺术家、作家和其他创作者来说也是喜忧参半。一方面,互联网提供了一个巨大的新平台来接触粉丝和寻找新的受众。另一方面,这里充斥着盗版者,他们复制艺术家的作品牟利或干脆白送。与此同时,Amazo和Spotify等大型科技平台在销售数字作品方面已经形成了无形的垄断,在评论家看来,它们未能和艺术家进行公平的分账。

所有这些导致了二十年来各方关于版权政策的争论。这场争论异常激烈,旷日持久:娱乐行业参与者指责科技爱好者支持盗版并抢劫艺术家,而反对者则指责娱乐行业参与者游说国会通过他们认为严厉且容易滥用的版权法。

卡多佐法学院区块链专家Alaron Wright表示,NFT的兴起可能超出了这场辩论的范畴。他说:“我认为互联网长期以来为媒体提供了大规模的发行,但目前还没有一个真正有效的货币化方案。”他补充说,NFT有助于弥补这一缺陷。

Wright特别指出,NFT最终为艺术家提供了一种销售稀缺的数字作品版本的方式。这种稀缺性意味着,他们不仅可以享受新的收入流,而且在NFT转售时也可以减价——这是Winklevoss旗下的Nifty Gateway等平台帮助促成的安排。

Wright说,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NFT的销售能力可能会灭了艺术家在这场辩论中的一些怨气,因为在线发行的商业模式正从试图卖尽可能多的拷贝转变为以更少的商品卖给忠实的粉丝。

Wright并不是唯一一个看到“创作者经济”或者“粉丝经济”发生转变的人。最近几周,风险投资家和科技观察家们分享了一篇有影响力的文章,名为“1000名真正的粉丝”。在这篇文章中,《Wired》的编辑Kevin Kelly预测,创意产业的未来将围绕一种商业模式:艺术家将向由热情粉丝组成的小型社区(这里的小型社区指的就是1000个真实粉丝)来出售他们的作品。这篇文章是十年前写的,但随着NFT的到来,Kelly的预言似乎成为现实。

与此相关的一个趋势是,科技作家Will Oremus声称,越来越多的互联网用户厌倦了Facebook这样的大型平台:它依靠算法源源不断地推送一些(容易让人)情绪高涨或者哗众取宠的内容。他说,一些用户正在转向小型论坛,比如SubStack或Clubhouse,在那里“超级粉丝”可以在一个更亲密无间的社区里进行交流。如果Oremus是正确的,这些社区的发展将为创作者提供新的机会,让他们从包括NFT在内的互联网上赚钱。

当然,NFT的局面能否还能如此乐观,取决于它能否证明自己不只是一种热点。许多人对此表示怀疑。这些怀疑论者包括Litecoin的创始人Charlie Lee。他是一位著名的加密货币企业家,上周就给NFT泼了一盆冷水:

NFT

Charlie Lee在推特上强调,NFT未来的成功有赖于说服关键人群,让他们相信自己值得拥有;且NFT在未来还能保持自己的价值。对NFT怀疑的人引用了上世纪90年代的Beanie Babies现象,当时人们花数百或数千美元购买了价值10美元的毛绒收藏品,结果导致市场崩溃,再也没有恢复过来。

另一方面,我们每一天都能听到关于NFT的好消息,这些消息证明有人认为非金融工具是有价值的,并且愿意花很多钱去拥有一个。

要说到最新的例子?本周,佳士得拍卖行的一位竞拍者斥资6930万美元,买下了Beeple的一件NFT艺术品。这是迄今为止在世艺术家的销售金额排名第三大的拍卖作品。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关键字:NFT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