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国政府有能力封杀比特币吗?

区块链实验室
个人专栏
热度: 8921
比特币也拥有了自己的 Unicode字符。一个原因是它的算力全球分布的。麻省理工学院还拥有一个致力于比特币长期安全的研究中心。

自12年多前诞生以来,比特币一直就是不败的王者。价格从5美元涨到50美元,又从500美元涨到5000美元,现在已经超过5万美元,并且全球用户数已达1亿。

比特币系统的网络安全性、开发人员数量和新应用程序数量均创历史新高。包括特斯拉和 Square 在内的数十家公司已开始将比特币纳入企业资产。

世界各国政府有能力封杀比特币吗?

全球性范围内的成功并不意味着没有人试图阻挠比特币的发展。在最近几年内,加密货币项目在各种各样的围剿中幸存了下来,这些攻击在某些程度上还是威胁到了它的存在。

对比特币的攻击手段主要有两种载体:针对软硬件基础设施的非法网络攻击和针对比特币用户的合法人身攻击。

在我们探索这些反比特币势力的理由并考虑它们为何失败的原因之前,让我们从头开始说起。

2009年1月,一个神秘的程序员——名为中本聪——他发布了比特币,承载着一个拥有远大抱负的开源金融网络: 用一个去中心化的,没有统治者的点对点系统来取代中央银行。它将使用一个可编程的、高度可替换的令牌,可以像电子现金一样使用,也可以像数字黄金一样储存。它将通过一个固定的印钞计划在全世界范围内分发给一部分用户,这些用户将通过能源竞争来确保网络的安全,作为回报,他们也将获得新铸造的比特币。

起初,大多数人持怀疑态度,很少关注比特币的发展,这是可以理解的。以前有人尝试过很多“Ecash”模式的虚拟币,比如我们熟悉的Q币,但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都失败了,至少没有达到预期的愿景。因为没有人能够弄清楚如何建立一个分散的、廉洁的发币机构,或者如何建立一个政府无法阻止的货币体系。

但是一个围绕比特币发展起来的小型社区反而让我们看到了曙光。在 Satoshi 和 Hal Finney 的带领下,这群反传统的带路人在第一年就讨论、修改和改进了这个系统,每10分钟就用他们的电脑转移150个在当时毫无价值的比特币。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某一天有人认为这些虚拟代币足够值钱,可以用来换取现实世界的物品。2010年5月22日,一个名叫 Laszlo Hanyecz 的开发者以每比特币0.1美分的汇率,花了1万比特币买了两个棒约翰披萨。没有人能够预料到当年 Laszlo 的披萨有一天会如此昂贵: 今天,这份披萨的价值已经超过5亿美元。

自从早期大家用个人电脑挖矿开始,比特币已经成为一个全球现象。没有人知道中本聪是谁,但如果把比特币社区认定为一家企业,那么目前他们已经跻身世界十大最有价值公司之列。

比特币的粉丝群体已经从留言板上的几个假名已经发展到 Twitter CEO Jack Dorsey,特斯拉 CEO Elon Musk,哈佛大学教授 Niall Ferguson,Fidelity CEO Lindsay Abby Johnson,女演员 Lohan,歌手 Soulja Boy,滑板手 Tony Hawk,以及投资人 Paul Tudor Jones。比特币也拥有了自己的 Unicode字符。此外本月举行的一次行业论坛聚焦于如何将比特币加入企业资产,吸引了超过万人参加。麻省理工学院还拥有一个致力于比特币长期安全的研究中心。

比特币几乎出现在地球上的每个国家和主要城市地区,从加拉加斯到马尼拉再到莫斯科,各地的交易者都渴望购买比特币以换取当地货币。尼日利亚、阿根廷、伊朗、古巴等国的数百万人正在使用比特币逃离本国早已崩盘的货币体系,选择使用比奈拉、玻利瓦尔、里亚尔或比索更保值的加密货币存储价值。

他们可以用一个私钥(类似密码)来管理自己的比特币,这个私钥可以存储在手机、U盘、纸上,甚至可以存储在单词表上,并在几分钟内就能将比特币发送给地球上任何地方的家人或朋友,而不需要任何权威机构的许可。

主流媒体通常把比特币描绘成疯狂的小盘股,或者一种数字时代的郁金香狂热。但现实是,比特币这个项目的诉求是从阶级层面出发的,期望从根本上扰乱达沃斯主导的固有经济体系,从珍妮特·耶伦到克里斯蒂娜·拉加德,每个人都对比特币的崛起表示担忧,并要求对其进行监管。

在传统的金融体系中,政府通过发行和控制货币来部分保留权力。比特币是一种新的模式,可以在没有政府的情况下造币和担保。所以最大的问题是:为什么政府或机构大部队没有封杀它?如果在不久的将来如果他们选择攻击比特币,那会是什么样子?

互联网上有大量关于比特币能如何被攻击或者破解的猜测,但很少有人反过来思考一下为什么比特币至今还在稳定发展。答案是,有政治和经济上的激励,促使越来越多的人潜移默化地去推动这一体系向前发展,加强其安全性;有强大的政治、经济和技术组成的防御能力,阻止一切袭击。

要知道,比特币的规模已经不小了,世界各国的政府早已密切注意比特币的动向,只是无从下手而已。此前,电子黄金和自由储备(Liberty Reserve)等平行线上数字货币在市值达到100亿美元之前就被美国政府强制叫停。比特币目前的市值高达1万亿美元。在比特币生存的每一天里,它都变得越来越强大,对于许多攻击媒介来说,窗口正在迅速关闭。

比特币之所以如此顽强,一个原因是它的算力全球分布的。比如中国和中亚的矿床绝大多数处于美国以外的地区。但绝大多数比特币持有者和购买者,以及该软件的核心开发者和节点运营商(托管比特币服务器)遍布全球。比特币中最重要的人物——比特币的发明者——已经不再上线,甚至可能已经死亡。

编码、采矿、基础设施和市场都是独立运营的,共同发生在相互竞争的司法管辖区和地缘政治对手中,通常由匿名或假名的参与者完成,所有这些行为都有不同的理念和目标,但有一个共同的动机:让比特币继续运转。

与曾经的虚拟货币不同,与其他加密货币也不一样,它没有一个可导致溃败的中心点。比特币没有 Vitalik Buterin,没有 Ethereum 基金会,没有像 Tether 那样的 Deltec 银行,没有旧金山的豪华办公室,没有律师团队,没有治理令牌,没有风投支持,没有预开采,没有小型委员会,也没有能够操纵系统的鲸鱼。

这种分散的架构已经将比特币与最高级别的攻击隔离开来。无论你拥有多少比特币,你都不能改变规则、增发、审查、窃取或阻止他人使用网络。

因此比特币社区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强大的金融力量,由时任财政部长史蒂夫·姆努钦(Steve Mnuchin)领导的美国政府刚刚在2020年12月对比特币发起了攻击。

虽然不过是小打小闹的试探性攻击,但仍然算是出手了,他们迫使美国交易所收集更多有关个人将比特币提取到他们控制的钱包中的信息,甚至比主要银行收集的信息还要多,从而使监控国对比特币的资金流动有了更为细致的了解。但是这次镇压失败了,受到了大片反对派联盟的阻挠,姆努钦本人现在也已经下台了。

美国新上马的监管制度可能不会那么激进。事实上,即将上任的SEC主席加里 根斯勒曾经教过一堂关于比特币的公开课。新当选的怀俄明州参议员辛西娅·卢米斯(Cynthia Lummis)是比特币的热情支持者,她已被提名为参议院银行委员会成员。

这意味着,美国金融体系中最强大的机构之一,现在有一位成员最近对比特币表示关注:“我是为储存价值而来的。”卢米斯加入了沃伦·戴维森和其他国会议员的行列,他们都是誓言要捍卫比特币的卫道士。

比特币历史上遭遇最大规模的攻击发生在2017年,这次攻击是属于软件层面的。那年春天,一些最重要的行业参与者聚集在一起,签署了所谓的纽约协议。

这些起草协议的人吹嘘说,自己的全球采矿业拥有超过83%的电力,超过50家公司,超过2000万个钱包,并占有支付基础设施的巨大份额。他们是中国矿商、硅谷和华尔街之间的联盟,他们的目标是改变比特币的制度,让比特币每秒处理更多交易,代价是牺牲地方分权和用户审计货币供应的能力。

尽管形势危急,但少数草根活动家最终还是发起了一场运动,以惊人的速度击败了所谓的纽约联盟。到了2017年11月,“SegWit2X”宣告失败,比特币仍处于去中心化状态。

从这些“战役”中得到的教训是,无论是矿商还是企业,都无法控制比特币。矿工提供算力处理事务,开发人员建议升级软件,但是成千上万运行节点的用户实际上才是决定了哪些事务是有效的,采用什么软件版本的管理者。

即使一个政府控制了比特币哈希率的大头,这也不能使他们改变比特币共识规则,也不能印刷更多比特币,也不能窃取任何人的财产。他们最多也就是利用自己的力量来挖掘分叉后的比特币(在BCH或BSV社区已经有过这样的案例,结果非常惨烈),或者他们也可以烧掉数十亿美元暂时破坏比特币网络,也就是所谓的“51%攻击”,意义也不是很大。

因为大多数矿工可以联合起来,利用他们优越的哈希速率,瞬间压倒网络。发起一次攻击所需的硬件成本将超过50亿美元。

即使一个大国政府真的想冒这么大的风险进行这样的全球性攻击,他们也不太可能把世界上所有半导体制造商的宝贵产能转移到这种非常投机的目的上。对中国或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来说,在目前全球半导体芯片短缺的情况下中断现有的芯片订单可能会危及国家安全。

另一种选择是在全球军事行动中夺取世界上大部分的采矿设备。但是,试图在数十个司法管辖区内找到并暴力捕获数十万台5磅重的电脑——这些电脑的主人大部分还是匿名的——后勤工作将极为困难。

关于比特币可遭受的技术性攻击也有了很多推演:采矿池审查交易、全球互联网关停(具有破坏性,但对比特币网络并不致命)、采矿硬件安装后门(这实际上是不可能的)、量子计算机攻破比特币的密码学(其实基本不可能实现),篡改比特币的代码(数百个警惕的开发人员整天守着网络,也是不可能实现的)。

所以事实就是,尽管不断有人担心比特币网络可能会被攻破,但一直以来所有用户始终能够进行交易,也没有发生过重大的用户审查行为。

试图破坏比特币的协议或网络基础设施全都是天方夜谭,没有任何确定成功的保证。正如在2017年的那一次,即使大国能够积累超大部分的哈希率,他们也可能被网络的分散架构打败,甚至攻击用户本身都要比这么干容易得多,成功的可能性也大得多。

1933年,罗斯福政府通过了6102号行政命令,禁止公民持有黄金,并强迫他们将任何黄金交给当局。如今美国政府或其他任何地方政府也可以尝试这样做,给公民一个向政府申报和出售比特币的窗口,否则将面临牢狱之灾。

比特币社区已经在为这种程度的攻击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工作。6102号令如此成功的一个原因是,美国政府可以直接去代表公民持有黄金的银行,在保管点扣押黄金。因此,每年1月3日,用户都会在“密钥证明”日庆祝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按照惯例,他们在交易所或第三方保管的比特币都会被提取到最终用户控制的钱包中。

另一个监管层面上的潜在威胁是对比特币征收新的收益税,这将对长期储户造成毁灭性打击,或者将通过未经授权的发行人购买比特币定为犯罪也是有可能的。但这样的规则有很多障碍:美国第一修正案和第四修正案的能保护所有人的财产;众多美国参议员和国会议员只会推动比特币更具包容性的政策;以及一个庞大且眼睁睁地在不断增长的加密货币行业,有能力大力游说政府反对这样的规则。

反过来再想想,如果一个政府能从能源垄断或印刷法币来购买比特币,并从中获得更多收益,他们有什么理由要攻击比特币呢?有钱有权的阶层总会设计出比其他人先让他们受益的系统。人性才是比特币最大的盾牌,比特币最大的亮点便在于利用人性,迫使他们参与并帮助运行系统,而不是攻击它。

在一个新任监管者态度友好、流氓政权争着开采比特币、世界各国公民要求拥有一种通缩资产的世界里,攻击比特币的动机已经越来越少。

最终,扼杀比特币的唯一方法只能是让人们不再需要它。如果没有人想要一个防贬值、防审查、无许可、无边界、无歧视、可流通的金融资产,那么就没有人会给比特币提供算力,它就会自然死去。

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至少最近几十年里,我们是看不到这一天了。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