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毁假 PUNK,证明你是真 PUNK。

撰文:LeftOfCenter

NFT 作为一种非同质化代币,每一枚都是不可替代的和独一无二的,这种独特属性天然适合应用于具有独特价值的艺术品 NFT 领域。也就是说,当我们在区块链上铸造一件 NFT 艺术品时,相当于对该作品注册和确权,这件作品的创作者、所有人以及之后所有交易记录都将被记录在链上。

不过,这只是在存在一个区块链的基础上才成立,一旦跨链,仍有可能发生同一作品被居心叵测的人多次提交的问题。

DeFi 大鲸四八四将近期大热的 CryptoPunk NFT 进行了复刻,并将其照搬到 BSC 币安智能链上发行,每个朋克可花一个 BNB 代币铸造生成,总供应量有 9999 个。这组朋克发布后,不到 1 小时就宣告售罄。

这相当于在币安智能链上发了一套一模一样的盗版 Punk NFT,持有者相当于分叉了原先以太坊上的 NFT,显然这是一次蓄意发起的社会实验,也是一次价值观测试,来测试买家到底是真朋克还是假朋克?

一场预谋已久的社会实验?

DeFi 大鲸四八四原推特名为 0xB1 ,所以 ta 发行一套一模一样的盗版朋克 NFT,到底想要干什么?

对于抢到这组朋克 NFT 的买家来说,相比于原版 Punk 最低价 3.5 万美元,在币安智能链上花费一个 BNB 即可铸造一个加密朋克 NFT,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CryptoPunks 是以太坊上第一批具有验证唯一所有权内置方法的数字艺术作品,总供应量为 10,000 枚。 CryptoPunks 基础组成单位有 10,000 个数字字符,这些字符将根据其类型(比如异形、猿形、僵尸形),以及头饰、胡须、连帽衫等构成不同程度的稀有性属性。

随着人们对 CryptoPunks 关注度越来越高,购买 CryptoPunk 的兴趣也出现激增。在 2020 年最后一个季度和 2021 年的前两个月中,围绕 CryptoPunk 的销售额已经达到了数千万美元。

链上数据显示,2 月 22 日 有大鲸在 20 分钟内购入 34 个 Cryptopunks NFT,花费 557.5 ETH,约合 100 万美元。Spencer Noon 推测该名大鲸为亿万富翁风险投资家、投资公司 Social Capital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航天公司 Virgin Galactic 董事长 Chamath Palihapitiya。Chamath Palihapitiya 是美国的风险资本家、工程师、SPAC 发起人以及 Social Capital 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曾任 Facebook 的早期高级主管,新一代明星创投家,善于挖掘被低估的科技公司和不知名软件初创公司的价值,也是比特币的支持者。

另有一枚编号为 6487 的 NFT Punk 以 550 ETH 的价格被地址 0x1da533 出售给 0x561786 ,价值约 105 万美元。

神秘的 DeFi 巨鲸为何复刻一版一模一样的 CryptoPunk NFT?编号为 6487 的 NFT Punk ,是一名光头女朋克

此外,为了参与抢购,这次活动也让以前完全不了解币安智能链的用户开始第一次体验安智能链。 不少买家纷纷表示,「自己首次使用 BSC 币安智能链,用起来确实十分丝滑,而且相比以太坊上动辄上百刀的 gas 费,便宜的交易成本也更让人能够接受。」

BSC 带来了比以太坊 DeFi 更低的手续费体验,此外,各项关键数据也十分好看:
BSC TVL 已经突破了 96 亿美元,从 1 月 26 日的 6.8 亿美元增长到 2 月 24 日的 96.14 亿美元,增长幅度超 1310%,远超以太坊的增速;

最重要的是,BSC 币安智能链生态也在上线至今 5 个月时间里迅速崛起和扩张,并形成了一个完整生态的初步雏形,主要形成了以 DeFi、NFT 和游戏、开发 三部分为主的生态体系,涵盖钱包、基础设施、衍生品、稳定币等近 26 个不同的领域。

神秘的 DeFi 巨鲸为何复刻一版一模一样的 CryptoPunk NFT?

受以上影响,BSC 生态的主导币 BNB 在过去一个月上涨超过 5 倍,远超同期的 ETH。

不过,如果你了解这位 DeFi 大鲸四八四,就不难推测 ta 发起这样一个活动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给朋克 NFT 买家提供更加便宜的替代品,更不可能是为了给币安智能链引流带来早期用户体验,正如大部分买家和观众所猜测,这可能是一场预谋已久的社会实验,接下来大有可能是会号召买家销毁这些朋克 NFT。

四八四何许人也?

DeFi 大鲸四八四到底何许人也?

四八四此前推特名为「0xB1」,是近期崛起的一名 DeFi 巨鲸 ,其 DeFi 代币持仓占比高达 99% ,也是多个 DeFi 项目的早期参与者,其中一个只有 5 个多月年龄的账户中,持有价值高达逾 3 万枚 ETH 的 DeFi 代币,持仓代币包括 KeeperDAO、Badger 、DIGG、YFL、YAX、UNI 和 1INCH 等多个 DeFi 蓝筹项目。

四八四在过去半年时间里惊人的财富积累速度以及其不同于其他巨鲸的高调作风让其已经成长为了 DeFi 世界中的一面「旗帜」,作为 DeFi 项目的重要「 风向标 」,追踪其钱包地址的持有资产被视为是挖掘 DeFi alpha 项目的最简单高效方法。

四八四不仅活跃于各种 DeFi 协议,而且 对 NFT 也颇有兴趣。 最近,四八四拿出高达 15 万美元的奖金用于 NFT 纪念竞赛。今年 1 月,484 还曾以 600 ETH 的高价竞标一个十分罕见的 CryptoPunk 收藏品,但最终未能成功。

此外,四八四还以每幅 130 ETH 的价格购入了三幅 CryptoPunk 收藏品;以 88.8 ETH 购买了因 DeFi 流动性挖矿大火的 MEME 和 Badger 的联名款「BTC Whitepaper」;以 65 ETH 购买了 NBA 达拉斯独行侠队老板、亿万富翁马克·库班在 Rarible 发售和创作的两件同版加密艺术 NFT,并在购买后销毁了其中一个 NFT,使之从原有的十版减少至九版。有意思的是,加密艺术家 Beeple 在 Nifty Gateway 发售三件开放版加密艺术 NFT 被 484 近日以 333.666 ETH 的价格全部打包买走,而这些 NFT 目前将不再对外售卖。

四八四也是一名非常积极的 DeFi 捐赠者,曾多次出资捐赠给一些 DeFi 项目,比如曾向 DeBank 的以太坊地址 debanker.eth 打赏 5ETH,以感谢 debank 资产总览功能快速集成多个 DeFi 协议。

由此,我们可以勾勒出这位「DeFi 巨鲸」的用户画像:活跃的 DeFi 重度用户,不仅相信开放和去中心精神,同时也愿意尝试和资助一些早期实验项目,也是一名扎实的 DeFi 实践者和布道师。

销毁假朋克成为真 . 朋克?

事实上,该事件甫一发起,就已经引发广泛争议,不仅有人质疑四八四的动机,而且两条链上的朋克们发起一场「争论到底谁才是真 . 朋克?」的争论。

神秘的 DeFi 巨鲸为何复刻一版一模一样的 CryptoPunk NFT?

有人猜测,事情下一步走向可能是由买家自发销毁这些 NFT,以此保障这些原版朋克 NFT 作者和持有人的利益,而追溯一件 NFT 作品的真正作者和持有人完全可以通过开源代码和写定可验证的规则在链上公开查看,这正是加密朋克最核心的精神,即「In math we truth、Code is law。」

事实上,早就有购买者在陆续销毁这些 NFT 朋克了。

神秘的 DeFi 巨鲸为何复刻一版一模一样的 CryptoPunk NFT?

此外,「销毁」这样的举动也很像是四八四这样的「DeFi 巨鲸」会做的事。

熟悉四八四的用户或许还记得,ta 曾在 2020 年年终总结推文中透过「Bansky」会进军 NFT 领域的事情。

神秘的 DeFi 巨鲸为何复刻一版一模一样的 CryptoPunk NFT?

Bansky 是谁?

Bansky 是一位匿名的英国涂鸦艺术家、社会运动活跃份子、电影导演及画家。他的街头作品富有浓厚政治风格,并带有讽刺意味,在旁附有一些颠覆性、玩世不恭的黑色幽默和精警句子;其涂鸦大多运用独特的模板技术拓印而成,俨如一种以艺术方式表达的社会评论,并已经在世界各地不同城市的街道、墙壁与桥梁出现,甚至成为当地引人入胜的城市面貌。

不过,让 Bansky 名声大噪甚至出圈的却是一次作品自毁事件,2018 年 10 月 5 日,班克斯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手持气球的女孩》(Girl With Balloon),在伦敦苏富比拍卖行拍出,这是 2006 年期间由他本人绘制的复制画,以 106 万英镑的价格成交,但就在成交一刻,画作被画框内暗藏的碎纸机岁掉一半,画面上的少女头部以下有一半被切成碎片。
神秘的 DeFi 巨鲸为何复刻一版一模一样的 CryptoPunk NFT?

事情发生后不久,Bansky 在 Instagram 上发布视频「自首」,展示自己秘密将碎纸机安装在画作内部的过程,该视频引用了毕加索的名句「破坏的冲动也是创造的冲动」,Bansky 称这是一次精心策划多年的布局,原本打算全部绞碎,但因卡纸而半毁。尽管画作被毁,得标的收藏家依然愿意以 106 万英镑的价格收藏这幅作品。

作为街头匿名艺术家,Bansky 本身这幅涂鸦画本身是一个文化符号,涂在墙上和印在 T 恤上的,结果被裱上了一个含资量高的画框,装裱成一种文化符号,可以说是一种形式上的资本化。Bansky 精心策划了这场拍卖即碎的碎画事件,想要挑战的是艺术资本化的理念。

最后,《气球与女孩》并未因此毁掉,而是被现场重塑,成为一件在拍卖现场诞生的新作——《垃圾桶中的爱》(Love is in the Bin),话题效应使其的价值一再抬升。有美术馆总监估计,由于艺术作品的宣传效果越高价值越高,该画作将会更值钱。

显然, 四八四也是这种销毁行为的拥趸者。翻看四八四以前的推特,我们发现,ta 曾经根据推特投票执行过一次销毁 Lindsay Lohan 发行的 NFT 藏品的行为,理由是 Lindsay Lohan 公开支持过孙宇晨的项目。点击 这里 看销毁证明(Proof of Burn)。

神秘的 DeFi 巨鲸为何复刻一版一模一样的 CryptoPunk NFT?

这样看来,四八四不过是想引发大众关注 NFT,并使用这种班克斯化的社会实验使我们不得不认真思考 NFT 真正的价值所在,如果可以在另一条链上复制一模一样的 NFT 艺术品,并可以出售,那么 NFT 的价值何在?

和比特币和以太坊不同,NFT 作为一种非同质化代币,每一枚都是独一无二的,在艺术资产应用场景中,NFT 独一无二的稀缺性以及可追溯至创作者的版权验证机制,才是其价值所在。

比特币分叉中,赢家往往是获得更加广泛社区共识的那一边,但 NFT 分叉则不同,它还凝结了创作者的心血和价值,这些东西对于购买者而言同样具有独一无二的价值。如果人人都复制粘贴别人的作品发布在另一条链上,只要有人买单就合理存在的话,那么,NFT 将没有自己的存在价值。

显然四八四是故意挑起了这样一场值观测试,也是一次筛选实验,通过发起一次朋克 NFT 分叉事件来测试你的信仰:到底是真朋克还是假朋克?

我们无法预知这次事件的最终走向,但可以确定的是,这场社会实验才刚刚开始,是选择销毁还是继续持有,都将由 NFT 持有人自行决定。那些选择继续持有的人,会自发形成一个市场,在被销毁部分 NFT 朋克后,这些没被销毁的艺术品 NFT 朋克会成为更加稀有的赝品,并在去中心化交易所上自发形成一个二级市场。

而那些销毁掉复刻版 NFT 朋克的买家,通过销毁假朋克,成功通过了四八四这场价值观测试,成为了真朋克。这样的销毁行为,将作为一种工作量证明被永久保留在以太坊区块链上,值得空投一枚 NFT 真朋克徽章。

来源:
https://www.chainnews.com/articles/844193003988.htm
https://www.chainnews.com/articles/397258136842.htm
https://www.chainnews.com/articles/308959402011.htm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8F%AD%E5%85%8B%E6%96%AF
https://www.defistation.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