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年报:回看2020,市值超越比特币在以太坊身上看到了希望

白话区块链
个人专栏
热度: 23191
以太坊的数字新边疆,不再是一个实验,不再是一张空白的画布。而是一个经济体,一个不断发展的城市国家。

以太坊作者: Josh Stark 和 Evan Van Ness

译者:殷建松,《殷建松说区块链》作者

原标题:《以太坊年报:回看2020,市值超越比特币在以太坊身上看到了希望》

以太坊是数字产业的新边疆。

因为它是开放和可编程的,以太坊提供了一个未知的广阔空间,充满了机会。

在过去的几年里,这个新边疆吸引了第一批主要的定居者。一路狂飙的去中心化金融市场(DeFi),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开始与硅谷竞争的行业。今年,第二个生态系统开始扎根:加密艺术、音乐和媒体的创作者经济。

与此同时,以太坊社区准备对核心协议,进行在其短暂历史中最重大的升级。这个新边疆地区,终于开始繁忙地铺设道路了。

就像 2018 和 2019 年度报告一样,我们的目标是将镜头推远,向你展示更大的图景。这篇文章并不全面(写一篇关于以太坊的全面综述几乎是不可能的)。相反,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一些我们认为最重要的趋势上。

在我们看来,下面这些是 2020 年最大的发展:

1、超过比特币的规模。以太坊超越了比特币,成为拥有最有价值的区块空间的区块链,并且成为交易最大价值的区块链;

2、以太坊的创作者经济。艺术家、音乐家和所有类型的创作者,都来到了以太坊,在这里他们控制着自己作品的价值;

3、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的复仇…还有更多。去中心化交易平台,改变了加密货币产业的交易方式,高达中心化交易平台的 16% 交易量;

4、以太坊扩展升级正在进行中。Eth2的第一个升级项目(信标链)已于 12 月 1 日启动,启动了一个为期多年的进程,目标是让以太坊成长为全球的清算层。

2020 年,以太达到了临界值。从一个足够高的角度来看,很明显这个行业的重心已经转移了。今年将作为整个加密货币产业,开始环绕以太坊的一年而被铭记。

超过比特币的规模

什么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区块链?

历史上第一次,这答案不是“比特币”。

答案是: “嗯…根据哪些指标?”

在 2020 年,以太坊超过了比特币的两个常用来比较区块链的最重要的指标。首先,以太坊被用来交易最大的价值:

以太坊以太坊交易了价值 1.6 万亿美元的资产,比比特币的 1 万亿美元多了 60% 。

以太坊最成功的应用(稳定币)是以太坊交易量增长的主要驱动力。稳定币是一种具有固定法币(通常是美元)价值的加密货币,因此作为一种价值储存或交易媒介,比像 BTC 或 ETH 这样的不稳定资产更有用。

整个一年里,以太坊的交易量都在增长,自7月以来,它结算的价值一直高于比特币。

以太坊其次,用于比较和衡量加密货币实际使用情况的另一个关键指标是总交易手续费。每当有人使用以太坊或比特币(汇款或使用应用软件),他们都要支付一小笔费用。收费是一个有用的度量标准,因为它显示了付费用户的真实需求。

在 2019 年,使用比特币支付的手续费总额,是使用以太坊手续费的4倍。

在 2020 年,这种情况发生了逆转。使用以太坊支付的手续费几乎是比特币的两倍。

以太坊另一种方法是根据区块空间的价值,来说明这个趋势。每个区块链都是容量有限。在整个一年中,可用于事务的“块空间”是有限的。在 2020 年,以太坊的块空间价值,大约是比特币块空间价值的两倍。

如果我们看一下 2020 年的累计费用,就会发现8月份对以太坊的需求增加,费用开始上涨,这是一个明显的转变。

以太坊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建立在以太坊基础上的应用,也(暂时地)比整个比特币区块链,有更多的付费使用。比如 8 月 10 日,使用 Uniswap 支付的费用,与使用比特币支付的费用,旗鼓相当了,并从那时起,偶尔会超过 24 小时比特币支付费用。

当然,比特币在其他指标上仍然领先。比特币的市值仍然高于所有基于以太坊的资产的市值。而且,比特币在加密货币行业以外的人群中,有着更高的知名度。

但是当你看到这些平台的实际使用情况,以太坊已经明显领先于比特币,并且其他的区块链落后了其几个数量级以上。

以太坊的创作者经济

毕普(Beeple)是一位数字艺术家,他的真名叫迈克·温克尔曼。

他的工作范围,包括从演唱会的视觉效果(在那里他与 One Direction、Eminem、Justin Bieber 和许多其他人一起工作),到为客户如苹果、耐克、动视和其他公司进行 3D 动画设计工作。

过去十三年来,毕普每天都创作并发表一幅 3D 艺术作品,以此磨练自己的技能,并在 Instagram 上吸引大批粉丝。

他在 2017 年第一次听说了以太坊,但没有仔细观察。然后今年夏天,他注意到一些在他的行业工作的艺术家,开始在以太坊卖艺术品。

这些艺术家以“异质 Token NFT”的形式,出售独特的数字艺术品。他们通过这种方式赚了不少钱。今年7月,特雷弗·琼斯以 55,555 美元的价格,卖出了一件数字艺术品,创下了当时的纪录。毕普决定亲自试一试。

直到这个时候,毕普的“日常”作品,还没有卖出过好价钱,或者根本没有出售。相反,毕普的艺术为 Instagram 和 Twitter 赚了钱,这些网站向他的数百万粉丝出售广告。你可以说,在这些平台上,毕普(以及其他所有艺术家)只是靠曝光赚钱。

以太坊上图就是毕普的作品,已获得该艺术家在此使用的许可。

以太坊给了毕普一个从现有体系中退出的机会。在以太坊上,十三年的艺术作品,不再仅仅是 Instagram 和 Twitter 的资产,而是成为了毕普的资产。他能够把他的作品,放到一个开放的市场上,并发现它的价值。

去年 12 月,毕普拍卖出一套他的每日作品,总价达到 350 万美元,创下了加密艺术品销售的新纪录。在那次拍卖中,他在五分钟内卖出了三个版本的艺术品,总价值为 58.2 万美元。

2020年是以太坊的创作者经济,达到临界值的一年。如果 1CO 首次 Token 发行是以太坊的第一个突破性应用,DeFi 去中心化金融是第二个,那么创作者经济很快就会成为第三个。

其他艺术家、音乐家、时装设计师、作家等等,也开始使用帮助毕普获得艺术品所有权的工具。但艺术品是加密作品中增长最明显的部分。去年,每月买卖加密艺术品的人数激增:

以太坊数据来源 cryptoart.io

2020 年,加密艺术品的总销售额约为 2300 万美元。虽然与更广泛的加密市场相比,这个数字还很小,但与其他创作者的平台相比,这个数字并不微不足道。2019 年,Patreon 支付给了创作者 5 亿美元,而在以太坊上的早期加密艺术品,大约是其5%的体量了。

创作者经济的引人注目之处,不在于绝对数量,而在于提供给艺术家的难以置信的相对变化。对于毕普来说,加密艺术并不仅仅比他以前的工作方式好一点点。这是一个从零到 350 万美元的飞跃。

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艺术家进入以太坊,并不是长期的加密业信徒。他们是已经有名气的艺术家,已经拥有现存的追随者,他们被以太坊所提供的东西所吸引: 一个更好的赚钱方式,以及一张未经探索的实验画布。

举几个例子:Murat Pak 最出名的可能是他打理的 Archillect 的 twitter 账户,他最近开始创建和销售NFT,并在漂亮门户网站上,向他的关注者做详细解释。Pak 的 NFT 在 2020 年收入超过 100 万美元。马里奥•克林格曼(Mario Klingemann)利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创造了奇异而令人惊讶的生成式艺术品,他也参与了 NFT 游戏(马里奥的超级稀有页面)。或者 Joanie Lemercier,她的作品从大型光保护装置,到气候行动主义,再到丝网印刷版画,请参见 Joanie 的漂亮门户网页。

使以太坊成为艺术新边疆的同一种工具,也为音乐家提供了更好的模式。仅在过去的6个月里,音乐家们就卖出了超过 100 万美元的 NFT 和社交 Token。

拥抱以太坊的音乐家中最爱发声者之一是RAC,本名 andré Anjos。去年 10 月,他发布了一个名为 RAC 为其持有者,提供独家纪念品、新作品的访问机会等等。其他艺术家,如 3LAU,Tokimonsta 和 Portugal. The Man 等,也正在尝试类似的想法。

创作者经济的增长,是由新一代的平台、工具和市场在赋能的。

在过去的几年里,大量的“创作者经济”市场平台已经涌现。一些作为任何类型NFT的平台(Rarible,Niftygateway,Opensea),而另一些平台,则专注于某种类型(加密艺术 AsyncArt,KnownOrigin,MakersPlace,Foundation 和 Superrare)或某种美学,几乎像一个品牌或标签(Zora)。最近发布的 Mirror,旨在成为一个用户拥有的内容发布平台,而 Cent 正在尝试将 tweets Token 化并出售。一个基于加密技术的音乐流媒体平台 Audius,在 10 月份已经拥有了超过 100 万的月度用户。

在其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加密领域一直是金钱的同义词。但是,以太坊的前沿领域,比金融领域要大得多。与此同时,创意类网站正处于一个转折点,因为艺术家、音乐家、作家和各类创作者,对这些平台越来越不满。这些平台将他们排除在外,对他们进行审查,控制他们与受众的关系,并用这种特权收取费用。

以太坊的数字新边疆,是让创作者逃离旧平台的出口。

DeFi: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的复仇

在 2018 年,许多人得出结论说,去中心化交易平台(DEX)是一个失败的实验。

在我们对那一年的回顾中,我们包括了一个关于 Uniswap 的简短说明,Uniswap 是一个在 2018 年 11 月推出的新 DEX。2019 年,Uniswap 大幅增长,日交易量增长了 6000%。

在 2020 年,Uniswap 被用于交易价值超过 580 亿美元的资产。九月份,Uniswap 的业务量曾一度超过 Coinbase。这种增长并不仅限于 Uniswap。DEX 公司的业务量正在全面增长:

以太坊数据来源duneanalytics

在 10 月份,所有 DEX 的交易量,达到所有中心化交易平台(CEX)交易量的 16% 。

这是 DeFi 去中心化金融体系,又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增长年。DeFi 是一个正在互联网上建立的金融服务和协议的网络,扩展地球上每一个人获得基本金融服务的方式。今天,您可以使用 DeFi 应用,来节省资金,获得贷款,在世界各地支付,赚取资产利息,或在加密市场上进行投机。

2 月份,DeFi 协议锁定的总价值,达到了 10 亿美元的里程碑。到 12 月底,这个数字已经增长到 150 亿美元

到了 11 月,使用过 DeFi 协议的唯一地址数量,超过了 100万。

以太坊数据来源:duneanalytics

总结今年在 DeFi 发生的所有事情是不可能的,但是有四个发展,特别值得一提:

1、一月份,Aave 推出了闪电贷。闪电贷让任何人借用一项资产,用这项资产做一些事,然后在同一个以太空交易块偿还原始贷款。实际上,这使得提供无担保贷款成为可能。贷款人的风险受到“贷款和还款同时发生”这一事实的保护,实际上,如果借款人不能偿还贷款,那么贷款从一开始就没有发放。这就是去中心化的套利。在以太坊中,如果你发现市场效率低下,并且有一些技术头脑,那么你可以从中获利。你不需要成为一个拥有数百万美元的机构,来利用这种套利。

2、今年夏天,Compound 引入了流动性挖矿,开启了一场协议军备竞赛。Compound 引入了治理 Token COMP,用户可以通过向 Compound 中添加流动性或从中借款,来挣得(挖得)这种 Token。这种策略很快就被其他协议效仿,尤其是那些没有存款户的非常新的协议,需要通过向“流动性矿主”提供高利率,来迅速获得市场份额

在噪音中迷失的是:协议们不再学习如何使用以太坊所提供的工具,自我成长起来以获得一席之地,与已建立的协议在一个残酷的自由市场中竞争。

3、Uniswap掀起了一股用Token奖励老用户的潮流。当Uniswap推出Token UNI的15%,分配给了协议的早期用户。其中包括以前提供流动性的用户,以及任何曾经使用过 Uniswap 的人——哪怕只有一次。与流动性挖矿不同,这是一种新的东西。

想象一下,如果 AirBnB 或 Uber 把 15% 的股权,分给早期的房东、司机和用户会怎样。像 Uniswap 这样的加密协议,正在试验新的模型,它模糊了用户和所有者之间的界限。如果我们最有价值的市场平台,被使用它们的人们所拥有,这个世界将会是什么样子?

4、比特币在以太坊上获得了新的生命。当一个比特币被锁定在某个地方(比如 TBTC 协议,或者BitGo这样的托管人) ,然后在以太坊上发放一个 IOU Token,这个 Token 将可以在区块链上被赎回成为比特币。

为什么比特币持有者,要把他们的比特币转移到以太坊?因为在以太坊上,除了持有比特币,你还可以用比特币做其他事。

你可以用你的比特币作为贷款的抵押品,或者把它借出去赚取利息。

今年年初,在以太坊上有大约 1000 个打包好的比特币。

到 11 月,在以太坊上投入使用的比特币,约有 154000 个,接近比特币总供应量的 1%。


以太坊的性能升级


经过多年的研究、规划、开发和测试,以太坊社区为多年、多步骤的 Eth2 升级奠定了基础。

这标志着一个新阶段的开始。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以太坊社区计划对核心协议,进行多个相互依赖的升级,从根本上扩大网络的容量和安全性。

你可能听说过这个项目,被称为“Eth2”,但这一直是个不好的命名。“ Eth1”和“ Eth2”不是一个事物的前后版本,而是一个整体的两个组成部分,将被合并在一起成为“以太坊”。这个更广泛的项目,实际上是一组独立但相关的升级。第一个升级项目是 2020 年 12 月 1 日推出的信标链。

1、信标链启动

信标链是以太坊新的 PoS 共识机制的支柱。如今,以太坊协议并没有使用信标链——它只是运行得很顺利,而社区正在对其进行微调和加固,为支持一个价值数千亿美元的网络做准备。

以太的 PoS 共识机制是独特的。没有其他的区块链社区,会像以太坊社区一样,把“去中心化”优先考虑到,任何人有能力用甚至消费级硬件,来运行一个节点的程度。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在不久的将来,有两个主要任务。一个任务是合并 Eth1 链与 Eth2 链,把 PoW 换成为信标链的 PoS。另一个任务,是添加数据分片,这将通过汇总,打开一个实现即时可伸缩性的新路径。

2、以汇总为中心的路线图

在10月,Vitalik 提议对以太坊的路线图进行调整。这个计划将优先使用“汇总”来扩展,以便在不久的将来,给以太坊生态系统,带来巨大的可扩展性收益。

汇总是一种第二层扩展技术。我们的想法是,我们可以将数据保持在链上,同时将执行“离链”,移动到一个可以处理更快性能的环境中,但仍然保持以太坊交易“在链上”的特有安全保证。详细的解释,请查看 Vitalik 的指南。

以汇总为中心的路线图的关键在于,当与特定的 Eth2 升级(数据分片)结合使用时,汇总会变得更加强大。数据分片允许任何人支付交易费,将数据发布到几个不同的分片链中。今天(没有数据分片的情况下)的汇总,给以太坊每秒的吞吐量提供了 3000 个交易,但是有了数据分片之后,吞吐量可以达到每秒 100,000 个交易。

我们现在在主网上有汇总在运行(尽管还没有使用 Eth2 数据分片)。Loopring,Fuel 和 zkysnc 已经启用 ETH 和 Token 传输。它们都能够每秒处理数以千计的事务,其安全性假设与在以太坊主网上进行的交易类似。

在 2020 年,具有 Solidity/EVM 支持的测试网,已经成功进行了乐观汇总。在 2021 年,我们将看到开发人员,开始将他们的应用,移植到乐观汇总中(事实上,这篇博客文章已经太晚了,我们已经开始看到它了)。因此,尽管对以太坊区块空间的需求持续增长,最终用户的交易费用将会降低。

3、业余爱好者的质押群体不断壮大

随着信标链的启动越来越近,一群业余爱好者围绕着它成长起来。这是以太网社区优先化PoS共识机制、使消费级硬件都可以参与的决定的直接结果。

在把PoW挖矿集中到大公司的 ASICS到来之前,这样的社区曾经出现过,现在又再次出现了。2014-2016 年就进入 加密行业的读者会记得,能够在个人基础上为网络的共识做贡献是加密精神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种精神已经大部分消失了。现在,以太坊把它带回来了。

这是另一个让以太坊社区变得伟大的例子。需要教育、资源和技术支持,来帮助人们学习如何建立他们的客户端和成功地投资。这些社区中最大的是 Ethstaker,一个大约有 6000 人的 Discord 社区。如果你对质押感兴趣,这是一个很好的起点。

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以太坊正在成长。

以太坊的数字新边疆,不再是一个实验,不再是一张空白的画布。而是一个经济体,一个不断发展的城市国家。还是很粗糙,当然。但这一直是其魅力的一部分。

自 2015 年以来,以太坊一直处于劣势。但 5 年后,它成为了具有最大的交易量,和最有价值的区块空间。还有其他指标需要征服ーー但是你可以感受到以太坊社区的目标,不再仅仅是简单的与数字黄金比较。

如果加密技术本身失败,如果它不能解决真正的问题,或者如果它不能扩展规模,那么作为最常用的加密货币,也没有多大价值。以太坊的下一个挑战将更大,因为它们将是整个加密市场的挑战。

那么,你还在等什么呢? 冬天已经过去了,我们还有工作要做。新边境不会自己建起来。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