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利:数字金融的本质与创新

王永利热度: 10706
近些年来,数字货币这个概念迅速发展,随后数字经济、数字金融的概念也在加热。

题记:12月31日,由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数字金融资产研究中心主办的“数字金融:创新、发展与监管”高端研讨会在清华大学成功召开。会议上海王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银行原副行长王永利就数字金融的本质与创新发表了精彩的讲话。本文根据讲话内容整理。

币世界-王永利:数字金融的本质与创新

近些年来,数字货币这个概念迅速发展,随后数字经济、数字金融的概念也在加热。但是到底什么是数字货币,什么是数字金融,其实现在还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也就难免在实践中出现很多问题,所以现在还是需要对数字货币、数字金融进行深入地研究,去伪存真,把握它的本质。今天借这个机会就数字金融本质与创新这样一个话题跟大家做一点交流。

第一,从货币金融的表现形态和它的运行方式来看,其数字化是科技发展的必然趋势。

货币从最早的自然实物货币发展到规制化的金属货币,再发展到金属本位制下的纸币,到今天成为一种纯粹的信用货币,其本身可以没有什么实用价值。同时,信用货币又从现金货币发展到电子货币,正在向数字货币迈进。跟货币的发展变化相配套,金融的运行也在不断地向着无纸化、电子化、网络化、智能化这样的方向发展,甚至可能越来越多地发展成为自助式金融,这些都是依托科技进步推动其不断提高运行效率、降低运行成本、严密风险合规监控的结果,目的是更好地发挥它的作用。所以货币金融必须依托科学技术,不断推进自身的创新。这是我的第一个观点,货币金融数字化是科技发展的必然趋势。

 

第二,货币金融创新必须坚持本质和本源,真正做到趋利避害。

 

现在数字货币的概念很多,除了传统货币的数字化以外,包括像比特币这样完全的网络内生的加密数字货币,以及这一类的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在比特币发展过程中价格大幅波动以后,很多人认为它不是一个真正的货币,价值不够稳定,所以又出现了所谓的稳定币,包括与单一法定货币等值挂钩的网络数字稳定币,包括设想中的与一篮子法定货币结构性挂钩的超主权的网络数字稳定币,主要是像Libra这种设想。当然,还有一个是央行数字货币。

这些数字货币的概念出来以后就存在一个问题:它们本质上差别非常大,它们都会成为数字货币吗?到底什么是数字货币?货币的本质,货币的发展逻辑到底是什么?这些问题的答案依然模糊,学术上也同样如此。正因为这样,在概念上都不清晰,所以实践上、观念上、理论上就出现很多所谓创新,但很多创新其实都偏离了它的本质和本源,造成了很多问题。

 

下面简单谈一点我的看法。

我认为,货币就是社会财富的价值尺度,它是为交换服务的,发挥着交换媒介的作用,所以它的核心功能就是价值尺度。要发挥货币的价值尺度的功能就需要货币的币值要基本稳定,因为如果作为一个价值尺度它本身就大起大落,整个交易就会陷入混乱。要做到货币币值的基本稳定,理论上就必须让一个国家的货币总量和这个国家主权范围内、法律可以保护、可交易社会财富的价值规模对应起来。货币总量要随同社会财富的价值规模的变化而变化,具有可调性、灵活性。这样的话,它才能够做到货币币值的相对稳定。根据这个原理,原来作为货币的一些实物界的高价值的资产,比如说黄金,就必须退出货币舞台。因为它本身就是财富的一部分,用它来做货币的话,货币总量和财富规模很难保持对应。它的供应也是很难调控的,受到自然供应量、加工量高度的限制,所以很容易偏离社会财富价值规模的变化,造成严重的通货膨胀,特别是严重的通货紧缩。最后的结果是大家自觉或者不自觉地,各个国家的货币都退出了黄金或者是金本位制的货币体系,变成了一个纯粹的信用货币。

货币从实物里退出之后就变成社会财富价值的一种符号或者是记账单位,它本身可以没有任何的实用价值,纯粹就是一种符号或者是一个记账单位,为什么人们能接受它作为货币呢?这是因为它是建立在整个国家的可交易财富的价值支撑上,是整个国家的信用来做担保,受到国家主权和法律的保护,所以这种货币叫做信用货币,同时也叫做主权货币,或者叫法定货币。这是货币发展的几千年历史上的一种自然选择,自觉和不自觉地最后全都过渡到信用货币了。在研究货币问题上,不把这段历史搞清楚就很难把握清楚货币的本质和它发展的逻辑。

 如果根据这个逻辑的话,大家可以看到今天的货币再想回到黄金作为货币,或者以任何一种自然的实物的东西作为货币都是一种倒退,是不可能的。那么,比照黄金的原理,像比特币这样,总量设定,单位时间供应量也严格设定,不可以人为调控的去中心化的货币体系,在货币这个领域它不是先进,它是在倒退:第一并没有法定的财富跟它对应;第二它的供应量严格设定,很难跟可交易财富的规模对应。所以它不可能成为一种流通货币,不是因为它的价格本身的高低,是因为它本身就违反了货币的发展逻辑,它最后也就只能成为一种特殊的资产,我们国家把它定义为虚拟资产。实际上我们可以把它当做储值资产,是可以投资的,就像黄金退出货币舞台它不是货币,不代表它没有价值,它依然是有价值的。

当然,比特币比照黄金设计,人们把它叫做纸黄金,但是一定要注意,它跟黄金的原理相通,但是它并不是相等的,它是一串字符,所以当人们信任它,追求它的时候,它的价格就大幅上涨。但是人们不相信它,认为有风险的时候价格就会大幅下降,甚至可能一文不值。黄金最后毕竟还有一个实物在那个地方,比特币只是一串字符,有很大的不同。比特币不能成为真正的货币,这是根据货币本质和发展逻辑可以得出的结论。

 

进一步,跟单一法定货币等值挂钩的稳定币,它实际上只是运用于特殊的网络平台上的一种代币,就像今天在中国法定货币是人民币,但是并不代表我们就没有食堂里的饭菜卡、商场里的购物卡,甚至是电商平台的积分、Token等等这样的代币,但是作为一种代币只能在设定的商圈里使用,不可以跨平台自由流通。现在也有很多人在讲数字资产交易,设想是把跨平台的积分Token化进行交易,或者是标准化,把各种积分Token化进行交易,这在监管上面临着很大的风险。当它是一种代币的话,它有一定的运用空间,但是要接受严格的金融监管,同时它不可能取代和颠覆法定货币,因为它是依托法定货币,不可能取代和颠覆它。

 

再进一步就是与一篮子的法定货币结构性挂钩的像FaceBook去年发布的Libra这种概念,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大家认为FaceBook加Libra管理协会成员,可能要有30亿以上的活跃用户,现在世界各个国家的货币还没有这么大量的用户,一旦Libra能在它的平台上使用的话,可能就是超主权货币。再一个它是以美元为主,美元占50%的份额,就会帮助美元,美元到不了的地方全部带过去,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我们国家也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但是我从一开始就非常明确地表示过这个事情听起来很美好,做起来很难,几乎没办法落地实现。原因就是:在当今主权国家依然存在,全世界没有成为一体化治理体系的情况下,这种设想超主权的世界货币是很难做到的。实际上超主权货币早就有设想,从凯恩斯到哈约克到IMF的SDR都有这种设想,SDR就是与一篮子货币结构性挂钩的一个设计,它本来也是设想成为一种超主权的世界货币,它也是以美元为最大份额的一个设计。但是并没有因此得到美国的同意,最后只能成为在政府间的一种超额储备资产,并不是一种流通货币。

 

当然,现在又有很多人设想在这个基础上用区块链技术等等,推出eSDR,实际上这个设计理念跟FaceBook的Libra都是一样的。同样如此,第一它是没有法定的财富跟它对应的;第二尽管是以美元为主体,但是它绝对不等于美元,一旦它真能实现全球流通的话冲击最大的是美元,因为它会替代美元的流通,冲击美元的国际地位,这是一个我们必须要正确认识的问题。

 

再进一步,有人说欧元不就是超主权货币吗?实际上欧元是区域的主权货币,欧元一推出,欧元区成员国原来的主权货币全部都要退出,因为法理上一个主权区域不可能有两个以上的主权货币同时运行。这就是我们一开始说央行数字货币时,很多人以为央行数字货币是在现有的法定货币之外的另外一种数字货币,说它是以现有的法定货币100%做储备,1:1等值挂钩,实际上是一个错误的概念,它就是法定货币的数字化,不是另外一套货币,一个国家不可能出现两种以上的主权货币同时并存的。

 

从这些概念里面大家可以看到,Libra这种设想听起来很美好,实际上很做到。所以最终大家知道,去年6月18号Facebook发布了Libra白皮书之后,到今年4月份发布2.0版本的时候已经有很大的退步了。现在优先推出与美元单一挂钩的稳定币,为跟Libra加以区别,现在把名字都改为Diem了。这可能是一个现实选择,但是已经跟Libra相比发生了质的变化。

从这个角度来看,最后所谓的数字货币也就是唯一的一个选择,在全球没有达到一体化治理之前,它只能是法定货币的数字化,是央行数字货币。

这种情况下,金融也会跟着变化。金融是以货币作为核心实现社会财富或者财富收益权跨主体、跨时间的转移或者配置的一种活动。从这个角度来看,货币金融直接涉及到社会财富的计价、转移,涉及到社会财富交换不同主体的利益关系,所以货币金融必须得到严密的管理和监控,使其能够维护最广大人民的共同利益,维护社会的公平稳定。货币金融必须依靠科技的进步不断地创新,但是创新的目的只能是追求货币金融运行效率的提高,运行成本的降低,风险合规监控的严密,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我们在这方面的创新是不可以单纯追求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的,还必须严密风控,维护公平,不能为了逃避监管,为了单方面的逐利而去创新。

这是第二方面,货币金融创新必须坚持它的本质和本源,做到趋利避害。

第三,数字金融更需要严格的监管。

货币金融的数字化既有利于提高效率,降低成本,但是也可以放大传统风险,产生新的风险,加快传播速度。在实践中这些问题得到了充分暴露,监管套利、市场垄断、数字安全等等都在不断地暴露,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的前提下进行。目前数字货币、数字金融都是新的概念,我们对它的认知还都刚刚开始,实践有的已经走在了前面,但是也产生了很大的风险,现在急需要从理论上去把握清楚,从监管上尽快跟上来。

 

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金融科技公司和金融经办机构一定要分离,金融经办机构必须是持牌的,所有的金融机构不管是打的什么旗号进行,首先要划分存款性金融机构和非存款性金融机构,所有吸收存款的机构,而且在存款的基础上就可以发展支付和信贷的,必须得到最严格的监管。没有得到严格的监管,没有牌照的情况下不可以轻易吸收存款的。我们前期在这方面存在很大的监管漏洞,很多新型的机构都在吸收存款,保证金存款也好,资金池也好,但是都没有按照存款性机构严格监管,最后酿成了巨大的问题。

在这个过程中,随着所谓的互联网金融也好、金融科技的出现也好、区块链技术的应用也好,对其发展我们到底监管的是什么?比如说比特币。比特币能不能买卖?它能不能转让?会不会通过比特币逃避了很多监管?很多人认为要穿透式监管,这个也需要注意,我认为金融监管主要监管的是法定货币,因为比特币等所谓的新型货币不跟法定货币交换的话,它基本上渗透不到现实社会,造不成太大的影响,它只有跟法定货币兑换了才会把网络空间和现实社会连在一块,才会对现实社会产生实质性的影响。

 

现在问题来了,很多人用人民币买了比特币,然后把比特币换成美元,这就带来一个问题,你是不是在逃避外汇管制?更进一步,把比特币换成美元,或者直接把比特币转让给别人,接受比特币的人,特别是接受比特币换成美元或者其它外汇的一方,他的法定货币来源是怎么来的?我们为什么不去监管?

 

我认为,只要你跟踪法定货币的支付和来源,很多问题就可以监管到。当然,因为互联网是很容易跨国境的,所以这类的监管未来必须是国际化协调性的监管,双方要配合起来。把人民币换成比特币,比特币换成美元寄到海外去了,海外是入到自己的账户还是给了别人,收美元的这一方到底凭什么收到这些钱了?这个钱是合法的吗?这样协同去监管的话,很多问题就会得到抑制,只是全世界对新生事物的认知还不到位,唯恐遏制了创新,所以很多监管是没有跟上的。我认为这个东西并不是那么复杂,只要我们把监管的重点落在法定货币的收付、往来上,很多问题就会得到很好的遏制。

这是我今天汇报的几个看法,数字金融需要不断地研究,不断地发展,但是数字金融在创新上还一定要坚持它的本质和本源。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