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第三方支付到「去第三方」支付:支付产业面临哪些新机遇和挑战?

碳链价值
媒体专栏
热度: 14918
也就是去第三方支付和中心化监管是不矛盾的。在去第三方支付体系中。第五部分:“去第三方”支付的挑战去第三方支付在实践过程中。
 
近些年,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无需中介参与的创新金融业务层出不穷,支付、借贷、保险等领域,都已经出现了全球性的明星应用项目。
 

编者按:本文转自「大肥猫-DefiMao」,授权碳链价值发布

今天是2020年的圣诞节,忙碌了一年的人们开始准备迎接新的一年。

2020年是不平静的一年,席卷全球的疫情、频频熔断的美国股市、一波三折的美国大选、全球经济急剧下滑、11月初国内开始对垄断互联网平台举起的反垄断大棒,可谓”百年不遇之大变局“。

2019年10月24日,政治局十八次集体学习区块链,开启了国内区块链行业的大发展篇章;整整一年后,2020年10月24日,马云在上海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开幕演讲中炮轰传统银行和金融监管体系,却引发了政府对互联网超级平台和资本无需扩张的警觉,并迅速启动了规模空前的反垄断措施。

在即将过去的一年中,虽然本人经常讲课做分享,但因时间有限,有一年多没有写文章了,一直想写一篇关于蚂蚁金服事件和区块链方面的文章,今天就争取完成吧。

先声明,今天探讨的主题与蚂蚁金服旗下的蚂蚁链并没什么关系。

第一部分:蚂蚁金服的发展史

蚂蚁金服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

1- 2004年开始,蚂蚁金服的前身(支付宝)为淘宝和天猫商城提供担保支付服务,解决电商平台的买卖双方在交易中的互不信任问题,极大地推动了电商行业的发展,为中国的互联网电子商务做出了及其卓越的贡献。

2- 2013年,余额宝推出,蚂蚁金服开始了金融类产品的销售。

3- 2014年,蚂蚁金服成立,开始了基于大数据的借贷业务,也就是花呗以及之后的借呗。

由此可见,目前蚂蚁金服所有的一切都来源于16年前的担保支付,即:支付宝。

支付宝发展之初,是淘宝的担保支付工具,其初衷是为解决互不认识的用户在交易时的信任问题。在蚂蚁金服杭州总部Z空间的展厅里,在显眼的位置上,还陈列着当时支付宝第一笔担保交易的见证者:一部相机。

支付宝

这笔交易发生在2003年的10月,卖方是在日本留学的一名学生,买方是西安一名大学生,标的就是这台九成新的富士数码相机。那时淘宝网刚刚成立,大多数买卖双方还是采用线上联系,线下交易的模式。但线下模式对于这样一笔买卖双方无法见面的跨境业务却毫无办法。于是双方在支付宝工作人员的帮助下,通过手动处理,完成了阿里历史上第一笔线上担保支付交易。更准确的讲,那时候并没有所谓的支付宝工作人员,而只是淘宝网的三个财务小姑娘,工具是Excel。

2004年1月,在达沃斯论坛上,马云已经开始思考,淘宝网发展的重要阻力,正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他认为电子商务必须要有一个公开、透明、公正的信用体系。于是,当天晚上他就从达沃斯给国内的同事打电话,说“立刻,现在,马上启动支付宝。”,末了,还不忘加一句:“如果要坐牢,我去”。

之后,随着工商银行浙江省分行西湖支行对阿里巴巴这种全新支付模式的大力支持与合作,支付宝虚拟账户体系很快上线(2014年10月18日担保支付上线,标志着支付宝的正式启动),线上支付业务暴涨,助推了淘宝迅速成长,成为当时电商一哥,占据80%电商市场的易趣网的最大竞争者,并很快将其击溃,支付宝是这场著名商战的最重要的杀手锏。

2004年12月8日,浙江支付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支付宝开始独立成长。然后用了不到十年时间,成为全球最大的第三方支付平台。16年后的2020年11月11日“双十一”当天,支付宝累计处理交易金额就达到了近5000亿人民币。

从产品模式和技术来看,支付宝的担保交易并没有实现很大的创新,只是对交易流程进行了优化。尽管如此,支付宝的出现仍成为了中国电子商务的转折点,支付业务也成为支付宝乃至蚂蚁金服的最基础和最核心的业务。

第二部分:第三方支付

随着支付宝的出现,金融行业里产生了一个新的名词:第三方支付,并涌现了大量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如:微信支付、云闪付、百度度小满、京东支付、拉卡拉、财付通、易宝支付、快钱、汇付天下等等。

在百度百科中,对第三方支付的定义是:

第三方支付是指具备一定实力和信誉保障的独立机构,通过与银联或网联对接而促成交易双方进行交易的网络支付模式。

在这种第三方支付模式,买方选购商品后,使用第三方平台提供的账户进行货款支付(支付给第三方支付平台),并由第三方通知卖家货款已到账、要求发货;买方收到货物,检验货物,并且进行确认后,再通知第三方付款;第三方再将款项转至卖家账户。

第三方支付一方面促进了买卖双方的交易,降低了信任成本,一方面银行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拓展了业务范围。而对于第三方平台来说,因为大量的资金沉淀在平台,平台可以拿去做更有利益的金融服务。以蚂蚁金服为例,其后的所有业务延伸都得益于支付宝沉淀的巨额资金池和数据。

大量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涌现,也暴露出了不少问题。首先,第三方支付机构开立支付结算账户,先代收买家的款项,然后付款给卖家,这实际已突破了现有的诸多特许经营的限制。其次,第三方平台可能为非法转移资金和套现提供便利,因此形成潜在的金融风险。

于是,2017年1月开始,中国人民银行开始明确第三方支付机构在交易过程中,产生的客户备付金,将统一交存至指定账户,由央行监管,支付机构不得挪用、占用客户备付金。2018年3月,网联下发42号文督促第三方支付机构接入网联渠道,明确2018年6月30日前所有第三方支付机构与银行的直连都将被切断,之后银行不会再单独直接为第三方支付机构提供代扣通道。

三年来,为了防范金融风险,金融监管部门不遗余力地对第三方支付平台进行监督管理,作为互联网金融的最大业务板块,第三方支付成为互金监管的最重要领域。

第三部分:区块链与智能合约

区块链是近几年来非常热门的技术,并且在金融、产业、政务等多个领域得到了应用,为提升多方之间的信任,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尤其是智能合约的出现,让货币的可编程化成为了可能。

近些年,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无需中介参与的创新金融业务层出不穷,支付、借贷、保险等领域,都已经出现了全球性的明星应用项目。大量的用户将数字资产交给智能合约进行管理,智能合约取代了传统银行与非银行金融机构,通过开源、透明、不可篡改的代码来运行金融业务系统。最新数据显示,半年以来,在各金融类智能合约中沉淀的资产总额已达140亿美元,而这个数字在半年前才只有10亿。

支付宝

区块链金融业务尽管体量还非常小,但其高速增长的态势已经显现出这种通过技术手段实现去中心化金融业务的巨大潜力。

第四部分:“去第三方”支付

如上所属,过去十几年中,电商和第三方支付相辅相成,共同推进了互联网平台经济的大发展,但也显现出了很多的风险。这些风险在过去三年中,经过持续性的整顿,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控制,但是因为机制上仍旧离不开人来管钱,所以仍旧无法从根本上杜绝未来可能出现的第三方支付平台性风险。

因此,结合区块链的特点,笔者提出去第三方支付的概念,并定义如下:

去第三方支付是一种无需第三方参与的担保支付模式,是基于区块链的智能合约,通过与央行数字货币及其他数字代币的直连或跨链对接而促成交易双方进行交易的网络支付模式。

在该支付模式下,买方选购商品后,将货款支付到智能合约,卖家可查到货款已在智能合约中,并安排发货;买方收到货物,检验货物,进行确认后,发送指令给智能合约将款项打给卖家。在此过程中,任何第三方都无法动用智能合约中的货款;条件未满足时,买卖双方也无法动用智能合约中的货款。

去第三方支付的优点与第三方支付差不多,但是却规避了第三方支付的各种风险,是区块链技术发挥作用的最佳场景之一。

需要重点说明的是,去第三方支付不是去中心化支付。去第三方支付必须要在监管与合规的框架下运行,也就是去第三方支付和中心化监管是不矛盾的。去的是第三方资金池,而不是去监管、去审查。

第五部分:“去第三方”支付的挑战

去第三方支付在实践过程中,需要不断完善,就目前来看,有以下几个挑战是必须要面临并努力克服的。

1、争议处理:

电子商务中的纠纷处理是非常高频的事务,举证难是最大的问题。

早期淘宝网是不提供争议调停功能的,早期淘宝网服务协议约定,买卖双方一旦发生争议,可诉诸司法或其他纠纷解决方式。淘宝网将保管货款,待双方协商或法院裁判后配合执行。直到2004年支付宝成立后,支付宝内部才成立纠纷解决团队,为买卖双方提供纠纷解决服务,其中的主要纠纷就是:买家要求退款,即担保交易的逆向流程。

2012年12月18日,淘宝网在内部纠纷解决团队基础上,又推出了大众评审(pan.taobao.com),这是阿里巴巴官方推出的让会员参与阿里巴巴平台管理事务的社会化判定平台。

从效果上来看,大众评审处理的案例反弹率一直低于淘宝小二处理的案例反弹率。另外更重要的是,淘宝网通过大众评审,引入社会化力量,吸纳优质的买家和卖家共同参与到阿里电商生态的共建和治理。

淘宝的大众评审和区块链的DAO治理机制很像,在去第三方支付体系中,可以采用DAO仲裁的方式来处理买卖双方的争议。

2、DCEP(数字人民币)的接口

在绝大多数主权国家境内,法币是唯一的合法货币,在中国,人民币是唯一合法货币。

最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修订稿中明确规定了由央行发行的数字人民币(DCEP)的法律地位。因此,未来一切线上支付,只要在中国境内使用的话,必须要且只能支持数字人民币。

目前数字人民币还未正式上线,可编程的数字人民币更是遥不可及,在此情况下,需要一个能打通数字人民币的接口,这个接口负责将数字人民币1比1的映射到区块链上,并且可以在该区块链的智能合约中对映射后的"代币"进行编程。

这个过程类似于把比特币映射到以太坊上,成为WBTC、renBTC一样,因为比特币不支持智能合约,是不可编程货币。但是以太坊上任何资产都支持可编程,于是通过这种映射,让比特币也成为了可编程货币。基于可编程的货币,支付、借贷等金融行为才能成为可能。

我们期待有一天数字人民币也能实现这种类型的映射。

3、可信区块链

支持以上业务的区块链可以是公链,也可以是联盟链,但必须是多方参与,以确保数字资产的安全。节点参与方需要包含数字货币的发行方、监管方、工商、税务、银行等流动性节点等等。这条链需要承载上述DCEP数字人民币的映射,用户帐号实名登记,KYC监管,争议处理等等信息。

4、智能合约安全

去中心化支付的最大风险之一来自于智能合约安全,这也会导致这个系统的测试时间会相当长,只有经过大量的测试,才能确保智能合约的安全。

在以太坊公链上的DEFI应用中,已经发生多起黑客攻击事件,损失金额巨大。

5、隐私保护

在没有隐私保护技术下,区块链上的所有交易记录都可以方便地被任何人获取并查询,这也意味着任何支付的三要素:付款人、收款人和金额都将被一览无余。尽管收付款人帐号只是一串字母和数字组成的字符,但是通过简单的行为比对,仍旧可以很方便的定位到人。所以,去第三方支付需要与隐私保护技术相结合,目前相对比较成熟的技术是零知识证明。

6、监管,如:KYC、反洗钱

正如上面所说,去第三方支付必须要在监管和合规框架下运作。这个合规框架有两种实现路径:

  • 一条是在DCEP接口外实现,也就是凡能接入到支付系统的帐号都已经通过了DCEP的监管审核,凡是通过DCEP出去的所有支付,也会进入监管的管道。
  • 另一条路径是在DCEP接口内实现,也就是运营平台需要做身份识别、KYC、反洗钱等操作。

我个人倾向于前者实现方式。

第六部分:我们的探索

基于以上想法,我们在今年9月份启动了易快信支付(英文名bitCheck),目前在以太坊、波场、heco、BSC等四条区块链上完成了实验性部署,支持美元的接口代币如:USDT、HUSD、BUSD等。

同时,我们也在波卡上开发拥有隐私保护的版本,并且正在申请web3基金会的支持,目前已取得积极进展。

我们期待与业内朋友一起共同探讨以及探索去第三方支付的世界,让区块链技术为商业服务,建立一个更加美好、诚信的商业体系。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