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e Cronje眼中的DeFi世界

星球日报
媒体专栏
热度: 6342
因为我在 10 月份写了一篇文章说他要离开 DeFi。当我报道了 Andre Cronje 可能要离开 DeFi 的事情后。Kulechov 说他会让 Andre Cronje 在测试完做测试。

编者按:本文来自 区块律动BlockBeats(ID:BlockBeats),原文作者:Brady Dale,原文翻译:0x13,Odaily星球日报经授权转载。

Andre Cronje 对加密货币没什么好感。

这个夏天,当以太坊网络上每一个初创项目都开始用「治理」代币来推动自己项目发展时,Yearn Finance 的创始人 Andre Cronje 推出了一个没有团队预留的、极具潜力的代币。 

任何以这种方法规避预留代币的发行方式,现在被人们称为「公平发行」。

「Andre Cronje 发明了一种新的项目启动方式,不需要获得投资,」DeFi Pulse 的 Scott Lewis 说,「他证明了,你可以通过一个项目集结一个社区,然后通过社区资助让开发团队来正式启动这个 DeFi 项目。」 

当人们把 Andre Cronje 视作「创造者」而非「开发者」、「艺术家」而非「套利者」时,这种「反常」的举动就不那么令人惊讶了。

在 9 月底 Erica Kang 的 YouTube 节目中,Andre Cronje 将 2020 年的 DeFi 与 2017 年底的 IC0 热潮进行了比较。「我们现在算是面对同一个问题,一切都印证了他们真的需要一个代币,他们真的认为他们需要流动性挖矿。」他说。 

他接着说道:「太多人盲目跟风让圈外人很难严肃地看待这场 DeFi 运动,因为,当你作为一个潜在的、有兴趣的投资者来到 DeFi 领域寻找一些投资机会时,你首先就会读到很多项目出现漏洞的导致的严重损失的报道。」 

Andre Cronje 对这个领域的发展潜力感到喜忧参半。正如他在 2019 年 3 月在 YouTube 上的另一个节目 CryptoZombie 中所说的那样,他既认为它被过度炒作,又对人们盲目追求收益感到遗憾。他讲述了他去参加 Consensus 2018 大会时的故事,那时,虽然人们用区块链的变革潜力开着玩笑,但他们仍然是「充满希望的」。但到了 2019 年,人们要么离开了加密领域,要么就变得浑浑噩噩。「人们已经意识到产品是谎言,被采用是谎言,所有这些产品都是垃圾,而现在代币就是新产品。」他说。

Andre Cronje眼中的DeFi世界

Andre Cronje 在 2019 年首尔区块链周接受采访

尽管他对这一领域持大量保留意见,但在 2020 年 1 月 20 日,Andre Cronje 推动了将成为未来的 Yearn Finance 的第一个应用。作为一个优化收益的应用,在基于以太坊的智能合约中,Yearn Finance 管理的资产达到了 10 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 Andre Cronje 一个人做的,而不是一个团队、一个公司。他非常清楚,这是他自己运作的,这不是偶然。在过去的一年里,他在各种播客和视频中都说过他可以在任何时候离开,而且他在很大程度上保留了这个选择,因为他从不承诺一些他不能负责任地放弃的事情。

「我没有远见,我没有计划。我没有计划。我没有目标。」他告诉 Kang,「现在它很有趣,但也许一个月后就变得很枯燥,到时候我没准就回家玩魔兽世界了。」

当有人再三告诫人们,他随时可以离开时,可能意味着这个人真的会离开。

艺术家,而非工程师

说到这里,我先提前说一下:Andre Cronje 不愿意接受我的采访,因为我在 10 月份写了一篇文章说他要离开 DeFi,他不想让我写那篇文章。

我写这篇文章是因为这他告诉我的,我知道这里面有很多利害关系。Yearn 当时管理着 7 亿多美元的资产,而这很大程度上是围绕着 Andre Cronje 的人格崇拜在支撑。

加密货币市场 Aave 的 CEO Stani Kulechov 与 Andre Cronje 的合作异常密切,虽然他们没有见过面。「我了解 Andre Cronje,他不会太在意财务方面的问题。即使他关心,也不会过度关心。他关心的更多的是产品,创造出一些人们觉得很酷的东西。他的内心其实是一个创造者。」Kulechov 说。 

「DeFi 让我忽略了我的生活,我的健康,我的心智。我必须要把它放在第一位。」

那篇报道出来后,Andre Cronje 在 Telegram 上给我发消息写道,他不会再回复我的信息。尽管如此,我还是为这篇报道主动提出采访,却没有得到回复。他果然言出必行。 

不管怎样,当我报道了 Andre Cronje 可能要离开 DeFi 的事情后,他又回到了疯狂的工作中。也许他跟我说可能会离开之后就考虑重新开始工作了。现在回想起来可能确实是这样的,但我对他的过往了解不多,还不能够理解他是一个「艺术家」而非一个「工程师」。

初探加密世界

Andre Cronje 对加密技术的兴趣可以追溯到上一次比特币牛市的尾声,大约在 2017 年底的某个时候,他开始看白皮书和 Github repos,当时他的商业伙伴离开他去度蜜月了。

「如果他没有结婚,没有去度蜜月,我可能还在做我们过去五年来一直在做的事情。」Andre Cronje 说。

2020 年 9 月,在 Laura Shin 的播客「Unchained」上,他说,2017 年末「是第一次有足够的资产,有足够的协议,有足够的工具。」

根据他在领英上的资料显示,Andre Cronje 比大多数在加密领域深耕的人要年长一些。在学习代码之前,他学的是法律。当他开始对代码感兴趣后,便以难以置信的速度自学,并很快进入了电信领域工作,让他熟悉了分布式系统。

当加密领域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就开始在 Crypto Briefing 上进行代码审查工作。最终,他开始为 Fantom 的项目工作,这是一个来自韩国的 DAG 区块链。

即便如此,他也已经对代币文化感到沮丧。他在 2019 年 3 月的 YouTube 节目「Oh Hey Matty」中说:「与玩产品游戏相比,玩代币游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精力和资本,从长远来看,产品游戏对代币是有好处的。」 

尽管如此,他还是接受了挑战,来帮助拥有加密代币的人获得更多代币。 

「Yearn 的事情实际上是因为我自己有一个小小的稳定币投资组合,我试图把它当作储蓄账户来管理。」Andre Cronje 在 7 月 29 日的 FTX 播客中说道。「90% 的 DeFi 工作人员正在研究这些协议是如何相互作用的。」

他偏爱稳定币,因为他不喜欢处理无常损失,即其他波动性代币的流动性池在加密价值增加时也会损失美元价值。「我不喜欢做关于加密货币的决定,因为我并不了解加密货币市场。」Andre Cronje 说。 

2 月 4 日,他在 Medium 上写了一篇文章,讲述了推出 iEarn(后来成为 Y.Earn 或称 Yearn)的情况,以及他如何为了让它上线而自掏腰包花费了数千美元的费用。月底,他又写了一篇文章,说推出它所遇到的难题比他预想的还要多。 

「面对所有这些挑战是十分有趣的,我相信每一个挑战都创造了一个更强大的生态系统,」Andre Cronje 写道,「期待着更多的问题出现。」

Andre Cronje眼中的DeFi世界

很快就一语成谶,「更多的问题」来了。「出现了一个前端问题,有人换了一大笔钱,造成了一些损失。」Kulechov 说。

Andre Cronje 写了一篇博文,标题是「建设 DeFi 糟糕透了」。它的部分内容是:「说实话,它很烂。它很烧钱,社区也充满敌意。」

他继续抱怨他所面临的不断的批评和用户不切实际的期望。应该说,在某种程度上,Andre Cronje 确实算是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抬高了用户的期望。在他关于 iEarn 进展的文章中,他总是把它写成「我们」做了这个或「我们」推出了那个,尽管其实只有他一个人。 

Kulechov 说,他觉得 Andre Cronje 意识到,「我不想像一个提供技术支持和客户支持的 24/7 银行一样」。Kulechov 猜测,这对他来说要处理的事情太多,「然后他就消失了」。

AC 的异想天开

在那次退出 DeFi 之后,他主要忙着玩网络游戏「魔兽世界」,他告诉 Kang。

但他也告诉 Kang,他是「蝙蝠侠」,当人们需要他的时候,他会出现在那里,帮助人们最大可能地把握住机会。

根据 Kulechov 的说法,在 Compound 发布 COMP 治理代币后,流动性挖矿在 6 月份成为了一个人们进入 DeFi 世界的催化剂,这似乎是吸引 Andre Cronje 回归的原因。

也是在那个时代,Kulechov 真正对 Andre Cronje 直接将测试应用部署到主网的癖好感到困惑。正如他的 Twitter 简述中一直说的那样,「我在 prod 中测试」。他所说的「prod」指的是「产品(production)」,而「产品(production)」指的是部署在以太坊主网上的项目。

Kulechov 说他会让 Andre Cronje 在测试完做测试,但是当时他不喜欢这样做,这不是他的风格。「对他来说,在主网上展示自己的作品,实际上就是在创作这件艺术品,并把它放在公共场所展览」Kulechov 说。而测试网络是短暂的,是可以忽略的。

这个新的迭代将 iEarn 改名为 Y.Earn(从「我赚(I Earn)」变成「你赚(You Earn)」),在 COMP 发布一个月后,Andre Cronje 在 Medium 上写了一篇「流动性挖矿 101」,他颇为得意地解释了当稳定币存款也能赚取不稳定的、价格会上涨的代币时,收益率优化有多复杂。

7 月 17 日,Andre Cronje 透露了自己的代币计划:YFI 代币。这时,Andre Cronje 的形象极其高大伟岸,因为他不会为自己留出任何资金。所有的钱都会分发给流动性提供者。

它给 DeFi 带来了前文提到的公平发行的概念。在 Yearn 上,任何人只要把流动性放到几个池子里,就能平等地获得 YFI 代币,没有预存,没有预留,没有预挖。比特币其实也可以说是这样做的,只不过它奖励的是哈希算力而不是存款,但这仍然也是把资源放在某个项目最想要人们作出贡献的地方。

「几十个项目都受到 Yearn 公平发行的启发,以同样的方式推出。YFI 的成功极大地降低了开发者将其作品推向市场的难度。」Lewis 说。

Kulechov 自己也是一名项目创始人,他说,团队分配不仅仅是为了从去中心化的应用中提取财富,也是为了保持相关性。「很多创始人总是在想。如果治理层不想支持我怎么办?如果他们想摆脱我怎么办?他们有这些担忧。」他说。

Andre Cronje 的想法却恰恰相反。

但他的想法甚至不止于此。8 月中旬,他和其他几位 DeFi 领域的名人一起出现在 Zapper 的直播中,他说:「我想达到的境界是,我可以完全把自己从生态系统中移除,而它仍然按照正常的方式运作。」

YFI 就是实现他这一想法的方法。(关于这个名字的一个小插曲:根据社区的说法,官方的发音是「wifey」(这有助于解释 web memes),但 Andre Cronje 在 YouTube 上告诉 Erica Kang,他构思的发音是「wi-fi」。)

他甚至不打算强行规定一个发音,就连这个也是由社区决定的。

「是否退出社区必须要根据你自己的意愿,」Andre Cronje 告诉 Shin,「如果预留了创始人的部分,大家都希望创始人或者团队能够一直对项目负责。」

至于 Andre Cronje 是否有一天会真的退出 Yearn,还有待观察。

当 Andre Cronje 还在和我聊天的时候,他特别提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仍然在写 Yearn 的所有关键代码,他在一些节目中(比如在 Shin 的播客中)也是这样说的。

可能是他想让人们相信他不想控制 Yearn,事实上他真的不想控制 Yearn。也许是他内心深处不想控制 Yearn 并继续前进,但是不太敢直接说出来。

拒绝成为领袖

CoinDesk 在 7 月 20 日首次报道了 YFI 的分布情况。这是我第一次知道关于 Andre Cronje 的事情,当时我在写报道时对其仍然抱以怀疑态度。那个周末,我收到了一条消息,说是担心太多的钱涌入,而 Andre Cronje 完全控制了它。

这场风波恰好爆发在「工作狂」Andre Cronje 休息的时候。当他睡醒后,他迅速行动起来,将协议的钥匙改为多签,以打消大家的顾虑,但他并没有对这场风波中受到损失的人表现出同情,因为这实在是太常见了。

在 FTX 的节目中,Tristan Yver 会问他对其他想打造 DeFi 产品的人有什么样的建议。他回答说:「你要狠狠地逼自己,就像即对自己有深仇大恨一样。」

他解释说,DeFi 的发展速度如此之快,需要全身心投入。他说:「DeFi 让我忽视了我的生活、健康、心智。我确实必须把它放在第一位,如果你不愿意这么做,它就会让你崩溃。」

他似乎也差一点就崩溃了。八月初,Decrypt 报道了他差一点就选择了退出。不过他在 Shin 的节目中否认了该报道,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他曾在 Zapper 的直播中说过大致相同的话:

「过去的几个星期,我想愤怒退出的次数多到无法形容。此时人们的期望值已经到了我都觉得不合理的地步。我经常会生气。」

这是他第二次想要退出。

尽管加密行业内推崇去中心化,但加密技术是由人类组成的,人类总是做同样的事情:他们要寻找到一个领导者。如果没有找到,他们就会打造一个。然后他们把自己的身份包装在这些领袖身上,然后他们做人们对待领袖的事情:跟风。

比特币能解决这个问题?目前还没有。以太坊显然没有解决这个问题。Chainlnk 选择接纳了它。

Andre Cronje 已经不仅仅是一个 DeFi 开发者,而是成为了一个领袖,尽管他并不想这样。现在 DeFi 圈内人盲目地追随他,而 Andre Cronje 作为一个「艺术家」,他想要的只是让人们看一看。

开源是一把双刃剑

Andre Cronje 对这个行业及其文化的矛盾性表现得淋漓尽致,却也沉迷于用户群的认可。

9 月,在与 Chainlink 的 Sergey Nazarov 的直播中,Andre Cronje 说:「人们正在疯狂地赚钱,他们之所以疯狂地赚钱,是因为我们创造出了一个全新的庞氏骗局,那就是治理代币,我们赠送免费的不值钱的代币,出于某种原因,人们购买了这些代币,然后下一波人进来又购买了这些代币。」

「在过去的几个星期里,我想愤怒放弃的次数多得无法形容。」

当然,Andre Cronje 自己也创造了最有价值的治理代币,这一点他很清楚,也相当困惑。每当人们要他解释它为什么这么值钱的时候,他都会变得支支吾吾。

但由于 YFI 的存在,人们对他的追随演变成了旅鼠效应。9 月份的 Yearn 各方面的表现都相当不错,总价值锁定在 6.59 亿到 9.59 亿美元之间。

Andre Cronje 已经开始着手开发一款名为 Eminence 的游戏应用,看起来这将是一款使用 NFT 的卡牌游戏。Andre Cronje 在 Twitter 上预告了这款游戏,于是粉丝们开始在以太坊上搜索代币合约地址。当他们找到之后,用户在甚至不知道它是什么的情况下,就投入了 1500 万美元。

一次闪电贷攻击后,1500 万美元不翼而飞。

碰巧的是,在 Andre Cronje 预告其基于 NFT 的新游戏产品那天,我曾发过一篇关于 NFT 和 DeFi 结合的相关报道,所以 Andre Cronje 利用这些代币做了更多的事情,作为一种进一步推进这种结合的方式,我很感兴趣。

在 Telegram 上,我给他发了一篇 Rekt 的关于漏洞的博客文章,想问问他正在使用 NFT 做些什么。这是他回复我:「我不再继续建设了。」Andre Cronje 从那时开始沉默,但几乎在他要回归的时候,历史就会重演。他又在主网发布了一些关被称为流动性收益的「讨论项目」的智能合约。

所以在一篇题为「解读我与 DeFi 的关系」的文章中,Andre Cronje 写道:

「开源是一把双刃剑。我需要对此进行更多的思考。」

区块链能改变世界吗

尽管如此,他却再也没有了要离开的打算,他的新项目,如 Keep3r Network、Deriswap,正在进行中,并且宣布 Yearn 将与 Sushi 和 Pickle 两者合并。

他可能会专注于收益率的提升,但不会是为了自己的收益。就像是一个游戏玩家,他想解锁新的关卡。想一个艺术家,他只是想留下自己的创作。如果这样理解,Andre Cronje 所说的「离开」就更好理解了,如果他体会不到乐趣就没有必要为了钱继续了(毕竟艾泽拉斯大陆一直等待着他的回归)。

技术专家经常会提到堆栈,软件如何在软件之上继续开发。这个堆栈的底层协议不是 TCP/IP,而是人。我们的软件相比于以太坊上的智能合约相比更不可变。目前为止,你甚至不能将其分叉。

我们会被困在自己的圈子里,Andre Cronje 也一样。只要他决定继续开发,继续按照自己的方式开发应用程序,就会被困在自己的圈子里。

人工智能软件是加密技术发展到现在的原因,但是生活并没有真正改变。正如 Andre Cronje 告诉 Kang,「人们总是说区块链将彻底改变世界——不,它不会。」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