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翻三倍的Algorand,生态现在怎么样了?

Block Beats热度: 11675
已有 8 个项目在 Algorand 上进行了资产发行。Algorand 已在资产发行、开发技术支持、生态组织和链上应用四个方面全方位成长。推动开发者和用户在 Algorand 上推广和使用应用。

正当 DeFi 如火如荼之际,有一个公链的单日交易量竟然超过了以太坊。


也正是在 DeFi 让以太坊拥堵不堪之时,我们发现一些高性能公链项目正在悄然的崛起。据律动 BlockBeats 8 月 8 日报道,Algorand 网络单日转账数量在 8 月初连续多日创下新高,单日转账数量最高达 249 万笔,超过以太坊的单日转账次数。


Algorand 2019 年 6 月 19 日主网上线,凭借荷兰拍卖模式造势成功迅速占据了加密市场当时头条位置。创始人 Silvio Micali 不但是 MIT 教授、零知识证明、VRF 的联合提出者,同时还在 2013 年因在密码学领域贡献突出,获得了有计算机诺贝奖之称的图灵奖。而其创建的 Algorand 则从技术理论上近乎完美地解决了区块链不可能三角。


经历了一年多的发展,Algorand 已在资产发行、开发技术支持、生态组织和链上应用四个方面全方位成长。这也与 Algorand 在创立初期就设定了明确的目标有关: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希望重塑金融体系。


Algorand 主网上线刚满一周年,而在这一年里 Algorand 按照自己的步伐正在脚踏实地地前进。而 Algorand 亚洲加速器第一轮申请也在 8 月 16 日正式结束。官方共收到了包括 StakerDAO 在内的、来自世界各地 39 个国家的 143 份申请。接下来 Algorand 与这些申请者、项目和团队进一步沟通之后,势必将会迎来更加丰富的生态与全面的发展。


律动 BlockBeats 在本文中带大家一起回顾下,要重塑金融体系的 Algorand,现在生态发展的如何了?


以太坊


通证发行合作


虽然 Uniswap 掀起了发币热潮,但这种独特的发币模式更像是小圈子里的狂欢,注定不适用金融项目的高标准需求,更不可能成为抹平传统金融领域与加密市场鸿沟的有效方式。对于需要长久发展并且用户需求量极大的项目来说,寻觅一条靠谱的公链作为资产发行渠道更为合理。


当前,以金融为目标的公链吸引到的合作伙伴往往来自于传统市场。纵观市场,Algorand 在推出初期就目标明确并不断得到国际组织官方认可与合作,Algorand 可以说是一个潜力巨大的平台。


Algorand 作为新金融领域的公链,吸引了大部分项目基于 Algorand 技术或在其链上推出自己的代币。截至发稿时,已有 8 个项目在 Algorand 上进行了资产发行,其中不乏金融地产、知名融资平台甚至国家类型的数字货币。


Tether、Circle 在 Algorand 上发行稳定币


Tether 成立于 2014 年 10 月,是加密市场现存的第一个稳定币,直到 2018 年 3 月仍是市场上唯一的稳定币。Tether 在 Algorand 上发行 USDT,对于 Algorand 可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而 USDT 也是 Algorand 上的首个稳定币。


在与 Algorand 集成之前,Tether 仅与以太坊、EOS,Liquid Network,Omni 和 Tron 合作。截止发稿时,Algorand 上流通中的 USDT 为 400 万枚,而 EOS 上流通中的 USDT 则也仅有 525 万枚。

以太坊


随后,Algorand 基金会在 2020 年与另一稳定币巨头发行公司 Circle 达成了合作,由 Circle 发行的第二大稳定币 USDC 也会在 Algorand 区块链上发行。而 USDC 作为合规稳定币其实更是符合 Algorand 在金融领域本身愿景。主流金融应用的增长,推动了对高吞吐量支付和金融优化区块链基础设施的更高需求。


作为加密市场最大的稳定币发行方,Tether 的加入也让 Algorand 在开放式金融的道路上更近了一步。不过目前虽然 USDT 在 Algorand 上发行量并不高,未来或许在 Algorand 生态进一步繁荣之后,将会大有所为。

马绍尔群岛主权货币 SOV


央行数字货币(DCEP/CBDC)无疑是去年至今的一个大热点。自从中国宣布推出央行数字货币以来,各国也纷纷表示开始探索或研究自己的数字货币。关于各国的数字货币发展情况可以点击律动 BlockBeats 此前的文章进行查看《全球这 17 个国家的央行数字货币进展到哪一步了?》。


2020 年 3 月 2 日,Algorand 和 SFB Technologies 达成合作,联手建造马绍尔群岛主权货币 SOV。这是首个公布主权货币将基于现有区块链进行建设的央行数字货币项目,是极具官方认可技术能力合规代表性的一次合作。


SEC 合规批准的创新利润共享代币 Republic Note 在 Algorand 上发行

回到加密市场,去中心化融资平台 Republic 今年 3 月选择 Algorand 作为首选的区块链底层基础设施。7 月 Republic 正式发布基于 Algorand 平台发行的创新利润共享代币 Republic Note。代币发行将在针对合格投资者的 Reg D 和对非合格投资者的 Reg A+ 下进行。


选择 Algorand 的原因也并不难理解,Republic Note 是一个实现利润共享的代币,因此会出现高频小额交易,对于区块链的吞吐量和交易成本有着较高的要求,Algorand 其金融公链的属性满足这些需求必然不在话下,也因此成了这种新资产类别的最佳选择。


而与 Algorand 合作,进行了资产发行的公司远不止这些。自 2019 年以来,Algorand 涉及资产发行的合作还包括:


2019 年 12 月 12 日,「国际区块链货币储备」(IBMR)与 Algorand 共同推出小额信贷平台。推出一种被称为亚洲储备货币硬币 (ARCC) 的专用数字资产。2020 年,ARCC 作为 ASA(Algorand 标准资产)在 Algorand 区块链上发行;地产 P2P 交易平台 Realio 已在 Algorand 链上发行代币。RST 作为一款合规代币,是基于 Regulation D 条例 506 (c) 和 Regulation S 豁免法规,已于 3 月 16 日开始在全球非公开出售;澳大利亚科技公司 Meld Gold 将基于 Algorand 平台发行黄金数字资产。


其实不难看出,通过 Algorand 发行的资产都有一个比较明显的特征:合规。如果在当前由中心化金融市场主导的世界中,想要发展和建立去中心化的金融应用程序,合规是目前项目可以生存下来的前提。而合规的另一个主要优势就是,未来一旦传统市场与加密市场结合,那么这些本身就合规且经验丰富的高性能公链会成为众多公司的首选。


链上应用


落地是每个区块链项目的终极目标之一,Algorand 并不例外。从环境监测到疫情信息跟踪,Algorand 已经在实际用例上开始尝试。而私有链平台 Props 迁移更是给 Algorand 带来了历史新高的交易量。


私有链平台 Props 迁移至 Algorand,交易量创下新高


2020 年 4 月,私有链平台 Props 宣布升级迁移至 Algorand,Props 是符合 Regulation A+豁免法规的消费者通证,其用户已经超过 300 万,现在已达到 450 多万。


流媒体行业在今年 TikTok 事件的争论不休中再次被推到大众面前。而关于流媒体的竞争自然也是异常激烈。去中心化流媒体有 Livepeer、imTube 等项目,最近自称北美「抖音」的 EMOGI 也加入到流媒体大军。Props 作为其中一员合规是重要优势之一,Props 已经在 2019 年 7 月获得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批准,公开发售代币的最大障碍已被清除。


Props 对网络发展的激励方式是通过发放金融股权来奖励其 APP 参与者。Props 的代币被定义为一种基础性货币,专门用于奖励用户、内容创作者、开发者和其他网络参与者。这点上有些类似于隐私保护浏览器 Brave。Props 当前的主要应用场景一是用来解锁高级功能,二是可以获得生态内某些产品的折扣权利。

在资金方面,Props 准备充分,已经完成 2100 万美元的代币融资,投资者包括知名的联合广场风投(USV)、康卡斯特(Comcast)、洛克菲勒家族旗下的 Venrock,以及硅谷风投巨头 Andreessen Horowitz 旗下的加密货币投资基金 a16z 掌舵人 Chris Dixon 等。


由于流媒体用户群庞大,交易频率高且微小额交易居多,因此必须随着项目的发展寻找到更为合适的链来满足其需求。在迁移前,PropsChain 的处理速度约为 5 tx / s,这对于其此前基于 Hyperledger Sawtooth 的技术来说很难处理。相比之下,Algorand 可以处理高达 1,000 tx / s 的速度,从而留有足够的增长空间。


而 Props 的迁移也给 Algorand 生态带来了巨大的流量,据律动 7 月报道,Algorand 网络单日转账数量连续创下新高,在前段时间单日转账数量也已高达 2482249 笔,并超过以太坊的单日转账次数。


以太坊


开发工具


开发者是行业里特殊的而重要的一个群体。而跨链概念推出后,对于不同类型公链的兼容已经成为新链的标配或任务之一。为了兼容在其他项目以及传统行业技术,项目方和团队也通常会在工具和开发教程上下功夫。Algorand 在开发上的生态发展也十分丰富。


Algorand 和 Blockstack 联手开发智能合约编程语言


这个编程语言项目被命名为 Clarity,最终将允许开发者使用该项目进行智能合约编写。Clarity 允许开发人员编写同时在两个区块链(比如 Algorand 和 Blockstack)运行的智能合约,而无需涉及像 Polkadot 这样的第三方互操作性协议。


Clarity 可支持对数字资产进行程序化控制。虽然并非所有的去中心化应用都需要智能合约,但是 Clarity 可以为去中心化应用解锁各种有趣功能。比如访问控制(例如支付后访问);非同质化代币和同质化代币;商业模式模板(例如订阅);面向特定应用的区块链和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而在语言设计上,其最与众不同的设计就是 Clarity 语言是在区块链上进行广播的,不会被进行编译,而且该语言是可判定的(非图灵完备)。(律动 BlockBeats 注:图灵完备性指,具备顺序、判断和循环三种执行逻辑,并能够在理论上能够实现所有复杂计算的算法的性质,以太坊的智能合约语言 Solidity 就是一种图灵完备的语言,因此容易受到循环逻辑炸弹等类型的黑客攻击。)


就在 8 月 27 日,Algorand 还推出了谷歌浏览器插件 AlgoSigner,已在谷歌浏览器 Chrome 网上商店正式上线。AlgoSigner 的推出可以极大的简化用户的交易操作以及和 DApp(去中心化应用)交互;而且对于像 Monerium(为 Algorand 提供授权电子货币的供应商)这样的应用,AlgoSigner 可以让个人在无需关闭 Chrome 浏览器的情况下发送和签署电子货币交易。


除了和合规项目 Blockstack 的合作之外,Algorand 在开发工具上还有很多其他的努力。例如和区块链应用开发平台 Reach 的合作,以及在 Algorand 发展计划大赛角逐中获胜的团队 Jambb Inc. 创建的开发工具 AssetSmith;同时与 AI 算法开发服务提供商 Flipside Crypto 的合作可以更好的帮助 Dapp 开发者进行新项目的建立和推广;在生态系统身份层技术上,Algorand 与 Shyft Network 和 AIKON 的 ORE ID 共同携手,推动开发者和用户在 Algorand 上推广和使用应用。


组织、合作生态


Algorand 保持了高频率的生态合作,而且合作对象范围广,尝试通过与不少传统领域机构或组织的相互融合来提高自身的技术采纳度。根据目前已披露的合作项目,Algorand 在生态上的合作已达 6 个。


近期 Algorand 加入区块链游戏协会 BGA,其他会员包括 ConsenSys 和 MakerDAO。通过加入联盟,Algorand 希望给游戏产业带来一些利处。其中包括创造非同质代币 (NFT),以及新的货币化模式。Algorand 希望通过提高网络速度,降低交易成本,为玩家和发行商扩大市场机会,以及「整个游戏生态系统的社区所有权」。


Algorand 与 World Chess 建立合作伙伴关系,这将使 Algorand 成为 FIDE 大奖赛系列的首个官方区块链合作伙伴。领先的组织共同携手,在两个快速增长的协同领域中推动主流采用和普及:区块链和国际象棋。World Chess 是 Algorand 主网上线后,首个合作的项目。双方认为早期的区块链采用者,计算机科学和国际象棋爱好者之间有较大的重叠,因此这不失为一种双赢的选择。


传统领域与加密市场无缝融合成为可能


纵观 2020 年市场,DeFi 引爆市场热情的同时也让技术弊端暴露无遗。以太坊作为老牌公链已经难以满足其丰富生态发展的需要,正在经历转型。以当前大火的流动性挖矿来说,多数用户表示因以太坊交易确认慢、Gas 费用高额而错增加了不少投资成本。然而以太坊向 PoS 转型的这个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且在转型 PoS 的过程中又存在许多不确定性,雨后春笋般的新项目便直接变将目光锁定在新的公链上,这对于以太坊的竞争对手们来说无疑是一个绝佳的弯道超车机会。


从目前 Algorand 生态发展来看,已经获取不少传统领域和业内专业机构专注,每秒超过 1000 笔交易、即时交易终结性、极低的交易费用——坐拥这些优势的 Algorand 不仅被视为去中心化金融应用的首选平台,也成为那些寻求传统金融世界与去中心化金融联结的用户的不二选择。因此我们也可以看到,目前 Algorand 生态用例中,机构更倾向于在 Algorand 上进行资产发行。


2020 年,包括波卡(Polkadot)、Near Protocol、雪崩协议、Dfinity 等多个新老公链逐一启动主网,公链竞争会持续加剧。但具有先发优势的 Algorand 在 2019 年已完成主网启动,同时还已在 2019 年底升级至 Algorand 2.0 。本次重要功能升级之一原子转移(Atomic Transfer)提供了一种快速、低成本且安全的方式,可以同时在多方之间传输大量资产。在传统经济中,这是在可信或合法的框架下完成的。Algorand 今年又推出非传统的 Stateful TEAL 合约,该合约可以在 layer 1 和 layer 2 进行部署;8 月 25 日,Algorand 发布独创的私钥更新功能,该功能允许允许用户在不修改地址的情况下,就可以更改私钥,极大的提高安全性和操作效率。这一系列的动作,我们都可以看出,Algorand 已经为加密技术的爆发做好了准备,而机会也同样会眷顾这些准备十足的团队和项目。


未来我们也希望可以看到更多传统金融领域企业携手 Algorand,实现加密领域和传统行业的无缝融合。


律动 BlockBeats 提醒,根据银保监会等五部门于 2018 年 8 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的文件,请广大公众理性看待区块链,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乱坠的承诺,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