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Sheng:用群众运动的原理,解释加密领域的竞争丨启元社

启元社热度: 5941
摘要:Tony Sheng丨Decentraland 产品负责人
 
 
 
 
 
 
 

不要错过区块链

 
 
 
 
 
 
 
数字货币
 
 
 

Tony Sheng丨Decentraland 产品负责人 

 

 

 
 
 
 
 
 

 

 

“一个有凝聚力的故事或对事件、体验和某些现象有吸引力的描述,无论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Third Rock Ventures 合伙人 Jeff Tong认为,市场疯狂投资的时刻通常由故事和故事性想法推动。

 

 

 

靠“故事”或“投资主题”来推动投机泡沫的环境具有以下三个属性:缺乏可靠或相关的历史数据来形成估值;吸引散户投资者的条件,往往是监管不力;相对强势的「故事」在机会丰富的投资环境能吸引眼球。

 

 

 

这与我们在加密市场中看到的情形完全一致。

 

 

 

由于我们缺乏经过验证的加密资产评估模型,因此“故事”可以推动投资决策。加密市场呈现全球化交易、且是每周七天 24 小时不间断运转,以及监管法规定含糊其辞,增加了散户投资者入场和参与的机会。

 

 

 

如果你在去年年底询问热情的新加密投资者为什么决定投资,答案可能就出现在一些流行热词中,如“无需授权的世界计算机”、“不可被他人夺去的资金”或“新的银行基础设施”。

 

 

 

在每一轮投机狂热中,都会听到同样的事情,只是“故事”略有不同。

 

 

 

未来的泡沫会改变吗?可能不会。我们仍然缺乏可靠或相关的历史数据,来产生有效的加密资产估值,市场未来依然是全球性和全天候的。可能会有更多监管法规通过,但总会有办法参与缺乏监管的环境。

 

 

 

鉴于这些属性,加密市场很可能继续由「故事」驱动。

 

 

 

用群众运动的原理,解释加密领域的竞争。

 

 

 

美国著名作家埃里克·霍弗的著名书籍《狂热分子》一直被视为社会科学领域的经典之作,专门探讨群众运动的一些共有特征,特别是陷入狂热的乌合之众的人格,其中对此论述颇多。

 

 

 

“圣经中由扫罗到保罗的转变既不稀罕也不是奇迹。在我们这个时代,每一个传教的群众运动,似乎都将其对手的狂热追随者视为自己潜在的皈依者。”

 

 

 

加密项目之间的激烈竞争。从商业角度看,并不需要直接进行竞争。与加密相关的群众运动之间的持续冲突,是对追随者的争夺。某一场运动的成员推销那些承诺突然会发生变化、带来辉煌未来的概念,同时妖魔化其他运动的信念。

 

 

 

这种冲突在投机性泡沫的尾部尤其明显,因为一个运动的真正信徒会随着资产价格的下跌而继续坚守,以便为下一波吸收信徒建立基础。

 

 

 

真正的信徒正在建立一个“最后持有者”的社区,使用市场的语言,并完善他们的“故事”,以最大限度地吸引下一波散户投资者。

 

 

 

“故事”或“投资主题”泡沫的循环

 

 

 

“故事”,或者说“投资主题”,与群众运动的心理一并加速了加密市场的繁荣和萧条周期。因此,熊市是真正的信徒对这些故事或“投资主题”进行 A/B 测试,为下一次投机泡沫做准备的时候。

 

 

 
 
 
数字货币
 
 
 

 

 

我是这么看的:

 

 

 

形成投机泡沫的环境包括:1、缺乏可靠的历史数据,2、吸引散户投资者的条件,3、“故事”或“投资主题”相对有力;

 

 

 

由某些群众运动的早期信徒所讲述的“故事”或“投资主题”被传播开了,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故事”或“主题”开始被大家认为是真实的了;

 

 

 

获得认可的“故事”或“投资主题”助长了该主题所支持的资产出现投机泡沫;

 

 

 

随着资产价格上涨,达到边际买家少于卖家的程度,泡沫达到顶峰;

 

 

 

群众运动竞争追随者,一路试验新的“故事”和加强旧的“故事”;

 

 

 

一种新的投机泡沫形成。

 

 

 

以互联网为例。由 1990 年代后期形成的“故事”推动了大规模投机泡沫,推动估值高于其基本面。接着,随后的崩溃导致估值远远低于基本面。最终,环境发生了变化。更好的估值方法和监管减少了对“故事”的依赖,从而产生了自互联网泡沫以来更高的市场效率。

 

 

 

相比之下,我怀疑在可预见的未来,反复的泡沫会在加密市场中继续出现,并形成循环。在采用公认的估值方法和明确的规定之前,加密市场周围的环境将继续成熟,以促进由“故事”推动的投机泡沫。最重要的问题是何时、围绕哪些资产,以及由哪些“故事”来驱动。

 

 

 

智能合约协议领域的竞争

 

 

 

入门门槛极低、获利空间充满想象,导致很多竞争者挤破门槛,杀入这一领域,竞争“护城河”形同虚设。我们曾目睹了一系列凶狠的厮杀,最为引人瞩目的当属智能合约协议领域。

 

 

 

这一板块已有关注度很高之外、资本化程度也很高的项目纷纷入局,譬如 Tezos、 Dfinity、 EOS、 Rchain、哈希图 Hashgraph、 Ontology、Cosmos 和万维链 Wanchain等,除此之外,我们最近也见识了数十个全新的智能合约协议成功融资数以千万美元,譬如 Harmony、夸克链 Quarkchain、 Gochain、Holochain 和 Oasis Labs 等,这些项目中,有些已经以十亿美元级别的估值来进行融资。

 

 

 

然而,这些智能合约协议上的交易实际上尚不存在。尽管某些非以太坊的协议已经成功安排了一系列“主网上线”戏码 ,但我们在看过上线大戏之后,却没有看到开发方面的持续发展。

 

 

 

“付费营销”是初创企业一飞冲天的重要推手。如果产品确实拥有网络效应,在一个引爆点后能迅猛扩张,应用规模迅速发展。但以很低的“客户终生价值”激活付费渠道,本希望打造一个繁荣的生态,但最终可能鸡飞蛋打。

 

 

 

也许是单位经济成本不理想,也许是某一产品和服务无法带来足够的高消费,也许是客户从未激活这一服务,或者永久抛弃该服务。有很多原因可能导致客户的终生价值很低。在智能合约协议领域,我们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局面。

 

 

 

这些协议期待的是能聚集数以百万终端用户的开发者社区。但实际情况却是,他们砸钱吸引的第一批开发者开发的应用要么吸引不到终端用户,要么干脆抛弃该协议另投他人怀抱。开发者抱怨这一新协议缺乏用户,新开发者队伍的流入就会戛然而止。除非是等到新开发者的终生价值再度升高,否则该生态的资金只是吸引唯利是图的开发者的诱饵而已。

 

 

 

这些迹象显示,智能合约协议项目应该放慢壮大生态的步伐,先去想想怎么招揽终端用户。

 

 

 

不幸的是,在代币投资者的压力之下,这些协议项目的运营像是博弈论地狱。他们的代币 24X7 一刻不停歇的在交易,如果其竞争者砸重金去吸引一个现有社区的开发者跳槽,他们不可不跟进,否则面临的就是代币投机者愤怒的声讨。

 

 

 

得终端用户者得天下,但应用用户的爆炸式增长,跟它采用的智能合约协议没什么关系,也许对协议生态而言,最可能成为爆款 DApp 的,是那些控制分发渠道的,有望能实现病毒式增长的应用,但这其实更多是通过 DApp 层面实现的,与协议层面关系不大,用户对这些应用的区块链元素实际上可能视而不见。

 

 

 

智能合约协议进入主流应用的第一个显著特征,将是新的 DApp 开发者的终生价值的提升。受病毒式传播的提振,相关协议可能进一步扩大其生态投入。这场拉锯战将会持续。

 

 

 

加密货币项目有没有“护城河”?

 

 

 

而在项目方之间,技术和产品上相互抄袭已经公开花了。“波场”TRON 山寨得最明显,其白皮书的正文是从 IPFS 和 Filecoin复制粘贴过来的。Filecoin 的创始人胡安·贝内特 Juan Benet 发了个帖子分析自家白皮书遭到了多么严重的剽窃,币圈曾对波场发动了一次群嘲。

 

 

 

结果呢?波场一度是交易量排在前十名之列的加密货币。而以太坊的Vitalik Buterin 评论了 EOS 共识模型,认为它有安全隐患,主动建议创始人丹尼尔·拉里默 Daniel Larimer “复制”以太坊基金会开发的算法。

 

 

 

在开源项目这样的环境中,抄袭复制就像区块链一样不可阻挡。一些人认为这意味着加密货币项目没有防御竞争对手的能力,所以项目获胜的关键并不是拥有最好的科技人才、品牌等,而在于拥有最佳上市策略。

 

 

 

沃伦·巴菲特说,在商业领域,我要寻找那些由牢不可破的护城河所保护的经济城堡。各个项目的确应该建立这么一道“护城河”:用可持续的竞争优势来抵御竞争对手。加密货币项目真有这道护城河吗?

 

 

 

通常,有五种方式可以构建“护城河”:

 

 

 

1)成本优势,例如规模经济:一家公司利用其规模或独特的资产,在成本上削弱竞争对手。

 

 

 

2)无形资产,例如专利、品牌、商业机密:某公司拥有专利或品牌等无形资产时,会因而取得市场上的垄断或定价权。

 

 

 

3)有效规模:有限规模的市场,例如公用事业、机场等,最好仅由一家或一小部分公司提供服务,由于市场的回报将低于资本成本,因此竞争对手没有进入该市场的动力。

 

 

 

4)转换成本:客户在从一个供应商切换到另一个供应商,将被迫承担一笔费用或遇到些不便。

 

 

 

5)网络效应:随着加入的人越来越多,对于新用户和现有用户的网络价值也会增加。

 

 

 

问题是:这些方法对加密货币项目有用吗?且听我一条一条分析如下。

 

 

 

用成本优势来抵御竞争:假设我们是最大的智能合约协议以太坊。在这个行业中我们占有成本优势,理论上可以用自己如此大的规模来削弱竞争对手。但在开源系统中,身为最大的企业,通常意味着你不能等着别人来为你开发一个解决方案。而对模仿者来说,最省时省力的解决方案是等待,不要在研发上投入资源,适时从创新者那里获取你需要的东西。

 

 

 

用无形资产来防卫:如何用无形资产保护项目的竞争优势,有些很好的例证。让我们来逐一审视专利、品牌和商业机密的作用。

 

 

 

专利:Hashgraph 是一种新的智能合同协议,其基础技术获得了专利。对于专利的保护效果,以及整个圈子对于一个获得专利的公共区块链作何反应,还得走着瞧。

 

 

 

品牌:品牌很重要,但很难说到底有多重要。只要一提及加密货币,人们第一个想到的总归是比特币,看来这对它确实有益处。以太币同样如此。0x 和阿拉贡 Aragon 都有光环效应。人们可能希望品牌在吸引和留住网络成员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但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商业机密:Starkware 是一个专注于 STARK 技术的新项目,这是一种具有私密性和可伸缩性的技术,相关专业人才极少。他们计划向其他项目提供专业知识,以换取代币。要使这个模型发挥作用,他们的专业技能必须达到无法复制的程度。这个策略比 Hashgraph 更有趣。

 

 

 

我们看到了一些用无形资产进行防护的尝试,但对于这些措施是否有效,现在还没法做出定论。

 

 

 

以有效规模来防卫:有效的规模意味着新公司进军某个既定市场是赚不到钱的。一家新公司会拉低利润,使得市场上的每家公司都跟着无利可图。其实这个想法对于潜在的竞争对手来说,恐怕太愚蠢或太微不足道了,这可能会让对方在一段时间内望而却步,但由于山寨的成本几乎为零,有效的规模对于加密货币项目来说并不重要。只要出现了任何证据表明市场有价值,模仿者就可以几乎不花一分钱进入市场。

 

 

 

以转换成本来防卫:转换成本是存在的,不过对于它的程度有多严重,仍在讨论中。一方的论点是,如果原子交换和互操作性可以使跨链的转换成本降为 0,如果智能合同可以跨链运行,那么用户或开发人员就不会锁定在特定的协议上。可是,虽然跨链的跨接应用程序应该能使开发人员轻易从一个协议切换到另一个,但我预计,在可预见的将来,转换成本仍将保持在相当高的水平。拿以太坊为例。在平台上构建的项目越多,开发人员就越多。开发人员越多,工具和共享知识就越多。工具和共享知识越多,平台对其他开发人员就越有吸引力。你可以试试叫开发人员在加入社区后进行切换,学习新语言,采用新工具。如果他们对新平台体验的厌恶程度远甚于其优点,切换起来会很困难。

 

 

 

以网络效应来防卫:作为市值最大的加密货币,比特币享受着诸多优势。因为比特币最大也最安全,比特币最可能是:人们购买的第一个加密货币;商户容易采用的虚拟货币;由机构投资者和政府持有;被持有者视为价值储存手段;由于其网络效应,另一种加密货币很难取代比特币的领先地位。

 

 

 

如果你开发了一个新兴项目,如何建立网络效应?先看看上市策略和和网络效应的力量。Telegram 计划发行的 TON 代币代表着对市场的押注。利用该应用数以亿计的用户,他们可以立即建立起他们的网络规模。而你如果是从零开始,你也许要与有分销渠道或能筹集足够资金的人合作,以承担分销成本。

 

 

 

哪些护城河对加密货币项目有效?

 

 

 
 
 
数字货币
 
 
 

 

 

上图就加密货币项目和通常的非加密货币项目在护城河资源重要性方面进行了对比。处于原点意味着不适用特定的护城河资源。相比非加密货币项目,加密货币项目的点位越接近原点,意味着护城河资源越不适用,反之亦然。

 

 

 

对于加密货币项目来说,网络效应更重要,转换成本同样重要,无形资产和有效规模不那么重要,成本优势完全不重要。总的来说,对于加密货币,建立护城河的方法比较少,但说加密货币项目建不了经济护城河,这种说法是不对的。

 

 

 

几点总结:

 

 

 

加密货币项目在防护竞争对手和模仿者方面,拥有的护城河很少,因此,上市策略至关重要。财力雄厚的竞争对手是其已知风险。像 Stable Fund 这样的生态系统基金,和像 Telegram 这种高达 14 亿美元的大规模代币发行募资是合理的。

 

 

 

一旦项目达到规模,就很难简单地将变更复制并融入到协议中,而且同时仍能保持去中心化。正如我们在比特币、以太坊、Zcash、门罗币以及其他加密货币那里情看到的,协议治理缓慢且混乱,最具争议的决策会导致硬分叉。虽然可以通过复制特性来导入协议,但是部署复制特性的便捷性与它的大小和去中心化程度成反比。

 

 

 

山寨降低了整个行业的总体研发成本,并使每个人都受益,但拥有雄厚财力和分销能力的新项目所得到的实惠尤其高。然而,通过山寨和上市策略只会有效地引导一个协议。如果达到了足够的规模,山寨就不再那么有效。

 

 

 

在一个留有充分余裕的时间范围内,与其社区成员建立了更清晰的联系、同时拥有卓越的执行力的团队能够笑到最后,但是如果能拥有资本和分销渠道的话,获胜之路将容易得多。

 

 

 
 
 

本文源自Tony Sheng先生的分享,由“启元社”综合整理,文章与图片等资料归版权所有人。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