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冷饭赚热钱,币安如何处理IEO这颗隐雷?

陀螺财经热度: 5226
币安的Launchpad平台共上线了13个项目。赵长鹏在“资产发行平台与IEO”一节中表示:“币安重启了资产发行平台Launchpad。向中国投资者售卖IEO项目回国的币安如何保平安 2019年下半年。

2019年1月3日,币安官方发布公告称,为帮助更多区块链初创企业筹集资金,并共享Binance生态系统的资源,币安计划重启Launchpad项目。

现今一年半已过,币安对Launchpad的态度也从“坚决否认是IEO”变成了“主动宣传IEO业绩”,开放范围也从最开始的禁止中国大陆用户参与到允许中国大陆用户参与。5月26日,火星财经创始人王峰的一场维权更是将币安Launchpad的最后一层遮羞币扯下——币安Launchpad上线的项目或许并不如他们所宣称的那样优质。

综合分析币安Launchpad的业务可知,在经历了一年半的发展之后,触犯相关法律法规、二级市场走势低迷、项目质量堪忧等多个问题逐渐开始暴露。

而在监管以及二级市场质疑的双重压力下,币安的Launchpad是否会成为币安的一颗隐雷呢?

机构维权币安IEO项目项目质量堪忧

5月26日,火星财经创始人王峰在TROY的一场AMA活动中,扛起了维权大旗,并认为赵长鹏可能不了解TROY,所以才会在币安首发TROY。而王峰此次维权的主要原因是旗下的区块链基金共识实验室在TROY上遭遇了巨亏。

虽说王峰此次的维权行动不出两日就偃旗息鼓,以双方握手和解收场,王峰也没有进一步就“TROY疑似骗子项目”一事与币安沟通。但是王峰的这场短暂的维权行动还是引申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历来宣称筛选优质项目的币安Launchpad到底质量如何?

在维权TROY项目方时,王峰直接指出“TROY的募资如同行骗和诈骗”,并表示将会对TROY项目方提起诉讼。在王峰扛起了维权大旗之后,诸多TROY的投资人纷纷发声,指责TROY项目方为骗子。

对此,币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Troy的审核流程和其他项目的审核流程一致,币安Launchpad有独立的审核流程和标准,低等级、存疑的项目不会通过申请。

但是据公开报道可知,TROY在上线后的半年内,币价一路走低直至破发、擅自解散中文社群,最近更是被曝出疑似为Block VC的皮包项目。

事实上,TROY并不是币安Launchpad第一个受到质疑的项目。

2019年2月25日,币安上线Launchpad重启后的第二个项目FET,而FET上线即达高点,此后一路走弱,截至目前为止,较上线当日的最高价FET已经跌去了95.25%。

与TROY一样,FET的项目方并不像币安所宣称的那样优质。

据媒体报道显示,FET团队成立3年,仅更新6段代码,且大部分代码更新于近2个月内;该项目团队背景夸大宣传,项目CEO是投资人出身,没有实际管理经验及技术能力,而CTO在DeepMind时,只是一名高级软件工程师。

就连促使Launchpad大热的项目BTT,其背后也是充满了疑点。

2018年7月,孙宇晨以1.2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点对点共享服务公司BitTorrent,收购成功后,孙宇晨即以BitTorrent为基础发行了加密货币BTT。现今看来,孙宇晨收购BitTorrent后,对BitTorrent的技术以及业务发展并未作出多少规划,BitTorrent对孙宇晨而言,只是一个能让他发币赚钱的噱头。

就技术发展来看,BitTorrent实在称不上是一个优质的区块链项目。

据财经网·链上财经统计,自2019年1月至今,币安的Launchpad平台共上线了13个项目,几乎没有任何一个项目已经实现了大规模的应用以及落地。

以红极一时的CELR为例,截至目前依旧CELR依旧只停留在概念验证阶段。

币安炒冷饭赚热钱:逾60%项目破发 近70%上线即巅峰

据链上财经统计,在币安Launchpad已上线的13个项目中,有8个已经跌破了上线开盘价,占比逾60%。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13个项目中,有9个在开盘交易当日就到达了历史最高价,占比69.23%。

IEO

目前,二级市场上已出现多个针对币安IEO项目维权的投资者群。

2020年1月3日,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发布了一篇回顾币安2019年的文章,在该文章中,赵长鹏在“资产发行平台与IEO”一节中表示:“币安重启了资产发行平台Launchpad,帮助优质项目融资及提高知名度,引领了一波交易所公开发行(IEO)热潮。”

对币安而言,IEO平台的上线,不仅为币安在熊市中吸引力大批流量,还为币安带来的大量的营收,这些营收不仅限于上币费以及交易手续费的收入,还包括了IEO项目对币安平台币的拉升效应。

分析币安的IEO项目可知,IEO行为利用平台币进行融资,极大丰富了平台币的应用场景。对公众市场募资的前提需要用户事先购买平台币,从而起到拉升平台币价格的作用。

查阅币安的公告可知,上线的13个项目中除了FET之外,币安均公布了各个IEO项目的募资额,经计算,币安以及各个项目方通过这12个项目在公众市场中募得资金约6000万美元。

而BNB也是在IEO的浪潮下一路飙涨,据行情数据显示,币安的IEO平台上线后,BNB价格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上涨了6倍。

据币安官方公示的2019年第一季度销毁公告可知,在2019年第一季度币安将销毁83万枚BNB,基于币安每季度销毁的BNB为币安于该季度净利润的20%推算可知,币安在2019年第一季度实现净利润7800万美元,较去年第四季度增长了66%。

无疑,IEO平台的推出为币安带来了大量的营收,但是对于行业来说,却几乎并无任何益处。

“Launchpad的重启在本质上并没有让平台币的价值和意义带来改变,其更多的是为平台币创造了更为牢固的应用场景,提升了用户对于平台生态的共识。”区块链资深分析师龙一分析认为。

这一点得到了香港大学数字货币研究组组长熊昊的赞同,熊昊曾在接受链上财经采访时表示,IEO对于投资者来说有投机价值,但对行业发展来说毫无意义。

向中国投资者售卖IEO项目回国的币安如何保平安

2019年下半年,币安高调“回国”,不仅积极与国内各区块链媒体接触,还开始频繁的在相关的场合中露面,在国内宣发上也是下了大功夫。

2019年9月,币安宣布投资国内区块链媒体火星财经。

次月,币安开始布局国内的OTC市场。2019年10月9日,赵长鹏在推特上表示,用户将很快可以使用微信以及支付宝在OTC市场上购买加密货币。

虽说支付宝以及微信支付均在公开渠道上表明了坚决拒绝为加密货币交易服务提供服务的立场,但币安的OTC渠道还是开通了支付宝以及微信的支付渠道。

据链上财经了解,目前币安已在境内多地开设了相关办公室。且自2019年6月开始,币安的IEO项目已向中国境内投资者全面开放。

查询币安第六期IEO项目的发售公告可知,在其限售国家及区域内,并不包括中国。

此外,据一位TROY的投资者向链上财经透露,TROY的投资者主要是位于中国境内,因此,在TROY关闭中文社群时,才会引致机构投资者的怀疑。

2018年8月24日,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中曾明确提到一些不法分子正以ICO、IFO、IEO等花样翻新的名目发行代币存在重大风险。

2017年9月4日发布的“九四文件”亦明确规定,任何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

而大举回国,并全面向中国投资者开放服务的币安要如何在监管下合规生存,不由得引人深思。

2019年11月21日,区块链媒体The Block就发布报道称,上海警方近期突击检查了币安上海的一处办公地点,查处约百余位员工。币安就此关闭了这一办公点。

但是据链上财经了解,近期,币安又在上海开设了一系列的新办公室。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关键字:  IEO币安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