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曹寅:以太坊2.0临近,Defi加持,能否再次成为“牛市催化剂”?

OKEx情报局
企业专栏
热度: 8085
phase 0启动之后,预计可能会有几百万的ETH锁定在staking节点中,对市场上的ETH的流动性供给会产生约束性影响,从而推动ETH币价上升。

以太坊2.0进展顺利,信标链最早今年7月上线,迈向公链新时代的以太坊,能否再次催生出2017年那样的超级大牛市?DeFi项目蓬勃发展,大量BTC涌入质押平台,Defi为何会如此受到资本的青睐?投资者又该如何把握时代趋势?5月21日晚以太坊生态专家、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曹寅做客OKEx情报局,分享以太坊2.0、Defi生态发展,展望未来市场。以下为本次访谈主要内容。

 

嘉宾简介:曹寅,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中国早期DeFi项目天使投资人,长期致力于前沿DeFi项目的孵化和投资合作。

 

要点摘录:

1、以太坊phase 0启动之后,预计可能会有几百万的ETH锁定在staking节点中,这对于市场上的ETH的流动性供给会产生比较大的约束性影响,从而推动ETH币价上升。

2、在两三年之内,以太坊上的DeFi和ETH价格是正向促进作用。

3、稳定币已经出圈,成为区块链技术的“杀手级”应用;以太坊上的DeFi可以通过稳定币成为以太坊的“杀手级”应用,进入非数字货币投资者的圈层。

4、现在以太坊的性能问题,不仅仅使得以太坊的DeFi有了发展的天花板,甚至可能会导致以太坊上DeFi突然死亡。

5、以太坊是最早的智能合约项目,这种优势也会变成劣势,因为在成熟的公链上做更新相当于给飞奔的高铁换轮子,难度可想而知。

6、公链与价值、隐私有关的基础设施,不可能以太坊不可能一家独大。就像操作系统有Windows、Linux、MAC系统一样。

7、传统VC更愿意发掘更早期项目,而现在区块链世界除了Defi,没什么项目可以投,而且传统资本看到了Defi出圈的可能性,这是众多国内外资本青睐Defi项目的根本原因。

8、过度重视去中心化与忽略客户体验,是当下Defi存在的主要问题。

 

以下为对话全文:

 

OKEx情报局:曹总您好,先和大家打个招呼,顺便可以简单介绍一下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目前的发展情况。

曹寅:大家好,很高兴受OKEX的邀请,跟大家分享一下DeFi以及以太坊新生态跟DeFi的关系。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我们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其实成立时间也不久,2017年刚刚成立,成立的初衷其实是想为爱沙尼亚的数字公民生态当中的创新企业进行深度的孵化和投资合作。 

基金会的发起成员包括爱沙尼亚当地最大的会计师事务所、芬兰以及爱沙尼亚的的数字金融企业。我们每年年底会在赫尔辛基(芬兰首都)举办欧洲最大的黑客马拉松(我们负责其中的区块链板块),去年11月份举办那一届,累计的参加人数超过了3500个人。

我个人是中国最早期的DeFi项目的天使投资人和项目的顾问,那时候还没有DeFi这个称呼,我们就开始孵化投资。现在我们也持续地在孵化最前沿的DeFi项目,包括在Polkadot生态里面的核心DeFi项目Acala network,以及也是在Polkadot里面的DeFi支付项目叫做Dipole。

OKEx情报局:下面进入到我们今天的访谈问答环节。首先第一个问题,您认为以太坊2.0的第0阶段能否在今年顺利上线?这一次升级之后的版本会对以太坊生态带来哪些比较显著的影响?

曹寅:以太坊的Phase 0今年年内上线应该是没什么问题,我们这边得到的消息,可能七八月份就会上线。对于以太坊的生态来说,目前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影响。因为以太坊2.0它分成4个phase,phase0主要是提供了Beacon chain(信标链),让大家可以去做PoS的节点,它相当于是为以太坊从PoW切换成PoS进行奠基,但是最重要的智能合约以及分片是要到Phase1、Phase2才会出现。 

但是有了Staking之后的话,对于以太币的价格会有比较大的影响。因为我们都知道staking现在是一个大的方向,我们现在已经看到前期Staking做得比较大的一些项目,像Tezos这些项目,它的币价已经有了比较好的表现。Tezos在去年涨了比较多倍,它的staking锁币机制对于代币的价格的确是起了比较大的影响,市场上流通量降低很多。

ETH 2.0 phase 0启动之后,前期会有比较多的代币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来参与,要么自己直接搭Beacon chain的节点,要么就通过一些客户端来参与staking。我们估计可能会有几百万的ETH锁定在各种各样的staking的节点里面,这对于市场上的以太坊的流动性供给会产生比较大的约束性影响。从最简单的供给经济学角度来说,供给减少,需求在增加,这样以太坊的价格应该会上升。

STAKING  

OKEx情报局:2017年以太坊凭借曾经凭借ICO战功显赫,比特币减半之后,今年很多人认为以太坊2.0会再一次的扮演“牛市催化剂”,甚至说“发动机”这样一个作用,您认为以太坊还能起到类似17年那样的牛市催化剂的作用吗? 

曹寅:我觉得这是有很大可能性的。从今年上半年开始到现在,在以太坊上发行的稳定币的量其实已经超过了80亿美元。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数字,因为你看一下以太坊的市值才多少。

我们一直说区块链技术需没有什么刚需,没有杀手级应用,但是其实现在稳定币已经出圈,而且已经成为杀手级应用。因为我们经常在国外跟一些金融机构以及做生意的人交流,我发现其实像在东南亚和南美这些金融设施不太先进的地方,已经开始用稳定币来代替类似于像地方银行或者其它这种金融机构支付这种服务,来进行企业之间转账,跨境之间的汇款。虽然它的规模同金融机构间交易的规模不能比,但是增速非常快,所以稳定币以及基于稳定币的各种各样的DeFi,会成为以太坊的“杀手级”应用,这一点已经是毋庸置疑了。

这对于以太坊价格会有什么影响?

首先第一点,当大量的稳定币在以太坊以及各种各样的DeFi应用上进行跑的时候,gas就会形成一个刚需。这两天以太坊你会发现Gas价格其实已经涨了挺多了,今年用于支付各种各样的DeFi应用的gas已经占了以太坊上gas总需求的比较大的比例。 从这一点其实就可以看到已经对于以太坊需求产生了直接的促进。

第二点,像现在比如说像Compound,包括像中国以前的lendf一些我们称为lending和saving的借贷应用,也起到了锁币的这样一个作用。不仅锁了以太币本身,也锁了其他一些主流的ERC代币。除了saving的应用之外,还有像MakerDao这样的稳定币应用,也锁了比较多的ETH。这些DeFi的应用通过锁币的方式,或者说通过质押的方式,也锁定了一部分的ETH的流动量,使得以太坊市场上的供给又少了一部分,而且这个趋势在才刚刚开始。

举个例子,像今年312数字货币市场暴跌,以太坊上面的DeFi应用当中锁定的ETH的量也有了一定的滑坡,但是很快又恢复到了一个高点。现在更多的DeFi应用正在上线,就会对锁定的ETH的量有新的推动,这样的话也起到了约束供给、约束流动性的作用,推动了以太坊价格未来的上升。

这样形成了一个正向的循环:当大家都开始质押的时候,不管是做以太坊phase 0的 staking,还是在各种各样的DeFi应用中用ETH质押然后去借贷或生成稳定币,它本身都是在减少ETH的流动性,使得ETH价格更高;当ETH价格更高的时候,它又能通过在质押里面的杠杆效应,创造出更多的稳定币,或者说借贷出来更多的稳定币资产,然后再去投资以ETH,相当于是对ETH加杠杆,这样又推动了ETH价格上升。

当然这其实也会有反向效应,就是在价格上升的时候,以太坊的DeFi会推动ETH价格上升,但如果说进入了一个逆向的循环,可能会造成一个死亡螺旋。但目前来看的话,整个市场上对于数字货币下半年或者对于未来几年的价格都是比较看好的,所以目前来说不用担心价格暴跌导致以太坊进入死亡循环。而且从这次312的暴跌的事实来证明,以太坊DeFi的强壮性还是非常令人吃惊的。即便是发生了有史以来第二大的ETH单日内的价格暴跌,但很快又恢复到了正常的水平。

从全球大宗资产来看,包括数字货币、股票、黄金、石油等,数字货币其实是最早回到疫情暴跌前价格水平的一个大宗资产。这其实已经证明了投资者对于数字货币的信心,所以我觉得两三年内,短期内对于以太坊上的DeFi和ETH价格其实是正向促进作用。而两三年之后以太坊DeFi很有可能会出圈,甚至我对这个时间节点会更乐观一点,可能明年开始以太坊的DeFi就可以通过稳定币出圈进入了非数字货币投资人的圈层,来服务各种各样的国际大宗汇款,跨境贸易这些支付清结算作用。这样就可以脱离数字货币价格对于DeFi的影响,使得对ETH的需求以及对于以太坊上数字资产的需求会更大,从而避免了死亡螺旋的发生。

OKEx情报局:我看了您最近的一篇文章《减半的礼物不只是牛市,还有DeFi的春天》,朋友圈挺多人转发。您在文章当中有预测说比特币减半会让大量的BTC质押进入到DeFi借贷平台,之后,比特币的质押数量确实是上涨了超过40%,当下的ETH质押数量却在走下坡路,您为什么会精准的预测到这个现象?这个现象分别对以太坊、比特币、DeFi又意味着什么呢?

曹寅:我写这篇文章之前其实就已经跟一些比特币国内CeFi的一些团队,以及海外的一些要做做ERC比特币DeFi的一些项目方讨论过未来的趋势。讨论结果就是大家其实都一致认为比特币 会在以太坊里面更多地质押,参与DeFi生态,然后我才写这篇文章。所以说这个其实也是集体的智慧,而且大家看到了已经有苗头,已经有人开始准备,在减半之后用比特币来去获得稳定币,或者说用比特币质押来借贷,然后再投入矿厂的生产。

而且其实这一次减半对于很多的这些小矿机或者小矿工并不是特别友好,因为大矿工他们有资本,廉价的电,专业的运营,能够在减半之后获得比较好的边际效应。但是对于小矿工来说,可能没有钱去购置新的矿机,就需要把自己以前囤着的比特币去质押,然后换来稳定币资产去购买新矿机,否则就被淘汰掉了。 

所以这个趋势还是因为比特币本身的减半之后的生态环境发生了关键性的变化。其实比特币本身DeFi生态不发达,以太坊就提供这样比较好的为比特币服务的DeFi生态,所以说才能够把比特币流量和价值吸到以太坊网络中,就算是互相帮助。

而且这个趋势其实还刚刚开始,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比特币通过各种各样的DeFi项目进入了以太坊的DeFi生态,国内有mBTC,海外就更多了,像wBTC、tBTC,各种各样的BTC通过各种玩法赋能比特币,然后进入DeFi生态。比特币资产差不多有几千亿美金,即便只有1/10进入DeFi的话,也可以使现在以太坊DeFi生态的资产存量翻好几倍。 

不过这些价值沉淀很大一部分还是会被ETH给捕获,这其实也是有些人诟病以太坊的一个地方——以太坊上面的智能合约,只能用ETH来作为gas,其他的项目方代币是“二等公民”,所以说现在有人也要提出新的ERP的协议,让那些项目方代币也能作为智能合约自己本身的gas。但目前来说社区对于这样的提议并不是特别认可,所以说最后的话,价值都会沉淀到以太坊的ETH本身。

而且社区里面还有一个理论,DeFi上的资产(包括像美元稳定币资产USDT,各种各样的BTC资产)规模超过了以太坊市值本身的话,网络上资产可能会有危险。所以在这个理论情况下,当大量的资产进来之后,以太坊社区本身也会去推动以太币的价值上升,为整个网络提供更大的安全冗余,要使得以太坊代币的市值一直高于各种各样的DeFi资产的总市值,这样的话才能保证上面资产的安全,这其实逻辑上也说得通。所以说我个人觉得两方面都会推动以太坊的投资者,以太坊社区的参与者去把ETH价格推上一个新的台阶。 

OKEx情报局:以太坊网络因各类热门DApp或者项目发生拥堵,包括加密猫、FoMo3D、USDT等,比特币也常常发生拥堵,您如何看待区块链项目的拥堵?在以太坊2.0的哪个阶段能解决拥堵问题?

曹寅:现在其实真正限制以太坊DeFi发展的就是以太坊的性能。我们看到像在312大跌的时候,大量的人因为以太坊价格暴跌,所以需要在各种各样的像MakerDao、Compound里面提交抵押品,这样他才不会爆仓。但是当天大家都要提交抵押,但以太坊网络性能不足,使得一些资产就爆仓了,也导致了MakerDao发生了312黑天鹅的0贷拍卖事件。

所以说现在以太坊的性能这么弱,它已经不仅仅使得以太坊的DeFi有了发展的天花板,更重要的是它可能会导致以太坊上DeFi的突然死亡。如果说再来一次这样的情况,而且现在未来几年全球的宏观政治经济环境并不明确,这种类似于312的暴跌随时可能会发生。当然,整个DeFi项目或DeFi生态不会死,但是在上面的用户可能就倒霉了。

所以说现在亟需通过各种各样方式来解决性能问题,但这个并不好解决。因为以太坊2.0分成4个阶段,可能要到两三年之后才能真正地在2.0的分片上来运行智能合约。但是这里有个问题,现在以太坊上面的DeFi资产怎么跑到分片之后的新分片上去?分片之间、跨片之间的通信是不是能够比较顺畅地让资产在不同分片上的DeFi协议里面跑起来?这点其实以太坊并没有给出一个很好的答案,而这也是现在大家在以太坊上开发DeFi的一个心知肚明、心照不宣的问题。

虽然我们都看好DeFi,但是看好的是从10年角度来看的大的DeFi的方向,但是在这个过程中的确有很多技术问题有待解决,现在我们看到了一些项目也是在以太坊2.0还没有落地之前来解决性能问题。比如说中国团队做的叫“路印协议”(loopring),他们通过零知识扩展性在以太坊1.0上面提供非常高的可扩展性,来解决以太坊现在的拥堵问题。所以我个人对以太坊性能扩展抱着谨慎乐观的态度。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虽然说DeFi很火,但其实它并不是数字货币圈现在主流玩法。举个例子,前两天有数据科学家专门分析了以太坊账户持币量前1万名地址的行为,其中只有6%的“巨鲸”在用DeFi应用。所以,随着DeFi用户量的增加,如果说翻一倍,现在以太坊的性能肯定支撑不起来,所以到时候就会面临很严重的瓶颈问题。到时候对于各种各样协议的dDOS就成为可能,甚至说有些人可能还进行“抢跑交易”(如果说你知道别人下的单子的条款或者交易量,你就可以在以太坊拥堵得的时候提前通过各种各样方法来抢跑,比如说MakerDao的零贷拍卖就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抢跑),这样的话就会形成了以太坊上DeFi一些很严重的问题。

所以说要解决这个问题,要不就是2.0快点上,要不就是在现在1.0的条件下通过各种各样的layer 2的方案,或者通过跨链,在新的高性能的公链上搭建DeFi来解决现在的问题。

OKEx情报局:您觉得在目前看来,以太坊2.0的开发升级过程当中,有没有可能再一次的发生分叉,类似以太经典(ETC)那样的社区分裂,进而导致以太坊再次的分叉?

曹寅:是非常有可能的。因为以太坊转PoS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可的,在社区里的确有不少人认为PoW的共识比PoS更强壮,而且现在以太坊的PoS还没有上架,更不要说就算是phase 0上架之后,还有phase1、phase2不同的阶段,这当中出现任何问题,都可能会导致PoW的坚定信仰者(主要是以太坊矿工)仍然留在PoW链,对太坊来进行硬分叉,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而且我据我所知,现在这个社区里面的确是有人准备怎么做。

所以从2.0落地角度来看,的确是充满了各种各样挑战,很凶险,毕竟以太坊社区大了,而且以太坊上DeFi火起来之后,它涉及到经济利益之间的冲突也大了,难免有人因为利益矛盾想去分叉以太坊。

OKEx情报局:我们看到这两年出来了很多明星公链项目,包括Tezos、EOS、波卡、Cosmos、Alground等,您觉得这些公链项目各自都有哪些优势?目前来看,它们是否有机会弯道超车以太坊?

曹寅:这是非常有可能的。虽然说大家现在有些人坚信“以太坊不可能被超越”,但是其实我们看以太坊的历史也没多久,而且以太坊在18年时候,很多人都觉得以太坊会完蛋。那时候整个数字货币社区陷入低谷,大家应该还记得以太坊最低的时候跌到80人民币,那时候很多人抛售ETH。

那为什么说现在又觉得以太坊不可超越?其实完全是人自己的心理在作祟。我们来看以太坊有什么地方不可超越?大家认为不可超越的地方,第一觉得以太坊生态很大,第二觉得以太坊代币市值很大,第三觉得以太坊比较区中心化,我觉得这三点都不足以阻碍下一代的真正的高性能公链超越以太坊。

第一,说以太坊的开发者生态很大,其实我们看一下以太坊开发者并没有多少,全世界的以太坊开发者加起来也就两三千人,而且这两三千人当中真正全职在做开发的人数并没有多少。我们看到一些明星项目,比如说像MakerDao这样的明星项目,它的开发者其实也就是二三十个人,这还不到普通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开发者的数量,所以说生态并不是像大家说的不可超越,其实按我的角度来说其实都是比较小的。 

然后说代币市值大,主要是因为现在没有什么可以挑战以太坊的公链出来,所以导致ETH市值看起来是一家独大,但是在大量下一代公链前仆后继地对以太坊挑战过程中,不能保证永远不会有人超越以太坊,我的意思就肯定会有人在生态上接近以太坊,然后它的市值也能够超越以太坊。

最后说以太坊的去中心化,这个事有好有坏,好在里面形成强大的共识之后,大家都能够不受中心化团队的影响,比较强壮的发展;但这也有坏处,尤其对于早期的区块链项目来说,如果过度去中心化就显得机团队比较散,比如为什么以太坊2.0 phase0 阶段方案的冻结,迟迟地推后,我们称为“跳票”,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太坊基金会要去协调以太坊开发者,实在是太难了太散了。

以太坊2.0有很多团队在参与,每一个团队之间要达成共识,其实都是需要一次次的开会来协调,甚至通过内部各种各样的吵架来决定技术路线的发展方向。而且每一个开发团队都有自己的小利益在里面,这其实就在不同的团队之间形成不同的技术方向的牵扯,没有一根主心骨。

所以对于像这些下一代明星公链项目,我其实特别看好的就是波卡,从17年开发到现在一直在按部就班地往前走,也带来了一些像平行线程这样的惊喜,同时波卡并不是和以太坊互斥,而是可以通过跨链让以太坊上的资产和以太坊的协议和波卡上的协议来进行互操作,资产也可以跨链;Tezos也值得关注,尤其是在DeFi领域,CeFi和DeFi结合领域里。因为Tezos特别注重PoS治理,也注重合规,能够吸引一批中心化的金融机构以Tezos为公链进行开发。

EOS不是特别看好,因为EOS的团队不是特别靠谱,BM心术不正,现在又搞了个voice,也不管EOS的开发了,现在社区里面的超级节点也被几个大户户头之间绑架了;Cosmos也是分崩离析,好好的一个团队分裂成4个团队,而且还互相骂来骂去;Tezos也值得关注,尤其是在DeFi领域,CeFi和DeFi结合领域里。因为Tezos特别注重PoS治理,和合规金融机构也保持比较好的关系。 

OKEx情报局:根据以太坊路线图,以太坊2.0在几年之后将会彻底完善,性能上也会得到极大提升,这是否意味着公链竞争已经结束,以后就是以太坊一家独大的区块链 3.0 时代?

曹寅:首先,以太坊2.0的落地是需要很长时间,可能两三年,大家才能在以太坊2.0上开发智能合约,以及把现在的1.0上的智能合约迁移到2.0上面。而且目前来说还有很多问题是没解决的,就以太坊分片之后如何跨片的同性,很有可能就是所有的Defi应用全部集中在一个分片上面,然后其他的某种应用、某个行业的应用又集中在另外一个分片上面,然后再跨片来进行通信,这里面资产怎么来进行跨片的交易,其实,资产跨片交易的难度跟资产跨链交易差不多,像波卡上面的平行链的跨链。所以说我个人觉得以太坊2.0愿景非常好,但也有问题,第一是时间很长, 第二当中有很多不确定性,第三技术解决方案让很多现在的协议是不满足的。综上来说,目前远远没有到竞争结束这个阶段。

以太坊是最早的智能合约,最早智能合约意味着它有先发优势,但这也有可能会变成先发劣势。因为你要在一个运行的公链上面做更新是特别麻烦的一件事,相当于是你要给飞奔的高铁换轮子,难度可想而知。

为什么说波卡这样项目是三年磨一剑,首先波卡的创始人以太坊前CTO Gavin Wood,以太坊最重要的那份黄皮书就是他写的,以太坊最重要的代码是他写的,以太坊架构给他设计的。所以说波卡是站在以太坊的肩膀上进一步开发的项目,可能会更加适合未来要承载大量的高性能应用的这样的一个开发环境。

OKEx情报局:目前咱们中国的工业现状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和国外的项目方相比,又存在着哪些的比较大的差距或者说区别?

曹寅:目前其实我们已经见过了中国一第一轮公链大爆炸,包括投资人与开发者也踩过很多坑,具体项目也就不提了,所以很多人对中国的公链是抱着失望的态度,但我觉得大可不必。首先就是以太坊竞争并没有结束。同时,公链开发其实也讲生态的,开发者跟什么样的公链关系好,他就会优先在什么公链进行开发。例如,像Conflux的团队是清华的,他们就可以和中国的一些官方的机构企业团队来进行合作。

我个人认为公链像语言一样,不可能一条公链统一全世界,就算是操作系统,移动端也分为安卓与苹果两大操作系统,PC端也有Windows、Linux、苹果操作系统,你可以看到光是操作系统就有这么多套,更不要说像公链这样的与价值、隐私有关的基础设施。所以说中国公链是有机会的,但是一定要找准切入点,打好中国牌。

OKEx情报局:自从疫情发生以来,全球金融市场受到重大打击,币圈更是遭遇了312暴跌黑天鹅事件,但是DeFi领域的初创项目融资不仅没有下降,反而还逆势大涨,Defi为什么会如此受到资本的青睐?

曹寅:的确就是最近一段时间来,对于Defi的融资规模是越来越大了,动不动就是几百万美金的融资,而且你要知道这些团队其实都非常小,全职开发者多的十几个人,少的几个人,而且有一些团队,他们每天的工作时间其实也就是三四个小时,跟中国的996是完全不能比的,但是动不动估值就上几千万美金,这其实证明了现在全球的风险资本不仅仅是传统的币圈资本,也包括一些传统的风险资本,比如说像安德森·霍洛维茨这样的资本,他也非常看好Defi这个方向。

我也就这个问题跟这些传统的风险资本交流过,了解了为什么对于比较初期的东西特别感兴趣,得到的回答也挺有意思,我跟大家可以分享一下。

第一,他们觉得区块链肯定是未来的方向,他们想要介入区块链,又不愿意去买一些供链二级市场代币,比如说卖以太坊,他们觉得这个没什么意义,不代表他们的投投资水平,所以他们愿意发掘更早期的项目。而现在区块链世界里面没事,就除了Defi以外,没什么项目可以投,不像当初的ICO时代满地项目,这是一个原因。

第二,他们是看到了Defi背后的生命力,尤其是现在大量的稳定币出现,他们看到了Defi出圈的可能性,看到了区块链真正的杀手级应用的出现。比如USDT,现在在很多国家已经作为替代传统的银行账户来进行跨境转账贸易支付手段,像东南亚那边就有挺多商人在用,还有一些灰产也在用。所以说对VC来说的话,他看到了Defi的生命力,看到了稳定币的生命力,所以他们才愿意去投资,而原来的一些区块链上面的应用,不管是链游、区块链艺术还是其它应用,VC都看不到他们背后的持续性逻辑,他不敢投,但是Defi这个逻辑非常容易能够讲出来。

OKEx情报局:3月份“黑天鹅”事件导致有史以来第一次MKR拍卖以清偿债务,随后Uniswap与dForce两个去中心化金融项目被盗,近期连续出现的负面事件,是否意味着Defi模式本身存在问题?

曹寅:的确,现在Defi模式是存在非常严重的问题,虽然我看好Defi,但还不得不实事求是地说,第一就是过度重视去中心化,但是我们要知道Defi核心是金融服务,而不是去中心化。对于去中心化的原教旨主义的坚持,影响了Defi行业的出圈,也影响了Defi行业现在的客户体验。

彻底去中心化其实是不可能,它必然会有小部分人的利益会受损。比如当早期以太坊分叉ETC,就是因为小部分的人想分叉,然后大部分人不愿意才分差出来了。所以绝对去中心化是有严重问题的。 

Defi 2018年年初刚刚提出来的时候,其实算是一种像开玩笑的说法,Defi在英文里面的读音跟Defy是一模一样的,而Defy的意思其实就是造反、反叛。他们想通过这种特别激进的方式,来对于自己的行动或者自己这样的一个去中心化金融的运动,来去唤起别人的注意力,以及来对自己的意识形态来进行标榜。 

但我觉得这个没必要,金融核心是服务,金融核心是让用户满意。我认为现在发生的这一系列事情,其实说到底是Defi的开发者他没有意识到,他们对于所服务用户的资产责任,才会发生这些问题。

在金融行业一直有一句话叫做合规就是生命线。比如说在金融行业里面,最重要的岗位都是合规,风控是最重要的,但Defi团队里面其实没有人专门做风控,所以说在未来会造成很严重的问题的。大家通过dForce、MKR这些事件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尤其是中国的Defi团队。我个人觉得这是一个好现象。

Defi当下所发生这些问题,说到底还是发展太快的问题,他快速迭代之后,资产扩充规模太大,然后被黑客盯上了,小行业黑客才不感兴趣,这恰恰证明了Defi是有活力的。因此,只要开发者意识到这个问题,去中心化并不是目的,服务用户才是根本目的的话,才会真正进入一个严肃的Defi时代。 

OKEx情报局:您在文章《DeFi Review第八期-是什么吸引顶级资本逆势投资DeFi?》的结尾写道,“如果这些DeFi项目如果能够活下来,必定会有人成长为新时代的阿里巴巴和特斯拉”。人们会问,Defi不就是去中心化的借贷吗,为什么会有如此巨大的潜能?

曹寅:“Defi仅仅是一个去中心化借贷”其实是一个很大的误,Defi你想除了去中心化借贷,还有稳定币、去中心化交易所。其实比特币本身也是一种Defi,为什么这么说?比特币白皮书《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支付系统》,虽然说比特币并不是点对点支付系统,但它起到了类似黄金的价值存储的作用。所以从Defi的它的深度和广度来说,远远超过了大家的普遍认知。其实现在Defi仅仅是雏形。

我为什么特别看好Defi?很重要原因是我看到了Defi出圈的可能性,以及Defi作为一种金融底层服务的可能性。第一,它未来会有可能会阿里云一样,去广泛服务各种各样的不管是去中心化还是中心化的金融,不管是法币金融还是数字货币金融,Defi他会成为一个全球的去中心化的结算层来替代,现在类似于像Visa、Swift这样的功能,很有可能还会替代信用货币的价值单位功能,而有些Defi项目甚至还会替代中心化交易所。

在新的全球化时代,原来各种各样的全球化的金融解决方案已经不可行了。Defi作为不受国家主权影响的金融解决方案、制度安排、制度建设、价值单位,很可能会成为下一代的大型金融机构。

所以总结一句话来说,现在我们看到的Defi并不是Defi的完全题,它仅仅是Defi的一个雏形是骨架,Defi它的更大的想象空间还是在于出圈,还是在于成为大量金融机构的底层。

OKEx情报局:为什么说闪电网络(Lightning Network)也属于Defi生态的一部分?

曹寅:对,这点我是同意的,其实从回到根本来说,比特币本身就是一种Defi,不管说是中本聪原来对比特币的点对点现金支付网络的构想,还是现在比特币类似数字黄金的作用,它其实都是Defi的一类。现在其实比特币已经成为未来现在其实已经成为很重要的Defi的资产基础了,而未来会成为更重要的资产基础。 

闪电网络它在比特币上建立layer2,让大家能够更方便的更低成本的更高效的支付比特币,没有道理不是Defi。更何况闪电网络需要在状态通道质押小额比特币,所以说它本身也是类似于以太坊质押这样的一个功能,虽然它的量不像以太坊质押量那么大,但是它其实也是服务金融底层最基本的一个功能——支付功能。 

同时闪电网络又是多节点集成的去中心化项目,因此,不管是闪电网络的功能还是它的表现形式来说,都是DeFi。 

 

以下为互动答疑内容:

 

问题1:曹总如何看接下来的加密市场走势?

曹寅:我个人其实是很看好后市的几个原因,第一就是比特币减半它带来牛市是非常确定的,因为供给减少了,原来每天是1800个比特币,现在变成每天900个比特币的产出。矿工有一个昵称叫做挖卖提,什么意思?就是挖币、提币、卖币,原来每天挖卖提1800个币,现在每天挖卖提900个币供给减少了。

而且现在比特币的价格话语权已经不在中国这边了,这个话语权在美国这些合规的金融机构里面,比如说像灰度。最近基本上从4月之后就大举地增持比特币,5月份前两天每天差不多净购买比特币一两千个比特币,这个量是非常大的。在交易所也有数据统计,很多西方大户稳定币冲进来,然后买了比买了比特币就提出去,囤起来。

问题2:几天前,V神发推特说以太坊最大的遗憾是过早推出,您刚刚也提到波卡这个项目吸取了很多以太坊开发的经验,那目前来看,波卡是否避开了以太坊的所有坑?V神的推特言论是否意味着他认识到了最开始所犯的错误?

曹寅:第一是以太坊的性能问题,这个是因为以太坊PoW共识问题,但是以太坊在2014年起来的时候,是以比特币的PoW为主,这是一个时代性问题,我相信V神也不能跳出那个时代,但是一旦选择PoW再转PoS就很麻烦,所以现在波卡从一开始就意识到这个问题,避免了重蹈PoW低性能共识这样的一个覆辙。

第二是开发的语言模块化,那波卡它用Web assembly替代了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开发这种方式。为什么这样做?你要去更新一个以太坊链上智能合约是很难的,所以很多智能合约与其做更新,还不如重新开发一个,像云联Swap的1.0和2.0就如此,导致以太坊上智能合约只能一版一版重新开发,每开发一版就要求你的客户主动来迁移到新的协议上面,资产的迁移,合约的迁移都很麻烦,而在波卡上智能合约都能直接更新。

所以说波卡它可以提供类似移动互联网Web2.0时代的比较好的更新的体验,这点对智能合约其实很重要。现在所有的智能合约其实都是实验性的,不能说现在有什么智能合约就一直用这个智能合约,这是不可能的这个事情,而波卡的话就通过runtime模块解决了智能合约未来的不停的更新迭代这个问题。

第三就是跨链这个问题,未来可能会有数条公链共存,每条链上都有不同标准的资产与智能合约。现在以太坊上的话,要集成其他的合约是很困难的。更何况,以太坊上分片之间的合约的通信也是一个问题。但波卡它采用跨链方式,使得不同链上资产同时跨链,同时还可以实现合约在跨链之间的互操作,这点其实很重要,就算你未来会有十七八条公链,甚至上百条公链,不同国家、不同语言、不同应用环境、不同安全等级、不同加密资产共用一条链。

这是波卡的三个比以太坊想的清楚的地方,当然还有很多地方就不一一列举。总结就是,Gavin Wood是以太坊的开发者,站在了以太坊的高度,又是摸清了以太坊各种各样的问题,还有很多一些天才的开发者跟他一起开发,做出来的下一代的这样的一个高性能的供应链,它必然会去规避掉以太坊的一些问题,以解决掉他在开发以太坊的时候没有解决的一些问题。

问题3:如何参与Defi生态,如何去质押,如何去借贷,如何去玩转Defi?

曹寅:其实参与Defi非常简单,大部分用户没用过Defi,就会觉得还是Cefi(中心化的金融,例如交易所发起的借贷产品)好用,其实如果真的认认真真的打开网站,就会发现其实比Cefi简单多了。举个例子来说,中心化交易所中心化的借贷都要做KYC,你要去拍身份证照片,还要手写自己的名字以及当天的日期,然后拍照片传上去,有些平台比较慢,他可能一天才给你批复下来。

但是Defi不完全不需要Defi,只要有一个智能合约钱包就可以用Defi,你甚至说一个人可以注册很多Defi。而且现在很多Defi团队就专注于做Defi的客户体验,他自己不做Defi协议,但他集成了很多Defi的应用,你只要接入这个平台就可以一一键的无缝的使用各种各样的Defi应用。甚至说还为用户提供为普通的用户提供傻瓜式一键搭建Defi应用的平台。所以Defi并不难。

同时使用者一直要保持对各种各样新生事物的警惕,不能因为你用的熟悉了,你见面天天看了,你就觉得这个地方是很安全,其实也适用于Cefi与Defi。

问题4:去中心化存储的项目怎么样?

曹寅:包括Filcoin与IPFS网络,其实我一直在关注,我个人认为IPFS对整个加密货币生态是个非常重要的基础设施,有可能会替代现在的像百度网盘这样的ToC的公有云。但不适合ToB,比如像金融机构、大型的互联网公司。IPFS对于普通用户来说的话就已经够了。光是这一点就会使得下一代的基于区块链互联网上的应用(Web3)有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储存基础。

计算机分成三个部分,一个就是我们称为in and out,就是输入输出,像屏幕键盘就是输入输出;第二就是计算,像CPU;第三其实就是储存。

in and out,本来就是去中心化的;以太坊上其实就是我们称为是全球计算机,它其实就是去中心化的全球操作系统。但是,目前去中心化的储存还无法解决,IPFS就是解决这个问题,其实是很重要的。

当下,就IPFS的货币经济学来说,还有很多问题,但大家仍然寄予非常大的希望。而且就算是IPFS失败了,仍然会有很多类似项目会发展起来,所以我个人觉得这个方向值得关注。

但是最后是否一定是Filecoin,我觉得并不一定。现在其实基于IPFS网络上面的经济层有好几个项目,像Filecoin,还有一些avril都是类似的项目,建议大家如果真的看好赛道的话,可以多选几个代币,组成一揽子资产,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面。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