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101|AlchemyPay 施襄:全球最大的庄家割韭菜模式

币安
企业专栏
热度: 5202
减半行情已经存在,或者说根本不存在。

    支付宝

    2020年5月11日,区块101由币安七七对话AlchemyPay联合创始人施襄,这位前众安科技副总裁、微指数创始人跟大家分享了跟海外监管方打交道的经验:监管其实不是强势群体,监管会打击你是因为担心你做坏事,但只要你愿意积极沟通,监管通常都会给容忍期。

    想要进入一个国家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如果有明文条款就按明文条款走;没有就积极找地方合作伙伴搭桥;要做好积极沟通,你要告诉他,我们没干坏事,他通常不会把你赶走,甚至还会主动寻求你如何进行更合理的监管。

    区块101嘉宾观点之施襄:

    关于减半行情:减半行情已经存在,或者说根本不存在。因为当一个好消息所有人都知道,那么这个消息所造成的行情就已经反应在价格上。只有你和大家的想法不一样,且正确的情况下才会有巨大的价值。人人都知道的消息,即使是个好消息,也不具有太多价值。

    关于Libra:Libra的发行,确实理论上可以帮助一些金融薄弱的国家,但同时也是对这个国家金融体系的剥夺;Libra按照白皮书确实是与一揽子货币挂钩,但是这里并没有说明是100%挂钩,这和DECP就是人民币的概念是有区别的。

    关于DCEP:DCEP和支付宝的钱它有一个巨大的区别。支付宝也好、银行也好,它其实是有一个账户,但数字货币本身其实是没有账户的概念,但这里面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所有的资金流向的知情权都回到央行数据中心去了,DCEP的存在理论上未来可以大大削减银行和支付公司的权力。

    关于合约:如果大家真的想要赌合约,我一般不拦着,反正爆过一次仓之后你也不会再玩了;合约真正的用法是风险的对冲,比如我作为一个旷工,在某些时刻不得不卖币,假设那时我认为币价卖搞了,就可以拿出10%的比例开一个10倍的空单,反之我可以开一个多单,这样我的持有风险就被对冲了。这个道理很简单,但是很多人都不明白。

    关于第一桶金:当时我在一个电商网站里当小编,那时微博刚刚兴起,很多人都不知道微博投广告的渠道和费用,我自己跑过去找所有的大V,去跟他们私信,问能不能帮你接广告,当时我印象很深,冷笑话精选,才不到一百万粉丝,发一条微博也就500块钱,我转手2千就卖给商家。第一桶金就是靠就赚信息不对称的钱,2012、2013年靠卖微博广告特别赚钱。我记得2013年存款就过了500万,那年我不到20岁。

    关于环游世界:我不建议太过年轻就环游世界,我很早就尝试过环游世界,但在旅途中很快就会意识到了自己仿佛这个世界失去了连接,会怀疑自己的存在的意义与价值,当时真是这种焦虑感让我终止了环游世界的计划,而选择回来更多的学习与探索。这也是这种机缘让我决定投身加密货币

    关于职业选择:当年我的前老板是这样打动我的,他对我说,你做什么事都那么容易,你干啥你都那么容易,你买车买房也很简单,那你人生还有没有梦想呢?如果你有梦想,你就跟我一起走。我当时就是被前老板这句句话打动,去了奇虎360。我就是特别吃梦想这一套。

    币安七七:欢迎大家来到今天的区块101,Hello,欢迎欢迎,和大家打个招呼吧。

    施襄:hello,大家好,各位小伙伴好。

    币安七七:我们给大家介绍一下今天我们的嘉宾是施襄,我们可以请老板做一个自我介绍。

    施襄:各位老板好,我叫施襄,之前大家都叫我大象,是因为我很早以前赞助的一个节目,我出镜的时候就叫施大象,后来也就叫习惯了。

    我现在做的项目是加密货币的支付项目,目前在全球15个国家和地区有我们的客户合作伙伴等等。等到2025年,我估计我们能做到全球30个国家和地区以上。

    今天宣传时候大家也都看到了,其实是挺标题党的一个东西——全球最大庄家的割韭菜模式。全球最大的庄家是这位老板,叫做美元,说起这个庄家跟我还是有一点点故事和情结的。

    我第一次想到做加密货币支付源自于我的一个叔叔,我的叔叔在诺基亚、朗讯、贝尔实验室合并之后的新集团,在拉美地区担任拉美地区的业务负责人。在几年前,他突然找到我,他想给厄瓜多尔政府做一个支付,那时候我一家叫做众安的公司,后来在香港上市,市值最高的时候有1400亿港币。

    我当时担任众安科技的副总裁,确实有兴趣要做类似的事,而且当时正在发展国际化,理论上也多少有些契合,只是当时我们主力发展的是亚洲发达国家。当时厄瓜多尔政府跟我叔叔提了一个需求,因为当时我叔叔在那边做了很多基建通讯的设施,深得当地政府的信任,当时厄瓜多尔政府想要去做一个支付宝,目的是为了减少本国美金的供应量,建立自己的货币体系。后来我就从他那边了解到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厄瓜多尔这个国家居然没有本国货币,它是在用美元。这意味着这个国家没有自己的金融体系,原因是因为厄瓜多尔政府在99年的时候本地的货币直接暴跌,暴跌超过50%,后来当时的总统为了让金融体系能够正常运转,直接开始使用美元,这就是其至今没能发行本国货币的由来。

    厄瓜多尔这几年发展其实还可以,本国的领导人又有一定的想法。我们其实经常会误以为非洲和拉美很落后,其实非洲和拉美它是两极分化比较严重。那边的顶层阶级都是超级精英,基本都是哈佛、耶鲁等名校出身。当时厄瓜多尔政府目的是希望可以重建本国的金融体系。当时厄瓜多尔本国的货币用的是美元,但这个美元肯定不是平白无故得来的,需要用当地的自然资源、旅游、水果等来换美元,这相当于美元对本国的经济相当于在一种剥削的状态,美国人民印了纸跟人家换了一堆好东西。

    那为了阻止这个状况,他想第一步减少美元的供应量。该如何减少美元供应量?当时想到做电子货币社会,这样美元供应量就少了,本国体系建立起来才会有一定的基础,这就是它的一个原因。于是我那时候开始好好研究,就发现电子支付对于全球的货币都有很大的影响。再回过现在,那个时候还没有什么Libra、DCEP这种说法,很多国家发数字货币也是后来的事,比如委内瑞拉。

    我当时想得有点幼稚,一个国家怎么没有本国货币,包括我们教科书上也都说货币是以国家信用为背书。仔细研究了一下发现,其实大部分国家也没什么信用。我们生活在中国,包括我们团队有一些人生活在美国、日本、韩国,像这些国家都是发达国家,才很少有意识到国家会不讲信用。其实有信用的国家是少数,大部分国家都信用很低,爱耍流氓,最后就出现了类似拉美、非洲这种国家,货币各种暴跌,各种通过膨胀。

    在本次直播前,我还我打电话问我叔叔:现在委内瑞拉货币贬值贬成什么样了?我叔叔刚给我发消息,他3月10号的时候是6万9玻利瓦尔换一美元,4月9号的时候是11万玻利瓦尔换一美元,5月8号是16万玻利瓦尔换一美元,你可以感受一下这个国家贬值的速度。Libra的发行,从正面上说,也确实是可以帮助一些货币弱势的国家。

    币安七七:老板,我听到下边有人问,要不要发ACH的糖果。

    施襄:等会,你们关注我们的官方微博,官方微博上面能找到我们ACH社区的位置。

    币安七七:是AlchemyPay吗?

    施襄:对,AlchemyPay这个词不太好拼,哈哈。

    刚刚有人中间岔开了一个话题,说我们像支付宝,其实有点对又有点不对。我们跟支付宝最大的差别是,我们目前这个阶段是不需要再安装任何应用的,就不需要你再像装支付宝一样,装一个APP你就能支付的。任何的支付工具,比如说币安的钱包Trust Wallet,像你们常用的Cobo,Bitcoin.com的钱包,只要是个钱包,只要你手上有币,就可以在使用我们收款系统的商户去实现付款,并且是即时支付,可以秒到,不需要像平时比特币转账那样等待一个小时。

    我们这个项目主要一开始是在新加坡、中国香港等地区,我们海外的支付系统上,通常是支持支付宝、微信、以及当地的其他支付公司比如Rakuten Pay,NETS,Apple Pay等,同时也有比特币、以太坊,BNB等加密货币,对于加密货币,你持有任何主流钱包都可以去实现支付,不需要装新的APP。目前,新加坡也是用支付宝和微信多一些,也有当地的新展银行,NETS等,很多线下商户会挂出来一个像我现在直播时拿着的这个小牌子,你看到这块牌子,就知道可以接受加密货币支付,他们有的会使POS机,也有的就是直接手机APP收款,你就可以去收付。

    我们不是一个单纯的应用,我们是一个可以帮全球所有的企业、银行或者中间支付公司做一个连接,不管你是手机的APP、线下POS机、网页网关等怎样的形式,你都可以用来收钱。而且我们是不仅仅支持数字货币支付,数字货币和法币都可以支付。

    因为摄像头有反光,我把我们支付过程打印了出来,这样大家就可以看清楚过程。现在你们可以看到这就是一个收款方的界面,我现在选择收款,这里就可以选择你想使用的加密货币支付……对了,到这里这里,我就先跟大家说一说,欢迎大家使用BNB支付,BNB特别牛,大家可以买它。

    选择好使用的加密货币以后,就可以用钱包付款,任何的钱包都可以,只要你持有他的数字货币。

    总之,所有的商户、企业,无论是怎样的产品形式,支付网关,APP,POS等收款形式我们都可以支持,如果合作方有特别的需求,我们也有定制服务。

    我们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企业可以支持加密货币而存在的。

    币安七七:老板好认真。

    施襄:我在做一次,打开界面,选择BNB支付。顺便介绍一下,我今天使用的是币安的官方钱包Trust Wallet。比如说我在Trust Wallet上面选择了BNB,点了发送,我现在扫描,它这边收的是新加坡币,我这边付的是加密币。你看我刚付完,一般区块链的转账都比较慢,但用我们的系统支付POS机卷纸一下就出来了。

    比如说到大家去新加坡打车,尤其打豪华车,他们通常接收加密货币支付,如果说你要用比特币支付,很多司机搞不清楚各种币的名字,但你只要说一句我要用比特币支付,那一般人还是拎得清的。这个时候也是同样的道理,选择比特币收款以后,这次我用Cobo的钱包来付打车费,我用Cobo扫一扫,正常比特币支付一个多小时,我们本身的技术可以做到秒付,我现在按上去,它马上跳转,这边跳转完,这边马上就收到。

    币安七七:我们支付是很便捷,比区块转账快很多,又快又方便。

    施襄:对,又快又方便。

    币安七七:因为你们是做加密货币支付的,我是觉得这个电子支付的这个整个的趋势是好的,我们看人民币包括各种法币已经使用特别少,电子支付确实是主流,加密货币支付监管上,你有没有什么看法呢?

    施襄:你想电子支付肯定是一个主流,因为说白了包括大家用微信支付,支付宝也会用得越来越多,银行卡用得越来越少,这是大家切身感受到的。

    央行DCEP我认为不是一个纯区块链的币,我指的不纯就是它比Libra还不纯,别说十亿人,一百万用纯区块链技术,你的转账速度肯定也是跟不上的,节点多转账就肯定慢。我个人认为现在央行电子货币支付主要是溯源问题和银行监管权利回收的问题。对于普通人来讲,反正基本没有什么太大的利害关系,但对持有大量现金的人来讲,他这个钱假如想要跑,一旦等DECP普及开都变成电子货币,如果要把纸币再换成电子货币,这个现金是不敢拿不出来的,那这个资产就算作废了。

    另外一个,DCEP和支付宝的钱它有一个巨大的区别。支付宝也好、银行也好,它其实是有一个账户,但数字货币本身其实是没有账户的概念,但这里面意味着什么?银行也好,微信支付宝也好,他们权力马上变小了,所有的钱都回到央行数据中心去了。那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国家理论上可以干掉银行和支付宝的,但这个事也不好细说。只是大家记住一个事情,以后违法犯罪的成本肯定是特别特别高,你这个钱想要出逃也会非常非常难。

    至于国际监管,我们去开拓的时候,比如我们现在已经有合作伙伴的这些国家,比如日本、新加坡、中国香港、北美等等,这些地区其实你一旦要跟他们合作,理论上来讲监管你以为它是一个强势群体,其实它并不是这个样子的。监管大多数时候绝对是一个弱势群体,只是小范围违法犯罪,它基本拿你没办法。

    即时你一开始不知道怎么开展业务,如果你提前和监管做好沟通,监管很大程度上并不会赶你走,你只要跟他沟通,让他知道你在干什么,让他知道你不是做违法犯罪的事,他会给你豁免期,豁免期会让你整改,该买牌照买牌照,该走一些正式法律条款,就走一些正式的法律条款。

    我们进入一个国家一般有两种方法,一种先找当地的合作伙伴,因为我们在很多国家都有合作伙伴,然后由当地的合作伙伴去引荐,毕竟熟人好办事。另一种情况是有合作意向的企业找到我们,可能他们也不知道是否有违规,但这个时候为了和我们合作他们通常也会自己先去找监管了解这个事怎么做,允许不允许,一般在当地有良好记录的企业介绍,监管通常容许意愿都会更强烈一些。

    回过头来说,监管为什么要监管你?就跟你男朋友要翻你手机一个道理,他怕你干坏事,你不干坏事,那他就不会说对你有太多的敌视的心理。所以最重要的一个要点是,你要告诉他:我没干坏事。通常他就会容许你先在那儿好好干。万一你干出来什么点成果呢?当地监管也有政绩。

    每个国家进入都是不同的,有一些国家本身是有明文条款,我们按它明文条款走,没有明文条款我们可以找一定的律师,搞全法律意见书再上去。还有一些国家啥都没有,我们也可以看看当地有没有我们合作伙伴,有我们的合作伙伴,我们就合作伙伴介绍过去。

    币安七七:然后我们说一点我们今天的主题,我们刚开始的时候你也说了,美元,你举了委内瑞拉和厄瓜多尔的例子,我们今天主题说它是怎么割韭菜,除了您刚才讲的,还有没有其它的跟大家分享。

    施襄:说美元割韭菜,这个事情要回溯到08年的时候,08年其实是我们整个世界经济的一个分水岭,08年之前大家没有质疑过美国,觉得美国可牛逼了,全世界的钱都借鉴美国,08年世界就出现了一个分水岭。

    先解释一下什么叫次贷危机,美国有很多人是借卡还卡的,他们是信用比较次的用户,信用比较次的用户借了钱还不上,引发了金融危机,这就是“次贷危机”。

    记得应该是2001年左右,美联储利率是1%,相当于银行存不住钱,大量跑到市场,那这些钱干吗去了呢?后来有一些银行家说白了想赚钱想疯了,那时候房地产又正好飙涨。那帮以卡养卡的人,银行贷给他钱他去买了房,买完房房价增长的速度居然快到卖了房之后还了卡,还有得赚。

    后来美联储收紧,导致像这些次贷的用户就还不上钱了,他们的态度基本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很多人还不上就引发了一连串的爆雷。

    这个事得这样看,我们先跳过前面公司的这些事,我们就来讲08年之后,对全世界其实产生了什么影响?或者说对中国产生了什么影响?我们很多人以为08年那一次危机好像对世界没造成什么,那是很多生活在中国的人。实际上我们回看,无论是欧洲也好,日本也好,拉美就更不用说了,本来就不太行,他们的经济很多其实直到2019年GDP都还没有回到08年之前。

    那当时美国大概两套政策,一套就是往死里救大公司,我们国家曾经也救过一大堆因为借贷联保爆雷的企业,我们国家还是很强大的,当时P2P爆雷,引发了一系列问题,让很多下面相互联保的公司资金链出了问题,这是中国的救援方法是:比如说这个公司挂了,然后它可能有好几个企业替它担保,民间互保在中国很常见,那当时地方政府采取的手段就是就尽可能把替它担保的公司,无论如何都要从银行贷到钱,让它正常运转下去。

    美国那一套,它用同样的方法,当时的美联储主席伯南克  ,他先救了美国两个大房产公司和一个大投行,后面还有一个救不动的就是大名鼎鼎的雷曼兄弟。后来他和财政部长一起游说国会议长佩洛西等大权在握的人。那两位专业人士,基本把次贷危机会引发一系列的问题,描绘得能把人吓得屁股尿流这种程度,吓不住的就哄,哄不了的就骗人。最后该吓的吓,该骗的骗,该哄的哄,国会就批准了印钱。

    那美联储一印钱引发了什么?美元属于世界货币,全世界都持有,当时美国过会通过了 8500亿美元救济政策,扩大军火市场,游说各个国家买美国的国债,当时中国也买了。当时很多国人不理解,媒体报道也不多,其实回看是不得已且英明的决定。08年美国是中国最大的出口国,如果当时中国想要经济保住增长,必须要靠美国的稳定,所以中国无论如何都得要拉美国一把,那一年我印象当中是买了2000亿美元的国债,当时中国总共持有美国国债超过7千亿美金,成了美国的第一大的国债的持有国。

    当时由于买了大量的国债,美国又印钞票,中国手上所持有的美元不都贬值了吗?那时美国量化宽松,我们也只能跟着它去量化宽松,我们当时开出了4万亿“药方”出来,搞基建,搞实业,其中有大量的钱都流到房地产,于是08年之后这个房价就开始飙涨。

    很多人都骂我国房价涨,但如果房价不涨,基本我们经济是保不住的。所以从这点上来讲,当时让房价涨起来是特别对的,中国会做的一些事情,开始好像不能理解,但事后来看其实都是对的。当时如果房价不涨,这个钱会跑哪里呢?说不定就是油涨、面涨、米涨,甚至引发一系列的危机。但是回过头来说,中国当时靠房产这个蓄水池蓄住了。而其它国家到2019年大多都还没有赶上08年的那个水平。

    这就是美国收割世界韭菜的一个过程。

    回过头我们再来说,美国跟我自己比较相关的。因为很多国家汇率是双轨制的,在委内瑞拉,当时最早的时候可能是2014年1美元可以换55玻利瓦尔,但是市面上能换个300、500个玻利瓦尔,记得最早是1美元可以换10玻璃瓦尔,后来就一路贬值。委内瑞拉这地方市价和官方汇率也特别不稳定,相差5倍、10倍、20倍全都有。

    记得叔叔和我说,他当时电话费在委内瑞拉本国打是以玻利瓦尔结算,在国外打是美元结算。当时他是按照官兑价交电话费,按市兑价来买玻璃瓦尔,在这种情况下,换玻利瓦尔基本能够价格差出3、5倍,理论上来讲我要交10美金的电话费,其实只交了2美金,那剩下8美金去哪儿?被美元薅羊毛薅走了。

    很多拉美国家实行汇率双轨制,包括伊朗,包括朝鲜。很多年前中国也搞过汇率双轨制,通常实行汇率双轨制的国家都不太好,但是中国牛逼,凭借的当时领导人的智慧,中国贸易的飞速发展,最后居然把这个泡沫给消掉了,这是个经济的奇迹。

    就在直播前,我打听了委内瑞拉最新的情况,做兑换的人和我说,现在官兑和市兑也消得差不多了,到底官方承认货币不行了,还是官方有作为了呢?这个事不知道,我也没打听清楚。但总之呢,还是希望委内瑞拉这个国家好,因为毕竟是一个特别产美女的国家,世界小姐有好多都是委内瑞拉人,哈哈。

    币安七七:聊一下减半问题吧。

    施襄:关于减半,我个人认为减半行情已经存在,或者说它根本不存在。这句话怎么理解?大家都知道减半的时候,那么减半的信息其实已经反映在它的价格上,人人都知道它,那么它就不具有太多价值。你要怎么样才赚钱?只有你和大家的想法不一样且正确的情况下,你才有较大的价值,如果大家都在想这个要减半,那它的价值就明显被稀释了。

    所以减半这个事,减完了也就减完了,最多可能就有一些人在减半的时机让波动更大一些,让一些人更赚多一些钱。至少不存在减半之后马上就一飞冲天可能性,这个肯定没有。或者说就算有,跟这个减半也没什么关系,大家人人都知道这个东西要减半了。

    币安七七:现在给大家讲一下您的经历吧,大家还不太了解,只知道你是AlchemyPay的创始人,听说之前您从事过别的行业,可以说算是转行。

    施襄:对,会有一点。我其实高中的时候就开始工作,严格上说我高中不是辍学,只是高中的时候没在学校里好好呆着。

    我2011年开始工作,然后创业,印象很深,第一次存款500万那年,我应该是19岁多,不到20岁。我第一桶金怎么赚的呢?当时我喜欢写微博,在一个电商网站里当小编。当时做电商网站你手上就有很多的品牌主,当时微博刚刚兴起,很多人都不知道怎么投微博广告,我自己跑过去找所有的大V,去跟他们私信,问能不能帮你接广告,当时我印象很深,冷笑话精选,才不到一百万粉丝,发一条微博也就500块钱,我转手2千就卖给商家。第一桶金就是靠就赚信息不对称的钱,2012、2013年靠卖微博广告特别赚钱。我记得2013年存款就过了500万,那年我不到20岁。

    好事来的太早,紧接着第二年挫折就出现了。第二年的时候微博不太行了,本来一年一千万的销售额你可以赚700万,后来一千万的销售额变成了120万,这时你这个内心很崩溃,因为信息不透明的程度其实就被打破了,利润低了,销售也难了。

    有一天忽然有个人打我电话,他是当时认识的一个大V叫互联网分析沙龙的前老板。因为他钱老板是国美在线的高级副总裁,跑360上班,去做市场,问我要不要去?我果不其然被他骗过去,怎么被他骗过去呢?一开始我是不想去的,后来他说要带我去360逛一逛,逛完之后,他问我你觉得这些姑娘怎么样?我说挺好看的。他说要不你来上班。然后我就去了,去完之后才知道她们都结婚了。

    币安七七:被小姐姐骗过去的,发现漂亮的一般都已婚。

    施襄:前面的是句玩笑话,其实当时真正打动我是他对我说“你做什么事都那么容易,你干啥你都那么容易,你买车买房也很简单,那你人生还有没有梦想呢?如果你有梦想,你就跟我一起走。”哎…我就特别吃这一套,很容易被梦想打动,哈哈哈……然后我就果不其然就跟他去了,这个是主要原因。后来我就去360上班去了,他是我至今十分感谢的老板。

    币安七七:那后来你又是怎么从360出来创立了AlchemyPay,你是怎么接触到比特币的?

    施襄:这个过程说来漫长,我去了360之后,自己又创立了一家大数据公司叫微指数,那家公司当时也是2015年的一个明星公司,我退出了微指数的经营后,陆续投了一些项目,后来卖了其中一个后赚了点钱,然后就开始决定去环游世界。当时觉得挺酷的,但现在谁再跟我讲环游世界我就打死他,我觉得年轻人不应该环游世界。

    币安七七:举个例子,环游世界怎么就环失败了?

    当时我其实是跟得到APP谈好了,很火的一个APP,当时我想开个课,然后每天过着一边流浪,一边写东西赚钱,可能是个人都会有一个文青梦。

    当时我在捷克,我在卡夫卡生前住过的一个公寓旁边租了一个房子,准备在那儿写个东西,后来当我真的去了之后我才发现我根本待不住。在那边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得到我跟这个世界的联系少了,然后这个世界忽然之间就有了一种不属于我的感觉,我工作能力开始下降,我跟这个世界没什么联系,甚至有种活着和死了没什么区别,这个感觉对我的打击其实是很大的。于是我就当时匆匆回来找工作,后来去了一家公司,那家公司在我去了没多久之后他上市了,也就是众安。

    当时我在众安的技术搭档是原来OK的CTO,跟他一起玩得多,就开始认真钻研区块链。其实我了解比特币挺久,源自于我投资过一个财经媒体,这些财经媒体每天写这些东西,但真正深入了解是在众安的时候,也是众安的时候。当时我的叔叔跑过来说,厄瓜多尔政府想要做支付宝,你能不能帮我做一个?也是那时候的事。

    币安七七:老板还有什么要分享的吗?

    施襄:正好再说一些关于合约的事,我合约也被爆过一次仓,其实做合约是很刺激的一个事。我当时晚上睡不觉,睡不着觉,不敢睡觉,主要原因你永远会觉得自己的那个保证金不够,然后有一天我终于爆掉了一辆法拉力。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损失好多钱,好心疼,而是终于能睡个好觉了,从此之后没有玩过合约。

    爆过仓之后我自己开始也理解到了合约的用法,我自己有很多矿机,其实有些时候卖币,比如说我挖出来比特币我卖的时候,我感觉我卖的价格卖高了,比如说我价格卖高了,那个时候我觉得我可以去开个空单,比如说我卖的币里面价格卖高了,我可以拿出10%的配比开一个空单,如果我价格卖低了,那我也可以拿出10%的配比来开个多单,这样就可以冲抵我自己想长期持有币但是不得不卖币的时候的问题。

    合约正正常常的情况下,它是这样用的,而不是天天赌来赌去赌着玩的,这属于是给大家正确用法的一个姿势。

    币安七七:AlchemyPay今年具体有哪些规划呢?

    施襄:很多人问我们的规划,我其实一直想说一个问题,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不做自己的主链?从很早之前来看,我觉得任何的一个机构的经营它都是要一步一步来的,一步一步来的原因比较简单,就包括我们现在所有的精力其实主要在市场上的合法经营和开拓上,虽然我们在全球签约了近200万家商户,实际我们只正式开通几千家,原因是什么?原因很简单,你开通了商户之后你得给人家培训,在现在的这个阶段加密货币的持有量,在大家持有的这些人还比较少的情况下,你要让他加密货币接通成本这个成本很高了,接通了如果不能确保赚钱,或者提升我们品牌形象就没有意义,我们一般不会去做浪费资源的事。

    什么时候会开通很多?或许等我们ACH token发行之后我们会多开一些。这也顺便说一下ACH token的使用,包括我们的模式。我们的模式相较于传统,传统的支付公司那是一个一个商户去接,我们是什么?我们是去找一些大的支付公司,让他们调用我们的接口,一下子我们能接好几万的商户,甚至上百万商户。

    对于他们怎么会用动力调用我们的接口?也很简单,虽然传统支付公司,现在靠支付手续费赚钱,我们交易量包括整个全球它的加密货币交易都没有起来,交易比较少,但是成为我们超级节点之后,我们就可以给它产生我们的ACH token,ACH token本身带有价值,这个时候虽然收不到手续费的收入,但是能收到我们的ACH token,因此它们依然有动力给我们推广。

    这样的话,我们在未来接通几百万商户都是很正常的一个事情,可能上千万商户都能接通,我们现在签约的储备商户都有200多万,未来想要在全球大面积扩张是完全可行的,只要能够找到足够多的合作伙伴就可以了。

    这边顺便说下BNB真的很牛逼,将来如果接了上千万的终端,全球好多地方用BNB消费了,欢迎大家买BNB。

    币安七七:谢谢老板给我们BNB打了一波广告。

    施襄:回过来说这就是我们注重策略性,即使我们现在做跨链,做聚合,我们对于技术的投入也是有节奏的,我们会让一部分技术先让它投入应用。当然,这也是因为我们先要赚钱,赚完钱我们才有更多资源投入更多的技术,不然的话你不划算。我们也没有做更多的商户的接通,也是这个原因,商户的培训成本不低,培训商户不划算。但既然已经签约了,我们想要接通是不难的,打个比方签约之后的商户相当于我做饭的面粉,但如果不饿,为什么要一次性把面粉都蒸成馒头呢?没必要是吧。

    我们要进入更多国家,在足够的国家和地区,拥有经营的资质,和更多拥有商户资源的机构签合同,这些才是资产,而我们现在如果接通没有必要的商户则是成本。等到未来可能2022年、2023年当整个加密货币支付开始成熟之后,因为我们进入了更多国家,拥有了更多的合作伙伴那我们的价值就会变得更大,我们手上囤积的资产价值也更高。

    国际支付的竞争有两种方式,一种在几个国家做特别好,另外一个方式可能在一次性覆盖好多好多国家,这是两种不同的思维的竞争。我们选择后者的原因就是因为一方面我认为现在它是市场不成熟,不到时机,更适合先解决入场券问题,后面再解决业务问题;另外一方面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我有足够多的市场,所以如果我在哪一个市场,因为某些原因,我做失败了,那对我其实也不会太大的影响。

    这点其实和币安的开拓有一些像。

    币安七七:加密支付业务和交易所正好是一个互的补关系,刚好你提到币安,继续跟我们聊聊吧。

    施襄:正好说说币安,币安当时也是在中国没法做,成跑到别的国家去做。你看像美国有coinbase,中国有火币、OK,日本有bitFlyer、韩国有Bithumb等等,每一个国家它通常都有它的巨头,但并不是全世界都知道前面的交易所的这些名字,但币安知名度是全世界都知道的,它的用户分部很广,且不说份额一直是全球排名的,它的抗风险能力也是很强的,可以说是全球最强的。在全球广撒网,先解决各国入门问题,从这点看我们跟币安策略有一定的相似性。

    我们和交易所什么关系?像加密币支付的时候,加密币支付的时候也会有汇率波动,我们会实时扫描全球前十交易所,加密币的支付有汇率波动的风险,我们在十个交易所当中选择汇率最优兑换给付款的人,然后让商户收到也是最多的一个汇率,这就是交易所在加密货币支付系统当中起到的其中一个关系。

    币安七七:好的,大家好像问题都提完了。谢谢老板今天的分享,欢迎老板再来。

    施襄:没事,谢谢谢谢,我下了,拜拜。

    币安七七:好,那我们就今天结束了。最后再说一下关注币安官方不迷路,关注区块101微博,区块101同名微信,官方公众号我们在公众号回复进群会进区块101交流群。我们今天可以结束了。拜拜。大家辛苦了,谢谢大家!

    THE END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币安Binance
原文标题:
24H热门新闻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