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磊:比特币避险作用有限,但人类低估了它代表的趋势

肖磊热度: 18391
一种货币的价格,是否稳定并不是谁规定出来的,而是通过长时间的市场博弈,撮合出来的,比特币仅仅是处在这样一个博弈期。

比特币

比特币价格从去年12月中旬开始上涨,至今年的2月中旬,累积上涨了超过60%。在此期间经历了中国市场疫情的加剧,也经历了全球股市的新一轮调整,很多投资者开始认为比特币面对资本市场的不确定性风险,具有对冲效应,可以被定义为避险资产。

但近期以来,比特币再次下跌,一个月内的跌幅已经接近30%,同期作为传统避险资产的黄金则明显走强,涨幅一度接近10%。那么如果同样被定义为避险资产,比特币和黄金为何在全球股市再次暴跌,原油市场崩盘等背景下,走出了完全不同的趋势呢?

实际上谈到避险资产,首先我们得搞清楚什么是风险。

在人类历史上,对风险的概念是复杂而广泛的,忍饥挨饿是一种风险,兵荒马乱是一种风险,疾病威胁是一种风险,地震火灾水患是一种风险,地缘政治同样是一种风险,而资产价格的暴跌更是一种风险。

当饥饿来临的时候,粮食就是避险资产;当病毒袭击的时候,口罩酒精就是避险资产;当兵荒马乱的时候,武器就是避险资产;当资产价格暴跌的时候,能逆势上涨的就是避险资产。

但除了黄金,所有的避险资产,都是相对而言的,黄金可以被认为是普遍性的一种避险资产,因为黄金是超主权货币,只要拿着黄金,不管遇到什么风险,都可以跨区域、政权、宗教等等来交易自己想要的东西,这跟纸币的逻辑是不一样的,比如你现在把俄罗斯、印度这样的国家货币拿到中国,很多人也是不认的,更不要说什么津巴布韦、委内瑞拉之类的国家货币。

当然,你也可以把粮食、医疗物资等当作避险资产,但问题就在于,它们的避险作用,是单向的,如果你在最关键的时刻,需要的不是粮食和医疗物资,而是一张飞往其他地方的机票,这个时候你拿粮食和医疗物资等,能换来一张机票吗?当然不能,但你可以直接给拥有飞机管辖权的人一根金条,你可能就能逃离险境了。

所以,黄金可以定义为一种终极避险资产,因为它的价值不需要国家、组织等来做保证,且存在全球性共识机制,所有的人都认可黄金的货币属性,黄金的标准化程度极高,能迅速计算出价值,达成交易的成本最低、效率最高,你甚至都不需要跟对方有共同的语言交流,只要拿出金灿灿的黄金,让对方掂掂重量就可以了。

后来,随着美国的崛起,美元似乎成了继黄金之后,全球性的避险货币。无论是非洲或中东的黑市军火买卖,还是墨西哥的毒贩,又或者是东南亚的赌场,只要拿出印有历任美国总统头像的美钞,达成交易的速度会很快,因为交易对手不会再跟你讨论美元到底是什么东西,能拿来干什么,有什么价值等等。这就是货币的共识机制。

而美元走到这一步,其背后的支撑因素,是独一无二的。首先是美国世界第一的经济产出能力,其次是超越全球其他国家总和的军事能力,第三是几乎深入到全球每一个角落的美元结算和定价系统。

所以,美元在全球货币的实际使用层面,基本上取代了黄金,如果换一个角度来说,美元也相当于提供了比黄金更便捷的全球货币服务。

但问题是,人类发展至今,对国际通用货币的需求,不仅需要美元一样的便捷性,还需要像黄金一样的超主权属性。从过去半个世纪的历史看,当人们对便捷的需求更高的时候,美元自然会压倒黄金,成为主流,但当人们对安全的需求,高于对便捷的需求时,黄金又会压到美元。

但这个循环就是人类经济的终极归属吗?回答是否定的。因为只要未来货币市场,谁能同时拥有美元的便捷性和黄金的超主权共识,谁就能同时压倒黄金和美元。

这就是我为什么说数字货币,包括比特币等的出现,其实是市场需求推动的结果,因为自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之后,全球诸多精英民众开始寻求一种,既能像黄金一样,不受主权信用影响的货币,同时又要能达到跟美元交易一样便捷的国际通用货币。

目前看,类似于比特币一样的数字货币,已经满足了部分需求,比如超主权属性。至于便捷性,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数字化、跨国交易、接受度,另一个是可以承载的吞吐量。实际上比特币除了在吞吐量上面难以达到要求之外,其他方面的发展是具有高维度潜力的。

当然,有的人说,比特币价格剧烈波动,并不能作为一种货币来使用,我觉得这种想法是典型的分析师思维,而不是历史性思维。

人类为了提高生产效率,从座机时代,进入到了移动电话时代,一台苹果手机一万元,座机五百块就能买到一个很好牌子的,那为什么还是有越来越多的人会去买一个一万元的手机,而不是去买一个五百块的座机呢?原因很简单,座机这个工具,已经越来越难以满足人们对通讯工具的需求。

比特币也是同样的道理,它只是一个更符合未来需求的货币工具,如果你觉得比特币跟手机有很大的不同,商品跟货币有很大的不同,那是因为你还没有搞清楚人类活动最底层的逻辑,黄金也不仅仅是货币,同时还是金牙、首饰、航天飞机上的耐温材料。

一种货币的价格,是否稳定并不是谁规定出来的,而是通过长时间的市场博弈,撮合出来的,比特币仅仅是处在这样一个博弈期。如果站在历史的角度,不管是谁试图去阻止货币这个工具向前改进和演变的趋势,最终都可能一败涂地,从而丧失竞争优势。

纵观所有的历史性强国,包括强盛了数千年的古代中国,以及西方工业时代的超级帝国,其实一直使用的也都是黄金白银这种超主权货币,也就是说,未来国家的强大,并不一定要拥有主权货币。

谁能创造更多的财富,全球更多的数字货币就会被谁来标记,这就类似于中国古代的“官银”一样,银子并不是国家创造的,但国家可以通过繁荣经济,创造更多税收,把收上来的银子打上自己的标签。“官银”可以用来发放官员的俸禄,可以用于战争军饷,可以赈灾等等,在货币底色没有改变的情况下,形成了一套循环、分配、奖罚、激励和追踪、监察体系。

这样就可以建立更高效的国家管理系统,提升更长远的经济竞争力。只不过基于实物货币的系统,需要维持其良性循环的成本巨大,最终这种成本会消耗掉社会创造出来的新增财富,导致入不敷出,最终整个系统一定是走向崩溃。

超主权性质的数字货币的出现,将大大降低货币运行体系的成本,而且规模越大,成本越低,管理越有效。这就类似于非官方微博微信等的出现,降低了信息交换成本一样,用的人越多,成本就越低,低到大众都不需要付什么额外费用了(不要跟我说你交了网费,那你把使用微信这种信息交换量改成写信或发电报试试)。

未来数字货币市场的竞争,并非简单的对数字货币的主权性创造,而是争夺对数字货币的“标签”权,因为只有更多的创造财富,更多的创造税收,更高效的提升社会分配体系,才能更多的“标签”数字货币。

当然,现在这个阶段我们所要面对的,应该是主权性质的数字货币,因为国家这个主体,可以提供基于数字货币的更便捷的服务,这一点比特币等是无法实现的,比特币目前的吞吐量和运行成本、储存管理难度,以及各种生态都算不上能提供更便捷的交易,这需要更强大的技术改进,而这种技术性的改进,很难超越时代的局限性。

这就好比马斯克的目标是向火星移民,但首先他要面对的是,如何制造出能够跑到火星的载人飞船,然后还要面对如何能更快的跑到火星(现在得三个月)。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