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Signum Capital 合伙人:2020 是合并重组的一年,看涨比特币减半后价格

懿想空间
个人专栏
热度: 28262
比特币的今年价格会有很大的波动。

撰文:刘懿

以个人投资者的角度出发,对话创业者探究企业的核心价值,与投资人探讨当下热门的投资话题,和专家学习投资相关的知识好比法律常识和资产分配等。

John Ng

刘懿

毕业于剑桥大学经济学本科。是一位连续创业者,拥有 8 年消费者品牌运营管理经验。2013 年创立国际女装品牌–Whole9Yards,曾在世界 18 个国家和地区销售。2014 年荣获新加坡杰出新晋企业家奖。2016 年赴沃顿商学院攻读工商管理学硕士(MBA)。自 2018 年毕业以来,定居在新加坡,将重心转向投资,涉足的领域包括金融科技,区块链和东南亚早期创投。目前是超对称资本合伙人,新加坡私募基金 Hera Capital 和 CRC Capital 的顾问。

John Ng

John Ng,Signum Capital 管理合伙人

今天的嘉宾是 John Ng – Signum Capital 的创始管理合伙人,一家总部设在新加坡,专注于区块链领域的投资基金。我们从区块链技术的价值和落地场景开始讨论;探讨它如何颠覆传统金融 ; 之后聊到如何评估区块链投资项目,如何决定投资代币或股权,Signum Capital 如何进行尽调 ; 最后,我们一起关注区块链 2020 的关键发展,包括比特币在今年 5 月减半对比特币价格的影响。

2020 年将是合并重组的一年。那些在产品上没有取得足够进展并且已经烧掉大部分资金的公司将会倒闭;而那些在过去 3-4 年中生存下来的公司将在 2020 年真正形成规模并打造出真正能够落地的应用。

股权是当今区块链公司的主要融资形式 ; 市场上正在融资的公司有两种类型 1)公司已经实现了增长目标,需要更多的现金来获得更快的增长 2)公司耗尽了大部分资金,唯一剩下的就是出售它的股权。

预计比特币在 2020 年 5 月将减半,价格将会做出一些修正;比特币的价格预计会在稍后阶段大幅上涨。但是,今年的减半对价格的影响将和过去几次不同。

在采访中提及 Signum Capital 投资的公司包括 :
Konkrete - https://www.konkrete.io/
Lightnet - https://lightnet.io/


刘懿 :欢迎您受邀参加这次的访谈 。

John:谢谢 , 刘懿。很高兴可以参与。

1 背景故事

「我从 20 岁出头就开始投资了。我今年 40 岁。我在 11 岁的时候创办我的第一家公司」

刘懿 :成立于 2017 年 , Signum Capital 不是最早的区块链投资基金,但它绝对是在至今仍活跃的基金当中最有影响力的基金之一。John,您能和我们分享一下您最初是如何了解到区块链的吗?

John:在投资区块链之前,我在一家风险投资公司任职,我也有自己的私人投资公司。我从 20 岁出头就开始投资了。我今年 40 岁。我在 11 岁的时候创办我的第一家公司。用了这么长的时间经历过很多事情后,我想是时候休息一下了,我不会用退休这个词,只是休息一下。然后我遇到了我的一个朋友,有些人可能知道,YY (Signum Capital 新加入的合伙人)。他介绍我认识到区块链技术,那是在 2017 年初或 2016 年末。这就是我开始进入这个领域的缘由。直到 2017 年才正式成立公司。但在此之前,我们已经投资以太坊,当然,也有比特币,莱特币和比特币现金等。

2 成立 SIGNUM CAPITAL

「投资区块链技术 ... 这将是下一件大事情,但需要一些时间」

刘懿 :是什么促使您成立 Signum Capital,更正式的开始区块链的投资?Signum Capital 的主要投资方向是什么?

John:我想是因为我们看到,区块链技术可能是 ... 我们已经错过了很多机会,好像在 Technology 领域之前的大好机会。我认为区块链将有助于振兴这个领域。不能说是新技术,而是能够帮助其他公司在某种意义上变得更有效、更安全。因此,投资区块链技术是我们所有人,作为合作伙伴人认为这将是下一件大事情,但需要一些时间。这是我们投资这个领域的推动原因之一。此外,你知道,我们已经看到参与这个领域的社区活跃度,非常巨大。这个活跃度在大多数传统的科技初创公司中看不到。所以,我们决定正式的涉足区块链投资,创办了这个投资公司,行动起来。

我们的投资重心很简单 - 投资基础设施项目。那时候这类的项目主要是指 Protocol。这样做的原因是,我们觉得投资此类项目类似于投资道路、供水或发电厂,例如,它给一个国家建立了所需要的基础设施,然后引入海外投资来建造公寓,发展该国的其他项目等。因为我是来自房地产商业背景,我看到的东西有点不同。是的,在当时刚成立的阶段主要是投资 Protocol(协议) 等基础设施的项目。当然,经过这三、四年的发展,投资的重心也在演变。事后看来,情况也许发生了变化。

3 区块链的投资价值和落地场景

「大多数从事区块链的人,至少是现在,都很年轻 ... 他们会带领我们到一个我们无法预测的未来」

刘懿 :您认为区块链的核心价值是什么,如何体现在区块链的投资机会上?

John:我见过很多不同类型的区块链应用场景。其中一些可行;有一些很难落地;我不想说出那些项目的名字。但是,让我们从这一个点看,大多数从事区块链的人,至少是现在,都很年轻,可能才 19,20 岁,可能更年轻,一直到 30 多岁,35,36,大多数人。那些 18 岁开始涉足区块链的人,现在 21 岁;那些当年 31 岁的人,现在 34 岁;当年 34 岁的,现在 37 岁;我们谈论三到四年前的情况,现在是 2020 年。

由于他们都是年轻人,他们会带领我们到一个我们无法预测的未来。好比,我们现在处于手机的信息时代,在某种程度上,手机对很多人来说就好像他的妻子或她的丈夫。没有手机,你无法生存,因为你的手机能做一切事情。从传统的观点来看,在手机上进行银行业务,甚至通过手机进行投资,是之前无法想象的事情,但现在区块链技术或区块链公司为很多人,好比工薪阶级,中产阶级等带来了自由。在未来,这将会对社会产生巨大的变化。我们已经看到了很多行业对这个领域的关注。好比,银行正在看如何,我不会说竞争,但如何采用,引进区块链的解决方案让传统银行业务更有效率。但是,我想,分布式金融 (DeFi = Decentralised Finance) 将会对整个行业有很多的冲击。我仍然非常专注于金融领域的相关项目,特别是在亚洲。我认为,金融将是赢得这个领域的关键,其他一切都会在那之后。

刘懿 :您刚刚提到了分布式金融 (DeFi = Decentralised Finance) 和传统银行业采用区块链技术。从一个层面看,区块链技术的价值体现在大大降低交易成本,让以前无法实现的交易变得可行了。另外一个价值体现的层面是它让我们从思想上接受摆脱中央集权的想法。所以,我觉得它的价值可以从两个层面去理解。不知道您认同这样的理解吗?

John:嗯,我认同。我们可以举一个例子。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有一个朋友,在世界各地拥有多个物业,包括新加坡。这些房产已经被全额支付。所以,他是资产丰富,不能说资金匮乏,但他流动资金不充裕,远远低于他拥有的房产价值。现在,他试图在不损失资产的情况下将资产做抵押贷款,但在目前的银行体系里,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非你把房子卖掉,否则从资产中套现真的很难,非常困难。因为房地产不是世界上流动性最高的,所以你想要贷款,整个过程令人费解。

这真的,真的很难做到。你需要在你的银行里存一定数量的钱。你需要通过 DSR (债务偿还比率)等其他的要求。但通过 DeFi 就可以实现。我听说过一家公司,但我不记得哪家公司,允许你这样做,抵押你的资产,你的财产,并瞬间获得现金,无论是 USDT 等稳定币或其他加密货币,然后你可以做其他的事情。你可以把钱花在投资上。如果你资本运作得好的话,你也许可以拥有更多的资产。此外,你刚刚提到价值体现的第二个层面是什么,对不起,我记不起来了。

刘懿 :嗯,一个层面是让曾经不可能变成可能。另一个层面是,它为我们建立了去中心化的思维模式。以前,我们已经很习惯性的接受中心化集权,好比法币,银行等。我们很少会质疑这些中心化的机构,尤其是在发达国家。而区块链的诞生让我们看到了另一个可能,一个不需要中心化集权就能正常运转的社会。这就是之前提到的第二个层面。

John:是的,从银行说起。我曾任职于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拥有第一手信息。它的低效率不完全是自身的原因,而是因为层层的监管和法规导致。区块链实际上是一种更为高效的解决方案,它将提高银行的效率。我们用一个例子来解释。我喜欢使用示例,因为在进入区块链之前,我一直从事的是传统行业。我见证过它有多么高效,这说实话改变了我的生活。你知道房地产,如果你卖一个物业,或者你想买一个物业,你要和至少五个监管机构打交道,为了知道物业是否出售成功,它的成本是多少,银行将如何评估财产的价值,等等。现在,一个按钮就可以完成整个流程,一个按钮,多么容易,希望这能很快落地。但其实这已经可以做到了,我投资了一家公司,Konkrete, 这是一家澳大利亚的公司。他们正试图将这项技术带到新加坡。但话又说回来,改变人们的思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 50 多年来,实际上从新加坡的角度是 40 年,人们都是用传统思维。所以试图让人采用区块链去中心化思维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我认为它最终会发生。

刘懿 :您认为在目前这个阶段最大的价值将由传统行业创造,他们使用区块链技术去做以前无法做到的事情吗?或者,主要价值将小范围的由完全专注于区块链的公司创造。好比,用银行的例子来说,价值是体现在传统金融企业使用区块链技术还是分布式金融企业,您如何看待两者之间的价值创造力?

John:对。所以,目前,我们有借贷,好比比特币借贷,以太坊借贷。这非常好,因为借贷目前的利率在 8-10%。如果你持有比特币,或者你从事挖矿,这个利率可以涵盖你的开支。对于传统金融,我最近投资了一家名为 Lightnet 的公司。我不确定你是否从新闻上读到了。我们在 Coin Telegraph 和 Business Times 刊登了我们在新加坡的发布会。

不少主流媒体都报道了这个项目,让我感到很意外。因为这个公司实际上是传统的公司。创始人是 True 的首席执行官。他也拥有《财富》杂志。我们投资主要是都在创始人。

刘懿 :您能简单介绍一下这个项目吗?

John:Lightnet 是一家颠覆传统汇款业务的公司。

有一次我问创始人,为什么他选择创立这个公司,因为他在传统的金融领域已经非常成功了,拥有一家十亿美元的公司。而他现在却转行创办了 Lightnet。这是一个颠覆汇款行的或称之为超级 SWIFT。有趣的是,它是一家由传统公司支持的区块链公司。如亚洲最大的银行之一大华银行,七银行 - 这个银行在日本拥有最多的 7/11 现金点。和其他像我们这样的资本 Hopeshine 和 Du Capital,以及韩华证券。这意义非凡,他们是韩国最大的企业集团之一,但和我们所有人一起进入了区块链领域。因此,我们可以看到,许多传统金融正在转向采用区块链的低成本和高效率。能够接触到更多的人,而不局限于过去的传统模式。所以,我认为这是为什么传统媒体如此广泛地报道它。我认为这样的案例会一次又一次地发生。他们选择与 Stellar 合作来建造这个。我想你会看到越来越多的这种情况发生,大公司采用区块链技术使其业务增长得更快,接触到更多的用户,尤其是曾经服务不到的人。

4 如何评估区块链投资项目

「我们会着重看这个项目的应用场景,和其他公司相比有什么优势,这个公司的解决方案是否会有很高的需求」

刘懿 :您提到投资这家公司主要是投资创始人。那么,当您评估区块链投资机会时,您是如何做尽职调查的?与传统风投有什么不同?

John:是的。当区块链公司刚开始时,我们预计烧钱的速度会相当高,因为需要很多的开发工作。我们会着重看这个项目的应用场景,和其他公司相比有什么优势,这个公司的解决方案是否会有很高的需求。当我们投资一家公司,我们不仅仅是投资,我们还借我们的资源,帮助这家公司成长,让公司尽快成长。这种帮助没有附加费用,这是我们作为投资者为公司做的事情。我认为,我们仍然回归到评估一个公司的基本层面上。

我们要看团队,我们得看他们的背景,看他们是否会坚持至少六到八个月。我们曾投资过,这都是很正常的,我想你以前也见过,创始人离开,联合创始人离开,首席技术官离开。我认为这种事主要是因为投资者并没有真正参与,帮助他们运营公司。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年轻人。当然 Lightnet 不是,但大多数公司的创始团队都很年轻。他们中有些人没有工作经验,有些人有一年的工作经验,他们没有任何财务管理的经验。所以,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不仅把钱投入公司,而且还要参与帮助运营公司,尽管可能是一个很费时间的差事。在你投资了 50 多家公司之后,你又在尝试帮忙管理 50 家公司,这是非常累人的,但是,它是值得的,因为你必须这样做。如果你不这样做,那么他们可能会倒闭,我们现在可以看到,你会发现他们中的很多人耗尽了募集的资金。

大约三、两年前,我写了一篇文章在 Tech in Asia 上发表,我预测今年是通过股权融资的一年。事实上,这在去年就开始了,越来越多的 ICO 公司试图通过股权融资,因为其中大多数我相信已经快没钱了。应用率太低了。除此之外,营业额不够。特别是在竞争非常激励的环境下。

现在有很多类似的项目。这点让人担忧,我认为达尔文理论最强的将生存。所以,团队非常重要的,但投资者也很重要。如果团队不知道如何利用投资者的网络和经验,或顾问的经验和网络,那么我认为他们会失去视线。但同样,投资者应该积极主动地帮助这些公司成长。

5 股权 VS 代币投资

「代币和股权之间最重要的区别是承诺。作为一名股权投资者,我致力于帮助公司的发展,因为这是我们双方的双赢」

刘懿 :投资区块链公司通常有两种方式。一是投资项目的代币,或投资于其母公司的股权。而大多数时候,这些母公司是中心化机构。之前,您也提到很多 ICO 的公司转向股权融资。那么,从投资回报的角度来看,您如何看待股权与代币的投资呢?

John:我们股权和代币都投资。我们之所以同时投资,是因为有些项目不出售股权。但话又说回来, 说实话,代币确实比股权投资回报更快。在 2017 年和 2018 年初,代币确实给了你更快的回报,现在确实有少数的公司代币会给你不坏的回报,但这样的公司已经很少了,因为炒作已经逐渐消失了。

代币和股权之间最重要的区别是承诺。作为一名股权投资者,我致力于帮助公司的发展,因为这是我们双方的双赢。估值上升,我们表现更好。我们可以去 B 轮或 C 轮融资。

但是,如果你投资代币,假设总金额相同,而我投资了另一家公司 200 万美元的股权。我可以出售 200 万美元的代币,不再对公司有任何的忠诚度。我没有必要为公司负责,对吗?如果我卖掉你所有的代币,那么在那之后帮你变大有什么意义呢?从这个意义上说,没有忠诚。因此,整个代币业务部分是,我认为这些公司的创始人也必须明白,投资者不是真正的主要客户,你的代币,如果你的代币是实用代币 (utility token), 你要知道,投资者不是真正的主要客户,投资者投资你,同时接受,代币作为回报。

而且,在一个理想的世界里,投资者不会卖出他们的代币,但不幸的是,只要有交易所,而且有很多,很多交易所在那里,允许二级市场交易发生。因此,你经常可以看到一落千丈的价格。很多代币的价格表都呈现一样的价格浮动。一开始是高点,最后在谷底,很不幸。但是,这是金融世界里都会发生的。当你开设交易所和销售代币的那一刻,就会有交易买卖。除此之外,有这么多的新项目在那里,当你不再是热点时,下一个更好的项目出现,很多人将把他们的注意力转向下一个新的代币,下一个热门代币。而之前的代币将不被问津。我认为,我们看到的这种情况会一次又一次地发生。我认为,2020 年将是一个合并整合的一年,许多公司在 2017 年和 18 年成立的,他们可能会关闭。是的。我敢这么预言。

6 已投公司同领域竞争和追加投资

「我尽量保持同一领域不投超过两家公司。」

「当我们认为额外的追加投资,你可以收支平衡,或开始少量的盈利,那么我们会这样做」

刘懿 :我认为您提到的两点很有趣。一点是您开始看到更多的公司参与同一领域。其次,您提到了投资者能给企业家、团队带来的附加值。让我们从 Signum Capital 的角度来看,如果您是某一公司的投资者,它通常会为被投团队增加很多可信度。所以,当你面对多个从事相同领域的竞争公司,如何选择投资哪一家公司?

John: 我尽量保持同一领域不投超过两家公司。到目前为止,都是这样的,如果是数据领域的,我们投了两个数据公司 ; 如果是分片领域,我们投资了两个公司。因此,我们尽量不去投资超过三个同一行业的竞相公司。好比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如果可以,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我想两个都投。如果出现新的东西,他们将很难尝试在这个级别上竞争,因为,现在的速度是如此之快,一切都进展得如此之快,时间是他们现在最大的敌人。所以,他们越晚开始同一领域的开发,我不认为他们将能够赶上,因为每个人都比他们提前四步到五步。因此,我们会持续的支持我们已投的公司。

我与团队分享,我认为会有一些基金将赞同我,我们必须重新评估我们已投的公司,谁幸存下来,谁为整个生态系统创造了价值,谁有一个很好的发展预期,仍然保持团队和成长。而且,这些公司,我们将着重关注,并追加投资。我们一直在这样做。自 2019 年 10 月起,我们重新评估了我们已投的公司,我们发现,有一些明显的赢家,我们希望通过追加投资来支持他们。

是的。当我说追加投资,我的意思是入股。当我们最初投资的时候,我们可能首先投资了代币,现在我们愿意追加投资公司的股权。但他们必须表现出非常强劲的增长。目前在市场上融资的有两种类型的公司,一类公司,他们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需要更多的现金来达到更高的增长。第二类公司是那些没钱了的,他们唯一剩下的可以卖的东西就是股票。所以,你必须非常小心。

刘懿 :当您重新评估已投公司并看这些公司所创造的价值时,有哪些评估标准?如何判断它们所创造的价值?

John:主要是现在我们能够再次打开他们的财务报表。当我们一开始投资的时候,没有人能看到他们实际上赚了多少钱,他们的资本支出是多少,一个月或一年。但是,我们现在能够看到这些数据,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增长,非常强劲的增长,每年增长多少,或月比,有多少百分比的增长和用户基数,有多少用户正在使用他们的产品,以及增长如何。这就像投资一个应用程序,传统上,你想看看有多少活跃用户正在使用你的平台和解决方案。当然,你从这些用户赚了多少钱。

当我们认为额外的追加投资,你可以收支平衡,或开始少量的盈利,那么我们会这样做。但如果该公司几乎没有任何的发展,在过去两年,他们几乎在垂死的边缘,那么继续生存就很难了。从创业的角度来看,我创立了很多的公司。我知道,在死亡的边缘是什么感觉。认为注资将使我的公司复生。在大多数情况下,它不会的。是的。所以,对于追加投资,我们非常的谨慎。我们希望看到公司建立尽可能多的合作伙伴,共享资源,这是很伟大的。但你不能忘记盈利创收的整个概念。这仍然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已经看到了,好比 WeWork。增长第一,盈利能力排在后面不是一个可持续的模式。还有一份报告显示,许多公司现在首先考虑盈利能力,然后再考虑增长。这对我来说很有趣,因为从传统业务的角度来看,我们都是先看利润。我们希望增长和利润同时产生,这就像有 100 万用户和 20 美元在你的银行帐户,这是没有道理的。

7 展望 2020 区块链的发展

「我们正处于一个整合的阶段,我预测 2020 年,我们将会看到那些在过去三年,四年里存活下来的公司,它们真正强大起来,并产生真正强劲业绩的一年」

刘懿 :我们经常听到人们谈论从事加密货币的一天等同于在传统金融的十年,我们经历了许多上下周期,现在我们步入了 2020 年。您认为 2020 年处于区块链的周期性发展的什么位置?

John:哈哈,我们要等到今年五月比特币减半时候再讨论。我认为我们正处于一个整合的阶段,我预测 2020 年,我们将会看到那些在过去三年,四年里存活下来的公司,它们真正强大起来,并产生真正强劲业绩的一年。我认为,2020 年肯定会有所作为。很多散户、传统投资者、家族办公室会更加关注这个领域。其实去年就开始了。去年实际上相当不错。总体而言,今年我认为会更加强大。

人们已经变得更加成熟,他们不再像以前那样惊慌失措了。不会像在 2017 年和 2018 年那样,你经常听到 FOMO 和 FUD 这两个词。曾经关于 FUD 和 FOMO 以及所有问题的讨论太多了。而现在,这一次,并没有。因为每个人都成熟了,长大了,年龄也长了三岁。他们已经经历过了,他们知道会发生什么。如果币值降了 1000 美元,那我们只有等待了。然后价格又涨回来了,好比比特币。比特币的浮动其实不大, 和其他像外汇相比较波动性不是真的浮动太大。除了这一点,我认为整个加密币领域将会,今年会做得很好。但是,将会有一些公司无法生存,这是肯定的,如果他们不能得到他们所需要的股权融资,是的,他们最终会淡出,我已经亲眼看到,我们已经经历过这一点。因此,我们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这种情况发生。越来越多,这对市场整体是有好处的。这是一个暂时的不便,带来好的永久变化。

8 5 月的比特币减半

「但总体而言,我预测比特币的价格会在稍后阶段飙升。因此,我认为今年价格会有很大的波动。」

刘懿 :您提到了今年 5 月人们期待已久的比特币减半。我忍不住要问问您的意见。现在总体上有两个阵营。一个阵营,认为比特币会在减半后一年多以后有巨大的价格上涨,还有另一个阵营指出,如果有效市场假说 (efficient market hypothesis) 成立,那么预期价格的增长已经在当前的价格中体现了,所以不会有大幅度的价格改变。您的观点是什么?你属于哪个阵营?

John:我们也有矿场。我们也建造挖矿业务。我们有矿场,土地和设备。实际上,我们投资了 RockX、中国香港的公司,但他们的矿场大多都在中国,它们的规模相当大,相当大。可以说是最大的矿场之一。说实话,我们知道挖矿的成本。我的意思是作为矿工 ; 我们也知道成本。我们有价格图表,我们有所有的历史图表,对不对?这向我们展示了,在减半之前和之后会发生什么,时间框架和所有这一切。我认为今年不会和过去几次一样。我认为价格会有一些调整,好像过去几次都有一个价格的调整。但总体而言,我预测比特币的价格会在稍后阶段飙升 。因此,我认为今年价格会有很大的波动。我认为会有很多有趣的人会用期货和期权来对冲它。因此,我确实看到这两个领域在期货市场上获得了很多关注和热点。当然,期权市场以及衍生品市场也因为所有这些而获利。所以,在哪个营地,我在那个认为目前的价格还没有体现预期的增长阵营里。我认为可能的增长还没有体现在现在的价格里。但我确实看到价格会先下降一点,然后飙升到高位。是的,我不想预测具体的价格,但我确实认为价格会超过去年的预期。是的。超过去年的价格。

刘懿 :我想,这对一些人来说有可能是好消息也是坏消息,这取决于他们入仓的价位是什么。

9 数字法币和 Libra 对行业的影响

「我不认为这将是一个很大的影响 ... 一个主要的后果是更容易追踪钱的流向,减少资本外逃。」

刘懿 :继续讨论一下更广泛的问题。您知道,前不久中国政府站出来,支持区块链技术。我们还看到世界各地的多家央行试图推出数字法币,当然,还有 Facebook 项目 Libra。那么,您认为世界各国政府的这些举动如何影响区块链的行业发展?

John:我不认为这将是一个很大的影响。我的意思是,例如,新加坡创建自己的数字货币,使用它,我真的看不上它的有利一面,说实话,除非你说,我可以使用该货币,并在交易所里用这个购买其他想要的代币。对。除了这些,我不知道,说 实话,我想会有很多形式的法规和监管等。一个主要的后果是更容易追踪钱的流向,减少资本外逃。

但除了这一点,我不完全确定为什么,它是如何真正受益。我将如何使用,我的意思是,我试图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自己。比如,因为现在我可以把钱从我的银行账户汇到越南。我觉得很便宜。它仍然是相当便宜的集中通过传统的电报传输。其实它的速度非常快。速度相当快。数字货币,数字美元。我不知道。我真的认为,他们应该让私营企业加上适当的监管来处理这件事,你知道,从政府的角度来看。但对于每个政府来说,要创建自己的数字货币,也许这样我就不用携带其他信用卡了。我不知道。所以,老实说,这是困扰我很久的事情。我还没有真正想通这个部分。

而对于 Libra 来说,这对他们来说是意义非凡的。对?这是有意义的,将拥有自己的货币。有趣的是,我实际上在两年前想出了一个项目,想和我的一个朋友做同样的事情,大概三年前,做同样的事情 – 一个新的货币,可以用它来享受每一种服务,就像 Facebook 这么大的网络。但担心政府会反对。从某个意义上说,你怎么能凭空创造自己的货币呢?但世界正在改变,人们的胃口也在改变。所以,如果你不知道人们想要什么,那么最后会很艰难。

10 2020 的投资重心

「我认为期货会是在未来的另一个有趣的领域 ... 总体而言,这个市场将继续创造大量的交易量,因为今年将有很大的价格的变化」

刘懿 :您认为在 2020 年,有什么投资机会会有很好的收益,或变成热点的?

John:新加坡有一家本地的公司叫 Sparrow。他们会在近期宣布一些相当巨大的利好消息。非常,非常巨大的好消息,是对他们一个很大的肯定。它们是期权交易平台。它的体积简直太疯狂了。

两年前,只有抵押加密货币的业务。之后,随着价格开始下跌,其他的业务好比,权益质押(staking)日渐兴起。从某种意义上说,市场的波动有利于衍生品市场的发展。刚刚提到的,叫 Sparrow 的公司,我们投资了它的代币和股权。不仅我们,他们将宣布另外一个主要合作伙伴,投资金额相当可观。我认为期货会是在未来的另一个有趣的领域。不过我不涉足期货,我主要涉足期权。总体而言,这个市场将继续创造大量的交易量,因为今年将有很大的价格的变化。我认为个人零售投资者将会有很多的选择,而且一切都可以通过电话完成,如此快速和高效。也可以对冲一些风险。对于那些风险承受高的投资者来说,他们可能会进行一些风险更高的投资。

但是,我相信,这只是今年将要发生的事情的结果。我觉得今年价格的上下浮动将会很大,相当狂野。我认为,对于在衍生品市场进行交易的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机会。我确实看到,这是今年很好的投资。特别是今年,是的。

独角兽专栏

刘懿 :现在我们来到节目的最后一部分,这也是一个常规部分,我请每位嘉宾分享他们对独角兽的个人看法。胡润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至少有 11 个区块链行业的独角兽。作为投资者,您对于区块链行业中的独角兽怎么看?

John:区块链行业中的独角兽,它们的估值是多少?十亿美元?

刘懿 :是的,独角兽的定义是估价超过 10 亿美元。

John:是的。今天,他们的估值是十亿,明天,它就变 9 亿。我认为独角兽的整个想法是好的。这就像,它给了很多投资者,吹嘘的权利,如果你投中了一家独角兽。但我们从来没有刻意的去寻找独角兽,说实话。我认为我们投资的每一家公司都可能是独角兽,但最终成否是所有人一点一点努力的结果。我总是相信一件事。我是一个非常传统而且务实的人。因为我的家庭来自传统的房地产背景。我们首先相信成功,赚钱在成功之后。因此,我们总是想尽力做到最好。当我说成功时,我指的是公司员工的个人发展 ; 公司产品的开发 ; 公司的整体发展,规模和增长。这是对我来说一个成功的公司,无论它是不是独角兽。比起 49 家废公司和一只独角兽,我更愿意拥有 50 家强大的公司。我想这就是我对独角兽的见解。我不会可以去寻找它。我跟其他人开玩笑说,去年好多独角兽死了。我想我们应该再找一个动物做代表。

刘懿 :那您认为什么应该取代独角兽呢?

John:好比飞马,我不知道,不容易找到。可能你得去看哈利波特找些灵感。也许我们可以用飞马,它至少在希腊神话中存在。所以,也许你可以叫它飞马或什么的。但是,独角兽在去年死了。许多独角兽去年没有存活下来,而是死得很惨。我认为今年也会如此。

刘懿 :是的,所以也许我们将会看到另一种生物将取代独角兽,并且比独角兽做得更好。

11 结束语

「发挥自己擅长的投资,不要过度扩展 ... 绝对不能盲目的跟随大公司的投资,这样可能会让我们陷入误区」

刘懿 : 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来到了节目的尾声。非常感谢 John 和我们分享这么多诚实的反馈和您在区块链领域的投资心得。

John:谢谢。谢谢你的邀请。如果让我对每个听众最后说几句,那将是,发挥自己擅长的投资,不要过度扩展。世界处于一个非常不稳定的局面。所以,尽可能的多读,看看哪些领域适合你投资。最终,我们只能遵循世界的大趋势。绝对不能盲目的跟随大公司的投资,这样可能会让我们陷入误区,好比 Signum Capital 投资公司 A,公司 A 一定是一个好的公司。我认为每个人在投资前都必须自己评估,降低投资的风险。

刘懿 :是的,您说得很对。我认为做任何投资都应该做好功课,完全理解它的风险并尽可能的对冲下行风险。我很喜欢的一个说法是 "being a bull is good, being a bear is also good but being a pig is never good" (主要的意思是从投资角度来看,坚信价格上涨而很激进,或者坚信价格下降而很代谢者都是好的,唯独像猪一样贪婪是万万不可取的)。

John:对,对,对。这句话说得好。

刘懿 :再次感谢您来到节目。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推广
24H热门新闻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