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矿池号召“强捐”,4200万元的BCH矿工掏定了?

星球日报
媒体专栏
热度: 49444
多数持币者、矿工都认同这一“计划”的出发点——为公链开发筹措资金,但“计划”实施的方式颇具争议。

文 | 黄雪姣 

五大矿池号召“强捐”,4200万元的BCH矿工掏定了?

1 月 22 日,莱比特矿池(BTC.TOP) CEO 江卓尔发布了一篇博文,公布一项《BCH的基础设施融资计划》(下称“计划”)。

“计划”支持者包括江卓尔、吴忌寒(Antpool,BTC.com)、杨海波(ViaBTC)、“比特币耶稣”Roger Ver(Bitcoin.com)四人,“计划”的内容是,“我们”将在 BCH 5 月份的升级中添加一项提案,将 BCH 未来 6 个月的区块奖励的 12.5% 捐赠给开发者;目前,其已在香港成立公司来准备接受和分配资金事宜;对于不配合的 BCH 矿池,“我们将会孤块那些不愿意跟随计划的 BCH 区块”。

此帖一石激起千层浪,迅速被 BCH 社区广泛讨论。

根据Odaily星球日报了解,多数持币者、矿工都认同这一“计划”的出发点——为公链开发筹措资金,但“计划”实施的方式颇具争议。

“捐赠是好事,可怕的是这四人同意就可以实施。”一位网友惊呼。这之中隐含两种危机,“计划”发起矿池算力(权力)很大,且颇为专断。

据 BTC.com 数据,这 5 大矿池在 BCH 算力占比均排名前 7,算力总和超过 51%,达到 54.5%,占有相当大的话语权。

五大矿池号召“强捐”,4200万元的BCH矿工掏定了?

在听取社区意见后,江卓尔、Roger Ver 重新表明,此计划仅为“拟议”,“计划”细节尚有讨论空间,实施与否可通过算力投票等方式决定。

但大矿工“联盟”已成,多数中小矿工恐难有发言权。

“孤块者联盟”

“公链之争有三大要素,钱、技术和用户。技术之争并非一朝一夕,但钱却可以立见分晓。”DAppReview 创始人牛凤轩曾断言。

的确,没有钱,意味着公链底层技术开发困难、对于上层生态的开发者也缺乏吸引力。为避免开发断粮、进一步壮大生态,毫无疑问,公链离不开持续的资金支持。

除了一次性大额筹资外,还有两种模式能为公链带来“现金流”。一种是类似于 Dash 和 Zcash 的区块奖励模式(也被称为“抽税”机制),另一种则是类似 Tezos 的通胀奖励模式。本次由江卓尔等人提起的“计划”属于第一类。

“计划”提及,在今年 5 月 15 日 BCH 进行升级的同时,将开启为期 6 个月的区块奖励捐赠。捐赠部分占 BCH 爆块奖励的 12.5%,以当前每枚 BCH 300 美元计,6 个月内捐赠资金的价值可达 607 万美元(约 4200 万元)。

为确保 BCH 矿池的参与,“计划”声称,“我们将会孤块那些不愿意跟随计划的 BCH 区块。”

在 SHA-256 挖矿算法中,一个区块若不属于最长链即被称为“孤块”;孤块没有意义,发现这个孤块的矿工也拿不到任何区块奖励。

在这份“计划”中,“孤块”这个名词作动词用,言下之意是,一旦计划“施行”后,“计划”发起矿池将以一定的算力优势,联合排除那些不“捐赠”矿池,让其爆块无法加入最长链及获取相应的区块奖励。而为了达成这一目标的协作者们,也被一些网友称为“孤块者联盟”。

“计划”还披露,目前已成立一家香港公司(以基金的形式)来接受和分配资金,资金将用于支付开发费用。

对于选在协议升级之时激活此功能,“计划”表示,这将有助于生态系统参与者步调一致地去推广。当然,这也意味着要尽快准备好代码进行测试和部署。“我们将携手多个BCH节点去加入代码,推动此计划成为 2020 年 5 月协议升级的一部分。”

在“计划”内容之外,负责发布的江卓尔还提出了自己对捐赠流程的几点想法:

  • 在矿工捐助计划开始前,矿工基金会(BCH Miner Fund)将先成立,并接受矿工的捐赠,也接受非矿工的个人、公司的捐赠。基金会将先运行一段时间,让社区看看效果。基金会的决定权,将由捐赠者按捐赠资金的比例投票(不想投票的可以弃权)。

  • 支持矿工直接捐赠给开发项目。例如矿工X可以把 n% 的产出发给项目 A 的地址,把 m% 的产出发给项目 B 的地址。如果矿工不清楚应该捐赠给哪个项目,他可以捐赠给基金会,或者参考基金会的资金分配比例,直接捐赠给各个项目。

  • 如果有某些矿工觉得所有的项目都不好,不想捐赠,或者不接受捐赠行为,那怎么办呢?为了避免“公地悲剧”,他有权力把这部分应该捐赠的产出,发送给黑洞地址,永久销毁这些币——这本质上是在把这些币捐赠给所有 BCH 持币人。

800个BCH都难凑,公链开发的“公地悲剧”

“计划”发布后,引起了社区内外热议。

“早就该这么干!”不少 BCHer 在各个社区中振奋道。

根据 Odaily星球日报了解,多数持币者、矿工都认同这一“计划”的出发点——为公链开发持续筹措资金。

就在去年年中,BCH 开发者就曾出现过筹资困难的问题。

2019 年 5 月 30 日,Bitcoincash.org 等 BCH 组织发起了合计 800 个 BCH(约合 35 万美元)的募捐,以支持开发团队的持续运转。(注:BCH 目前有这四个主要的开发团队,Bitcoin ABC、Bitcoin Unlimited、BCHD 和 Bcash)

“此次筹集的 800 BCH,是针对开发者当前需求的款项。这是第一阶段。之后,我们还将寻求稳定的、持续的资金支持。在 BCH 发展基金会找到一个长期资金来源之前,恐怕都得靠募捐。”发起人之一 David R. Allen 说道。

谁料,长期募捐计划刚起步,就被泼了冷水。

发起募捐半个月过后,Cryptopotato 报道显示,BCH 发展基金会仅筹得了目标额度的 43%。直到一些开发者在论坛中哭惨后,募捐资金才得以翻倍。但对开发者来说,下次募捐又会遇到什么情况呢,不得而知。

五大矿池号召“强捐”,4200万元的BCH矿工掏定了?

正如其他去中心化社区那样,BCH 开发者筹资面临着低效、不可持续的处境。这次“计划”,显然要在较长的一个时期内彻底解决这一问题。

“虽然全体矿工捐赠开发者也有一些争论,但相比少数公司捐赠开发者,无疑是一个明显更好的方案。充足的捐赠资金,有利于加快 BCH 的开发进度,快速实现雪崩等路线图上的开发计划。”

“计划”还透露着一种“紧迫感”,直言 BCH 应抓住牛市到来前的窗口给开发者充足粮草,以加速 BCH 的发展和用户增长。

这种“紧迫感”还有一部分是源于其“胞弟”BSV。两者有着类似的大区块扩容路线和支付公链愿景,但在 2018 年底两者分离后,BSV 的链上应用及交易量很快超过了 BCH。下图为 BTC(黄线)、BCH(绿线)、BSV(红线)三者的日交易量,从图中可看出,在压力测试之外,BSV 的交易量已经压倒两者。

五大矿池号召“强捐”,4200万元的BCH矿工掏定了?

对算力独裁的担忧

反对的声音,集中在“计划”实施的形式上。

“捐赠不可怕,可怕的是这四人同意就可以实施。”一位网友一语中的。

这里面隐含两种危机,“孤块者联盟”算力(权力)过大,且独断专行。

一位 BCH 在论坛上直言,“这些矿池(打算)以算力为后盾,排除不合作的区块,(也即)从实质意义上修改协议,让每一区块的新币都有一部份直接或间接交给团队。此方案将改变 BCH 的根本性质:从一完全开放的公链,转型成在协议中瓜分部份新币导入特定人士手中、性质暧昧的半私链。有些人可能认为这是为了生存,迫不得已的方案。但考量到长远的推广、投资和吸引人才需求,我们并不真的了解它到底合不合算……矿池以算力强制重新分配币。不知道同一拨人是不是能对链上的任何币、任何交易收税,只要做好了公关,就百无禁忌。”

“孤块者联盟”未经公开讨论即宣告这个“强制计划”的行为,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决策机制背道而驰。

“孤块者联盟”对此并非毫无意识,其在“计划”中表示,“因为此计划史无前例,与传统做法相背离,社区中的一些人可能对该计划持保留或反对态度。但(我们认为)条件已经成熟。”

在听取社区意见后,“孤块者联盟”似乎意识到此问题可能比想象中严重。

1 月 25 日,Bitcoin.com(Roger Ver 旗下网站)发布公告称,“计划”还在制定中。拟议的变更要到 2020 年 5 月才会生效,有足够时间以满足尽可能多的各方讨论解决方案。不会由于协议变更致使链条分裂。如果大多数矿工因其效率低下、不可行或在其他方面不利于 BCH 或其业务,矿工可以选择终止该基金。

江卓尔在更新的博文中呼吁对“计划”实施与否进行一次公开投票。

“我希望能完成一次为期 3 个月的矿工投票(可能使用 bmp.virtualpol.com 来进行投票),如果 2/3 的算力投票赞同捐赠,那我希望开发者能将捐赠计划写入 2020 年 5 月的版本升级,如果时间来不及,就写入 2020 年 11 月的版本升级,该捐赠将持续 6 个月直到下一次升级。”江卓尔写道。

但大矿工既已形成“联盟”,多数中等、小型矿工恐难有发言权。

五大矿池号召“强捐”,4200万元的BCH矿工掏定了?

“从职业矿工的角度考量,这确实很难接受,因为矿工的净利已经够低了。不把利润再投资的矿工会在激烈竞争中被抛下,市场份额会缩小,这是不可免的。更重要的是,矿工的动机往往与我们的需求(追寻未来的利好)不一致,若不是对 BCH 的未来有憧憬,实在没有太多原因关心 BCH 的开发。”一位 BCH 论坛博主的分析十分中肯。

即使部分矿工愿为长期利好做一定牺牲,但短期内,矿工在利润不大的基础上要接连面临区块奖励减半、交 12.5% 的“税”,挑战颇大。一位网友提出,如因此造成算力骤减,对 BCH 网络安全性也会构成隐患。

数字货币分析师洪蜀宁洪蜀宁则表示了对捐款使用的担心。“关键在于矿工能否自由选择捐款对象。如果是的话,怎么避免自己捐给自己,如果否的话,怎么避免被少数人操纵。”

对此,江卓尔在微博回复称,“自己捐的钱自己决定怎么用、问题不大。”

但这又有一个问题,如果很多被动捐赠者都如此做了,那么这一“计划”还有意义吗?

当然,“计划”尚处于讨论阶段,细节还有待填补和完善,我们不妨耐心等待。

值得一提的是,2018 年 5 月份,比特大陆的 BCH 开发团队——哥白尼曾提出了一种类似于 Dash 的区块奖励模式。但彼时的 BCH 正处于分叉战火燃起前夜,提案虽然引发了激烈讨论,但最终没有推进落实。

如此次“计划”得以顺利推行,一些 BCHer 已经在想“会不会有公链效仿了”。

但观察 BCH 的特殊性可知,其他公链要实施恐有难度。

首先,这是大矿工们主动提出的“纳税”计划,此一点就与自身角色定位、短期利益相悖。

其次,在主流的 POW 币种中,除了 BSV 外,恐怕没有哪个币种能做到利益相关方共识高度一致,且算力集中至此。

说到底,你看好这次“计划”吗?

推荐阅读:

比特币现金的基础设施融资计划,江卓尔,2020年1月

BCH的矿工捐赠计划更新,江卓尔,2020年2月

没钱开发VS肆意挥霍,揭秘“穷项目”和“富项目”差距有多大?,Odaily星球日报,2019年6月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推广
最近更新
24H热门新闻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