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应对中心化的挑战?V神发表第四轮Gitcoin Grants分析报告 | 火星号精选

DAOSquare·热度: 42836
DAO在整个web3生态中正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2020年1月28日,Vitalik Buterin 发表了一篇名为《Review of Gitcoin Quadratic Funding Round 4》的文章,文中,Vitalik 对此轮二次方融资(Quadratic Funding)的结果进行了简要分析,更重要的是,他也提出了一些非常有价值的观察和分析,包括中心化在 Quadratic Funding 中的价值及反思,如何更大化正和博弈,以及二次方自由职业者的未来等等。另外有一个值得我们关注的点 Vitalik 没有提到,Moloch 的发起人 Ameen 指出:在本次 Quadratic Funding 排名前5的技术类资助中,有4个项目的第一笔资金来自于 DAO,这证明了 DAO 在识别以及向社区传递有前景的项目方面取得了成功。从这一点可以看出,DAO 在整个 web3 生态中,正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以下是 Vitalik 的全文翻译:

作者:Vitalik Buterin

翻译:Typto

 

Gitcoin Grants 的第四轮二次方融资刚刚结束,结果如下:

DAO   DAO

第4轮和第3轮的主要区别在于,第3轮只有一个类别,其中大部分是技术类项目,以及一小部分特例,如 EthHub,但第4轮有两个独立的类别,一个是技术类项目,拥有125,000美元的匹配池, 另一个是“媒体”类项目,拥有75,000美元的匹配池。 其中,媒体包括了文档、翻译、社区活动、新闻报道,以及理论上属于该类别的任何内容。技术类的项目基本不出所料,但新媒体类的结果却比我想象的有趣得多,它为制度设计和政治学中的深层问题提供了新的视角。

技术类:二次方融资和之前一样运作良好

技术类部分我们看到与第3轮相比的主要变化是:(1) Tornado Cash 的增长和 (2) eth2 客户端的明显下降,以及各种形式“应用程序”的增长。Tornado Cash 是一款基于智能合约的以太坊 Mixer。近几个月以来,由于对区块链目前隐私水平较低的担忧以及对解决方案的呼吁席卷以太坊社区,Tornado Cash 迅速流行起来。目前为止 Tornado Cash 已经汇集了惊人的31,200美元,如果他们继续保持每两个月如此量级的资金收获,就可以为他们二人提供每人每月7800美元的资金,这意味着我们期望的第一个“二次方自由职业者”里程碑可能已经实现了!其他主要赢家还有 Dappnode(帮助人们运行节点的软件包)、Sablier(支付流服务)以及 DefiZap(提高 DeFi 服务的易用性)之类的工具。Gitcoin 可持续发展基金获得了超过13,000美元的资金,最终解决了在上一轮融资中我提到的 Gitcoin 资金不足的问题。 总之,社区真的需要为有价值的项目提供有价值的赠款服务。

我们可以看到这一轮与前几轮相比有了一个重大变化,前几轮中,赠款主要投放在了像 eth2 客户端这样已获得良好支持率的项目,而这一轮最大的赠款从 Ethereum 基金会转向了其他焦点。EF 没有给 tornado.cash 赠款,而且将其赠款范围基本限制在了特定应用程序工具上,不过 Uniswap 是个明显的例外。另一方面,Gitcoin Grants 二次方基金(quadratic fund)正在支持 DeFiZap、Sablier 以及很多其他对社区有价值的工具,这是积极的动向,它让 Gitcoin Grants 和以太坊基金会可以互相补充,而不是聚焦于同一焦点。 

我希望对技术二次方融资的实施提出一个建议,即用户界面的优化,让用户可以更容易地为多轮融资提交资金,这将增加贡献的稳定性,从而增加项目收入的稳定性。如果我们希望“二次方自由职业者”成为一个可行的工作类别,那么这一点就非常重要!

媒体类: 第一个 Twitter 二次方自由职业者

现在我们来看看新媒体板块,在本轮融资的头几天,领头的获赠者是“@antiprosynth Twitter 账户活动”:一名在 Twitter 非常活跃的以太坊社区成员,他推广以太坊,驳斥比特币极大化主义者的误传消息,向 Gitcoin QF人群寻求帮助以求... 资助他的推文活动。在顶峰时期,@antiprosynth 的预计匹配资金超过了2万美元,这显然会引起争议,许多人批评这一举动,并质疑 Twitter 账号是否属于合法的公共产品: 

DAO

从表面上看,开一个 Twitter 账户就能拿到2万美元报酬确实很荒谬,不过它真的值得我们深入研究并提出疑问:这一结果到底有什么问题(如果有的话)。毕竟,也许这就是2020年有效营销的实情,我们需要适应。

我听到了两个主要的反对意见,它们催生了二次方融资在当前实施过程中比较有意思的批评。首先,有人批评超额支付。Twitter 是一项相当“琐碎”的活动,它并不需要太多工作,很多人都是免费的,而且它提供的长期价值也不及 EthHub零知识播客等那些更具实质性的产品。因此,为它支付全职工资是错误的。

DAO   

DAO

DAO

 @antiprosynth's 最近的推文例子

如果我们接受这个假设,将二次方融资比喻成公共产品市场,然后我们可以简单地扩展这个比喻,用常规的自由市场论据来回应人们的担忧。人们自愿掏钱支持 @antiprosynth 的 twitter 活动,这本身就证明它是有价值的。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仅仅凭你的言辞和抗议就能从几十个人那里得到实实在在的钱?

最合理的答案实际上和你在讨论金融市场时常听到的答案非常相似:当你可以表达支持某件事的观点,但不能表达反对它的观点时,市场就可能给出不公正的结果。当不能进行卖空交易时,金融市场的效率往往会大大降低,因为市场反映的不是对资产真实价值的平均值,而是少数狂热支持者的过高预期。在这个二次方融资的版本中也有一个不对称,因为你可以捐赠来支持一个项目,但你无法通过捐赠来反对它,这可能是问题的根源吗? 

我们可以进一步提问,为什么发生超额支付的是这个项目而不是其他项目?我听到的最常见的回答是:twitter 账户的曝光率已经非常高了,但像 Nethermind 这样的客户端开发团队不可能通过他们的工作直接获得大量宣传,因此他们需要单独推销自己,而 twitter 帐号的“工作”本质上就是自我推销。另外,知名的 twitter 用户从他们的曝光中获得了更多的二次方配额,从而进一步放大了他们的优势,这是我在第三轮回顾中提到的一个问题。

有趣的是,在普通(vanilla )二次方投票的情况下,Glen Weyl 提出了一个论点,为什么传统投票的规模经济效应(如杜弗格定律)不适用于二次方投票:如果一个项目变得更加出众,就会同时增加人们给予它正面和负面选票的动机,所以其实净效果被抵消了,但请再次注意,这一论点依赖于反对票的可能性。

对同族有利,对世界有利吗?

在我看来,@antiprosynth 的故事有一个圆满的结局:在接下来的十天里,更多的捐款流向了其他候选人,而 @antiprosynth 的配额也降到了11316美元,虽然仍是一个相当高的数额,但与 EthHub 平齐,在 Week in Ethereum 之下。然而即便是此规模的二次方匹配赠款,仍会引发下一个批评:发推文到底是公益还是公害?

按照惯例,Gitcoin Grants 尝试资助的这类公共产品理应由政府选择和资助,@antiprosynth 推文的动机是“汇总以太坊的相关新闻,对抗信息不对称,并对以太坊(及ETH)的统一叙述进行微调/传播”:从本质上讲这是一场由比特币极大化主义者引起的,针对以太坊错误信息的正义之战。你瞧,各国政府也有资助社交媒体参与者为自己辩护的丰富历史,似乎这些政府中的大多数都认为自己是在“与极端分子、帝国主义者、极权主义者的反误传进行一场正义之战”,就像以太坊社区认为有必要与极端主义巨魔进行一场正义之战一样。从每个国家(在我们的例子里是以太坊社区)的内部观点来看,有组织的社交媒体参与似乎是一种明确的公众利益(忽略了可能的负面效果,这是真实存在而且重要的),但从整个外部世界来看,它可以被视为一个零和游戏。

 

DAO

这其实是一种常见的政治模式,事实上有很多大规模协调的例子正是为了破坏被视为“对同族有利但对世界不利”的小规模协调:反垄断法、自由贸易协定、国家级优先购买权、反军事化协议...还有很多。在更广域的环境里,公共补贴被普遍认为是可疑的,当然他们也做了大量努力来限制各类恶性的地方协调。但是随着公共产品变得越来越重要,我们发现社区在制造公共产品方面进行协调的方法变得越来越好,这一战略的效力就会变得越来越有限,因此正确处理“对同族有利”与“对世界有利”之间的差异就变得尤为重要。

也就是说,互联网营销和辩论并非零和博弈,参与互联网营销和辩论的方式有很多种,这对世界皆是有益的。一般来说,网络辩论的作用是帮助公众了解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不真实的,支持的理由是什么以及反对的理由是什么,有些策略显然不是倾向真理,但另一些策略则是倾向真理,一些战术显然是进攻性的,但另一些是防御性的。在以太社区有一种普遍的看法,认为没有足够的资源用于某种营销,我个人也同意这种观点。

什么样的营销是正和博弈(对同族和世界都有好处)以及什么样的营销是零和博弈(对同族好,但对世界不好)是另一个问题,值得社区讨论,我当然希望以太坊社区继续重视维持道德高地。关于 @antiprosynth 本人的情况,我找不到任何我认为对世界有害的理由,尤其是与我们常见的针对以太坊的公然错误信息(如“不可能运行完整节点”)相比。但我是支持以太坊的,因此有偏见,也因此需要小心。

普罗机制,特定目标

这个故事还有另一个情节点,揭示了另一个特性(或 bug?)或者二次方融资。二次方融资最初被描述为“社区间社会中立的正式规则”,其意图是在大范围内使用它,甚至可能是全球范围内。任何人都可以作为项目方或参与者参与其中,任何对“公众”有益的公共产品都将得到支持。然而就 Gitcoin 的赠款而言,匹配资金来自以太坊组织,因此人们期望该系统能够支持以太坊项目。但是在二次方融资的规则中并没有哪条规则会优先考虑以太坊项目,排斥非以太坊项目,比如说,以太坊经典(Ethereum Classic)项目同样在使用这个平台寻求融资!当然,这的确发生了:

 DAO 

因此现在的结果是,以太坊组织提供的24美元资金将用于支持以太坊经典(Ethereum Classic)推广人的 twitter 活动。为了帮助加密货币领域之外的人理解其中的意思,请你想象一下美国举行了一次二次方融资,利用政府资金来匹配捐赠,结果一些资金流向了明确计划用这笔钱在 Twitter 上谈论俄罗斯有多伟大的人(反之亦然)。匹配的资金来源于以太坊,就会有一种约定俗成的期望:这些资金应该支持以太坊。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可以阻止非以太坊项目组织在平台上获得匹配资金的份额!

解决方案

解决这些问题有两种方法,一是修改二次方拨款机制,支持赞成票之外的反对票。二次方投票背后的数学理论已经表明,允许这种可能性是一件“正确的事情”(每个正数都有一个负数的平方根和一个正数的平方根)。另一方面,社会担心允许反对票会导致更多的仇恨和其他类型的伤害,毕竟,乌合之众心态最糟糕的时候是反对某件事而不是支持某件事,因此我的观点是,不确定允许反对贡献是否有效,但有足够的证据表明它可能值得在未来一轮融资中进行尝试。

第二种解决方案是使用两种不同的机制来识别好项目的相对优劣和筛选差项目。例如,可以使用挑战机制,然后以多数 ETH coin 投票,甚至一开始可以只是一个中心化的委任董事会来筛选较差的项目,然后再像之前一样用二次方融资在好项目中进行选择。这在数学上不太优雅,但它可以解决问题,同时它还提供了一个机会,可以融合不同的机制来确保选定的项目受益于以太坊。 

但是即使我们采用第一个解决方案,为二次方融资本身定义一个边界也应该是个好主意。这在学术上是有先例的,在 Elinor Ostrom 的《管理下议院的八项原则》(eight principles for governing the commons)中,关于界定谁有权进入下议院是第一原则,奥斯特罗姆写道,如果没有明确的界限,“地方拨款人就会面临这样的风险:他们的努力所带来的任何好处都将被那些没有为这些努力做出贡献的人所收获。”Gitcoin 赠款的二次方融资的一种可能性是将任何一对用户的最大匹配系数设置为与其 ETH 持有量的几何平均值成正比,并以此作为衡量以太坊社区成员资格的委托(注意:这避免了富豪效应,因为1000位拥有1枚 ETH 的用户就具有 ETH 的最大匹配,而2位具有500枚 ETH 的用户也才具有 ETH 的最大匹配)。

合谋

这一轮融资中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合谋。 二次方融资背后的数学原理是通过对同一项目的其他捐款的总数和大小来放大个人捐款,从而补偿公地的悲剧,然而只有当公地的实际悲剧限制了对项目的自然捐款时方才有效。 如果存在“交换条件”,即人们以他们的贡献来逐一交换一些东西,则该机制很容易过度补偿。 对此,长远的解决方案类似于 MACI,这是一种加密系统,可确保贡献者无法证明对第三方的贡献,因此任何此类的串通都必须由荣誉系统来完成。 然而在短期内还没有相应的规则制定和实施,这引发了关于哪种替代品合法的激烈争论:

 

DAO 

[更新2020.01.29:以上最终归因于 Gitcoin 沟通不畅; 一位 Gitcoin 小组的成员已经同意 Richard Burton 的提案,即在没有意识到其含义的情况下向捐赠者提供奖金,因此 Richard 本人是无罪的。 尽管更广泛地说,我们低估了“明确指导什么样的交换条件可以接受”这一非常现实的需求。]

目前的立场是,“交换条件”是不允许的,尽管有一点更微妙的感觉,非正式的社交“交换条件”(不同形式的“谢谢”)是可以接受的,但正式的,尤其是金钱或产品的奖励则是不允许的。这似乎是一个合理的态度,尽管它确实让 Gitcoin 进一步陷入了中央集权的尴尬境地,一定程度上损害了可信的中立。然而整个讨论带来了一个意外惊喜,它让以太坊社区对什么是真正的公共利益(相对“个人利益”或“集团利益”而言)有了更多的认识,并且更广泛地将公共产品带入了公众讨论之中。

结论

虽然第三轮是第一轮,参与者足够多,可以产生任何形式的有趣效果,但第四轮感觉真的像是一个去中心化公共产品融资的“出柜派对”。这一轮融资吸引了社区的大量关注,甚至还吸引了如比特币社区等一些外部领域的关注。这是过去几个月大趋势的一部分:公共产品融资已成为加密社区讨论的重要部分。随之而来的是,我们还看到更多关于大规模二次方匹配池的长期资金来源的战略讨论。 

关于资金的讨论在未来将是非常重要的:来自大型以太坊组织的捐款足以维持目前的二次方匹配规模,但不足以让它进一步增长,从而让我们可以拥有数百名二次方自由职业者而不仅仅是现在的五个(大概)。在这样的规模下,以太坊公共产品的资金来源必须在一定程度上依赖于网络效应锁定,否则它们将不会比个人捐款拥有更多的后劲,但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认为,不要将这些资金来源太深地嵌入以太坊(例如融入议定本身,就像最近的 BCH 提案一样),以避免危及议定的中立性。 

基于在 layer 2 获取交易费用的方式出人意料地可行:目前以太坊每天产生大约50,000-100,000美元(每年约1,800-3,500万美元)的交易费用,大致相当于以太坊基金会的全部预算,另外有证据表明,矿工的可开采价值甚至更高。如果我们希望以太坊社区成为实施去中心化、可信中立以及基于市场解决方案的公共产品融资挑战的领导者,那么我们就需要开展一切讨论,也需要应对各种挑战。

原文地址:https://vitalik.ca/general/2020/01/28/round4.html

DAO

DAOSquare

推广 DAO 理念,并帮助更多人投入价值创造实践。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