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嘉楠耘智正式登陆纳斯达克,全球区块链第一股诞生(附视频)

陈向明 林中路·热度: 203786
嘉楠耘智的上市,为区块链技术行业打开了通往全球顶尖资本市场的大门。

文 | 林中路 陈向明

出品 | 火星财经APP(微信:hxcj24h)

今天是嘉楠耘智的不眠夜,是中国整个“链圈”和“币圈”人的不眠夜,更是张楠赓(南瓜张)的不眠夜。
北京时间11月21日22点30分,全球第二大矿机巨头嘉楠耘智正式登陆纳斯达克市场,股票代码CAN——全球区块链第一股诞生。

张楠赓可以暂时微笑着面对投资者和追随他多年的员工了。7年,从2012年9月第一次公布阿瓦隆矿机样品,到2016年6月借壳登陆A股未果,2017年8月申请新三板挂牌被拒,2018年11月赴港IPO折戟再到今天纳斯达克上市成功,嘉楠耘智让人兴奋,可能还不仅仅是因为“全球区块链第一股”,它的起落浮沉到IPO成功,更多还是关于梦想、努力和坚持的故事。可以说,一个嘉楠耘智,一个张楠赓,浓缩了太多中国比特币、区块链的发展史,以及一个小人物、小公司如何白手起家,穿越重重险阻,不断调整航向,最终到达彼岸的故事。

火星财经发起人王峰受邀参加嘉楠耘智纳斯达克敲钟仪式。他表示:“恭喜南瓜张,他和他的团队通过自己的努力,给了我们又一个有关极客改变世界的故事。嘉楠耘智的上市,为区块链技术行业打开了通往全球顶尖资本市场的大门。我相信,许多年以后,我们会记住这是里程碑一样的重要事件,这次不仅仅属于中国人,也属于世界。所以,南瓜张真幸运。”

杭城钱江两岸从昨晚就闪烁起醉人的灯光大秀,BTC、Canaan、嘉楠科技、区块链……字符轮番跳动,一定有许多人通过这场灯光秀知道了比特币、区块链和今天上市的嘉楠耘智。

也没准,过了今晚,它们会阿里巴巴、电子商务一样,慢慢成为杭城的新名片;只是,这条路究竟有多长,还有多少颠簸,还未可知。祝福嘉楠耘智。

上市前获超额认购,99%的公司收入来自于比特币矿机和相关销售

11月15日,接近嘉楠耘智投行的消息人士向火星财经APP(ID:hxcj24h)透露,嘉楠耘智首日路演情况超预期,超额认购近3倍,投资人表现积极。和之前不同,在10月28日公开披露招股书之后,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嘉楠耘智这次IPO板上钉钉、毫无悬念。

在此前披露的招股书中,嘉楠耘智详细地介绍了公司的市场地位和财务状况。

招股书援引第三方机构Frost&Sullivan的数据指出,截至2019年上半年,嘉楠耘智是全球第二大比特币矿机设计者和制造商,出售的比特币矿机算力占全球的21.9%,公司超过99%的收入来自于比特币矿机和相关销售。

公司总收入从2017年的13.081亿元人民币增长到2018年的27.053亿元人民币(合3.941亿美元),增幅为 106.8%。在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6个月里,嘉楠耘智的总收入为19.471亿元人民币,净收入为2.168亿元人民币,调整后净收入2.26亿元;但在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6个月里,嘉楠耘智的总收入仅为2.888亿元人民币(合4210万美元),其净亏损为3.309亿元人民币(合4820万美元),调整后净亏损为 1.099亿元(合1600万美元)。据招股书中表示,比特币价格波动是收入减少的原因。

此外,招股书指出,中国用户是矿机的主要客户。2017年、2018年及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六个月,来自中国客户的收入分别占嘉楠耘智总收入的91.5%,76.1%及87.9%。            

未来战略方向:向AI芯片、超算解决方案、半导体公司转型

虽然被称成为“全球区块链第一股”、“矿机第一股”,但嘉楠耘智并没有止步区块链和比特币挖矿业务。在10月28日披露的招股书中,嘉楠耘智将自己定位为一家聚焦AI芯片研发生产的“半导体公司”和“领先的超级计算解决方案提供商”,寄希望于利用先进工艺技术的早期和大规模采用的趋势来建立世界一流的半导体公司。

这在公司定下的未来增长策略中也有所反映:

加强在超级计算解决方案中的领导地位、继续投资高功率效率IC设计、推出新的AI产品、增强AI平台业务模型(计划创建AI SaaS平台)、加强供应链管理、继续扩大海外业务。

其实,早在2014年,张楠赓就有意向芯片行业靠拢。那年4月,他和曾是中星微电子 IC 工程师的李佳轩各自出资 10 万元,成立了“北京嘉楠耘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并宣布终止整体矿机的销售,只专注于芯片的研发和生产,并在网上开源了除阿瓦隆矿机除芯片以外的所有硬件解决方案。

虽然随着市场环境变化,公司业务一再调整,嘉楠云智始终没有放弃AI芯片业务。2017年12月,嘉楠耘智预发布了全球最早的人工智能边缘计算芯片KPU。

在招股书中,嘉楠耘智也明确透露,公司已经具备AI芯片设计能力,这也是公司商业模式的一部分。未来嘉楠耘智计划平衡矿机业务和AI芯片业务,实现更平衡的组合。当前则专注于边缘计算,并探索智能零售和智能驾驶领域的应用。对于计划创建的AI SaaS平台,嘉楠耘智表示,这将会是未来稳定收入流的一个来源。

但值得注意的是,嘉楠耘智也承认,当公司AI业务规模较小,2018年及截至6月30日的2019年上半年,AI产品贡献的销售净收入为74.29万人民币,约合10.82万美元,仅占公司收入的一小部分。

十年磨一剑,南瓜张逆袭,嘉楠耘智造富

比特币挖矿芯片经历了数次迭代:从个人电脑 CPU 挖矿、GPU 挖矿,进化到区域可编程门阵列(FPGA)时代、再到专用集成电路(ASIC)的时代。也许是历史的不经意,张楠赓成了ASIC时代的开创者。

2011年,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攻读计算机专业博士研究生的张楠赓以「ngzhang」的 ID 出现在比特币论坛 Bitcoin Forum,并推销自己研发的 FPGA 矿机——Icarus 与 Lancelot;2012年,为和美国的后起之秀蝴蝶实验室(Butterfly Labs )一争高下,解决矿机难题,张楠赓选择了从北航退学,与美籍华裔程序员郭逸夫(Yifu Guo)一起专注研发ASIC;2013 年 1 月,临近中国农历新年,全球首台ASIC矿机诞生,比特币挖矿进入了ASIC新纪元。

此后,2014年4月,张楠赓与李佳轩各自出资10万人民币正式成立嘉楠耘智,再将公司从北京搬向杭州,开发新矿机、研发芯片、接受外部投资,一次又一次冲击资本市场……嘉楠云智一路颠簸、不断“长大”。

在这个过程中,不得不提嘉楠耘智联席主席孔剑平,因为“看好南瓜张团队”,在外部大环境恶化、嘉楠耘智前途未卜的情况下,他始终在增持嘉楠耘智股份——从2015年第一次通过外部投资的方式持有嘉楠耘智股份到此后数次通过追加投资和收购的方式增加持股,截至2019年10月招股书披露,孔剑平通过其个人及控制的信托公司,已经累计持有嘉楠耘智12.1%的股份。

        

根据上图可以看出,截止2019年10月,张楠赓、李佳轩以及孔剑平股份最多,分别是16%、16.2%和12.10%;图片来源:火星财经根据嘉楠耘智招股书整理。

今天,随着开盘价跳动,张楠赓、李佳轩以、孔剑平以及嘉楠耘智的早期投资者,都将身家暴涨。

           图片来源:嘉楠耘智公开招股书,第143页


火星财经APP(ID:hxcj24h)根据招股书整理了目前嘉楠云智的股权结构。招股书显示,公司管理层持股总计达到50.8%,李佳轩、张楠赓、孔剑平、孙奇峰持股量分别达到16.2%、16.0%、12.1%、5.8%。Ouroboros有限公司、Flueqel有限公司、Urknall有限公司、刘向富、香港嘉基科技有限公司、Wlyl有限公司、李恩光分列公司大股东,持股量分别为:16.2%、16.0%、10.2%  、10.2%、8.8%、8.7%、5.9%。

其中,Ouroboros有限公司由李佳轩及其家人作为受益人的一家信托公司间接全资拥有,Flueqel有限公司由张楠赓及其家人作为受益人的信托公司间接全资拥有,Urknall有限公司由刘向富全资拥有,Wlyl有限公司则由孔剑平作为受益人的一个信托间接全资拥有,而香港嘉基科技有限公司则是杭州暾澜投资董事长、雄岸基金创始人姚勇杰间接控制。

曲折上市路:三次折戟,终于登顶

在今晚成功登陆纳斯达克之前,嘉楠耘智有过3次不成功的“上市”经历,既是囿于公司治理的不完善,也难以逃脱大环境的限制。公司结构和人事管理变更、公众的质疑、监管、牛熊轮动,让嘉楠耘智时时处于布满暗礁的海面上——在一个年轻的、还处于拓荒期的行业,这是所有公司都必须学会面对的。

2016年6月,尝试借壳“鲁亿通”登陆A股,被拒。

2016年6月,A股上市公司鲁亿通宣布拟作价30.6亿元收购嘉楠耘智100%股份,多家券商曾称其有望凭借该收购成为行业新龙头、A股市场“区块链第一股”。

但重组预案引发监管注意,深交所连发三道问询函,要求鲁亿通说明收购原因,并提示风险,其中是否有“借壳”上市之嫌、标的业绩承诺超高、前五大客户与公司间隐匿的关联关系均被“刨根问底”,而嘉楠耘智成立时间短,估值溢价高、后续经营风险大也是监管层关心的一个重点。

三道问询函下来,鲁亿通彻底放弃收购嘉楠耘智,嘉楠耘智也错过了第一次登陆资本市场的机会。

2017年8月,申请挂牌新三板,迫于压力主动放弃。

2017年8月,沉寂了1年的嘉楠耘智开始谋求新三板挂牌。当时,嘉楠耘智的业绩不可不谓“亮眼”:2015年全年净利润224万,2017年全年的净利润达到3个亿,两年时间增长125倍;2017年9月,单月完成2.2亿元营收;2016年估值达到30亿。

但随之而来的“9·4”让彼时一派火热的加密资产市场骤然遭遇巨大的监管压力,嘉楠耘智概莫能外。在遭遇股转公司与券商、公司进行几个回合多轮反馈问询后,嘉楠耘智最终决定在2018年初撤回挂牌申请。

2018年11月,市场形势急转直下,赴港IPO失效。

2018年4月24日,原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姜洋对嘉楠耘智进行调研,在了解完公司2016年的A股并购的详细情况和目前最新的上市规划后,姜洋表示“不管你们芯片用于什么,本质上都还是一家芯片公司,希望你们在国内上市”。

受此鼓舞,嘉楠耘智很快调整战略,旋即于5月15日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当时媒体预测称,公司2018年净利润可能超过30亿,年均复合增长率接近10倍,港股IPO估值有望达1000亿以上。

然而,始料未及的是,2018年下半年,加密资产市场行情急转直下,比特币从2017年年底接近2万美元的高峰暴跌至最低3155美元,整个行业几乎崩溃。不仅是嘉楠耘智,比特大陆、亿邦国际这两个递交赴港IPO申请书的矿机巨头,上市之路也无疾而终。归根结底,港交所对嘉楠耘智、比特大陆、亿邦国际这类矿机企业的业务模式和前景存在非常大的不信任。

从2016年到2018年,连续三年,每一次冲击资本市场都无疾而终,与此同时,比特大陆如日中天,不仅在产品和市场上对嘉楠耘智形成碾压,而且在公众渠道上,由于缺乏必要的发声,给许多人的感觉是,“嘉楠耘智远远地落后了”。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嘉楠耘智迅速调整战略,加快了登陆资本市场的步伐:从2018年11月份爆出赴港IPO失效,到2019年1月8日彭博社披露嘉楠耘智正在准备赴美IPO,前后时间不超过2个月。


旧的时代结束,新的区块链时代来了

矿机、挖矿,是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资产领域当之无愧的“上游”,也是除加密资产交易平台以外,利润最为丰厚的行业。正因为如此,“上市”也是矿机巨头们锲而不舍的目标。2018年,国内三大矿机巨头亿邦国际、嘉楠耘智、比特大陆先后启动上市征程,但都最终没有下文。

今天,随着全球第二大矿机巨头嘉楠耘智在纳斯达克敲响登陆资本市场的钟声,全球区块链第一股诞生了。这个时间正逢其时:

10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讲话强调,区块链技术的集成应用在新的技术革新和产业变革中起着重要作用,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并指出区块链技术应用已延伸到数字金融、物联网、智能制造、供应链管理、数字资产交易等多个领域。

至少在中国,区块链一扫之前的阴霾,进入前所未有的战略发展机遇期。

“旧的时代结束,新的区块链时代来了”。但上市只是一个里程碑。等待南瓜张和嘉楠耘智的,还有更大的的挑战。Nvida、英特尔、高通、谷歌……在通往AI芯片、超算解决方案、半导体公司的正途上,它们仿佛一座座丰碑,嘉楠耘智能成功穿越吗?这个时间又是多久?让我们满怀期待。

>>>点击进入嘉楠耘智报道专题<<<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火星深度
原文标题: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