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沉浮录: 奈何币圈镰刀多(三)(连载28)

李东西的南北·热度: 2288
EOS大佬们仍然日日时时制造熬鸡汤,自己却在马不停蹄日夜抛售,赚得月黑风高壕无人性.

本文原创,转载请授权!   

正文    

接上

     

阿贝说干就干,马上磨着周兴,教会了他注册交易、安装钱包以及买卖虚拟数字货币的基本流操作流程。

他便把手中所有的钱,包括这次盈利的,重新在EOS18美刀的时候,全部买了进去。

但这一次,EOS并没有如愿大涨,在没有冲破19美刀后便开始回落。

EOS在连续三天几根大阴线下,阿贝也没有止损。 

他总幻想着有朝一日,EOS能扶摇直上九重天。 

他入了币圈以后,听闻的都币圈大佬天天在给大家充值信仰。让大家越跌越买,千万不要割肉止损。

说什么人生只要有1000个EOS,便已足够。

什么财富自由,什么人生巅峰都不在话下。 

可怜的小韭菜们,有的一天只吃三包快速面,节省下来伙食费来买EOS。就为了早日凑满1000个EOS。 

有的小韭菜建仓早,其实止损还是大有盈利的。

但大佬们连哄带骗:千万不要下车,通往财富自由的EOS专列,不会再给你上车的机会。 

小韭菜们便死死地抱着EOS坚如磐石,死也不动。

感动了天,感动了地,感动了项目方,感动了大佬,却唯独没感动EOS的币价。 

EOS就如那渐行渐远的青春,一路下滑阴跌。 

EOS大佬们仍然日日时时制造EOS鸡汤,为被EOS割得面黄肌瘦的韭菜们补血补气。

一句话:不要怂,就是干。 

大佬自己却在马不停蹄日夜抛售,赚得月黑风高壕无人性。 


阿贝和所有的小韭菜一样,开始节衣缩食翻箱倒柜找钱,来操EOS的底。 

但他自己根本就没有多少钱,家里早已断了他的经济供给,他只有厚着脸皮问新莲要。 

新莲的工资要负担两个人的日常开销,已经是相形见拙。哪里还有多余的钱给阿贝去炒币。

爱情中风花雪月的容颜,终于敌不过日常的柴米油盐。


当最初的激情过后,多巴胺肾上素慢慢消退后,阿贝他开始心生悔意。

一个要退,另一个肯定就会抓得更紧。在爱情里,这些都是人的本能,几次纠缠过后,爱情就失了温度。

一次大吵过后,阿贝就从酒楼辞职搬回了家,新莲只得退了房子回了酒楼宿舍。



2      

酒楼经理是小海哥,四川人,当时二婚,有个5岁的女儿,酷爱健身,人仗义的豪情万丈。

他把酒楼的每一个员工都当做自己的兄弟姐妹,总喜欢对他们说“要打架喊我”。

清莲的失意与寂寥,他看在眼里。有时酒楼打打佯早,而青舟正巧加班,他便会约了青舟和新莲一起宵夜。 

花生酱的香浓,鱼丸的q弹,再加两瓶啤酒的勾兑,新莲所有的委屈浮现,凄然欲泣。小海哥再搞笑的段子,青舟再无厘头的夸张,都难再逗新莲一笑。


对新莲来说,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鱼与飞鸟的距离,也不是无法相遇的距离,而是相遇了,转瞬间却无处寻觅的距离。

如果故事就此结束,那么对新莲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时间是最好的涂改液,她总有一天会遇到一个识得她的好,让她笑的人。

可世间的事情总是出人意料,猝不及防。 

我们永远猜得中开头,却猜不到结尾。 

阿贝回归家庭后,一切恢复常态后,他又念起了新莲的好,又想起了新莲的爱,他又回头来找新莲。

而新莲本就在昏天暗地中,还没把自己拔出来。阿贝的回头,让她欣喜万分,以为老天开了眼。

没过多久,新莲也从酒楼辞职了。到白湖亭附近一家超市上班。并在附近租了一个单间,因为过了白虎亭就是阿贝的家,从物理上更能接近阿贝一点。


3      

快过年了,酒楼就要结业了。 
小海哥特意约了青舟和新莲一起吃晚饭,其实不过是给大家一个相见的理由。 

那一天,雨大的出奇,撕心裂肺的从天上往下倒。 

一个月没见到新莲,她越发清瘦了,神情倒是成熟了不少。 

努力向青舟扬起了笑容,眉眼依旧弯弯,梨漩依旧浅浅,可里面装满了沧桑与凄楚,那么多无奈与牵强,让青舟忍不住鼻子发酸。 

青舟不是奥特曼,不是钢铁侠,没有大神通,现在就是有了区块链技术,也不能扭转时空也不能偷天换日。 
青舟唯一能做的就是陪新莲喝啤酒,她酒量一向很好,从未醉过。 

酒到微醺,青舟拉着新莲胡言乱语, 

“阿莲,我下辈子娶你好不好?”

“好,可你要变成像小海哥一样的男人,而且要早点找到我。” 

新莲柔柔的应着,轻轻用茶水换了青舟的啤酒。然后走到小海哥身边, 
“小海哥,等下我们一起去阿贝家坐一下,好不好?” 

“嗯,好。”小海哥宠溺的应着 

阿贝大概很久没来见新莲了,新莲终归抵挡不住思念的煎熬,而且有小海哥陪着,她才有胆气跨进那个家门。 

小海哥考虑到青舟第二天要上早班,就把青舟先送了回家。 


经过暴雨的冲刷,再加上啤酒的滋润,一挨着床,青舟很快就进了梦乡。

那梦里到处都是雨,青舟撑着伞一直走在那条没有尽头的路上。 

突然阿莲出现在路边,穿着初见那天的裙子,眉眼弯弯的,笑着对 青舟  说 

“姐,我要走了。” 

“你去哪?小海哥呢。” 

新莲不应青舟  ,只顾转了身子就往前走。 

“哎,你没伞勒”,青舟急的撑着伞追,可明明只要一伸手,就能够得着的距离,却怎么也追不上,怎么也走不到她身边。 

青舟急得每个毛孔都竖起来,心莫名揪的生疼,一急一疼,水汽就开始在眼内升起,汇聚在眼角,又酸又痒,忍不住用手去揉,反而带出了大片的泪水,沾着泪的每一寸皮肤,都如腐蚀般灼痛,流的明明是泪,怎么一氧化就成了硫酸呢……,青舟就这样挂着满脸的泪水,举着伞在雨里面不停的追着,跑着……

当泪水流进耳朵太多时,青舟惊醒了,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怦怦跳的心半天才回过神来。

那痛感是如此的真实,如当年庄生一样,是入了蝶蝶的梦,还是蝴蝶入了庄生的梦,已分不清哪是现实哪是梦。

4  

三天后接到新文电话,新莲失踪了。

超市已经三天没人去上班,房东也三天没见新莲回租房。 
所有人最后一次见到新莲,就是在那个雨夜。 


小海哥懊恼后悔的要死,那天他和新莲在阿贝家玩了一会儿,新莲就让他先走,想单独和阿贝聊聊。 
那天晚上,小海哥就把新莲一个人留在阿贝家。 

他低估了人性的卑劣,让新莲一个人留了下来。 

这一留,把新莲永远留在了那个家里,再也没能走出来; 

这一留,阴阳相隔,我们再也没能见到新莲。 

这一留,让青舟和小海哥留下了一辈子的痛。 

未完待续。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关键字:  EOS割韭菜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
原文标题:
24H热门新闻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