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香刑之币圈凌迟

比特傻热度: 3711
最后,赵甲一刀戳中了钱的心脏,一股黑色的暗血,如同熬蝴了的糖稀,沿着刀口淌出来。这股血气味浓烈,使赵甲又一次体验到了恶心的滋味......

最后,赵甲一刀戳中了钱的心脏,一股黑色的暗血,如同熬蝴了的糖稀,沿着刀口淌出来。这股血气味浓烈,使赵甲又一次体验到了恶心的滋味。他用刀尖剜出了一点钱的心头肉,然后,垂着头,对着自己的脚尖说: “第五百刀,请大人验刑。” —莫言《檀香刑》

  • 币圈檀香刑

少读《檀香刑》,震撼不已。凌迟犯人五百刀,每一刀都那样的细腻、血腥、恐惧甚至美。每一刀,都刺入血肉,剔出从刽子手和看客的黑暗人性。那时候我就在想,抛去肉体上的痛苦不说,行刑犯内心该是怎样的煎熬?这是我能想象得到的对人类内心最大的煎熬了。大部分行刑犯内心会在前一百刀内奔溃:行侠仗义的好汉也会哭爹喊娘;坚贞烈女也会叫唤个不停。所有人都奔溃了,会不会有壮士能够熬得住这样的煎熬呢?还真有!据说每一百个犯人中就有一位,能够做到从头到尾,割完这五百刀,不叫唤不呻吟,目光如炬,坚定赴死。

最近这几个月的市场,我称作“嚎市”。各路币圈人士,嚎叫不止,悲声震瓦,一时间仿佛一场大型刑法现场。矿厂被爆尸山野,交易所亏的头破血流;区块链媒体如同上了夹指棍,量化交易被扔满了臭鸡蛋;万币归零,比特币被拦腰截斩。然而这最残忍的凌迟,还是属于币民的。从17年12月到现在,跳动的K线,如同刽子手上锃亮的小刀,一刀刀割去币民的血肉和经。18年1月,btc暴跌至6000usd附近,如同刑前突然一掌,封住币民身体的血液。5月至6月,btc从接近10000usd刺入6000usd之下,仿佛割去了币民的睾丸,再嚣张跋扈的币民,也失去了其往日的威风。11月后半月,btc在6000usd的点位再度腰斩,币民胸肌刚好被旋尽,肋骨之间覆盖着一层薄膜,那棵突突跳动的心脏,宛如一只裹在纱布中的白兔。我听说,这跳动的叫作信仰。

如同前朝的凌迟,百里挑一,总有奇人能够做到从始至终缄口不言、面不改色。币民中也有少数那么几个人,明对这已经长达一年的凌迟,能够做到平心静气,免除了一切苦厄。这些人仿佛能够看见资产价值的流动,放下自我的执着,远离颠倒梦想。

  • 霜冷长河

嚎市如同凌迟处死,熊市如同霜冷长河。总有人以为现状如此凄凉,这就是市场最熊的时候了。其实大家觉得现状惨,只是目前价格奔溃了而已。从另一个角度看,市场一点都不惨。几乎所有人都盲目地相信牛市还会再来,甚至大部分人认为四年一周期还会重现,19年必然见底。币圈大V还在谈笑风生,编制着下行市场的各种段子,颇有喜感。大佬扇一下翅膀,微博就是一个热搜。新手愣头青在大佬的号召下,开始拿着工资卡定投。这真是奇怪的现象,一方面价格奔溃的惨不忍睹,另一方面市场参与者迟迟不肯离场,甚至动不动闹得不亦乐乎。

币民嚎叫的厉害,但还不肯离场。如同一只被刺猬扎伤的狮子,流血但眼里还盯着一块肉。世间哪有这么喧闹的熊市。币民的心目中还在相信那个故事。牛市开始的时候,btc的信仰得到巩固。后来,各路竞争币ETH/EOS等信仰开始搭建。牛市鼎盛,各路山寨币都在一群人中建立了信仰。市场下行,山寨币的信仰率先奔溃,各种创始人被扭送金融办。后来,竞争币信仰也逐渐瓦解了,黑BM的一天,无数人说EOS要归零。那么,市场上还剩下一个故事,几乎无人质疑,即BTC是不是空气币。几乎所有的玩家都毫无依据地认为BTC具有颠覆货币体系的潜力,BTC不是空气币。 贪婪和恐惧是欲望的两面。没有的东西,想得到叫做贪婪;有的东西,害怕失去叫做恐惧。患得患失,为之欲望。围绕BTC的贪婪还是压过了恐惧。也许过几个月,恐惧会打败贪婪。但真正的熊市,是人们彻底丧失了对BTC的欲望,大部分都认为曾经心里相信的那个故事,就是一场愚弄。直到有一天,你产生了一个遥远的印象:你曾坐在冰冷的长河边,坐了好久好久,你忘了你为什么来,也忘了彼岸是什么了。

  • IP金身已破

BTC是数字市场第一IP, 号称币王。何为IP呢?就是故事。当市场参与者觉得btc很牛逼、因为大家都说很牛逼、但说不上来为啥牛逼、总而言之就是很牛逼的时候,市场参与者买单的就是故事,一个关于BTC的IP。人类历史上,去中心化的IP是很难长期存在的,IP是长期需要血肉去喂饱的。我们看一部电影的IP周边,是需要投入重金做宣传的。宣传才能立起IP,依照IP形象,把几块钱成本的布娃娃卖到几千块的。生活中我们熟知的品牌也是这样,苹果、微软、可口可乐这些几乎垄断的企业,还在投入重金做自己的IP。这些能够几十年上百能维护IP的都是中心化组织。即,有组织有预谋的一边做IP投入,一边收割IP做利润。很多人认为黄金是去中心化的IP,且绵延了几千年。可是,我们真的去研究历史,我们发现历史上黄金混的不怎么样。丝绸之路,被当做通用货币的居然是中国江南产的丝绸。犹太人流传的是钻石,清末用的是白银本位。黄金真正开始走上巅峰是二战后布雷登森林体系的确立。开始是各国货币和黄金挂钩,相当于各国政府为黄金维护IP。后来黄金直接和美元挂钩,美国维护黄金IP,黄金作为一个IP几乎达到巅峰。1971年,黄金和美元脱钩,美国不再给黄金IP输血,我们看到的是黄金这个大IP逐渐混不下去的趋势。

粗暴的说,一件商品的价格总有IP属性和实际需求属性。 苹果手机不仅IP响,还能打电话、玩游戏。众多现在已经归零的山寨币目前没有任何价格。这说明已经归零的山寨币没有满足任何实际需求,否则必然有人为之买单。这进一步推出,牛市的时候,山寨币的价格几乎都是IP属性的。看现在归零的山寨币在牛市中的市值表现,其差距有成千上万倍。炮制IP的项目方,导演IP的能力差别很大。

那么问题来了, BTC的市值中IP是多少?我们对比BTC和LTC的代码,发现相差无几,主要是出块速度改了一个固定量,以及采用了不同的难度系数算法。从产品本身看,我们可以粗略地假设BTC和LTC完全一样。目前BTC市值是560亿而LTC的市值只有14亿。我们假设LTC的市值都来自用户的实际需求(虽然这不可能),那我们可以推出BTC满足用户实际需求的价值最多不过14亿。也就是说,BTC剩下的546亿,即占比97.5%的市值来自于IP。这是令人震惊的猜想。那为BTC做IP的是谁?正常一个情况,没有中心化组织,无人谋略地浇灌IP,市场会很快把IP遗忘,人总是健忘的。从17年牛市我们可以看到,大量的媒体、矿机商、交易所、资金盘在鼓吹BTC,在不断强化这个IP。现在的行情下,他们依然在干这个事情。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发现这样做对他们有利可图。因为这样做有利于把新币民的钱拿进来,区块链媒体、旷机商、交易所、资金盘都从中分走了一杯羹。而头部的区块链媒体、旷机商、交易所、资金盘就那么几个,掌握了市场的绝大部分力量。所以啊,为BTC做IP的,是接近中心化组织的。

可就在这一小撮人内部,由于人性的过于贪婪,导致BTC这个大IP金身已破。先是去年某大型矿机商分叉了BTC, 做出了BCH。甚至联合一些交易所,把BCH改成BTC的名字,要夺走这么多年大家好不容易抱团做的IP价值。一年过后,BCH内部又过于贪婪,两排都想独占BCH。分叉出了BCHSV 和BCHABC。每一次分叉,都带走了一部分BTC的信徒;每一次分叉,都抽离了一部分BTC的价值。新入场的币民,会彻底懵逼的,在新人看来,世间已无BTC, 都是骗人的。BTC的IP金身已破,从长期看,IP价值会分崩离析。如果中本聪原计划的那个实用价值没有快速成长,眼前我们看到的这些资金盘、媒体大V和交易所等玩家,都会离开BTC。如同他们之前抛弃的一个个庞氏和邮币卡。

四)势大力沉

目前市场很多老币民已经开始定投了。这些老币民相信,这些下跌和历史上一轮周期一样,跌个一年多,然后快速起飞,在1-2年的时间内会飞涨100倍左右。是的,我交流过很多老币民,他们无一例外地都是这样想的。然而他们都共同忽略个一个关键的变量,即市场体量。

市场有轻重。掌握国家经济的当权者知道,国家经济体量越大,越不会像小国那样明显的起落。运营过公司的ceo知道,越小的公司约容易出现业绩的飞速上涨和衰落。A股的股民知道,大盘股比小盘股稳定。我们把大体量的经济体带来的交易,称作重市;小体量的经济体带来的交易,称作轻市。四年前的BTC是轻市,现在是重市,体量大了20倍。市场越重,趋势越稳定。也就是说,一旦上涨,会出现漫长的单边上涨的慢牛;可一旦下跌,会出现长夜漫漫无尽头。如果其他因素不变,这一轮的下跌,比起之前的周期性下跌,会更加的势大力沉,旷日持久。 大家想象一下,这次的下跌,比之前长20倍,你还会现在去定投吗?

五)衰弱的减半

老币民心里还有一个盼望,即约在2020年3月会出现新一次的减半。历史告诉我们,每次减半,币市必然暴涨。可是很少有人仔细思考,减半的本质是什么。减半就是BTC未来四年增量币价格贵了一倍,但量也少了一倍。从价格贵了一倍的角度看,每次减半都会带来价格的提升。但从增量减少一倍的角度看,每次减半对存量的影响也在减小一倍,其影响逐渐衰弱。 2020年3月附近,这一次次衰弱的减半能否抵挡BTC毁坏的IP金身和这次下跌的势大力沉,我们犹未可知。

六)市场的记忆

有人说阳光下没有新鲜事,有人说世事如棋局局新。历史总会重复但总有些不一样。重复的是人性,不一样的是这局里的条件不同。

市场到底有没有记忆呢?市场下行的时候,80%的玩家不死,市场又怎么能安心见底呢。这死去的80%的玩家,带着他们的记忆,永远的消失了。新的周期来临时,会来一大批没有任何记忆的新人。如今的新人,看到眼前觉得是熊市,有几个知道当年门头沟和烤猫矿机发生了什么呢。算下来,市场95%的人都没有记忆;剩下5%的人清楚记得当年发生的一切。我已经看到了,这5%的人将在下一次周期中屠杀95%的人。

市场潮起潮落,周期套着周期。如今啊,币圈周期深刻地被套入全球资产周期。即便那5%的币民记得4年前币圈发生了什么?又有多少记得30年前全球经济发生了什么呢?随着人类的衰老和健忘,市场的记忆在不断出清。此时的凶险,币圈或许无人知晓。这是多无奈的事情。

嚎市如喧闹的凌迟处死,熊市如霜冷长河。才一百刀,大部分人就好生疼痛,嚎叫不已。IP金身已破、下跌的势大力沉、减半效应的衰弱会补足后面四百刀。那个时候,市场会断喝一声:

“第五百刀,请大人验刑!”

只是那时候,我们早已记忆模糊,忘了为什么来到这里,彼岸又是什么了。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