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姨:2019三大最惨创业者之区块链首富詹克团

币圈十三姨·热度: 2718
2019年, 人们在笑蔚来李斌,你也跟着笑; 人们在笑比特大陆詹克团,你也跟着笑; 人们在笑锤子罗永浩,你还跟着笑; 人们开始一本正经地思考,上帝就开始发笑。

2019年,

人们在笑蔚来李斌,你也跟着笑;

人们在笑比特大陆詹克团,你也跟着笑;

人们在笑锤子罗永浩,你还跟着笑;

人们开始一本正经地思考,上帝就开始发笑。

在深圳蔚来NIO HOUSE,

我写下2019年三大最惨创业者之区块链首富詹克团的漫漫西行路。

说三句:斌哥,加油!老詹,加油!老罗,加油!


01

All in 的赌徒

 

为做自己喜欢的事情All in,究竟算作什么?

 

2014年,距离成功送易车网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已过去4年,李斌看着北京城灰蒙蒙的天空,决定自己造车。40岁的李斌给自己写了封信,去做自己最喜欢的事儿,顺便让天空更蓝,他拿出了自己的全部身家——1.5亿美元,All in 蔚来。倾注所有好运,干一场可能让他倾家荡产的“造车新运动”。

 

2013年,望着北京灰蒙蒙的天空,一个干了六年机顶盒芯片设计的普通IC民工詹克团决心卖了自己北京的房子,举债500万,all in比特币矿机创业,与吴忌寒共同创立比特大陆。

 

在数字太和给电视机做芯片设计搬了6年的砖,他只用了2个小时在维基百科上看了比特币的介绍,随即成为了比特币价值的信仰者。此时,他像一只蝼蚁,在心中朝着可能让他倾家荡产的“造芯计划”迈进了第一步。

 

6个月时间,詹克团从矿机芯片底层设计入手,生产出了第一代蚂蚁矿机S1,以其低功耗高性能的技术优势远超同行,奠定了比特大陆的市场基础。

 

2019年,创业约6年时间,当蔚来徘徊在“生死线”的时候,昔日IC民工詹克团屌丝逆袭,在40岁时以身价295亿元跃身胡润富豪榜中国区块链财富榜榜首。

 

他和投行出身的吴忌寒共同打造了一个全球第一的“比特币矿机帝国”,所掌控的矿池已经超过了比特币全网算力的45%。

 

然而,首富的日子并不好过。

 

1029日,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吴忌寒发起“逼宫”,对公司员工发邮件,解除詹克团在比特大陆的一切职务。几天之后,比特大陆内部员工透露,吴忌寒正在追查詹克团及其团队侵占公司职务和财产。

 

当詹克团收到消息返回北京时,却发现自己已经被禁止进入公司的办公区域。

 

吴忌寒神不知鬼不觉地拿着公章做完了法人变更,这场蓄谋已久的合法“政变”,以吴忌寒王者回归甚嚣尘上。

 

众叛亲离的首富詹克团却在媒体的狂热中选择沉默。他给媒体留下的背影是:一意孤行烧钱搞AI芯片研发的技术偏执狂、AI故事的骗子、靠吴忌寒战略眼光发家致富的技术宅。

 

一时间,首富詹克团成为谜一样的男子。

 

02

世界如此未知,

人类如此愚昧,

我们还有什么事物必须难以释怀?

——詹克团

 

暴富让詹克团变了吗?

 

詹克团的微信头像在佛前双手合十。

 

300亿身家荣登胡润富豪榜后,2018年11月17日,詹克团在微信朋友圈上写下:“内因是主因,我们自身修养不够、欲望太大……人就是欲望太大,我们要断掉人的某些欲望。做大做强的前提是做精。

 

詹克团没有什么特别,和所有技术屌丝男一样,谈论到芯片设计的技术创新,谈到佛教宇宙观与量子物理,他的眼睛里开始放射光芒。他的书房里摆放着上千本书,哲学、历史、科幻、企业管理……

 

2001年毕业于山东大学,2004年在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取得微电子与固体电子学专业工程硕士学位,之后曾在清华大学担任信息技术研究所的研发工程师。

 

在他身家上亿后,仍然和过去保持着一致的屌丝生活,生活中最大的奢侈品就是2台电脑,一台最高配的MAC PRO,一台最高配的Think Pad,他照旧会把两台重达十余斤的电脑一起装在一个巨大的双肩包里,瘦削的身型与硕大的背包形成鲜明反差,coding是他人生的乐趣之一,另外一个乐趣是坐禅,以得到内心的平静。很难想象一个身价300亿的“矿霸”依然是如此朴素的追求。 

 

他可以亲自开一个多小时的车连夜去机场接技术伙伴,聊得最多的是技术,技术,还是技术。偶尔也会讲他的宇宙观,他认为佛教宇宙观是与量子物理相通的。谈到另一个次元的事情,他的激动溢于言表。

 

作为后起之秀的比特大陆矿机能迅速抢占市场份额,外界都知道,詹克团拉起了整条牛逼的芯片供应链去实现矿机的性能,直接在台积电做芯片的工艺定制,芯片后段定制了高散热的封装工艺,加上串联的矿机设计,及更高效率的RTL代码让蚂蚁矿机S1-S9一路保持领先同行的能耗比,市场上矿机能耗比在150w/THs的时候,蚂蚁s9做到了107w/THs。这对矿工意味着同样的电力成本能挖掘出更多的比特币收益,对于全球同行来说意味着吊打,让蚂蚁矿机的市场占有率一度高达七成以上。

 

比特币挖矿算力提升的路径CPU-GPU-FPGA-ASIC,直到2012年8月,中国科技大学2001届少年班学生蒋信予(“烤猫”)在深圳成立公司,在BBS上发布制造ASIC芯片矿机的计划,当时还在投行工作的吴忌寒购买了烤猫公司虚拟股票赚取了人生的第一个一千万,2013年7月,烤猫公司的矿场每个月能挖出近4万个比特币。2013年2月,比特币价格为22美元,11月,比特币价格飙升至1000美元。

 

1万个比特币买一个披萨,到“一币一嫩模”只用了不到4年的时间。

 

加密“矿机”并非简单的挖矿硬件,其产出的数字货币与矿机本身都具备特定的资产属性,这样的资产属性可以为更广泛的金融衍生品提供包装基础。比特币的财富效应也让投行出身的吴忌寒有了数字货币金融玩法的施展空间。

 

行情好的时候,矿机=印钞机。

 

价格波动之下,挖矿展开的算力竞赛,全球玩家最终还要比拼底层技术优势。烤猫公司在国内首个提出拿“重型武器”ASIC芯片挖矿,遇到了俄罗斯的一家ASIC比特币矿机芯片研发团队Bitfury成功研发了全定制的挖矿芯片,当2014年末比特币跌落314美元,烤猫突然人间蒸发,至今不见踪影,成了币圈永远的一个谜。

 

烤猫消失后,IC屌丝詹克团在全球算力竞赛中站上了历史舞台,扛起了ASIC挖矿的大旗。

 

世界上第一款16nmASIC挖矿芯片是瑞典人抢了先的,能耗比甚至没有突破200W/Ths2016年詹克团带领比特大陆推出了蚂蚁矿机S9,用了BM1387芯片能耗比仅为107W/Ths,能效比吊打竞争对手,这也使得蚂蚁S9矿机横扫币圈,BM1387芯片出货量数亿颗

 

“中兴事件”爆发后,我国集成电路的落后引起了国人的广泛关注。虽然中国在集成电路技术距离世界水平还有很大的距离,但是世界排名前三的数字货币矿机生产商均在中国,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亿邦科技,它们均使用最先进的芯片工艺和封装技术。某种程度上,无心推动了我国芯片产业的局部繁荣,以华天科技为代表的三大封测企业也因为参与研发和量产数字货币芯片产能爆满,股价跳升。

 

这场“矿海沉浮”,竟然无意间让中国在区块链算法的ASIC芯片设计领先全球。崛起的比特大陆成为全球前十、中国第二的无晶圆厂芯片设计公司。

 

詹克团给比特大陆定下的战略方向是立足IC,成为所有算法厂商的生态合作伙伴,比特大陆的使命是聚焦算力芯片,参与星球级的算力芯片市场竞争,在自己的领域争取做到世界第一。

 

AI和Blockchain在ASIC芯片上“邂逅”,詹克团在ASIC芯片上的方法论,不但能给挖矿提供超强算力,还能够为AI芯片提高效能,这亦是为下一场全球人工智能竞赛的基础设施而准备着,将模拟芯片中底层工艺的方法论导入到数字芯片中来,是比特大陆领先的原因之一。

 

2017年11月8日,詹克团推出了AI系列芯片Sophon(算丰) BM1680,“算丰”的名字是他通过打坐冥想得来的,这是继谷歌TPU之后,国产自主研发的一款专门用于张量计算加速的专用芯片(ASIC),为CNN/RNN/DNN的训练和推理而准备着。虽然烧掉千万美金造芯,收入却几近忽视,詹克团却执意以超越摩尔定律的速度,持续推进着AI芯片的迭代。

 

03

魂牵造芯

 

比特大陆背后的灵魂是什么?是金融技术至上,还是硬件技术至上?理念的硬分叉早已横梗在兄弟情上。

 

在吴忌寒发动政变之前,詹克团还在为比特大陆的AI转型而东奔西走。

 

2019年,9月17日,詹克团兴奋地发布第三代云端AI推理芯片BM1684,据称是全球唯一一款城市大脑专用芯片,深度学习专用处理器聚焦于云端及边缘应用的AI推理,比上一代芯片性能提升6倍。

 

从算丰第一代到算丰第三代,疯狂的詹克团可以事无巨细地在100个项目微信群里分配工作任务。BM1684采用台积电12nm工艺,其面积约200平方毫米,仅比成年人指甲盖大一点。

 

BM1684让“智慧城市”进化出“大脑”,城市大脑是城市信息化发展到高级阶段的必然产物,算力中枢则是城市大脑的核心部件。

 

原本詹克团计划,下一代7nm云端芯片BM1686将在明年发布。

 

当吴忌寒怪詹克团“不误正业”抽调出人力资源研发AI芯片导致友商在矿机芯片上有追赶之势的时候,詹克团的眼睛里看向“星辰大海”。

 

英特尔的服务器芯片约2年一代,詹克团约9个月时间疯狂迭代云端AI芯片,他说,IC业竞争激烈,显示出明显的头部密集特征,第一名活得好,第三名可能就很难了,但IC业历史也表明,一旦中国公司站住了脚,欧美公司就基本没戏了。比特大陆云端芯片还没推进到最先进工艺,加快迭代周期,有机会跟上市场需求。

 

他相信,尽管今天AI芯片的出货量还很小,但未来三五年会变得非常大,可能会达到像数字货币一样数十亿美元的量级。

 

一个月后,1025学习讲话,比特币价格瞬间拉升30%,让詹克团的“远方”显得离钱更远。迷恋华为文化的詹克团大刀阔斧向华为学习组织结构变革,最终把自己搞到了组织外部。

 

吴忌寒向媒体说“詹和我之间,谁真正热爱技术?詹不爱技术,他爱满足自己的权利欲望;他不爱技术,他爱虚荣。我们没有选择,只能把他赶出公司。

 

04

放下执念

 

300亿VS 170亿,老詹VS小寒,这对区块链世界曾经最强大的CP,用最强悍的硬件技术和摄人魂魄的金融模式,让比特大陆成为币圈人人胆寒的数字帝国。

 

有时候,让我们摔倒的正是让我们成功的,改变的只有时间和形势。

 

事实上,把比特大陆带上巅峰的正是疯狂的怀着价值信仰的技术赌徒。然而,让比特大陆前路茫茫的原因也正是如此。无论詹克团执意烧钱造芯,还是吴忌寒重金和奥本聪打响BCH和BSV大战,老詹是最初的老詹,小寒是最初的小寒。

 

在纷纷扰扰中的詹克团,也许打坐,也许冥想,也许放下执念,也许失眠。

 

承载着他造芯心血的下一代7nm云端芯片,不知道是否还能来年再见,城市大脑不知道会不会进水。

 

一年前,他说:“世界如此未知,人类如此愚昧,我们还有什么事物必须难以释怀?”

 

如今,如何释怀?

 

十三姨后记:

 

真正豪情的创业者,征服的是自己和星辰。

 

2019年最惨的创业者,无论李斌的“新造车运动”,还是詹克团的“造芯计划”,还是罗永浩1亿元的无限责任担保,本质上,浪漫主义的创业者都在做这个荒诞世界上最奢侈的事——造梦。


“惨”只是这个世界的标准价值观,英雄从来不需要外界标准来定义,他们只定义“未来”。



(作者:币市十三姨,Wechat:LIZHUTIANSHI)

 

考文献:

1】对话比特大陆詹克团:城市大脑专用芯明年上市!终端芯片业务将独立.

http://tech.ifeng.com/c/7q39EaEngNF

2】揭秘吴忌寒:我从未来走来,千亿开挂人生(原创).

https://bihu.com/article/162097?i=Ayb&c=1&s=Gat&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3】蔚来李斌,2019年最惨的人.

https://mp.weixin.qq.com/s/TT14iPoSW6s7hI60EVqQcg

4】詹克团的 AI 孤岛,吴忌寒的Bit大陆.

5】吴忌寒:詹克团不爱技术 只爱虚荣http://www.techweb.com.cn/blockchain/2019-10-31/2761430.shtml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
原文标题: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