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从业者:我们现在就是1996年的马云

IT时报·热度: 31833
但美好愿景背后,整个区块链行业还需要冷思考。

作者/孙鹏飞 钱奕昀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在李潇(化名)的潜意识里,10月26日的深圳,没有雾霾,阳光灿烂。尽管天气预报显示,那是一个多云天。

李潇是一家区块链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他的工作因上周五(10月25日)晚间的一则新闻而改变。10月24日下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体学习时强调,区块链技术的集成应用在新的技术革新和产业变革中起着重要作用。

“我们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明确主攻方向,加大投入力度,着力攻克一批关键核心技术,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习近平表示。

政府的关注,催热了区块链行业。“行业回暖”是李潇的感受。区块链行业再度复苏,但在行业如火如荼之下,从业者更多了一份警醒和反思。

 

Part.1

兴奋

冷脸的投资方主动约聊天


李潇还记得,他的区块链项目刚成立时,是今年年初。和几位联创相继拜访了多位投资人后,碰壁遇冷。彼时比特币币价在3500美元左右,距离币价接近2万美元的高峰期,过去一年多。随之而来的,是区块链行业陷入沉寂。

一家投资机构的负责人告诉李潇,他可以投30万元参与项目,但有个条件:李潇可以打着这家投资机构投资的旗号寻找其他投资人,但只有第二个投资人确定投资意向后,才会给钱。

“这很难。”一度,李潇怀疑他的项目能不能做起来。

对此,余泽(化名)也感同身受。去年3月份,余泽计划创立一家传媒公司,专做区块链方面的报道。一个月后,一位温州的投资人答应给他投资500万元,分3期。

为此,余泽在杭州选好了办公室,搭建了内容、运营团队,一切整装待发。

然而,美好的口头承诺随着币价的下跌,化为泡影。比特币从当时接近1万元美元的价位,大幅走低,在2018年年底下探至3285美元年内新低。而他的投资人因加杠杆炒币,爆仓了。资金紧张,投资款一拖再拖,最终没了影。

据《证券日报》报道,去年11月,区块链领域的投融资热度持续下降,共获26笔融资,涉及金额仅11.2亿元。数字背后,是行业的寒意。

如今,李潇看到了行业的变化,他是兴奋的。上周末,多个投资人主动联系到他的团队,表达了投资意向。这一周他的团队需要和四五个潜在投资人见面。

林全(化名)也看到了投资人、传统企业对区块链的态度转变。他是一家数字货币钱包企业的CEO。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此前态度冰冷的传统企业、投资方在周末主动约他参加“聊天局”。“(聊天局)里面还有政府的人。”在他看来,这是一种行业回温时的锦上添花。

这个秋天,区块链行业,正笼罩在政策的暖意之下。

 

Part.2

机遇

“我们现在就是1996年的马云!

 

兴奋背后,还有行业的快速火热。这早已在资本市场显现。

昨日(10月28日)收盘,A股区块链、数字货币、金融科技涨幅超过8%,上百只区块链概念股迎来涨停。即便在今天,三大股指震荡下行,数字货币依旧涨幅居前。


股民们不断搜索着手持股票公司和区块链间的联系,期待着股价大涨。

 

在创业板上市公司耐威科技的投资者互动平台上,甚至出现戏剧性的一幕。尽管这家主营惯性导航产品、卫星导航产品、芯片及航空电子系统的上市公司董秘否认了与区块链的联系,但仍有投资人偏执地想令董秘承认其为区块链上游企业,是概念受益股。

无奈之下,董秘只能以一句“你也不必牵强再说爱我”作罢。

不止A股市场。初创型的区块链企业,正借由这一波的风口,期待着获得更多人的关注和认同。李潇项目的另一位合伙人王伟(化名),在区块链活动的社群中,发了一张截取自马云在1996年推销中国黄页视频的长图。


面对“不像个好人,像个骗子”的质疑,马云在视频中表示,再过几年你们就会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了。

对此,王伟深有感触。他在社群中留下这样一句话:“我们现在就是1996(年)的马云!”这是他在压抑良久后的一种表达欲,尽管他无法预计,那个区块链项目之后会走向何方。

更深层次的期待,来自于10月28日晚间。当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在首届外滩金融峰会上表示,中国央行推出的数字货币是基于区块链技术做出的全新加密电子货币体系,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即人民银行先把DCEP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金融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

据悉,根据现阶段央行数字货币设计,DCEP注重M0(纸钞和硬币)替代,而不是M1、M2的替代,从而杜绝现有M0在洗钱、恐怖融资等风险。

方图创始人兼CEO蔡良滨认为,对外,DCEP摆脱了人民币国际化受制于中资银行体系国际化扩张的不足与低效,孕育了跨境贸易、投融资与结算的创业机会,而对内,则有机会一举掌控所有不记名现金结算下的灰产,意味着监管科技与反监管科技的创业机会。

而DCEP令浙江大学计算机学院副教授,杭州区块链技术与应用联合会秘书长季江民看到了人民币全球化进程的新机遇。

 

Part.3

思考

最缺的还是技术,币圈会死灰复燃吗?


如今区块链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技术。习近平讲话中的“最前沿”、“制高点”和“新优势”,意味着中国在区块链领域的目标。

“2020年将是区块链行业转折的元年,接下去5年区块链将会像AI、大数据一样火爆。”季江民预测道。

但美好愿景背后,整个区块链行业还需要冷思考。

蔡良滨认为,目前区块链的产业应用层面,并不由市场驱动,“区块链在产业应用上创造的价值还很有限,这是绝大部分的区块链技术公司在财务数据上都很难看的原因。”

季江民则告诉记者,目前金融领域,区块链技术在银行、保险和证券行业有小范围的运用,“相对来讲,银行的应用还是多一些。从明年开始,区块链可能会在金融领域有大规模的运用。”

另据一位银行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区块链在银行的应用多在通过银行和企业间的联盟链,做供应链金融业务。

区块链技术因具有分布式存储、可追溯、不可篡改等特征,在金融领域的运用场景中可以起到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的作用。那么,除却金融领域,区块链还可能有哪些场景应用?

蔡良滨更看好由政府与企业联合主导,一些民生、政府事务上的区块链产业应用。这些应用能带来更加透明、高效的社会生活。

据《IT时报》记者了解,目前巴比特正和浙江省数字经济学会合作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身份认证服务标准化试点。

去年12月,微信支付商户平台正式上线区块链电子发票功能,通过“资金流+发票流”的合二为一将发票开具与线上支付相结合,实现了“交易数据即发票数据”。

季江民则表示,现在倡导“区块链+”,之后会在教育、文化、医疗、农业、智慧城市等各个领域运用区块链技术,“区块链甚至还会应用于治安领域,交警、城管也可以接触到这一技术。”

事实上,季江民并不担心区块链技术的落地应用场景。在他看来,在政府影响下,很多应用场景会自然而然挖掘区块链的价值,“和互联网一样,区块链在中国不会缺应用,缺的还是技术。这需要花费大量精力,投入大量人力物力。”

季江民坦言,目前高校的区块链课程没有成套体系,即便是与区块链相关的密码学,不过比之前的课程学得更深一点。“我们使用的还是人家的技术,还不能说走在国际前列。”他表示。

在他看来,政府很有可能在近期加大对区块链产业和人才上的配套政策扶持。

但另一方面,链平方CEO周淼曾表示,她担心在利好消息影响下,会有一大波有资源但不踏实做事的人冲进区块链行业,享受可能会到来的政策红利。

甚至币圈,也可能死灰复燃。不过,季江民对此并太不担心。“他们是智商情商很高的一群人,应该会转型的,其中还有一些人有技术背景,都知道炒币是行不通的。”季江民认为,国家出台鼓励区块链产业政策的同时,应该还会加强对币圈的监管。

目前,区块链行业实行的是备案制度,涉及发币的企业在备案上无法被通过。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IT时报
原文标题: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