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青年”、“互联网老兵”、“币圈韭菜” 玉红的众多标签为哪般?

耳朵财经pro·热度: 1821
在这个圈子里,割与被割的命运或许早已注定。不知道转型后的XMAX和玉红,能否“一雪前耻”?在这个对“韭”当“割”的世界,XMX这个算力币能否胜出?

文 小玲儿

出品 耳朵财经

1980年,一个男孩在四川南充的某个农村出生,8岁时,他跟着自己的父亲去了江苏常州。看到家乡的落后与城里的繁华,他开始思考导致这种差异的原因以及自己的未来。

他初中努力学习并顺利进入江苏省重点高中,原本他的成绩可以上清华北大,但他高考发挥失常最后选择了常州江苏技术示范学院,就读物业管理专业,成为村里的第一位大学生。

上大学后,他摆地摊,卖小零食……自学编程,为企业设计主页,很快就月入过万,成为班里最有钱的学生。努力赚钱的他,并未在意学业。

2000年,大二的他与自己的老师一起创业,正赶上互联网风口,而后他很快实现了多数人想要的“财富自由”。

18年后,他被称为“区块链社群”第一人、“区块链传销教父”、“割韭菜小能手”,也是著名的区块链三点钟社群发起人。

他就是区块链XMAX项目早期投资人玉红。

/1/

玉红,红于区块链三点钟社群

首次创业做互联网相关业务,“当时尝试很多,互联网广告、企业网站各种都做过,不过最后发现SP、IDC赚钱更多就专注这块了。”玉红平静地叙述着自己的过往,“那时一年赚个几百万不成问题。”

随着公司不断发展,他从常州搬去上海,两三个月后月销售额就达上千万。但后来公司业务受到互联网泡沫破裂的影响,2005年他转让了公司,同时也找到了新的创业方向。

新公司做移动增值业务,向用户提供短信、彩信等基于手机的内容服务,这些业务也帮当时的腾讯、网易等一大批中国互联网公司成功实现了盈利。两年后,这个公司员工就达上百人,这吸引收购者当时给的报价达2000万美元。“但我认为起码值3000万美元,再说我希望将公司做大,钱对我的吸引力已经降低,我已经很有钱,我需要新的成就感。”玉红当时接受采访时这样表示。

后来因为政策的影响,他卖了公司选择休整一段时间找寻新的方向。曾因公司业务去过北京三个月,尽管在上海三四年,但他最后选择北上。“在上海那个地方你要很有钱才可以,虽然我也有钱,但我不喜欢那里的气氛。”在谈及为什么到北京时,玉红这样解释道。

经过两年时间的观察,他选择了游戏行业,当时的页游、手游崛起趋势明显。这次创业,玉红选择和兄弟一起闯天下。公司“畅游互动”坐落在北京建外SOHO,三个兄弟挤在一个6平米的公寓中不分昼夜一心扑在工作上,那时创业的激情让他们不知疲倦。

2008年,公司更名为“趣游”。当时的工作环境和氛围都极为融洽,他自掏腰包为加班员工发红包,公司也提供宿舍,所以自愿加班,快乐加班成为当时的“公司文化”。玉红曾表示:“工作是一种快乐,生活也是一种快乐,你得学会享受这些过程。当你把自己不喜欢的事变成你的乐趣,你就会跟别人不一样。重要的是你如何看待这个事情。”

经过一年多的发展,趣游月收入过亿,也曾成为行业第一,例如成功运营了《仙域》、《傲剑》等游戏。2012年,玉红当选了“中关村十大年度人物”,同期入选的有雷军、李开复等人。但公司发展并非十分顺利,2012年投入研发过亿,并在年末传出大规模裁员的消息。“我们投入在研发的费用达到一亿元,拥有十几个研发团队。但我发现很多项目没有新意,或者就是抄袭,于是我们砍掉了很多这类团队,为此损失了近八千万元。”他后来接受采访时说到。

第一排最后一个为玉红

玉红在趣游成立之初就打算走国际化路线,希望在游戏领域中国可以领先世界。在裁员前,公司已经开通面向日韩、东南亚等地区的网站,并在日本、韩国、台湾以及马来西亚等国家和地区的游戏用户进入前五甚至前三。

玉红的中国游戏梦最后止于趣游被360收购。“将公司卖掉不后悔,只是原本公司的市值可以更高,当时因为认知问题而卖便宜了,但从老周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也挺好。”他语气平静,脸上也没有过多的情绪。

每一次都曾努力设想做到最好,但总会遇见天花板。没有做出自己认可并有成就的项目,他一直很焦虑,于是找各种大咖聊天请教。

2017年币圈遭遇“九四事件”后,反而让比特币价格达到了最高点,币圈一时热闹非凡。2018年春节前,玉红在与陈伟星的多人饭局上听到了一个名词——区块链,并看着陈伟星跟每个人聊了五分钟后就投了五个项目,而他全程发懵。他鼓起勇气问陈伟星什么是区块链,却被告知自己去看文章。

“我内心要强,回家就埋头苦学,然后痛尝兴奋、懵逼与焦虑的滋味。”

在2018年春节期间他约了几个朋友一起聊区块链,聊到凌晨两点仍意犹未尽,于是决定拉群继续聊,当时正值三点钟,遂取名“三点钟”。群里名人云集,例如陈伟星,徐小平等,而后三点钟社群分叉裂变迅速席卷整个币圈,一时风头无两。而玉红作为三点钟社群创始人从此一炮而红,随后被称为“区块链社群”第一人,日后便常活跃在各大区块链活动中以发展自己的社群共识。

玉红,从此在币圈红了。

/2/

“黑”于XMAX,消声后再度归来

随着玉红对区块链的了解越来越多,他越发相信这将是场革命并积极投身于行业内各种活动中。例如他曾公开发声EOS是全球最大的传销币;不搞社群的项目都是耍流氓;营销和传销的区别在于创造价值等,这些言论后来多半成为圈内人攻击他的点。

他表示“搞区块链一上来就发币”是错误的观点,然而在2018年6月份,他和陈伟星等人为XMAX项目“站台”推广。6月3日,“3点钟&全球社群联盟”如3点钟社群般横空出世,一时之间风头正盛。

XMAX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操作系统,以“一条公链+多条功能性侧链”并行的形式运行,定位大娱乐方向,既做公链、又有游戏引擎、DApp分发平台等。

与此同时,XMAX也被爆出代码抄袭,评级风险极高,顾问信息涉嫌造假以及被技术专家评价“战略定位不清,大而不当”等问题。

但冲着玉红的名气和各位大咖的背书,不少人对这个项目极具期待。XMX(XMAX代币)在6月7日火速登陆火币HADAX交易所,这刷新了火币的上币记录,同时也有其他交易所上线了XMX,接着币价在一天之内上涨至30元后又跌至2分,跌幅达1500倍。

“XMAX要成为世界第一公链”的口号也被骂声淹没,玉红曾表示拿出1000万奖励黑XMAX的自媒体,但不管玉红说什么,回应的都是骂声以及吐槽他是“割韭菜小能手”等。红于三点钟社群的玉红,现在“黑”于XMAX项目。2018年底市场渐熊,市面上的声音不多,玉红也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2019年6月下旬,币圈行情逐渐回暖,比特币价格过万。此时,XMX也连续几天暴涨而进入大众的视野。玉红趁机在XMX群里高调扬言“BTC过万了,今天开始正式回归”以及“XMX现在价格5倍后我个人建仓XMX”,同时带来的还有[XMX-BTC]躺赢计划。这意味着玉红正式回归币圈。

跟着玉红回归的XMAX也转型为全网第一个算力币,持有XMX即可挖矿BTC。

XMAX新logo

他渐渐又活跃在行业内的各种峰会和活动上,开始新一轮的布道。玉红和XMAX日后会怎样,还需时间的见证。

/3/

对“韭”当割,谁更胜一筹?

尽管很多人认为区块链是一场技术革命,但其处于发展早期是不争的事实。

“早期大家的认知都不高,例如我9000元买的以太坊,买了一千万多美金。我们搞互联网技术的就觉得以太坊技术牛逼,加上创始人的背景靠谱,结果我在800元时清仓了。”玉红用自己的经历解释币圈的问题,接着又补充道:“其实数字货币给了创业者更多机会,因为只要写个白皮书就可以了,而且写得越让人看不懂,越让人觉得你牛逼。”

“很多人说XMX割韭菜,但我们的投资人都是机构,怎么割韭菜?”他淡然道,“当时做这个项目时的认知确实不高,感觉热点靠谱有价值就去做了。即便币价跌倒0,只要觉得靠谱能坚持下来也行,但最后却发现项目没什么价值,这时才崩溃。”

2018年底,比特币闪崩,出现矿机“论斤”卖的情景,而玉红在沉寂的时间里却在布局比特币矿场。归来后的他说成功抄底比特币矿机,这才有了XMX的转型。但在此之前,XMX上线交易所,他表示曾被割韭菜,因为做市值管理而将私募的6w个ETH被割了一半,差点在18年末关门,卖了剩下的2w个ETH以及裁员100多人后才活下来。

2016年至2018年是整个金融经济最艰难的三年,他的公司以及项目投资总计亏损近20亿。“那时是整个环境不好,跟个人能力没关系。后来买以太坊资产缩水也没啥,至少还有剩下,相对20亿来说,后面的这些都不算什么了。”他思索了会,回忆自己创业这些年的情景后接着说:“总说我割韭菜,币圈的这些钱也没之前我亏的钱多。”

玉红

区块链大部分从业者的想法:如果你不割韭菜,会被认为是傻;如果你真没割,也不会有人相信。“我说我不割韭菜,没人信,也有人说我傻,现在XMX锁仓给比特币,一开始人说我们是假的,但我们的钱包地址都是公开的,以及项目私募基金也是公开的,哪里能作假?”他停下一会儿,继续说:“我们已经回购两个月了,这大概五百多万全部用于回购。按照这个趋势,明年可能会拿几个亿用于回购。”

玉红表示未送比特币之前,他发微博总被骂,而现在会有人主动帮忙回怼,因为他们真的收到了比特币。对用户好而不是割韭菜,而想不被割需明白两个真相:在币圈炒币的人95%都亏钱;做价值投资,趋势跑赢波段。

尽管这个圈内都喜欢赚快钱,例如不涨50倍100倍就认为项目不行。但当你清楚对用户的定位和认知,在意真正的用户并把他们当成合伙人,只要做实事即便慢一点也没关系。“我们每个月拿收入的20%来回购销毁;然后给持有XMX锁仓的用户分比特币。我们的代币锚定比特币,当对方跟你玩一两年而没亏钱时自然会继续跟着你,这口碑也会形成自来水效应。”玉红表示会努力做实事让购买XMX的用户赚到钱,“而现在正带着2016年至2018年的投资人一起挖矿,他们差不多已经赚回来了。下一步计划是让购买XMX的用户也能赚到钱,例如近期我们会有个计划:只要在2018年购买XMX亏钱的人报名来北京,我们报销车费并让对方回血。”

在这个圈子里,割与被割的命运或许早已注定。不知道转型后的XMAX和玉红,能否“一雪前耻”?在这个对“韭”当“割”的世界,XMX这个算力币能否胜出?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关键字:  玉红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
原文标题: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