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行筹备数字货币的挑战

香港国际新经济研究院·热度: 6246
8月2日,在中国人民银行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传递了「加快推进我国法定数字货币(DC/EP)研发步伐,跟踪研究国内外虚拟货币发展趋势,继续加强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的信号。

8月2日,在中国人民银行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传递了「加快推进我国法定数字货币(DC/EP)研发步伐,跟踪研究国内外虚拟货币发展趋势,继续加强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的信号。此前,人行研究局局长王信曾透露,国务院已正式批准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目前央行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正在组织市场机构从事相应工作。

中国央行原行长周小川在《信息科技与金融政策的相互作用》一文中透露,人民银行推动的DC/EP(数字货币/电子支付)的设计思路包括:既然要支持科技的发展,又要防止出问题,不应预先选定某个技术,而是要依靠分布式研发、市场竞争,尊重市场的选择。既包括以账户为基础的电子支付渠道上的改进、扫码支付之类的移动支付,也包括区块链和分布式帐本(DLT)类加密数字货币系统;有些不同体系的技术可能会并行发展,可以鼓励多家协同发展和快捷切换,但主要是发挥市场积极性。

笔者认为人行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宗旨,应该为创新货币发行、流通和调控方式,从而有效提高数字经济交易效率,降低数字经济交易成本。

不过,人行推出数字货币也面临不少困难。首先,中国区块链技术的优势和制度的落后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不过,中国对数字货币的相关制度不必人云亦云、盲目跟风,可以想清楚、看明白了再做。要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处理好创新与监管的关系。要认清金融的本源,坚持实质重于形式,穿过现象看本质。对于金融科技业务应该坚持内外资一视同仁,坚持持牌监管和功能监管。唯有如此,方可实现制度的「后发优势」。

洗钱行为难杜绝

其次,人民币资本项下不能自由流动。根据蒙代尔不可能三角,货币政策独立性、固定汇率和资本自由流动无法完全实现。对中国而言,目前资本项目还未完全开放、人民币国际化仍在进程中。数字货币加密性质和点对点支付能够绕过资本管制,削弱跨境资金监管的有效性,同时也加剧资本跨境流动带来的冲击。在搭建数字货币方面,港币经验或可供参考。除了足额美元支持,香港外汇储备也很充足,2019年5月外汇储备是基础货币的两倍还多。这些资产支持和储备主要在港元走弱时发挥作用,能够保证香港金融管理局(HKMA)有足额的外汇买入港元。这能让市场相信,HKMA有足够能力抵御货币投机,管理资本流动。事实上,香港联系汇率制经受住了数次危机考验。

再次,杜绝利用数字货币进行违法犯罪面临较大挑战。数字货币以其匿名性而成为了洗钱、诈骗和庞氏骗局的天生应用场景。此外,未来企业或通过数字货币进行融资。此举在降低融资门槛,提升全球资本配置效率的同时,置身监管之外使项目鱼龙混杂、良莠不齐,或破坏正常金融秩序,恶意炒作代币甚至会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
原文标题: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