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金融旗下CoCo交易所开放上币申请通道

公链故事难再续?| 火星号精选

蜂巢财经·热度: 9103
尽管现阶段公链行业进展放缓,好在从业者都在探索破局之道。


文 | 凯尔、JX kin

9月底,比原链(bytom)创始人兼CEO段新星辞去职务,离开了他一直看好的公链舞台。在这半个月之前,另一老牌国产公链公信宝(GXC)的运营主体因涉及非法爬虫业务遭警方查封,一时令舆论哗然。

两大公链相继发生变故,各自短暂地占领币圈“头条”的几天后,讨论声渐息。曾在2017年炙手可热的公链赛道陷入沉寂,这块战场仍未诞生真正的“杀手级”应用,这是全球范围内所有公链都面临的尴尬,哪怕是最星光闪耀的以太坊和EOS,也未能突破想象。

NEO小蚁、量子链、元界……这些曾被寄予厚望的国产公链,如今待在链、币两圈人遗忘的角落。

从2014年到2019年,五年时间,公链从探索阶段进入井喷期。热闹过后,性能不足以支撑野心,商业应用和价值难以落地等难题依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

比原链创始人的离开再次提醒着行业公链正在走向发展断层,处在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区间。

市场上,新一轮洗牌夜以继日地进行,公链领域不时有新人涌现,Cosmos 和Polkadot(波卡)等跨链项目成为新的明星,迭代再次袭来。

公信宝暴雷 揭国产公链伤疤

9月11日晚间,“公信宝被查封”的消息不胫而走。后续多方信源证实,其运营主体杭州存信数据科技有限公司因非法爬虫和倒卖数据,被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分局古荡派出所法办。

随后的几天时间,GXC币价大幅跳水,由0.76美元跌至最低0.29美元,跌幅超过60%。

公信宝突发事故,再度勾起人们对这个老牌公链的记忆。公信宝成立于2016年,是币圈最早投入商业应用落地的公链之一。2017年6月,公信宝正式推出主网GXChain,2018年1月,公信宝发布了著名的DApp布洛克城,用户可以通过上传个人数据进行挖矿。

布洛克城挖矿页面

在业内多数人看来,公信宝是圈子里为数不多的好项目,非法爬虫的“越界”事故还是揭开了这个明星公链的伤疤。

翻看公信宝过往的信息,其 CEO黄敏强多次强调,公信宝践行的是通过区块链将数据的所有权归还给个人,“隐私保护是自由世界的基础。”讽刺的是公信宝终因非法爬取隐私数据遭遇查封。

表面来看,爬虫业务和区块链业务并没有直接关联,但言行不一却让其遭遇公信危机,也暴露这条明星公链的造血能力不容乐观。

从币价表现上看,即便是在暴雷之前,GXC的价格相比去年1月的高点,已跌超90%。币价的大幅下跌,固然有外部市场因素,但早宣称已商业落地的公信宝,营收能力也被打上了问号。

此前,黄敏强曾披露,公信宝盈利只是保障员工的基本开支,传统数据采集业务每个月都在增长。这也被相关媒体解读为去中心化的“区块链业务不赚钱,中心化业务每月都在增长”。

哪怕是建造了布洛克城如此庞大用户量应用的公信宝,仍然在商业应用上停滞不前。

去年9月,公信宝曾在布洛克城上发布一款名为“链与飞车”的小游戏,不过很快,有媒体曝光该游戏为一款资金盘游戏,坑了不少后进场的人。

在DApp建设上缺乏创新和实际应用,本身的数据交易业务也仅局限于币圈这个小众群体里,加之币价不断缩水,公信宝的区块链业务并不好过。

其实,不只公信宝,各大国产公链如今的处境都不算乐观。不久前经历CEO离任的比原链现报价0.41元,相比历史高点8.35元,市值缩水95%;小蚁(NEO) 、量子链(QTUM) 、星云链(NAS)等国产公链市值也都跌超90%。

曝光度远不如以往,商业落地裹足不前,国产公链的集体沉寂,让留存在币圈人记忆中的辉煌时代变成了海市蜃楼。

两大公链遭瓶颈 性能不及需求

公链们的困境与天时地利人和都有关联。放在几十年后来看,这或许是时代所囿,毕竟最领先的公链都在品尝阵痛的滋味。

2014年,以太坊(ETH)横空出世,带来了划时代的去中心化智能合约。

原本,智能合约在金融衍生品、保险、房产等传统场景上已经有使用空间,而以太坊智能合约的“去中心化应用”又带来了无限想象力,它使得区块链的扩展性变强,人们在智能合约身上,看到了区块链超越Windows、Android等系统的可能性。 

创新之举带来了ETH的腾飞,以太坊成为“区块链2.0时代”的代表,占据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霸主地位。

谁也没想到,想象力并未在现实应用中得到实现,借助以太坊发币融资成了它的“最强落地”。2017年,数不清的基于以太坊网络发行的Token项目诞生,也一举将ETH推向了募资“硬通货”的地位,ETH价格超过1万元,达到了历史最高点。

此后,以太坊的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最令人难以忍受的是性能问题。TPS低导致了以太坊网络拥堵,DApp运行不流畅。此外,用户在以太坊网络上进行每一步操作,都需要支付gas费用,这让其使用门槛变得非常高。

有人不禁发问,“都2019年了,以太坊的性能可能还不如初代Windows,公链的未来还要等多久?”

难题迟迟没有解决,以太坊跌落神坛。如今ETH报价1300元,相比历史高点跌去87%。 

ETH币价跌幅达87%

与以太坊一样,公链新势力EOS也没有逃脱“时代的束缚”。打着百万TPS旗号诞生的EOS,在一段时间内,凭借快捷的转账和操作体验,成为“区块链3.0”的开创者。其DApp数量较以太坊虽少,但由于更好的体验,主导了一波Dapp大爆发。

结果,层出不穷的安全事故和博彩游戏充斥在EOS生态中,同样让传统开发者望而却步的依然是高门槛:以太坊只是要个gas费,EOS连CPU和内存都要收费。这也导致EOS面临着增长瓶颈。

作为区块链应用的基础设施、运行智能合约的载体,以太坊和EOS先后引领了公链的短暂繁荣后,也陷入困境。

在一名业内人士看来,目前公链普遍遭遇的问题在于这个“基础设施”的性能对于外界庞大的需求来说,还是太过脆弱。无论是性能、安全性和灵活性上,都远不及中心化系统,公链没有完成质的进步,“技术还只是一个雏形。”

上述人士认为,公链们至少还需10年的时间来变革自身,“1985年,微软带来了Windows1.0操作系统,2000年互联网才大规模爆发。从以太坊算起,公链走过了5年,或许10年后,公链才能真正迎来属于它的时代。”

尝试不止 多公链试图破局

目前,段新星辞任比原链CEO的真实原因尚不得而知。官方声明将其辞职归结于个人原因。这位曾多次在公开场合看好公链的大咖离场,也为其他的公链创业者们带去思考。

自去年熊市后,外界对公链唱衰的声音不绝于耳。不过,从各大公链的动作来看,行业内正进行着一轮更深层次的洗牌,它们纷纷用不同的方式尝试破局。或许将带来比2017年公链大战更为激烈的动作。

比如,ETH正积极地向着其2.0版本前进。9月13日,ConsenSys开发团队PegaSys的工程师Jonny Rhea在推特上宣布,以太坊2.0多客户端操作已经确认。预计在2020∼2021年正式带来以太坊2.0。在这期间,以太坊将会综合所有的技术优势,来重新打造POS链,ETH将以分片技术和虚拟机来实现性能上的突破。

EOS也在围绕其重量级DApp Voice做布局。9月23日,EOS刚刚完成了第一次硬分叉,升级至EOSIO v1.8版本。除了提升安全性能外,EOS支持开发者为用户支付资源费用,降低用户使用DApp的门槛,这或许能够为自家生态扩大用户入口。 EOS寄希望Voice破局

除此之外,QuarkChain(夸克链)目前正在解决公链的灵活性问题。其CMO向亚贞认为,目前公链存在的问题是社区分裂、升级困难、算力分散、功能单一,归根结底还是不够灵活,公链开发方应该研发支持多种共识机制的公链。

在技术层变革之外,公链们也在应用层寻求突破。在火热的DeFi(去中心化金融)领域,ETH和EOS都在发力布局。根据The Block统计,ETH生态中目前已有上百个DeFi项目,EOS生态也有包括NewDex、EOSDT在内的DeFi项目。

国产公链中,Qtum、IOST等PoS项目也生态中推进Staking经济,在投资者服务上提供“存币挖矿”等功能。

尽管现阶段公链行业进展放缓,好在从业者都在探索破局之道。

经历了一轮泡沫后,一名公链创业者认为,公链进入了爆发前的蓄势期,虽然表面平静如水,内部却波涛汹涌,深度洗牌正在进行,蓄势后,公链会步入新的台阶,“从宏观角度来看,不必担心公链的‘断层’,它和时间一样一直在向前。”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蜂巢财经News
原文标题:
涨跌幅
排名币种成交额价格(USD)涨幅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