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心化网红粉丝经济,会是通证经济的又一个圣杯吗?

币圈邦德·热度: 1198
去中心化网红粉丝经济,会是通证经济的又一个圣杯吗?

比特币大跌之际,全行业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熊市从未离去,整个行业需要一个能带来新生活力的出口。

而它的出口,依然在对于传统经济模型的重构。

而不是大量无法闭环的项目。

 

01 模式横行,区块链需要真通缩场景

对现存的区块链项目来说,最大的痛点就是缺乏现金流闭环——有场景的经济模型才具备真正的通缩,没有场景的模型,只不过是存在于白皮书中的假通缩。

而传统世界中的问题,则主要卡在利益角色失衡、价值分配卡壳,导致激励飞轮不能运转——简单的说,就是真正做出贡献的人得不到足够回报,导致生态由繁荣转向衰落。

远到玛雅帝国,近到最近十年一次的金融危机,其根源都是激励的错位。

而区块链世界的各种通证经济模型,正试图重构各个大小场景中的利益分配版图。

从IXO到Defi,在纯金融场景的项目纷纷落地之后,下一个场景,显然是另一个生长在支付、交易、投资场景里的东西。

它需要是一个圣杯。

 

02去中心化粉丝经济:通证经济的新圣杯?

圣杯,是决定炼金术士战争胜负的关键,如果某位将军的统帅和谋略更胜一筹,再加上一些运气和勇气,这位将军就会捧起圣杯,登上王座,成为下一任伟主神君。

原有的粉丝经济体系很简单——以资本为核心,资本催生着经纪公司,资本运作着粉丝社区,资本掌握着流量入口,资本按照自己的审美选择捧红或者雪藏某个明星胚子。

在传统的粉丝经济中,粉丝是就像它代表的食物一样,是任资本摆弄的。如果资本喜欢吃粉丝生蚝,那么粉丝就配生蚝;如果机构青睐粉丝扇贝,那么粉丝就搭扇贝。至于粉丝是通过煮或者蒸,则全在资本的一念之间。

试想一下,捧红一个明星是多么简单:炒作,打榜,热搜,随后登上电影和剧集,再来一轮炒作、打榜、人设和刷量、然后开启综艺和真人秀。最后就是进入纯粹广告收割时间,既收割粉丝也收割商家。如果艺人作死或者过气,那就再如法炮制一个,二个,三个。

郭德纲曾有一句相当霸气的话可以佐证这一点,他说如果他想,可以确定捧红郭麒麟的精确时间为x年x月。这就是资本绝对的力量,而且时间流逝,我们发现他说的话居然成真了。

在过去这种由资本组建的森严秩序下,粉丝毫无粉丝的尊严,明星毫无明星的担当,你方唱罢我登场,所有人都是资本的玩物和肥羊而已。在这种情况,有人如果敢喊出要“颠覆资本打造的粉丝经济体系“,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但是,狂暴的欢愉终将带来狂暴的结束。资本在盛宴进行时,事情慢慢开始出现不对。

这时,一部电影来了,并且它可能是资本主导粉丝经济衰败的开始。正如斐迪南大公遇刺一样,看似是衰退中的世界的一瞥,实则是宣告着一个时代的终结。这部电影不是其他,正是《上海堡垒》,它的核心是资本捧红的明星和资本的造势,本来在前几年可以呼风唤雨,人挡割人,神挡割神的票房收割神作,如今却表现惨淡,屡遭讥讽,无论是它的导演演员还是投资机构都俨然是过街的落魄户。


资本不是万能的,资本推动下的粉丝经济虽然曾经强悍到无可复加,但是终究是脆弱不堪的,是逆世界运行规则的。

世界的运行的规则是什么?是去中心化,是去中介化,是社会的超高效运转。比特币2009年诞生,从一度的电子玩物,一步一步成为另类资产,到后面开始频频出现在亚非拉底层国家,拯救人民与水火之中。这就是去中心化不可逆之世界潮流。

粉丝经济也一样,下一个粉丝经济的圣杯在哪里呢?其实“粉丝经济”这个词就早就告诉我们答案。粉丝经济,从来都是以“粉丝”为核心,粉丝是粉丝经济的核心,粉丝才是下一个粉丝经济圣杯的最强音!

从很早我们就知道一个道理,人民喜闻乐见的东西是老大,其他东西只是“老几”。粉丝自然有权力去选择他们喜欢什么,他们推崇什么,他们真正欣赏的是什么,而非资本机构和经纪公司投喂什么shit过来。

 

03网红链:粉丝经济的圣杯制造者?

下一个粉丝经济必然是以粉丝为核心的圣杯,而夺得圣杯需要一定的谋略,勇气和一样强大的武器。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样武器不是其他,正是Web3.0的必备组件New Star网红链。


New Star网红链不属于某个人或者某个资本,它是一套区块链系统,像比特币一样但是又超脱于比特币的区块链系统,它采用智能合约和预言机系统,让粉丝们可以通过New Star区块链系统夺回自己的话语权。

New Star网红链为什么能够成为下一次粉丝经济爆发的圣杯呢?


因为它提供了去中心化的内容分享平台,没有中间商和流量掮客。粉丝们可以通过自己的私钥和自己的NST去评价新兴艺人。注意,资本虽然可以参与,但却没有任何优势,粉丝们第一次拥有了和资本正面硬刚的机会。

而且,更重要的是,New Star极富前瞻性,采用Web 3.0构架,它选择了Web 3.0下的流量赛道,这条赛道竞争不激烈,仍是一片蓝海,但是同时也将是5G时代最重要的领域。New Star的预言机机制则是区块链下一个时代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提供了将链下赛事和事件转移到链上的能力,这是目前除ChainLink外其他所有区块链系统不具备的。

New Star网红链还提供了去中心化的社区和圈子,这这样圈子中,粉丝们直接真正无缝深度交流,其余的反水军、反流量控制则全部交给New Star区块链系统来处理。

再具体说来,New Star在直播平台方面,能够解决什么问题呢?

首先传统直播平台都是非透明的,平台控制着直播榜单和排名,推荐和评级往往是被人为操纵的。为了赚取推广费,花费多的主播才会被放到推广位,这种机制极有可能埋没不做推广的人才。

直播平台没有公开透明的交易记录,他们拥有绝对的定价权。对于粉丝打赏给主播的礼物,平台和主播之间存在不公平的分成,这样会损伤主播的利益主播却不得不接受。因为平台拥有封号和禁播的权利,若主播迁移到其他平台,损失粉丝的同时还可能支付违约金,这就是中心化平台的弊端。

不仅是直播平台,经纪公司也会对主播进一步“剥削”。经济公司掌握了大量的流量资源,作为主要内容生产者的主播也不会不为了流量妥协,将从直播平台获得的极少收入再分给经纪公司,殊不知内容生产者才是整个体系最大的贡献者。

目前的直播系统对于平台用户也非常极不公平,用户作为消费者,首先不会因为主播的成长获得奖励。如果一个小主播成为大网红,那最初的支持者最多获得心理慰藉,不会有任何金钱奖励,这其实是不合理的。其次用户也享受不到平台发展带来的红利。平台因为用户增加活跃度变多,平台估值变高,那获利最大的是平台股东而非用户。

New Star网红链就重新构架了一套去中心化分账及结算系统,旨在通过区块链技术,改造文娱行业底层经济体系,为用户提供开放、公平和民主的互联网基础设施。

New Star网红链发行了通证NST,总量固定为20亿枚,链上可查,公开透明。在New Star生态中,用户可以直接使用NST进行投票、消费、打赏、众筹、交易,也会因为自身活跃行为获得NST奖励。

NST的众筹非常新颖,是以网红作为标的来众筹。参与众筹的网红将每月收入的20%成立回购基金,其中的5%分红给众筹期间投资人,剩余用于NST回购。这些参与众筹基金就作为网红运营费用,对他们进行专业培养和营销推广,帮助他们快速打造个人IP,成为流量大V。9月16日晚8点开启的第一期众筹已经结束,仅耗时两个多小时,共874人参与,抢光2000万个NST的额度。

最近New Star网红链还在全国举行选秀大会,小姐姐们是先经过层层选拔,比拼才艺,最终获胜的就是参与众筹的网红。目前已经成功举办了成都,上海和杭州赛区的选拔。

 


有了这样大杀器,Newstar有很大机会夺取粉丝经济的圣杯,大文娱产业何愁不兴?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
原文标题: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