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推荐 | 张振新的先锋系:以为区块链是救命稻草,不成想却被其压垮

三言财经·热度: 90062
区块链项目亏空巨大,再加上先锋系此前面临的种种危机,最终导致资金链出问题,旗下贷款平台“暴雷”。

文 |DorAemon

10月5日晚间,网信集团发布讣告称,先锋集团董事长、网信集团实际控制人张振新因多脏器衰竭、酒精依赖、急性胰腺炎经抢救无效,于伦敦时间2019年9月18日在英国伦敦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去世,享年48岁。

 

 

张振新起家于大连,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先锋集团已发展成一个庞大的金融帝国。先锋集团旗下主要平台为网信集团和中新控股。不过,网信集团和中新控股仅是先锋旗下金融版图的冰山一角。经过多年来的资本运作和投资并购,张振新带领的先锋集团涉足银行、证券、保险、基金、支付、小额贷款、担保、融资租赁、外币兑换以及网贷、消费金融等诸多领域,甚至还包括区块链、网约车、换汇以及电影等五花八门的产业。

据悉,整个先锋系拥有上百家公司,持有银行、证券、保险以及支付等领域多张金融牌照,直接管理资产就高达3000亿元。

庞大金融帝国毁于“P2P”暴雷?

2014年到2018年是先锋系高速发展的四年,这几年先锋集团业务覆盖中国大部分地区;还在东南亚、英国和美国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设立分支机构。据先锋集团官网介绍,公司将其中国总部设在北京,海外总部设在香港。

但是,这样的高速发展势头似乎止步于2019年。

今年7月4日凌晨,网上传出一张网信集团内部工作群消息截图。该截图显示,网信集团CEO盛佳在群内表示平台将良性退出,会与相关部门合作,确保过程平稳有序。同时要求各理财师骨干积极稳定投资人,做好善后工作。

 

 

巧合的是,据企查查显示,6月25日网信集团法人代表已从盛佳变更为赵会民,盛佳退出网信集团董事席位。

同时,在该消息流出之前几天,网上已有投资人抱怨称平台无法提现。还有人传言称已有经侦、金融办在网信大厦驻点沟通。

一石激起千层浪,网信集团良性退出的消息一经流出,立刻引发投资人恐慌。

对于此消息,7月4日,网信集团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应称,“当前,网信普惠出现了小规模的逾期。作为信息平台,我们正在积极同产品管理方及相关融资企业进行沟通,积极进行催收回款,针对部分业务制定了延期提款、平稳压缩规模等策略。”但该公告后又被删除。

次日,网信再次通过微信公众号回应称,由于大额企业标的无法及时还款,及部分借款人恶意逃废债等原因,导致集团部分产品出现逾期。同时,网信表示目前集团正常经营,高管各司其职,不存在“被拘留”和“被带走”等情况。

7月23日,张振新以内部信的形式,表示因“实体经济下行使得公司资产端资产质量出现严重下滑,抵押品价值缩水,处置难度增大;同时遭遇一些恶意逃废债的企业和个人等原因”,张振新指出,公司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和危机。

网信集团官方回应和张振新的内部信均将平台逾期原因归咎于“恶意逃废债的企业和个人等原因”;此后,网信集团陆续公布资产处置进展,称已成立资产管理工作组,债权人管理工作组,稳定推进资产处置工作。并且平台已通过相关部门将逃废债信息上报央行征信系统,将恶意逃废债人纳入失信人名单。

网信逾期仅是众多危机中一小节

网信理财平台逾期,仅是先锋系一系列危机中一小节。

今年5月,网信证券因存在重大风险隐患,被辽宁省证监局派出风险监控现场工作组进行专项检查;此后,网信证券股东联合创业集团被采取限制股东权利措施的监管决定,违规主要涉及三名自然人未经批准实际控制网信证券5%以上股权,其中就包括先锋集团CEO张利群。

根据网信证券的2018年年度报告,网信证券2018年营业收入为-32.44亿元,净利润为-28.80亿元。

 

 

先锋系旗下中新控股也存在问题,网信集团平台传出逾期4天后,7月8日,中新控股发布公告称,自有关部门2019年7月8日现场检查后,先锋支付有限公司暂停运营;中新控股于2019年7月8日上午9时起暂停买卖。

中新控股称,鉴于有关部门要求先锋支付就其业务营运有关若干重大不合规事项该采取严厉的补救措施,从而对公司相关业务及财务状况可造成重大不利影响。公司董事会考虑该情况及影响后,公司期后将公布有关违规详情。

先锋集团还因为牵涉华融案深陷泥潭。

这一系列问题都将先锋集团压得喘不过气,但是根据潜望报道,压倒先锋的最后一根稻草则是张振新寄予厚望的区块链和数字货币行业。

视区块链为救命稻草,却成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6年起,由于当时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在全球炒的火热,区块链对于张振新来说就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但是也就是这根“救命稻草”压垮了先锋系。

媒体关于张振新对区块链技术观点的诸多报道

张振新对区块链的热爱可以从其在各种场合发表的观点看出。

张振新认为,区块链技术不仅能应用于政府部门,还可以在很多场景应用,例如供应链金融,数字资产管理,征信数据统计,跨境物流等。

在此前接受采访时他表示,“无论是技术还是经济体量,区块链都还处在发展早期的阶段。研发底层技术,促进区块链和行业应用结合,积极拥抱监管,释放区块链+实体经济更大的潜力,是我们长期努力的方向”。

对于区块链如何于实体经济结合,张振新认为区块链需要满足实际业务对性能、安全性、隐私等多方位需求。作为区块链和实体经济结合的第一步,则是要打造新一代公链。

他还表示,从技术还是经济体量来说,区块链处于发展早期阶段。需要积极研发底层技术,拥抱监管。“释放区块链+实体经济更大的潜力,是我们长期努力的方向。”张振新在接受采访时说。

他甚至认为区块链技术是继蒸汽机、电力、互联网之后的颠覆性创新。如果说蒸汽机和电力解放了生产力,那么区块链则是改变价值传递方式,带动若干产业在数字经济方面势如破竹的发展。根据潜望报道,张振新判断区块链可能是近年来仅有的机会,不能掉队。之后,先锋系在区块链领域布局包括矿机、矿场、交易所、Tokenfund等。人才选拔上,张振新请来了瑞银中国区CEO陈庆、有基金管理背景的谢莎、在日本有区块链经验的杨诚以及有技术背景的邓柯等人,希望能在区块链领域找到突破口。 据传当时张振新给陈庆开出年薪1000多万,不过其本人并未置评。陈庆被张振新找来担任先锋集团在港区块链交易中心Coinsuper负责人。此前,陈庆是瑞银中国区CEO,并无数字货币经验。

2015年底,谢莎在北京代表先锋集团宣布成立一只100亿的亚洲金融科技并购母基金,牵头方有中国华融以及中国信贷科技股东之一上海新华发行集团等。但关于这只基金后续公开信息未有人提及,具体信息不得而知。

2017年时,比特币价格暴涨,先锋集团也在全球各地大肆收购矿厂项目,包括投资以雪豹矿机为主的深圳比飞力公司。

潜望报道称,张振新的直接下属曾经乘坐其私人飞机前往吉尔吉斯斯坦,意图利用当地电价便宜的优势建立矿厂。据知情人士称,该负责人和吉尔吉斯斯坦高层谈完电价后,计划以翻倍价格汇报至集团,以私吞其中差价。但最终吉尔吉斯斯坦项目并未完成。

据悉,由于张振新习惯将业务和权利下放至信任的人,自己只管战略。因此导致“以公谋私”情况多发。

2018年,比特币熊市到来,币价暴跌,整个行业陷入寒冬。先锋集团也是如此,先前在区块链领域巨大投资也面临巨额亏损的局面。

在比特币行情逼迫下,先锋集团不得不低价甩卖手上的矿机资产,但据先锋集团内部人士不完全统计,张振新在区块链业务中亏损的钱,需要用几十亿为单位计算。

区块链业务如何拖垮中新控股?

先锋集团旗下中新控股公布的财报数据,更能体现该公司对区块链的布局以及当比特币熊市来临后,币价对公司财务状况的影响。

中新控股2017年第三季度财报

 首先,中新控股2017年第三季度财报中,还未录入区块链业务。彼时公司核心业务主要是贷款业务、第三方支付以及财富管理,这三项分别占总收入的11.6%、7%和78.6%。其中财富管理业务收入占比将近80%。

 

中新控股2017年年报

中新控股2017年全年财报中,首次录入区块链业务收入。该项业务被计入在“其他”中。

中新控股2017年报中对区块链业务收入描述

根据财报,2017年前四季度,区块链业务收入为2.89亿元人民币。从第三季度到第四季度短短三个月,区块链就为中新控股贡献近3亿元收入。此时,中新控股开始将区块链业务转为公司核心业务。

据报道,中新控股于2017年第三季度后,将区块链业务与传统支付业务、贷款业务以及财富管理业务并列,称为公司3.0战略。

 

中新控股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

中新控股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已将区块链业务单独列出,该项业务收入为2.9亿元人民币。值得注意的是,此时中新控股各项业务收入占比也产生了较大变化,区块链业务占比高达48.1%,其次为传统贷款业务,占比23.7%、第三方支付服务,占比13.1%以及财富管理业务,占比11.6%。

2017年第三季度时,财富管理业务占中新控股总收入近80%,仅半年时间,区块链业务便已成中心控股核心业务,收入占比已经接近50%。

 

中新控股2018年中期报告

不过,此后加密货币行业行情下降,中新控股区块链业务在前二季度有所下降。根据2018年中新控股半年报,区块链业务收入为4.31亿元人民币。由此可知,2018年第二季度区块链收入为1.41亿元人民币,相比第一季度,跌幅将近50%。

2018年前半年,区块链业务收入占中新控股总收入的32.1%,相比第一季度有所下降,但仍然是其主要收入来源。其中,财富管理业务收入占比29.3%、传统贷款业务收入占比20.4%、第三方支付业务占比13%。

中新控股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

中新控股2018年前三季度财报显示,公司区块链业务收入为4.97亿元人民币。以此推算,中新控股2018年第三季度区块链业务收入仅为0.66亿元。并且,第三季度区块链业务占总收入为25.4%,已经不是中新控股首要收入来源。

前三季度,中新控股财富管理业务收入占比35.2%、传统贷款业务收入占比19.4%、第三方支付业务收入占比13.6%。

 

中新控股2018年年报

中新控股2018年报披露的数据更不容乐观,根据财报,区块链业务收入为4.20亿元人民币。据此推算,2018年第四季度中新控股区块链业务实质上属于亏损状态,为-0.77亿元。并且前四季度区块链业务收入占总收入16.5%。

此时,财富管理业务收入占比37.7%、传统贷款业务收入占比21.8%、第三方支付业务收入占比14.2%。

随着比特币价格暴跌,区块链业务营收能力越来越低,在中新控股收入比重中排名也逐渐下降。

 

中新控股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

 在中新控股停牌前发布的最后一份财报中,区块链业务收入直接显示为“无”。2019年第一季度,财富管理业务收入占比50%、第三方支付业务收入占比22.5%,传统贷款业务占比19.5%。

 

 

中新控股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中对区块链业务收入的描述

中新控股在财报中表示,2019年第一季度区块链业务未贡献收入,并且自2018年行情下行后,公司开始寻求售卖矿机。财报还披露,自2018年下半年起,公司便停止购买矿机,缩减参与程度。

从中新控股2017年第四季度财报直至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数据可知,主要以挖矿为主的区块链业务曾经是中新控股收入来源的中流砥柱。但是随着2018年比特币价格暴跌,该项业务带来的收入越来越少,甚至最终呈亏损状态。

中新控股从“拥抱区块链”到成为运营负担,是整个先锋系的一个剪影。这也从侧面说明因受到区块链和数字货币行情影响,张振新在区块链业务中亏损达几十亿甚至更多的情况并不夸张。

区块链项目亏空巨大,再加上先锋系此前面临的种种危机,最终导致资金链出问题,旗下贷款平台“暴雷”。

张振新去世后,留下的先锋“烂摊子”又该如何处理呢?​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三言财经
原文标题: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