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连续出台政策文件,区块链步入监管时代

链得得·热度: 30357
「个人认为中国内地前几年“一刀切”禁止的政策有效避免了系统性金融风险,在区块链非理繁荣时对区块链的监管非常及时、果断。」

香港国际新经济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付饶

近期,中国国家网信办出台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香港虚拟资产的监管出台、新加坡《支付服务法案》正式立法,笔者认为,这标志着区块链行业步入监管时代。

三地监管差异何在?

首先看三个新政的发布主体:中国内地是互联网监管部门,香港和新加坡是金融监管部门,我认为这是由于三地监管机构对区块链的属性有不同理解。比如中国内地的金融监管部门三令五申不允许ICO和变相ICO在中国内地出现,所以不可能对一个非法的事情出台监管政策。

其次看出台时间,香港证监会最早,去年11月1日,国家网信办是去年10月发征求意见稿,今年1月正式出台、2月实施;新加坡金管局是今年1月正式出台。其实,三地对区块链的监管研究,都可以追溯到2014、2015年,我认为,最近的监管密集出台,既是对2017年到2018年区块链、数字货币领域的乱象的回应,也是监管落地的必然过程。

第三,看三个新政的受监管对象,中国内地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信息供应商,香港是数字资产交易机构和投资于数字资产的基金,新加坡的最为广泛(因为是对之前一些政策的整合),涵盖了支付领域的各个环节的玩家。不仅包括使用区块链技术的企业,也包括类似支付宝、微信等电子支付的公司。

星洲和香港的优势劣势?

笔者不是政策制定者,不过笔者推测,出台政策的地区一定希望规范行业,从而让相关企业在辖区内蓬勃发展,以创造税收、拉动就业,为国家和地区经济发展出力。香港和新加坡作为亚洲的两个金融中心,都有得天独厚的地缘、文化、资源优势,成为西方项目进入大中华区市场、大中华区项目吸引欧美资源的选择。两地对比,各自的优势也比较明显:香港依托内地和东北亚地区,受惠于粤港澳大湾区;新加坡则与东南亚和南亚更近,背靠着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印度等新兴经济体。两地政府也深知和对方存在竞合的关系,区块链行业也是新兴事物,因此在可控范围内分别推出沙盒和一定支付额度下免监管等优惠政策,吸引相关企业落地本地。

STO会是主流吗?

1月24日,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发布公告表示,日前已禁止了一家本地首次代币发行(ICO)项目公司推出证券型代币发行(STO)项目。据我所知,全球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制定了专门针对STO的监管框架,也没有一个STO项目走到了公开交易流通的阶段。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地看,一些STO项目被视同为发行证券来监管。其实在目前的监管状态下,各国各地监管机构都在观望、“对标”,不想第一个发牌照,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大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因此STO并不比传统IPO难度低。

事实上,目前业界对于区块链究竟向何处发展,也有不同的意见。认为STO是区块链未来出路的人被视为激进派,他们认为,证券化通证拥有快速结算、执行成本低、自动化合规、全球流通性和碎片化所有权的优势。另一些人认为技术赋能实体经济是区块链未来出路,被视为改良派。他们不看好STO的理由主要是公链不能为用户提供高附加值,交易成本不比IPO便宜、运行速度不一定更快、本来价值低的资产不会因为区块链而更有价值,流动性依然受法律归管。行业参与者有不同的观点和行动,有一些探讨,对行业的发展也是好事。

港股上市会成为链圈常态吗?

火币和oKEx先后买下港股上市公司壳资源,这些行为可以解释为引导资本流入、扩大影响力的必然阶段。我们可以期待,越来越多的区块链公众公司会出现。但是是否出现在香港还不确定,因为香港证监会在各地监管机构里属于更加保守的一个,他们同意的事情一定要在别的地方成功运行过。

“反洗钱”能否改善“数字货币是洗钱的首选工具”这一负面印象?

如果洗钱工具成为数字货币的应用场景主流,我们有理由相信,有一天数字货币将统统归零。因为虽然中本聪的愿景可能是令任何一个政府无法监管数字货币,但运行了十年的数字货币行业实际告诉我们,政府不会消失,监管一直存在。

当然技术本身无善恶,应用场景还是由使用工具的人选择。不排除少数人的投机活动让数字货币有了负面印象,但我相信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正确认知区块链、数字货币,可能这种印象会得到改观。

监管沙盒有哪些困难?

监管沙盒这个机制还是不错的。给了相关企业试错的机会,也给了监管机构学习的机会。

当然要摸着石头过河,相关政策难免要不断调整。以香港来说,即使新政已经推行了3个月,还尚无一家机构宣布进入沙盒监管,可见即使进入沙盒都是困难的事情,更不用说进入后的规管。对政府来说制定这样的门槛是否合适?是否需要反思和纠错?我想会有一些变化。

中国内地未来的监管方向有什么动向?

我觉得中国内地前几年“一刀切”禁止的政策有效避免了系统性金融风险,在区块链非理繁荣时对区块链的监管非常及时、果断。时移势易,目前全球数字货币的总市值也就是1000多亿美元,日交易量也就是50亿美元,总市值也就与中国个别上市公司相若,全球拥有数字货币地址的人乐观估计也就是千万人级别,其中有相当比例来自亚洲。不少中国内地从业人员为了合规,选择别的国家地区发展业务,也是既成事实。

中国内地的一些省市已经注意到区块链的重要性,将其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中国内地或可以以更加开放的姿态面对区块链。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链得得
原文标题:区块链步入监管时代
涨跌幅
排名币种成交额价格(USD)涨幅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