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批发的数字货币重建全球金融体系 —访发行USC的Fnality公司

蔡维德·热度: 2366
基于央行的数字货币模型彻底改变现在金融体系,并且提出许多实际的问题。计划书是根据过去几年各国央行实验和研究报告的延伸。

自2019年6月18日脸书发布白皮书后,引发了一场群体性焦虑,特别是世界各国央行和商业银行,事实上以美国和欧洲银行最为担心。多家国外银行纷纷表示事态严重,开始采取自救行动。一些国外银行金融机构还表示愿意支持中国发行海外人民币稳定币来对抗脸书的Libra。

2019年9月28日,英国Fnality公司(位于伦敦Bishopgate街)邀请笔者访问,讨论其发行的稳定币计划。


北航数字社会与区块链实验室蔡维德教授一行和英国大学到访Fnality

 

Fnality的重要性

如果对Fnality这家公司不熟悉,可以参考“区块链来临不是狼来了,是老虎来了”[1]。这家公司预备发USC(Utility Settlement Coins), 包括数字美元、欧元、日元、英镑、加拿大币(注意没有人民币)。

前不久,26家央行(包括美联储、英国央行、欧洲央行)跟脸书一起开会,另外还有几家发行稳定币(包括摩根大通银行)的机构参与,其中就包括Fnality。今天预备发行稳定币的组织已经有上百家,但是26家央行只和这几家讨论,其重要性可见一斑。

 

Fnality的目标

Fnality成立的目的是建立基于每种货币的本地独立的分散式金融市场基础设施(DFMIs),这些基础设施将运营一个私人的、许可的链,以支持将USC创建为链上数字资产,以便在未来的批发银行市场提供链上支付方式。

因为现在主流的支付模式有一个固有的缺陷:它是以账户为基础的,因此对于每一个业务需求,在每个地点,都有一个或多个账户在多个地方持有现金和证券头寸。这不仅分散了流动性,还需要额外的基础设施支持。

Fnality集中在两个重点领域:一是通过建立每种货币的USC能力重建新的基础设施;二是与希望使用此新支付功能的业务应用程序协调。

在拜访过程中,笔者跟Fnality的CCOOlaf Ransome谈论,谈到公司的历史、企业精神以及一些设计思想。

 

Fnality的历史

Fnality从2015年就开始策划此事,读者们还记得吗?2015年1月时,《华尔街日报》就宣布,区块链对金融系统而言,是500年来的一次大改革[14]。

2015年10月,《华尔街日报》宣布这一变革是真实的,大量的投资开始涌入这个领域,虽然很多后来都以失败告终,可是却有一些项目留了下来,而且确实比以前进步许多,其中包括这家Fnality公司。

当时就有一群银行,包括瑞士的UBS、德国银行、西班牙银行,还有BMY和美国CME等金融机构,决定开始在金融市场使用区块链。他们认为在金融市场上这三个最重要:1)资产,2)交易所,3)支付。他们决定集中力量在支付上,所以2017年请来了德国银行的交易(Transaction Banking)高手,2018年成立了一个团队开始实际开发。

终于到2019年头几个月时,所有的事情都预备好了,所以Fnality就开始A轮融资,现已融到5400万英镑,由15家国际大银行赞助。

 

Fnality发行USC的设计思想

赞助Fnality的15家银行包括美国、欧洲、英国、日本和加拿大的银行,他们准备发行一个基于美元、欧元、英镑、日元以及加拿大币的稳定币,也就是USC。

要发行这种稳定币需要满足三个重要前提:

一是参与单位的央行(现在是美联储、欧洲央行、英格兰银行、加拿大银行、日本银行),要对他们的做法满意,而这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解决的,需要一个长期过程;

二是他们需要做一个脚本的测试,即持续的关联结算(ContinuousLinked Settlements,CLS)。这是全球结算外汇交易的标准,CLS用户必须通过其代理行或往来银行为其空头头寸提供资金。付款需要在特定时间内完成,这就需要“定时支付”。一般来说,相关方根据价值收取这些定时支付;

三是要有实际的应用案例。

另外最重要的是该计划必须盈利。而他们不可能赚央行的钱,不能从币的价值获利,盈利必须来自用户的支付。所以交易费用,包括交易时的融资利息,将会构成公司主要收入。参与单位越多、交易越多,则盈利越高。

他们在设计时极为重视两点,一是能直接访问各国央行的系统,且可借助该平台和其他国家央行进行间接交互;二是稳定币要有能盈利和合理的商业模型。

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因为各国央行之间没有直接通道,以至于经济危机从一个国家传到另一个国家。有银行家指出,如果当时央行之间有直接通道,问题就不会成为全球性的。

 

Fnality技术架构

Fnality技术架构分三层:

上层是应用层:例如数字股票结算支付、贸易金融、抵押管理、跨境支付;

中间是交互层:连接上面应用层和下面资金层;

底层是资金存储层:这里法币存在参与国家的央行里。

对支付系统有信心非常重要,支付系统在上层,开放给不同的区块链,底层预备在五家央行里存五种货币(可以增加)。

另外在该系统里,参与者可选择软件工具。因为每个国家都可能有自己的标准和要求,所以系统设计不绑定特殊软件工具。

 

Fnality技术架构图

 

USC的先进性

USC的先进性主要体现在速度和安全,这也是我们提出的货币竞争的四大要素[7]中的头两个。因为参与公司拥有USC币,虽然能以数字美元,数字英镑等形式出现,但其实都是USC币,而且在央行有1比1对应的法币,所以支付时不需要等央行或是银行开门,而是用USC币直接结算,速度比传统系统快,因为传统的在央行或银行休息时是不能交易的。这符合我们提出的货币竞争第一要素:速度快。

第二要素是安全。因为所有稳定币都有央行法币对应,事实上等于将部分央行清结算功能拿到Fnality平台,但是在各国央行监管管理下。而且参与单位在各国央行存有对应法币,使跨界支付能快速完成,且使用区块链技术。这样,在同一时间,参与单位可以得到同样信息,共识投票后才进行交易,立刻结算完毕,这就是我们提到的共识经济模型。USC等于是公共资金池,但是每个稳定币有自己的法币身份,就像狭义银行一样,资金由参与央行直接保证,例如USC美元由美联储保证,USC英镑由英国央行保证。

 

新技术框架解决商业银行彼此不信任问题

今天许多大银行彼此之间都互不信任,因为在2008年时,经济危机甚至让一些大银行比如LehmanBrothers那么大的投资银行都倒闭了,所以他们认为即使银行再大,都有可能倒掉。他们认为最后的金融稳定性是在于央行的支持,另外他们也不采用部分准备金制度(FractionalReserve)系统,如发行一元稳定币(例如美元),就必须要有相对应一元法币存在央行(美联储)里,这事实上非常保守。他们觉得这么做是正确的,因为这是支付系统,而客户对支付系统的信心至关重要,没有信心,支付系统就不能成功。

请注意,这种做法的保守程度超过商业银行在央行存款的现行制度(因为商业银行不需要将100%法币存在央行),而且不发行新法币(所有法币都必须已经发行而且流通在市场),不会影响国家货币政策和供应。这样Fnality发行的稳定币比银行存款还要靠谱。

这也说明Fnality不会去挑战央行的权力,和以前币圈不同,动不动就认为比特币等数字代币会改变世界,成为数字黄金,成为世界货币的央行。后来也有人认为脸书的Libra成为世界央行。Fnality认为这些都是“不可能的任务”,央行还是央行,央行永远是老大,Fnality最多只是央行的助手,这样稳定币USC事实上是法币的帮手。这观点笔者已经多次提到。在央行关门的时候,相关法币仍然借着USC稳定币在市场交易。

各国央行和商业银行例如美国、德国或者瑞士的银行,对于资产和法规各方面都有自己的特殊要求,关门时间也都不一样,要成立一个基于各国法律的通行稳定币,这些都要考虑到。所以要通过5个国央行的同意需要一些时间,但Fnality认为他们可以完成这一计划,而这一旦完成,事实上是直接对现在金融系统造成竞争。

为了避免各国资产评估不同的问题,Fnality不采用资产抵押,而用法币作为抵押发行稳定币来支付。

 

彻底改变金融世界

Fnality公司一点也不隐藏,直接表明这是新一代金融系统,现在金融系统必定会被淘汰,这趋势已经非常明显,就像“火车已经离开了车站”(“The Tokenisation Train has Leftthe Station”),大家只能上车,否则就会被远远抛在后面。过去欧洲央行、日本央行、加拿大央行、新加坡央行、南非央行还有一些重要金融机构都做了许多实验,结果也一致,就是区块链改变世界,但过去花费大笔资金建立的金融系统几乎不可能被改变[3]。那么只有一个办法,即在现有系统之外重建一个全新的系统,和过去完全不一样。这就是区块链改变金融的精神[13]。这也和我们提出的数字法币三大原则中的第二和第三原则[4]一致。

第二原则是数字法币从小、区域、应用做起,而不是一开始就是传统大央行系统。

第三原则是数字法币是颠覆现在金融系统,将来金融系统不会是在现有金融系统上改造,而是重建新系统。

Fnality 白皮书里引用Gartner最近调查结果“到 2030 年,数字化将使大多数传统金融公司变得无关紧要(Digitalization Will Make Most Heritage Financial FirmsIrrelevant by 2030.)”,认为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会发生在所有行业,尤其是在金融服务领域。

 

USCLibra会是两只大老虎

Fnality USC币和脸书Libra币差不多同一时间宣布,但两家公司得到的反应非常不同,脸书震动世界,Fnality却是静静的发展。USC和libra既有相同之处(例如都是用法币做抵押),也有不同的地方(USC主要是以央行为托管机构,Libra是用独立机构)。Libra是一种零售客户的数字货币,而USC属于银行间的一种支付系统,它重建银行间系统,且有央行支持,与传统的SWIFT系统不一样。USC像狭义银行(Narrow Banking),只在央行(而不在商业银行)存资金以保证价值,但同时又做支付(传统的狭义银行不做支付)。下表对Libra和USC进行比较:

 

  脸书Libra币 Fnality USC币
相同点 1.  发行稳定币(加密货币,使用区块链); 2.  不是央行发币; 3.  不是商业银行发币; 4.  法币支持; 5.  24/7快速支付系统; 6.  实时清结算; 7.  接受政府如央行监管; 8.  全网都可以交易; 9.  使用同一稳定币跨境交易,和现在使用多种法币跨境交易不同,颠覆现在金融市场。
和央行关系 同意和央行合作,但是因为可能参与国太多,有一些央行没有事先沟通好,多国央行公开反对。与许多法币有竞争关系。 和相关央行事先沟通好并且合作,没有央行抱怨,由于使用这可能来自世界各地,和参与国法币没有竞争关系,但和未参与的弱国法币有竞争关系。
和银行关系 和商业银行有竞争关系, 部分商业银行业务可能会被拿到Libra。 和商业银行合作,他们成为Fnality股东,但是和未参与银行有竞争关系。
存款方式 由基金会处理,可能放在商业银行里,商业银行会把部分资金放在央行,风险非常低。 只存在参与的央行里,由参与央行保证价值,几乎零风险(除非央行也倒闭,国家几近灭亡)。
客户 直接和公众接触,例如20多亿脸书客户(零售数字货币) 机构客户如银行,间接和其客户交互(批发数字货币)
实时清结算算法 没有说明,资金池和央行没有关系 使用公共资金池,参与央行可以合作完成交易(即使当时参与央行还没有开门),在经济危机时可以阻止金融危机从一国传递到他国
和对应法币关系 对应以美元为主(50%)的一篮子法币 单独对应参与法币,但却是同一稳定币
融资方式 向参与公司收会员费 向参与商业银行融资
盈利方式 会员费、交易支付费、投资收入 交易支付费
合作单位 支付公司(例如PayPal)、 电商 商业银行、金融机构
交易特性 大部分是小额支付 大额支付
对人民币态度 现在没有接受人民币在篮子里 欢迎中国央行、商业银行和人民币加入

 

聪明的读者可以想象,这种Fnality方式如果成功,将代表什么?你可能能从“十面埋伏,商业银行真的要四面楚歌?—解读2019年IMF的‘数字货币的兴起’报告”[2]里得到一些启发。果真如此,将来的金融市场和现在的将存在巨大差异。Finality和IMF的看法类似,但还是有所不同。最主要的差异在于对商业银行的态度,IMF对商业银行悲观,但Fnality却是和商业银行合作,在新数字经济体系下Fnality仍然非常看好商业银行,他们的做法是联合商业银行来从事数字货币业务(这点和IMF有差别),并且把央行加进来(这点和IMF观点一致)。

如果Fnality预测正确,参与的商业银行就可以和发行稳定币的科技公司直接对抗。因为有央行支持,在金融战场上会占优势。但IMF也推荐央行支持科技公司,如果这样,两边(一边是科技公司稳定币联盟,一边是商业银行稳定币联盟)都有央行支持,力量差不多。问题是,那些没有加入像Fnality这种联盟的商业银行命运将会怎样?

 

USCLibra面临监管问题

Libra自公布白皮书以来,一直倍受各国监管批评,以至于有人认为Libra最后一定会因为过不了监管而放弃。可是USC没有遇到同样问题。

在与笔者讨论时,Fnality估计Libra会通过两个金融大国的监管(大家应该不会忘记Fnality在2019年9月刚刚参加完26家央行和Libra的会议,所以知道一些内部消息,大家也可以猜一猜,支持Libra的是哪两个金融大国?),只要有这两个国家认可,Libra一定会按计划发行。其他国家可以抱怨,也可以抵制Libra在自己国家内运营,但是没有力量阻止Libra在其他国家发行。

USC的情况则不同,因为一开始就和五家央行进行了长期讨论,项目计划是根据积极参与数字法币研究的多国央行方案扩展结果。因此这些央行如果审核,等于审核自己原来提出的方案是否真的可以实施,而不是审核一个全新思想架构。在过去4年来,英国、加拿大、美国、欧洲等国的央行出了大量数字法币研究报告,而Fnality的方案就吸取了这些报告的精华。

 

历史故事:英国央行是世界第一个提出数字法币(CBDC)的央行,很多人不知道,当时最积极参与的央行是加拿大央行(但同时也是批评英国央行最严厉的央行)。他们支持英国央行的看法,但是认为英国方案高高在上,不好落地。这是笔者在2016年伦敦国际会议上和他们直接谈话得到的信息。 加拿大央行也是世界第一个央行做数字法币实验的国家, 笔者在2017年就对他们的研究报告讨论过多次。这次Fnaity的五种USC法币包括加拿大币,可以看到加拿大央行的积极性。

 

另外USC的资金是商业银行支持的,一家日本银行最近才刚加入,如果认为央行有可能不通过Fnality监管,商业银行如此精明,怎么还会投资这项目呢?而且在这轮融资中,他们的融资额是其他项目在同一时刻融资额的5倍(部分原因是由于有5种法币参与),表示这些商业银行对USC充满信心。Fnality估计有两个金融大国会先出来支持USC,而在这两个国家表态支持USC后,其他国家也会纷纷加入这一阵营。

聪明的读者应该也很容易可以猜出哪两个金融大国会出面支持USC,这和上面支持Libra的国家还有交叉。

 

中国的机会

这就是一种新型的数字法币方式,放弃改进现代的金融系统,而重建一套新型金融系统。这种新型金融系统会缓慢但是不断的扩大,以至于逐渐取代现有金融系统。Fnality确信以后金融系统会全面区块链化,但是不是在现有系统上改进,而是完全重建。

Fnality愿意支持数字人民币,鼓励中国的央行和商业银行参与,通过数字人民币与世界互通。这是中国的一个机会,如果央行和商业银行参与,发行数字人民币,可以构建中国自己的区块链系统、加密标准和算法等,对应的法币存在人民银行,可以和数字美元、数字欧元、数字英镑、数字日元、数字加币一起在国际舞台上同台竞争,大放光彩,不会缺席这场新型货币竞争[6]。这对人民币国际化有帮助,还可防止美元霸权进一步扩展到数字货币领域(现在Libra挂钩的一篮子货币中没有人民币,而美元占了一半)。同时国外资金通过这一平台可以进入中国,有助于中国企业融资,和世界接轨,对抗可能的中美金融战。

同时,现在有些国内银行还在构建基于Hyperledger的应用,这其实是国外的伪链,连美国摩根大通银行都不承认此链。我们期待借助Fnality这一东风,中国从此走上世界数字经济舞台,在这一舞台上拥有话语权,人民币和其他五种重要货币一起成为强货币,并使用自己开发的区块链基础设施、加密算法、芯片、网络协议[8-12]和应用标准,这也是我们的中国梦!

 

参考文献:

[1].蔡维德,何娟,“区块链应用落地不是狼来了而是老虎来了”,2019.06.17,https://mp.weixin.qq.com/s/dFmVzO8hiDT5i_-s3c8PVQ

[2].蔡维德,姜晓芳“十面埋伏,商业银行真的要四面楚歌?—解读2019年IMF的“数字货币的兴起”报告”,2019.09.21,https://mp.weixin.qq.com/s/KfIyby2fIPg5mF1ZOlP_Ig

[3].蔡维德,“蔡维德:区块链在金融领域应用的可行性”,https://mp.weixin.qq.com/s/hcQQ0uxultYQ5PAjaUYwYQ

[4].蔡维德,“数字法币3大原则: 脸书Libra带来的重要信息”,2019.08.24,https://mp.weixin.qq.com/s/vU7owlZthrt77ehoXbkwkw

[5].蔡维德,姜晓芳,英国央行向第三方支付和数字代币宣战——以英国绅士的方式 ,2019.06.27, https://mp.weixin.qq.com/s/4yaLNsZuMuO2t-SChRAezA

[6].蔡维德,姜晓芳,“新货币竞争来了?没错!”,2019.06.21,https://mp.weixin.qq.com/s/xqO0MDZiET4zqsnljAfWTQ

[7].蔡维德,姜晓芳,新型货币竞争4大要素解析,2019.08.17https://mp.weixin.qq.com/s/XrnaHZS_2fVIsz53W4uqbg

[8].蔡维德等,“区块链互联网系列 (1):TCP 端到端设计又旧又多毛病”,https://mp.weixin.qq.com/s/AyDG063nq7FKy9MEKZOxfg

[9].蔡维德等,“区块链互联网系列 (2):区块链互联网需要新协议”

https://mp.weixin.qq.com/s/vvA4u7LiIMfkzCTI04VSzw

[10].蔡维德,蔡维刚,“区块链互联网系列 (6):链网设计的基要属性之一:可观察性”,https://mp.weixin.qq.com/s/3NrzTxkn7yRMouDOWiZVTA

[11].  蔡维德,蔡维刚,“区块链互联网系列(7):链网设计的基要属性之二,可控性”,

https://mp.weixin.qq.com/s/84ZUy_PU49PA7o5XZyZVfw

[12].蔡维德,蔡维刚,“区块链互联网系列 (8):链网设计的基要属性之三:可结构性”,2019.08.15,https://mp.weixin.qq.com/s/h7F9C1_URuIOXccyup1K1w

[13].蔡维德,姜嘉莹,“宏观世界新经济的三大要素:科技、货币、法律 (只有数字黄金可以对抗数字美元)”,2019.08.13,https://mp.weixin.qq.com/s/IT72rK7w21FdyA-Bb2_G7Q

[14].蔡维德等,“亲,别逗了,区块链是500年来最大的金融科技创新?”,https://mp.weixin.qq.com/s/VW9yMeIGDdhgDTvjdMSvtg


作者:

蔡维德

北航数字社会与区块链实验室主任,天德科技首席科学家,国家科技部重大项目负责人,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试验区区块链互联网实验室主任, 天民(青岛)国际沙盒研究院院长, 赛迪(青岛)区块链研究院名誉院长,中国亚洲经济发展协会区块链产业专业委员会会长,北互金区块链专委会主任


姜晓芳

北航计算机学院博士生,特许金融分析师(CFA),北京金融分析师协会发起会员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
原文标题:
涨跌幅
排名币种成交额价格(USD)涨幅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