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观察》| 区块链选民的“冷漠”

时代观察
媒体专栏
热度: 4622
查理·芒格:“给我动力,我就会给你结果。”

区块链

文/Roy Learner

编译/柳叶惊鸿

校对/Meagreeee

查理·芒格:“给我动力,我就会给你结果。”


像任何生命体一样,成功的区块链一定是那些能够适应环境的区块链。 假设系统是一步步生存下来的,初始设计无疑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长期来看,改进的机制才是最重要的。这也是区块链吸引人的地方和在未来可以发挥巨大的价值的所在。

因此,治理是当前区块链领域最重要的问题之一,也是较为复杂的领域。通常有两层治理:Off-chain(链下)和On-chain(链上)。已经有很多文章写了关于链上和链下治理之间的权衡,本文将不探讨这两种立场的优点,而是探讨让区块链选民参与治理的障碍和潜在的解决办法。

区块链治理

区块链需要某种形式的治理来帮助社区对网络进行调整或改进,比如更改某些核心参数(如区块大小),或者添加新的功能(如SegWit),从而实现拓展性上的改进(如Lightning network)。

链下治理的案例有很多,包括比特币改进提案(BIP)和以太坊改进提案(EIP),它们分别旨在为比特币和以太坊引入新功能。

链下治理的典型过程如下:首先,利益相关者(开发人员、经济参与者等)进行研究并发起一个正式的提案。然后在推特发起相应话题,或者在线上论坛(ETHResearch、Reddit)等社交媒体上进行提案讨论。

而在社区中,包括核心开发人员,将会审查提案,提供反馈,并决定是否接受提案。一般来说,通过一项提案需要获得绝大多数社区成员的支持。一旦提议得到通过并得到广泛传播,节点运营商就需要升级他们的软件。提案通常被打包在一起,以便在将来的升级中批量发布(以太坊君士坦丁堡硬分叉升级包含5个EIP)。

相反,链上治理活动发生在“区块链上”。目前的链上治理功能主要实现,包括像Decred的Politeia这样的链上投票,它允许利益相关者投票决定Decred的资金运作,或者类似Tezos的链上修改过程,Tezos的持有者可以对协议级的更新进行投票,例如最近雅典提案中提出的增加Gas限制。

虽然尚未得到证实,但许多区块链评论家指出,链上投票可能导致寡头垄断,但随着区块链的不断发展,链上治理的更广泛趋势值得关注。

选民投票率

随着链上治理的不断发展,最近出现了一些链上投票的势头。虽然各类提案的重要程度不同,但从这些提案的投票率中可以看出,投票率是反映区块链社区参与度的重要指标。

下表概述了一些提案的投票人数占Token流通量的百分比。作为对现实世界的粗略参考:英国脱欧的投票率为72.2%,美国总统大选的平均投票率为50-55%,美国企业的平均投票率历史上一直徘徊在75%左右。

区块链

*包括弃权选民、Cosmos、Tezos和Decred投票率分别上升到42%、72%和86%。由于资本方的呼吁,这些项目的投票率远高于其他项目。

这些数据并不全面,而且在不同的项目之间存在明显的差别。从更深的层面来看,如果我们用钱包地址的数量与流通供应量的百分比来衡量选民的参与度,很明显,巨鲸投资者(在总供应量中所占比例过大的投资者)可以极大地影响投票人数。

链上 Voter Turnout(选民投票率)表示为参与钱包地址的百分比。 注意:由于参与的钱包地址难以识别,因此数据并不完整。

举一个具体的例子,看看阿拉贡(Aragon)AGP-5的参与的钱包地址数量,选民的参与从占流通供应量的9.3%显著下降到0.12% (持币量>20k的仅有有25个地址)。

话虽如此,但这一分析中,Decred的闪电网络提案的投票率占86%,Tezos的雅典(Athens)提案占72%,Cosmos的提案占42%(包括选民弃权)。

由于Cosmos在2019年3月14日刚刚推出的前两周,发布了一个更公平的在线投票方案,这显著提高Cosmos在提案1中的参与率,最终参与了达到了到73%左右。此外,在调整了Tezos基金会的公众弃权票数后,也因为Tezos基金会的管理着总票数的30%,雅典(Athens)修正提案最终的投票率为72%。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以上这些都是较为早期的数据,但Decred、Tezos和Cosmos已经有意识地将链上治理构建到它们作为“自治”区块链的身份中。此外,所有3项协议都通过股权证明(PoS)为选民提供了直接的参与激励。

产生差异的原因

为什么在链上投票中会有这么大的差异?首先,并不是所有提案都一样重要,比如在0x项目中,ZEIP-23提案对0x来说可能没有那么重要。以下是关于解决选民参与率低的几个看法。

激励

链上治理的基本假设是,由于Token持有者和协议的“所有者”是相同的,所以他们在经济上受到激励,为协议的最佳利益投票。如果Token持有者投票支持对协议有负面影响的提案,Token的价格将反映出该决定,他们将蒙受损失。虽然在理论上选民会得到激励,但他们可能需要更积极参与社区建设。否则,如果当前问题的重要性较低,选民仍会无动于衷。我相信,我们将继续看到未来的链上投票实施与直接的经济激励紧密结合。

区块链

**链上 Voter Turnout(选民投票率)表示为参与钱包地址的百分比。注意:由于参与的钱包地址难以识别,因此数据并不完整。


专业知识

Token持有者并不一定是相关领域的专家。例如,一个偶然持有MKR的人可能并没有相关的经济学背景,但他仍然可以通过投票来表决增加或减少制造商稳定费的影响。同样,大多数持币者也不具备评估在以太坊上实现ProgPOW的技术水平。考虑到真正理解提案含义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大部分选民对复杂的提案可能更冷漠。而社区领导者可以通过通俗易懂的教育来帮助解决这个问题(例如Jacob Arluck的文章概述了Tezos Athens),但是一般的持币者可能不愿意花大量的时间来研究特定提案的细微差别和含义。


利益相关者多样性

Joel moneygro在他的文章《加密经济圈》中简洁地概述了分布式网络的主要利益相关者:“该模型描述了矿商(供应方)、用户(需求方)和投资者(资本方)之间的三方市场。矿工们选择加入共识协议并协调其资源,以点对点的方式提供网络服务,用户使用服务,投资者促进交易,同时使网络资本化。”

不幸的是,在今天这个以散户为主导、实际效用和功能都很少的市场上,持币人大多是投资者和投机者。怎么让所有利益相关者的观点在分布式网络中得到体现,尤其是用户,这一点非常重要。虽然缺乏利益相关者的多样性最终是ICO泡沫的副产品,但技术进步最终将产生更大的效用和更平衡、更多样化的利益相关者群体。


机会成本

一些链上投票实现要求在投票期间锁仓资金。这是故意的,因为选民应该对他们投票的影响负责。虽然看起来微不足道,但是当锁定Token时仍然存在机会成本,因为选民放弃了一定时间内的Token出售权利,或者在不久的将来,随着DeFi基础设施的不断成熟,他们会从这些锁仓中获得利息。但如果许多Token持有者是像之前假设的那样是纯粹的投机者,那么这些投机者对这种项目的估值可能远远高于未来价值。

未来可期

目前这一领域进行的大量试验和创新令人兴奋,并带来了希望,即与低投票率相关的障碍将得到解决。由于目前大多数新颖的链上治理设计还没有经过验证,而且纯粹是学术性的,所以看到这些实现在实践中发挥作用将非常有趣。

虽然链上治理是一把双刃剑,并伴随着重大的权衡,但我很高兴能够继续密切关注链上治理在未来几年的发展。特别是,我希望看到更多关于“不可靠”的实验,以及效率投机市场的潜在收益可能给治理带来的好处。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关键字:  区块链链上治理
推广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
原文标题:
24H热门新闻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