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金融旗下CoCo交易所开放上币申请通道

公链之战,“万链归一”归何处? | 火星号“嘉宾有约”NO.5

野花说·热度: 38757
公链争霸角逐,是百花齐放还是万链归一?BTC/BCH/BSV路线之争分歧何来?


9月20日晚8点,火星号【嘉宾有约】第5期在野花说社群展开,本期对话主题为「区块链创业者视角 | 公链之战,万链归一归何处」,由野花说创始人叶子独家对话大区块信仰者、IFWallet创始人邓国东。

本期核心观点:

1.按照开放程度来分类区块链是没有多大帮助的,我们应该按照实际的应用场景来分类。

2.通用区块链面对各式各样的问题:以太坊的问题,源自它的账户模型的底层设计,交易必须串行执行,不可避免有性能瓶颈。现在有的节点永远无法追上最新的区块高度。区块数据量的急剧膨胀,让EOS的很多节点难以支撑其运营成本。通用区块链应该满足以下几个条件:容量足够大;底层协议足够简单、稳定;足够灵活,能覆盖所有场景。

3. BTC、BCH、BSV三者出身平等,是三个平行发展的比特币。BTC,专注探索SegWit和闪电网络能否解决拥堵的问题;BCH,则在大区块前提下,进行技术的升级改造,回归现金本质;BSV,试图回归到最底层的架构,成为各类应用的平台。

4.因为成本的原因,专用区块链必然逐渐迁移到通用区块链上来,最终可能只剩下几个通用区块链或是实现万链归一。从共识角度看,POW链才能实现万链归一,POS链无法胜出,类似ETH和EOS这样的POS链,把计算过程放在链上,存储了大量状态数据,注定是和区块链概念相矛盾的。区块链应该充当的是一个总线的角色,消息从上面流过,真正的计算,需要由应用层完成。从理念上看,BSV最有可能实现万链归一。


访谈内容如下:

叶子:第一个问题,你能说说专用区块链和通用区块链的概念?为何会有这样的区分?

邓国东:这个划分,其实和我最近的工作也有关系,我最近比较关注CoinEx的DEX公链,对通用公链的出路也做了一些思考。 

过去,大家对于区块链有一个划分,从开放程度而言,有完全开放的公有链,不对外开放的私有链,对部分人开放的联盟链。但我认为,应用场景是更重要的,按开放程度的划分对我们并没有什么帮助。故而,我们应该按用途划分,将区块链划分为专用区块链和通用区块链。 

所谓专用区块链,就是专门应用在某个业务的区块链,例如,基于联盟链搭建的存证链;再比如,最近各大交易所做的DEX公链,其实都是特定场景的专用区块链,它不做所有的场景,只做去中心化的交易,不像ETH那样什么都可以做,它只做它对应业务的事情。

与专用区块链相对的,就是通用区块链,通用区块链就是能承载所有类型应用的公链平台,其角色类似操作系统。

叶子:第二个问题,专用区块链这块,你有没有最近研究比较深入的应用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知道你最近一直有在研究DEX能不能详细说一说?

邓国东:专用区块链,其实是脱胎于通用区块链的,将通用区块链应用在特定的业务场景,并且加以改造,使之更贴合业务场景。比如,去中心化交易所DEX,其实一开始是诞生在以太坊上的,包括我们看到的0x协议,Bancor协议在以太坊上都已经实现了。

交易上链之后,能够解决安全性的问题,并且能做到非常透明,体验也还行,后来,以币安为代表的大型交易所,在遭受了黑客攻击而蒙受巨额损失之后,纷纷研发自己的去中心化交易所,恰好Cosmos等公链开发工具也相继开发出来,使得研发DEX条件成熟。

我们最近在和CoinEx合作,在钱包上做DEX的支持,CoinEx Chain是基于Cosmos SDK定制的,在它上面,能够发行Token、销毁Token,创建交易对,以及下单交易,这一切都是在链上进行的,也就是说,你的下单动作,每个步骤都会产生一个交易,这个交易搭载了你下单的数据。CoinEx Chain会汇总这些数据到(订单簿)OrderBook,进行撮合,撮合后公布撮合结果,总体而言将交易这个业务上链了,所有的操作都通过HD钱包发出,资金是分散的,极大增加了黑客的攻击难度,所有的撮合数据也都公开了,也就不存在交易所刷单,交易所下场交易等问题了。这个链它本身是不支持智能合约的,故而CoinEx还会做一个智能合约链来支持它。我们发现,专用区块链业务上更加专注,能够将一个方面的问题研究得比较透彻,能够得到比较良好的体验。

总的来说,大家都是为了当下能够将区块链用起来,从实践看来专用链是一个较好的模式。

叶子:第三个问题,当前,通用区块链的现状是怎么样的?如何看待以太坊的2.0 ?你心中的通用区块链未来是什么样子?

邓国东:我们经常开玩笑说,公链最大的应用场景,就是炒作,这也体现了我们的无奈。目前,各大公链,处境各不相同。 

比如BTC,它是加密货币市值的龙头老大,走的是跨国和隐私支付的路径。更多的人将其当成一种互联网货币来使用,可以买到域名,甚至买到跑车和房子。那么最近一年来看,BTC没有太多的变化。

以太坊,由于其是“智能合约”的王者,它上面涌现了各种各样的去中心化应用(DApp),2017年的ICO风潮,给ETH奠定了王者的地位。然而,以太坊也碰到了诸多问题,其中最大的问题是处理能力不足。近期,USDT迁移到ETH,加之利好不断,使得以太坊变得拥堵,发出的交易,较长时间处于pending状态,而且手续费也水涨船高。当然,以太坊也着力推进2.0版本升级,将支持分片,转向PoS,试图解决扩容的问题。从我的角度来看,以太坊的问题,源于它的设计,由于采用账号制,智能合约是链上执行,区块链上势必需要维护很多状态数据,且交易必须串行执行,每个节点必须将智能合约执行一遍,及时这个智能合约和你没有任何关系,这就成了性能的瓶颈,现在甚至有出现节点永远没法追上最新高度的情况。那么从这个角度来看,通过复杂的技术手段实现线性扩容,是永远也无法解决用户指数增长的需求的。

EOS,是ETH的改良产品,通过走PoS的路线,把状态同步只限制在21个超级节点中,这些超级节点有非常好的机器来运行这些节点。然而,据身边做EOS产品的朋友说,EOS也碰到了容量问题,其出块速度更快,其上运行着大量菠菜游戏,故而区块链的数据量也急剧膨胀,解析后的数据甚至达到数T,许多节点已经难以支撑其运营成本。

叶子:那BCH和BSV呢? 

邓国东:BCH,是一个现金和应用并举的走扩容路线的比特币分支,现在能打到32MB的区块,一般情况能打到8MB,它也有相对明晰的发展路线,体验上,它容量更大,手续费更低,非常适合替代BTC,作为电子现金而存在,BTC的拥堵已经非一日之寒,SegWit最多能做到1.7倍的扩容,事实已经证明没有扩容是当时的一个错误决策。BCH近期在研究致密区块以及新的Schnorr签名,来提升大区块的处理能力。 

然而,BCH社区一直被诟病的问题是,社区治理过为松散(即使是比特大陆被骂为独裁者的时候也是),一直还是由开发者领导的,发展上更偏技术,但没办法,开发者话语权比较大,因为大家也不懂这些技术细节,社区也离不开他们。技术开发者领导一个公链的开发,是存在问题的,就像一个国家由军队来领导一样,这是军政府,我们都听毛主席说过“党指挥枪”的道理,理论或者哲学层面的东西,才是为实践指明方向的东西。

BSV,在大区块的方向上,则更加彻底。不仅要扩容,而且要扩展到无容量限制,社区也更加注重理论的探索,在法律、经济学上下了很多功夫。

目前不算太高的配置情况下,可以处理128MB的区块,几十万笔交易。在很多人眼里,扩容就是改个参数,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其实不是的,扩容很需要技术含量,因为要处理这么多的交易,得在各个环节上做优化,你需要让区块传播得更快,交易更快被索引,所幸比特币一开始的架构设计得很简单,UTXO结构使得交易能够并行的运行。

BSV一直坚持的事情,就是把它当成一个基础层,它仅仅是一个账本,其它的如智能合约、Token都可以在二层上完成。例如,BCH上发展起来的SLP Token协议,就是基于unwritter的BitDB实现的,事实已经证明了二层的方式是可行的,并且依然能够得到上链的好处,而区块链只是见证了这一过程,而无需计算每个细节,区块链只知道上面运行了很多交易,而这些交易是干什么的,BSV并不用关心。

近期,社区也在MetaNet、支付领域提出更多技术方案,以MetaNet为例,它虽然算不上特别厉害的技术,但是其看区块链的视角可谓天才。

我心中的通用链,应该满足这几个条件:

  • 容量足够大,能承载大量应用
  • 底层协议足够简单、足够稳定(只有足够简单,才能足够大和稳定,它们是互为表里的)
  • 足够灵活,想象力足够大,能覆盖所有能想到的场景

目前看来,我是比较认同大区块方向的。就像V神曾经提的,以太坊可以在BCH的区块链上运行。

叶子:插一个小问题,最近以太坊关注度很高,有种说法说以太坊变成了usdt的结算层,你怎么看?

这是好事,说明ETH承载了一个超级应用。USDT是刚需,比CryptoKitty之类的游戏,对以太坊影响更大。这也暴露了以太坊的问题,一个大应用来了,其它应用就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 

叶子:第四个问题,因为咱们社区有很多朋友是比较关注BTC、BSV、BCH的,咱们单独拎出来聊聊你对这三条公链的看法。

邓国东:BTC、BCH、BSV三条都是由比特币分叉出来的公链,它们代表了三个不同的发展方向。早期,只有BTC,和类似LTC这样的山寨币,但随着扩容的谈判失败,BTC的两派分裂,Core派通过软分叉添加了SegWit特性,成了现在的BTC;而扩容派通过硬分叉升级,扩大了区块大小,成了现在的BCH。再后来,BCH社区内部再次发生了分裂,分成了现在的BCH和BSV,事实上,三者在出身上都是平等的,是三个平行发展的比特币。但是许多人将它们做了一个比喻,将BTC比喻成皇帝,BCH则是太子,BSV是皇太孙。对于这三条公链,发展成现在这样,有其偶然性,也有其必然性,它们各自在自己的方向上做探索。

BTC,探索SegWit和闪电网络能否解决拥堵的问题。

BCH,在大区块前提下,进行技术的升级改造,回归现金本质。

BSV,试图回归到最底层的架构,成为各类应用的平台。

三种路线,代表着三种理念,很难说谁对谁错,都有可取之处。但从体验上来说,BTC的体验在三者之间已经越来越没有优势了,拥堵的问题依旧存在,除了价格和算力上的优势外,BCH和BSV也在一定程度上取代了BTC。

在创新上来说,BTC会比较稳固,应用的进展比较缓慢,BCH和BSV上的创新会更多,譬如BCH上发展出来了SLP Token协议、链上微博等应用,而BSV上则更加丰富,产生了查看天气、查看行情、邮箱、云盘等应用。

叶子:插一个小问题,大家谈到BSV就会谈到MetaNet,MetaNet号称让互联网变成比特币的侧链,能不能通俗易懂地给大家解释一下MetaNet? 

邓国东:最近碰到许多人问我,到底什么是“MetaNet”? 

其实MetaNet的技术没有什么非常深奥的地方,MetaNet其实就是通过一笔交易来将两个链上数据交易关联起来,形成一个数据结构。它就是一条线,能够构成一个组织关系,这样就能够形成各种各样的数据结构:列表、树、图等,有了它,去中心化的应用,就能够构造出一个自己的数据集合,并且有结构地存放,想访问的时候能够轻松访问到。

这就像一堆的文件,散落在区块链上,MetaNet就是文件夹,将这些文件收集起来,让一切有了秩序,我们也可以将这些文件的组织信息,叫做元信息,这就是它为什么叫MetaNet的原因之一。

那么“MetaNet”这个文件夹,到底有多大的作用呢?

往小了说,它就是一个将应用数据关联起来的文件夹。

往大了说,就是在区块链上创造了一个新的维度,这个维度可以穿越区块链的纸带,构造出一个复杂的结构,这个复杂的结构,有可能会改变人类的数据归集方式,它使得数据归属于个人成为可能。

叶子:第五个问题,你认为通用区块链最终会实现“万链归一”吗?

邓国东:我认为,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一段时间内,各式各样的链是会逐渐增多的,这里会产生许多的专用区块链,有游戏专用的,有DEX专用的。但随着扩容的探索,通用区块链的处理能力逐渐增大,能够容纳各式各样的应用同时在其上运行,因为成本更低的原因,专用链必然会逐渐迁移到通用链平台上,区块链数量逐渐减少。最终可能会只剩下少数几个通用链平台,甚至是只有一个通用链平台,就像操作系统那样,最终就剩下三家左右。

叶子:补充提问,是以比特币为代表的POW链还是以太坊这类POS链能最终胜出?

邓国东:对于通用型区块链来说,我认为以PoW链将会胜出,因为其原理简单,道理更加朴素。

以太坊之类的公链,将运算搬到链上,本质上就是有冲突的,区块链不能同时追求性能和共识,由于PoW需要时间进行运算,故而不太能满足快速出块的场景,而运算是越快越好,故而采用PoS能够得到较好的体验。然而PoS相对来说,比起PoW,更加容易变得中心化,强者恒强,很容易形成一家独大的局面,其治理模式和公司很像,而一个公司最多能维系几十万人。

但是按贡献来分配的模式,却是覆盖全人类社会,从古自今一直延续的,这也为后来的人上升提供渠道。

此外,除了PoW和PoS,我们也应该看到例如PBFT(实用拜占庭容错算法)等共识算法的存在,通过纯数学的方式,也能解决共识的问题,它们也有可能得到广泛应用。

此外,以太坊和EOS还有一个账户模型的问题,也使得其扩展起来很困难。

叶子:再插一个小问题,是因为UTXO模型和账户模型的区别,所以POW链更可能实现“万链归一”吗?

邓国东:对于账户模型和UTXO模型,其实我们讨论了很多。

账户模型,对于人来说,更加容易理解,就像银行账号一样,从这个账号转到另外一个账号,就是从这个账号减去,那个账号加上即可。而UTXO模型,可能会比较违反直觉,因为它是从每笔交易的角度去看的,它不是以人为中心,它是以区块链的记账标的为中心,这其实比较贴合现金。它和我们实际使用的现金一样,在各种各样的人手里流通,有转移,有接收,有找零。这也是为什么比特币是Electronic Cash System,而不是Electronic Bank System。 

账户模型,前面我们也谈到,每笔交易需要有个sequence,用来标记它的顺序,交易必须一笔接一笔的进行,否则账就乱套了。

而UTXO模型,相比之下有着许多的潜在优势,一个是它是以钱为中心,它能够将一个币分为好多好多份,从而能够同时发出它们,拆分后它们之间没有互相的依赖关系,也就能够并发了,这使未来的性能提升变得可能。

此外,UTXO模型为交易过程留下了完整的信息,也为区块链的组织提供便利,我们做了一个比特币区块浏览器,叫做IFBlock,在实现的过程中,程序出现错误了,要修复数据,由于它是UTXO模型的,我们只需将交易的影响像倒带一样抹除,就能回到你想要的任何时间点。此外,某笔交易错了,你修复那笔交易即可,不用将全部都修复一遍。

对于UTXO上的数据来说,你能观察任何一刻,区块链上信息的状态,就像拖动播放器的进度条一样,这在交易搭载了信息的时候,会显得更有趣。

叶子:那你认为ETH和EOS这类POS链最终走不到“万链归一”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邓国东:ETH和EOS,把计算过程放到链上,存储了大量状态数据,而且每个节点都要计算一遍,注定是和区块链概念相矛盾的。设想一下,全球有1000万人,每天都要使用ETH或者EOS,这个网络能支撑得住吗?现在几十万人用就够呛了,除非往中心化方向走,否则我想不到第二个办法,而往中心化方向走,就不该设计成区块链的模式。

我曾经研究过区块链上的计算模型,区块链应该充当的是一个总线的角色,消息从上面流过而已,真正的计算,需要由应用层完成。区块链一旦运行起来,它就是一个自带身份系统,全球无差别的信息传递平台,在其上面可以搭建各种状态机。

有一段时间里,IPFS(星际文件系统)非常引人注目,因为人们想要的就是这么一个分布式的文件存储系统,同时基于它的订阅和消费功能,可以实现并行计算。MagicLeap公司曾经开发过一个Computes的Demo,基于IPFS能够实现破解密码的计算。只可惜IPFS还未能达到商用,但我相信未来一定需要一个存储层,来解决区块链的存储问题。

叶子:在你看来,POW的三条链中,哪一条是你认为最有可能胜出的链?

邓国东:PoW链的三条,很难说哪一条会真正胜出,因为走的路兜兜转转,走错方向的也有可能回到正道上来。不过我们可以从理念上,判断一下它们成为最强通用公链的概率。

首先,我认为BTC的可能性最小,从最近1年的表现来看,拒绝走扩容路线,拥堵依然存在,已经把越来越多的用户往ETH和BCH赶了,人们更多是把BTC当成储值媒介,相信它越来越值钱,而且愿意在上面搞创新的人越来越少。而它拥有的,是强大的IP,以及币圈最大的用户量,然而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不进步,躺在功劳簿上想要成为最强,必然会被淘汰。

其次,我认为BCH和BSV是比较有潜力和机会的,二者本来是一体,走的都是大区块方向,但是太多人以为它们是山寨币了,殊不知它们和BTC一样同脱胎于比特币。BCH上人们热衷于务实的一些应用,如前段时间,澳洲就举办了一场比特现金大会,所到之处吃饭、打车、观光都能用BCH支付买单。而BCH扩容后,有一些应用涌现出来,如SLP的Token SPICE,是Telegram群里用来打赏的Token,还有RealmX游戏里的道具Token。但由于BSV分叉事件,导致BCH社区元气大伤,社区缺乏领袖,不过保持扩容方向,积极探索应用,还是有机会的。 

最后是BSV,我觉得这条链的概率会更大一些,它上面已经开始萌芽了各种各样的应用了,Token方面,它有覆盖各种场景的Tokenized,数据上链方面,有WeatherSV,RateSV。这这个社区里面,有比较强有力的领袖(如CSW,unwriter),不断输出理念;开发团队也逐渐变得专业化,有些商业公司也在参与,应用探索也比较积极。还成立了专门的非盈利组织Bitcoin Association来推动应用的发展,近期还推出了技术标准委员会,这一切都走得更加成熟了。

其实,我们很多人都知道,正确的理念是什么,但也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知行不合一。至于哪条公链会在竞争中胜出,时间会给我们答案。

叶子:感谢火星财经提供这样的分享交流平台,也感谢国东的分享,今天的线上分享就到此结束。

邓国东:感谢大家的聆听!

戳我加入火星号:http://rrd.me/etcd4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野花说
原文标题:
涨跌幅
排名币种成交额价格(USD)涨幅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