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inlink:预言机将会成为下一波重点攻击目标

区块链研习社·热度: 2947
加密货币交易所发生过被攻击的事情,智能合约也发生过,预言机也将会遇到类似的问题。

区块链提供了完全可信的链上环境,但却无法保证从现实世界接入的数据也是可信的,预言机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但从实际发展来看,预言机同样面临很多难题,比如如何稳定、可靠的提供服务,如何防止被攻击?


以DeFi为例,DeFi常常需要以现货交易所的价格作为锚点,且预言机服务需要去中心化,中心化的数据服务不符合DeFi的本质精神,以及无法取信于用户。


但现实中的预言机却无法很好满足DeFi的需求,且一旦关被攻击,就有可能酿成重大事故。


本文是对Chainlink CEO Sergey Nazarov 的采访,Chainlink是知名预言机服务商,其表达的一些观点,对我们更好的了解预言机会有帮助。


本文为Camila Russo 对 Chainlink CEO Sergey Nazarov 的采访,主要内容是关于预言机的。Chainlink 为Google, SWIFT和众多区块链公司提供预言机网络服务。 


 Chainlink CEO Sergey Nazarov 

Camila Russo:Mixicles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Sergey Nazarov:我认为Mixicles的重要性非同一般。智能合约没有竞争性,因为它们是公开的,这对许多合约类型是不利的。隐私发挥的作用是企业级区块链存在的唯一原因。这是他们唯一的卖点。(注:Chinalink最新开发的项目Mixicles可以通过让智能合约事务不公开来消除对企业级区块链的需求。)

CR:如果Mixicles是一个隐私的解决方案,并且它真的管用的话,那么它可以帮助公共区块链与企业区块链相竞争。

SN:对。这很重要。目前有三个真正的问题:连接能力、隐私和可扩展性。预言机并没有完全解决其中的任一个问题。它们所做的是为解决这些问题做出贡献。它们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连接问题。这是他们的重点所在。
隐私问题可以通过在预言机网络中进行某些计算来解决。Mixicle真正实现的结果是提供一个模型,让你拥有一个私有的,去中心化的金融工具。
你将合约中的部分内容放入预言机中,你相信这个预言机是非公开的,原因是你可以指定谁来运行预言机。而且你还可以指定他们运行一个名为SGX的东西,它本身可以让数据甚至对节点运营商也不开放。

我唯一知道企业级区块链(或者中心化的数字合约)比智能合约好的是它们可以提供每个人都要的隐私。如果我们能够让具有更好的安全性和更好的可用性的公共区块链系统具备隐私功能,那么我们就可以让公共区块链网络更上一个台阶。

CR:使用预言机的智能合约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SN:智能合约之所以可靠的原因在于与合约正常运行相关的所有部分都封装在一个安全系统中,对吧?没有关于代币变动的外部数据,代币发送,所有关于传送的签名数据都发生在链上。但是,当我们谈论创建某种去中心化的保险合约或去中心化的金融合约时,我们基本上说的是这个智能合约实际上由两三个部分组成的。

它不只是由触发状态变化的代码组成,它也不仅仅是跟踪代币所有权数据的分类账本。它也是由一个称为预言机的第三方组成,而预言机将为合约提供有关所发生事件的数据。

问题的本质不只是将一个系统连接到另一个系统。重要的是编写的代码要能够在高度可靠的基础架构中运行。
我们实际上在谈论的是,如果我们对合约是什么进行详述的话,来包含链上系统和链下系统的代码,那么我们要说的是它所囊括的范围。所以我们对它可能失败的方式进行讨论时,我们需要说明我们能够保证什么是安全的,从而我们需要保护它。

CR:有什么风险?

SN:如果我们不保护它,那么就会发生DAO那样的事情,你会遇到这样的情形:人们放一些钱在那个系统中,然后发现最容易的攻击目标实际上是预言机。这似乎成为这一行的模式。人们开发的各种系统,有的安全,有的不安全。
加密货币交易所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智能合约也发生过,我认为预言机也将会遇到类似的问题。

CR:你是如何解决的?

SN:这是个关乎什么是正确的去中心化基础设施的问题。正确的方法是什么?从我们的角度来看,这个方法是你拥有一个节点运营商,节点运营商处理特定的工作。这些工作是一些像节点运营商可以作为合约的预言机的功能。
它可能是这样的:给我提供比特币价格,然后做具体的计算,将一些数据源的平均值提供给我。然后,这些明确定义的工作由用户合约选择。这些用户合约构成了他们自身与预言机合约之间的服务协议。服务协议非常清楚地定义了预言机履行义务的承诺,该义务由其作为预言机的长期声誉和存款的即时损失来支撑。

服务协议的第一件事是它为用户创建了来自预言机的承诺。第二件事是它产生了许多关于预言机已经完成以及能够履行的所有非常明确的承诺的数据。

用户根据许多因素选择他们想要的预言机数量。真正的问题是,为什么我应该相信这个预言机为我的合约做这种类型的计算?

我为什么相信合约的状态变化。原因是成千上万个去中心化的以太网节点。这些以太坊节点通过出块奖励获得高达95%的补贴,我的情况就是如果有9,000个以太坊节点,那我就相信。

预言机的问题是,如果你遵循类似的模型,你看到我有10,000个预言机运营商并且我想查询API,这会带来可怕的情形:首先,你有10,000个API调用(许多时候它不会奏效)。所以一旦你选择了一份工作,你需要选择谁为此负责。你需要从他们当中选择你想要的安全级别。这就是你开始做出选择的情况。

所以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框架,通过这个框架,人们能够可靠地组成去中心化的预言机网络。我们的框架为用户提供这样的信息,并让用户能够可靠地做出关于他们想要运行的预言机组成情况的决定。

CR:当你说预言机的组成时,一个预言机是由许多不同的节点组成的吗?

SN:那是预言机网络。

CR:那你所讲的预言机具体指的是什么?

SN:这指的是节点运营商。它动态变化的方式是:比方你的合约是一个10万美元的DeFi市场。它增长到100万美元。也许现在你需要5个预言机。然后它增长到1亿美元。也许现在你需要15个预言机。然后它增长到几个亿,你可能需要21个或更多的预言机。重要的是,你应该能够对触发你的合约的预言机做出明智的决定,你应该能够扩大或缩减你所支付的去中心化的规模成本。

CR:这些预言机是从一个来源获得价格吗?会从交易所API获取价格吗?或者说他们从哪里获取信息?

SN:从特定的交易所获取价格并不合理,因为你会碰到数据汇总问题。我们与最大的加密货币数据提供商合作,如Brave New Coin和Amberdata以及BNC,它们为彭博社终端提供数据。这些服务的结果是汇总交易所数据,并将其标准化处理来生成一个稳定的价格。

CR:我最近与Maker的Mariono进行了交谈,因此想了解你们的预言机系统之间的比较。

SN:Mariono非常厉害。我对Maker通过Dai所做的事情非常惊讶。我觉得,实际情况是我们希望成为他们其中的一部分,而实现这一目的的方式是我们想成为节点运营商之一。
他们正在做的事情是专注于让Maker社区投票决定怎么样让Dai变得更好。如果我们构建了一个高质量的预言机软件,并且我们已经能够向人们证明该预言机软件是由高质量的节点运营商运行的,而且这些节点运营商能够提供人们发现其是有价值的保证,那么我认为Maker的投票系统会考虑这一点是完全合理的。

我们有一个由25名顶级人才组成的团队。我们只是想解决预言机问题。我们希望像Maker这样的人和其他许多DApps都能从我们正在创建的解决方案中受益。
我觉得就像人们不想建立一个以太坊来开发他们的DApp,我认为人们实际上不想为了开发DApp而建立预言机,我认为他们想要的是一个系统,为他们提供建立他们Dapp所需的安全保障。


-END-

作者:Camila Russo, 与 Kerman Kohli 合作编辑了 The History of Ethereum。

译者:Chuan,区块链研习社特约作者。

声明: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区块链研习社(公众号)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图片来源网络

来源:https://thedefiant.substack.com/p/a-faulty-oracle-will-be-behind-the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推广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
原文标题:
涨跌幅
排名币种成交额价格(USD)涨幅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