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炉火大辩论:PoS兴起,算力江湖格局将如何改变?

火星一线热度: 14360
POW和POS,最终互相融合?

POWER北京

火星财经APP(微信:hxcj24h)一线报道,8月21日,由火星财经主办的“POW’ER 2019全球开发者大会”在北京举行。大会邀请来自全球的70位区块链、5G、AI、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领域的技术领袖、专家学者、投资及研究机构负责人,分享他们对新技术趋势和商业机遇的判断和展望。

今日上午,炉火大辩论的主题是“PoS兴起,算力江湖格局将如何改变”,共同探讨未来PoW和PoS的关系与未来。参与的嘉宾有:

火星号总编辑 猛小蛇

币印联合创始人、首席运营官:朱砝

三点钟社群发起人、XMX早期投资人:玉红

蚂蚁矿池联合创始人:田鑫

OK矿池负责人:Alina

核心观点如下

蚂蚁矿池联合创始人田鑫表示,PoW和PoS最终会走向融合,PoS之所以火,是因为PoW门槛较高,二者都是了解区块链的途径,不存在谁杀了谁。

币印联合创始人、首席运营官朱砝表示,PoS不会取代PoW,因为PoW业务本身可以盈利,而回顾PoS的历史,它几乎会在每个牛熊转换周期崛起,但不会最终取代PoW。

OK矿池负责人Alina在“PoS兴起,算力江湖格局将如何改变”炉火大辩论中表示,PoS和PoW不是替代关系,PoS近几年的发展属于区块链领域的迭代,而基于PoS的Staking是一种新的数字资产管理方式。她同时提到,现在无法预测PoS和PoW未来的趋势,因为区块链行业才刚起步,各种新兴的共识机制也纷至沓来,究竟哪种共识能被用户认可,仍需时间证明。


以下为对话全文:

1、PoW、PoS共识机制孰优孰劣的话题一直存在讨论。毫无疑问,PoS和Staking的兴对PoW和算力挖矿形成了一定程度的替代。这里想请各位从自己的业务谈谈,PoS和Staking兴起后,自己的业务受到了哪些变化?

朱砝:其他共识的崛起对我的业务有什么影响。我的感受,是我的业务越来越好做了。正经矿石的业务越来越好做了,支持我的竞争对手都去做POS。首先从比特币的总市值来看,它的总市值占比一直在提升,我们叫回升,我们心目中,比特币这个东西应该占到99%才正确。之前在这轮牛市中,比特币最低占到40%左右,现在又回升到了70%。你可以看到,POW肯定是一个主流。我们讲说,不能讲“新韭菜”,有很多这一轮牛市进来的从业者,在他的角度看来,POS是个新东西,好像是个新趋势,不是这样。我们看到每一轮牛熊转换中,POS都要起来一次,这就跟谈恋爱一样,清醒一次一次,苦痛一次一次,所以我是这么看这个问题的。

猛小蛇:说得好,我也希望比特币能够独大,因为我只有比特币。

玉红:我没有你们这么深,我现在POW还没有整明白。我现在还在整比特币挖矿,其他的挖矿还没有整明白。第二个,从我的角度,不管是POW,还是POS,怎么让更多的老百姓,更简单的方式参与进来,这是我每天在想的这个问题。你讲的很高深的东西,人家听不懂。你说能不能挣钱?这个很重要,靠谱的挣钱,怎么挣,这是每天在想的问题。我也在跟着朱老板学习。 

田鑫:POW和POS,我觉得做到最后应该是融合的,因为我们跟Alina一起,在2017年底、2018年做US的时候,就发现过这个问题。POW跟POS的区别,它的门槛比较高,它的人比较精准和有质量。为什么后来POS这么火?因为POW门槛很高,POS跟它一些比较低的门槛。我可以很简单地了解区块链,所以说在我的眼里POW和POS都是了解区块链的一种途径,所以说,做到最后,不可能说谁杀了谁,只能是相爱相杀共存。

Alina:我认为POS和Staking,和POW并不是替代的关系。POS是一种新的共识,特别是最近两年发展特别快,它也是一个在区块链的比较崭新的迭代的新的领域。Staking更可以说它是一种新型的数字资产的管理的方式。OK 矿池也是会全心全意地去管理好用户的资产,并且在保证用户资产安全的前提下,实现用户收益的最大化。OK矿池也是从POS开始做起,  每个月给用户带来的收益,不是呈线性增长的方式,可以说呈现一个几何形式的增长方式,来实现用户资产的最大化,相对于我们得到了POS和Staking的启发,也引入了新型的资产管理的方式,去做好这一点。我们也是跟任何数字资产合作,帮用户实现收益的最大化。

猛小蛇:我发现四位领导,每个背后有不同的靠山。比如说玉红是比较接地气,你所有的力量都来自你的韭菜跟你的加持。

玉红:用户。

猛小蛇:好的,用户。昨天有人说深圳的大会全是韭菜,没有镰刀。我觉得就跟POS和POW一样,我是认同,大家讲的它是一个并行的或者融合的,不是绝对二元来对立的。我的感觉,朱砝像POW的一个原教旨者,或者护卫者,其实我也是。玉红在POW的过程中,向POS转,而且他可能获得了实际的利益。田总和Alina背后是不同的其他的一些资源在支撑,都很棒。

2.POS有可能会取代POW的模型。你们觉得会取代吗?你们回答会和不会就行了,不用解释为什么。它对未来业内的生态,甚至供应链的应用会不会有一些驱动?

朱砝:我觉得POS是不可能取代POW的。首先说POS能赚钱,确实是能赚钱的东西,对于公司来说,企业运作、矿池肯定是能赚钱的业务。POS肯定不会被POW“杀死”,因为它还是有很强的生命力。它对于机构,对于大的投资人来说,我们叫做主力的人群来说,POS是一个很好的东西。所以,你不好说,但是你不好说它是趋势,因为我们在过去这么多轮中,我们都看到POS一轮一轮起来,一轮一轮下去。我个人觉得,应该是Staking POS对POW没有什么影响。这次造了一个新词Staking,好像有一些新的东西,可能因为我也不太了解POS,我目前没有看到有什么新的东西。

 玉红:我是前两天在深圳,真是用户蛮多的大会,现在深圳的大会跟北京比,北京的会是装逼的大会,深圳的会是接地气的大会。我在深圳下楼碰到一个人,他是币圈的一个老人,他说他是做过第一代矿机的,他说那些老板他都认识。他说在搞POS矿机,他说很多年前,他就是做比特币的POW,特别的兴奋。我一看他,我就想这哥们儿肯定没有1000个比特币。我说你的确是当年做得很早,我说你当年可能追求的是100倍回报,这是当年的这帮人群。现在这帮人家,不需要追求100倍回报,有2倍回报就非常开心了。我想说另外一个问题,大的资金进来追求的是稳定性,不一定是高收益率,大资金入场。人家说2倍回报、5倍回报、10倍回报,人家会当你是骗子。我现在跟很多朋友说比特币,我说你囤一点,比特币肯定能涨,你就配置点资产放在那儿看一看,人家觉得这个逻辑可以。比特币最好的方法就是挖挖矿,人家觉得好像是实事,很靠谱,你要动不动100倍回报,人家肯定说你疯了。10年、20年,玩比POW的人,在发生很大变化,真正的有钱人开始进来。我是长期坚定地看好POW,后面的还没有整明白,还在慢慢整。你资金在哪里,你就把哪里能撑得住,这是从资金流的角度来看。未来10年、20年,POW肯定依然很坚挺,后面的不知道,我也不能做评判。  

猛小蛇:你是在说你长期支持POW,但是你实际现在干的是POS。

玉红:我都还没有搞懂。

猛小蛇:没有关系,你从事游戏产业来讲,一个非人民币的玩家,向人民币的玩家进化,特别像这个过程。请田总分享一下。

田鑫:这个主题说的是POS能不能替代POW,我终于可以拿这个主题为POW证明一下,因为他们老说POS对POW的冲击,我真的很难受。从2017年开始不断有人问我这个问题,就说传统的币圈平台怎么办?会不会被POW平台冲击掉?我很坚定地告诉大家不会的,它会是融合的状态在。在很早之前,以太坊就说要转POS,对POW来说是一个小小的问号。很多人会问我,你究竟怎么看这个问题?我觉得是这样的。矿工是很值钱的,大家想一想,现在的区块链唯一的,大家都在谈什么东西?区块链落地,这个落地到底时候能落,落到什么身上?我觉得最先落地的是在矿工身上,以矿工的算力为基准。大家仔细想一想,矿工的算力有多值钱。你拥有1个亿矿机才占比特币的总体算力的1%左右,所以说,它这个市值是很高的,是很值钱的。如果在矿圈,你的矿机是有另外一个称呼叫做印钞机,并不是说它很赚钱,它的能力是持续不断拥有的能力,是创造。比如说你买100个币存着,一直都有100个币。把100个币买成矿机,可以不断地挖,挖到100个币以后,可以持续挖,它是有使用寿命的,是另外一种存储币和收获币的一个方式,所以,挖矿不会被POS给取代,最终还是共存的状态。 

猛小蛇:谢谢田总。Alina你要想清楚,因为你的背后是一个交易所,想清楚你的优势在哪里?

Alina:首先我特别认可田鑫,刚刚说的所有的话。其次,我今天是来砸台的。今天一共4位嘉宾,一共有四位嘉宾,有三位都是POW的老大哥,我们OK 矿池是以POS (DI POS)出名的,我有一点小小的胆怯,在这个台上说话。刚刚田鑫说完以后,我又非常放心,确实是融合的关系。未来的趋势,真的现在无法预测,因为区块链才刚刚开始,各种的共识机制也纷至沓来,比如说有共识机制,还有一些跨链的联盟链的信息共识机制的代表,所以说,未来可期。OK矿池也是让我们一起来看,在今后时间里,到底哪一种共识机制会被用户接受,会被所有的开发者认可,大家可以一起来看未来。

 猛小蛇:谢谢Alina,回答很巧妙。刚才田总、朱砝都提到了矿工。我们关注一下矿工本身的状态。像我们Pow’er大会,今年是开发者,今年年初是贡献者。矿工甭管是POS和POW,从各位老大的分享中感觉到,他其实是一个不同的周期,不同的阵营,高点和低点不一样,是一个时间的选择。从Alina来开始,我不知道你离矿工近不近,因为你的业态还不太一样。Staking Economy这个模式起来,对这个行业相当于第一产业的矿工的群体,你是怎么来看他们的变化的?怎么拥抱变化的?

 Alina:首先,我觉得矿工挖矿,这是一个非常骨灰级,也是非常古典的行业。已经发展了大约10年的时间了,我离矿工也比较近。大家也知道我的前生和今世,一直和矿工打交道。POW对于矿工而言就是三件事情:一个是挖矿、卖币、卖矿机,说成通俗的语言,应该是这三件事情。对于POS来说,可能比较重要的一点,可能是一个价格,所以说,在这两者的关系之中,如果从POW要往POS延伸,包括它最大的不同点是POW可能就是这三件事情,POS可能除了价格,当然很重要,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点,它还有一些社区的角色。比如是以EUS为例,是完全去中心化的社区自治型组织,从POS更好过渡到POW,是思维模式上的转变,更好地适应社区的定位、角色以及节点的治理方式,怎么样以节点的角色更好地维护区块链网络稳定性的运行,这其实是我们可能在思维上需要转变的一点。

以OK 矿池例来说,未来最终的发展方向,可能是加密数字资产管理公司的形式,很有可能。因为我们最后最重要的,还是需要把用户放到自己的资产来管理好,用一种创新型的模式,或者用一个非常靠谱,让人可以放心的模式,把用户的资产管理好,运行起来,让这套机制也好,模型也好,得到充分的落地。大概是这个意思。

猛小蛇:谢谢。她已经上升到模式了,对你们几位进行降维打击了,有请田总。

田鑫:我觉得这个话题好像是为我量身定制的一样,因为我是一个从传统的挖矿企业去转型做的POS,她说的古典币圈的人就是我的前身。我从2014年进入这个行业,一直都是在做挖矿,做到今天,也在做挖矿,2017、2018年的时候转成POS,对我来说,两种矛盾都出现在我身上。我对这个东西深思了很久,我为什么要做POS?我怎么去做POS?POW干不下去了吗?曾经有人这么问我,回答当然不是。因为我们在POS身上看到了很多优点,是他们的社区治理。先社区,后治理。POW的状态是没有社区,没有治理,两种概念。我们从POS上面学到了很多东西社区治理,包括之前做US节点的时候,我们现在的矿池也没有超过21家,很多人会问一个问题,算力过于集中,怎么办?我们找到了融合之处,挖矿给大家的门槛太高了,需要学习。从2013、2014年,大家开始挖矿起,只有这一条途径,POW提供了另外一种途径,降低了门槛。大家了解挖矿的时候,可以通过POW的途径来挖矿,能让门槛变得更低一点,让更多人了解这个行业。

玉红:我做矿工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小半年。不管是POW、POS门槛太高了,你跟别人讲,别人听不懂。今天这个平台还是太技术、太专业,对老百姓来说,对用户来说太复杂,你要给用户更简单的方法可以体验到挖矿的红利,享受这个行业的增速,享受比特币未来减半的行情,后年大牛市这拨红利怎么快速进入,这是一个方法。OK还没有用,我发现OK一出来,他们公司蛮多网红,一直没有对上业务。朱老板这边,我给他秀一下,我用的币印矿池有多少机器。币印在用,BTC.com也在用,火币矿池也在用,我们提供机器。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今年我们用中心化的方式提高挖矿的效率,把算力做到5%。再用去中心化的方式,怎么把这些算力分布给普通的老百姓,或者持有Token的模型。只要持有了Token,就能一直分红。随着算力的提升,持续的分红,算力地增长。挖矿4.0更容易让更多人参与到比特币的挖矿,参与到其他币的挖矿,都可以用这种方法。你就告诉别人,你说你要买机器,放矿场,还要搞懂POW、POS,搞不懂,你就买个币,我拿这么多收入,把你回购了,然后给你分红。但是你说要挖矿、买机器、搞矿池太复杂了。我现在做的事情,是他几年前做的事情。我们现在想用更简单、更好的方法,让普通用户能够分享到行业增长的红利,就设计了算力通证的模型。我发现活得很好的团队,就是不搞开发的团队,都活得很好。我们认认真真搞开发的人都很惨,搞什么链都没有什么用,还是得挣钱。最好挣钱的就是比特币挖矿,当然其他挖矿也挣钱,所以想到了这么一个方法,做了一个转变。

朱砝:今天我以为是来吵架的,结果没有吵起来,我只能自己跟自己假想的对手吵一吵。我们是币印矿池,比特币前三的水平,其他的币基本都是第一或者第二,做POW挖矿。我们团队前身,我早期工作在某最大的矿机商,之前在蚂蚁金服我负责产品管理。后来,我和中国的比特币开发者第一人潘志彪一起做了BTC.com矿池,后来我们离开比特大陆,还被比特大陆起诉,做了现在币印的公司,很有意思。我们先说价格,我不太认同,价格意味着这个东西就是牛逼,如果非要拿价格比,请拿长线价格比。玉红总的以太坊从9000跌到800,依然说以太坊靠谱。我们说大众靠谱,是说喜欢买他的车,他的车好用、皮实,不是说币价决定你的脑袋,同样的,长期看来,哪个币最有价值?长期看来,哪个币的的交易量最大?可能有两种币就是比特币和USDT,我们可以关注一下这两个币的月交易量或者是周交易量的数据,可以看到其他的币种完全无法挑战。一个是法币,一个是POW的比特币,这是刚才说的价格。POS这个东西,它最大的问题,在于说它非常容易集中化。刚才很多嘉宾讲到EOS,21个节点,我认为这个非常危险。大家都知道,有钱人都是认识的。21个节点,肯定有人能联合起来11个以上的节点,大家都是在中国社会,其实美国也一样,欧洲也都一样,有钱人的世界都一样。我认为这个东西并不安全,只有21个节点,还是像传统的矿池这样,客户随时可以切走。你像玉红总,同时在支持三家矿池非常去中心化。

我最后要讲一下,矿这个东西,我们讲它古典,讲它古老,不是说它不好,有很多老的东西都很好,汉字用了几千年,米饭、白面吃了几千年,没有问题,不会放弃的。你看现在很多做交易的也说自己是交易挖矿,POS以前在上一轮牛市,之前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挖矿的,现在都说自己是POS挖矿,还有包括很多新的各种深圳的(C叉)创新模式,这些都说自己是挖矿,确实充满了创新。为什么大家都喜欢拿挖矿来做比喻?说明大家认为这个东西好,如果你认为挖矿不好,你不会把自己去做比喻的。你肯定会说自己是交易挖矿,不会说自己是交易传销,所以大家内心都在向往这个东西,都在认可这个东西。

玉红:我们朱老板有这么多算力,他是免费为我们劳动的,挖出来的矿,我们是拿大头的,他只收了一点点的手续费,听上去就是名声很大,为大家免费服务的。

猛小蛇:这两个家伙太像市场人了。我简单总结一下刚才各位的观点,我刚才在上一轮也提到了,是在一个周期和一个时间段的选择,它的高峰、波谷,你选择点对了,可能就踩到了。刚才各位都分享到了,田总也说到了2017、2018年,他们在POS上去做,结果又回来,这没有什么对错,只是在一个时间节点,选对或者选错,产生不同的结果。

我想关心一下矿工的群体,结果你们都带自己的货,没有关系。我是通过朱砝认识的矿工,他的本质还是替这些群体在呼吁的。我问一个简单的问题,有没有存在自由矿工的?不加入任何组织的,自己默默地挖矿的。

朱砝:我在我客户面前我是绝对的乙方坐在这儿,挖矿的收益其实绝大部分应该说平均说是97%、98%这个比例是给矿工的,矿池抽的特别少。

猛小蛇: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大绝大部分都反馈给矿工了。

田鑫:他说的是对的,我们是乙池做的比较早,所以说见证了从2017年就一波交易费上涨从23%一路涨到20多,最高一次涨到40%多。

朱砝:最高到80%。

田鑫:我们可能没有注意到这个数据,直接给你收益暴涨将近50%,普通会在10%,那时候交易行为导致比特币猛涨。我们真的是很良心,基本上就是说大部分挖的币,会按照你的算力值分配给你的,我们只抽取一点点服务费,基本上是这样的状况。

Alina:OK更厉害了,为什么更厉害呢?田鑫说只收取一点点服务费,我们一点点不收,我们手续费为0,我们也是绝对的乙方,不会和朱砝老师抢生意,也不会和田鑫总抢生意,我们当好乖巧的乙方,做好自己的产品为用户做好服务,但是我们会为用户争取最大的收益,为什么我们甲方争取最大的收益。

猛小蛇:我发现了三个社会人,我们田鑫总比较厚道比较吃亏。我们进入最后一个环节一个套路,大家认为我们选择一个绝对的时间点到今年年底的时候比特币会是什么价格?

朱砝:一般过年开始之前要跌,图个吉利18888美金。

玉红:我觉得有5、6000就嗨了,但是没想到跑这么快,但是我认识很多人被甩下车。我保守一点年底到15000很满意了,要求没有那么高,往往比特币会超出我的预期的。

田鑫:我更保守一下,我觉得能维持在10000左右,平平安安度过今年就很好了。我预期是比较低的,因为2014年的时候太惨了,那时候900块钱人民币,所以说我对它的预期还是比较低的。

朱砝:10000块钱不安全啊,你们公司矿机太贵了。

 Alina:如果站在用户的角度我来说句话,如果大家资产配置从10000开始逐渐慢慢出货,这是我的见解,也没有田鑫说的这么悲观,2015年更悲观,所有矿厂都不行,我们含泪甩矿机的日子大家都记得。

朱砝:不要出货完了。

玉红:我从7000、8000一直买到14000。

猛小蛇:我用两个字“捏住”。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