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金融旗下可可交易平台  限量发售6666张尊享黑卡

以太坊2019半年记:走出寒冬,走向繁华

小葱·热度: 33167
这半年来,以太坊主网处理了1.3亿笔交易,助推总交易笔数突破5亿大关,且网络利用率平均稳定在90%。


作者 | 胡琛

在Libra问世前,币圈C位除了比特币,就是以太坊。目前,以太坊的市值依然紧随在比特币之后,位列世界第二位。以太坊的概念首次在2013至2014年间由程序员Vitalik Buterin受比特币启发后提出,大意为“下一代加密货币与去中心化应用平台”,在2014年通过ICO众筹得以发展壮大。

2019年至今,以太坊也随比特币走出了寒冬,币价涨幅超过50%,正在207美元徘徊。7月22日,以太坊众筹预售五周年之际,区块链技术公司ConsenSys旗下媒体发布《以太坊2019上半年发展情况》报告,从以太坊这半年的成绩出发,论述了企业、政府、投资机构在区块链世界的探索与成果。

这半年来,以太坊主网处理了1.3亿笔交易,助推总交易笔数突破5亿大关,且网络利用率平均稳定在90%。以太坊上有超过7000 万个唯一地址,其中有 1600 万个 (占16%) 是今年年初以来创建的。在所有类别和平台中,前50个最具活跃开发者活动的Dapp,有44个 (88%) 基于以太坊搭建。此外,以太坊每月活跃的开发者数量达到216名,核心协议开发者数量更是远远领先于其他加密货币。

值得一提的是,以太坊繁荣发展是区块链世界的一个缩影。

今年上半年,企业依然是区块链技术探索的先锋。它们通过投资与研发创新,推动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并为去中心化的科技提供更多机遇。特别是Facebook在6月推出Libra白皮书,让加密货币重新回到舆论的中心。

各国政府也都区块链世界的门口跃跃欲试。以美国和欧洲为主的发达国家,更是不断在下“先手棋”,不错过区块链技术可能带来的窗口期与发展红利。

全球的风险投资机构更是在不断加码区块链行业。今年4月,路透社报道称,2019年截至目前,风投机构对区块链初创企业的投资已经接近10亿美元 (合计约8.5亿美元),使得今天整个生态系统的风投资金有望超过2018年创纪录的24亿美元。

展望未来,以太坊2.0已经起航,正从PoW的旧大陆出发前往PoS的新大陆;而区块链世界也正变得更加精彩。

以下为全文内容:

五年前,更准确说是在2014年7月22日,以太坊以众筹的形式上线。与以太坊相关的各利益群体,包括开发商、初创企业、企业家们激情燃烧的岁月。五年后,区块链生态不仅变得更加多样化、全球化、去中心化,而且在重要性、引领性、知名度方面也有不错的表现。

区块链生态在经历了2018年从火热到寒冬,加密货币的价格也从2018年的历史高点向下滑落。2019年,尽管市场仍在波动当中,但整个行业仍将迎来一个强大、稳定和不断增长的生态。特别是对以太坊来说,2019年更意味着活力、吸金力与不断完善的动力。

到目前为止,2019年尽然如此美好,而2019年也才刚刚过半。

以太坊今年以来的发展

自诞生以来,以太坊主网已处理了5亿多笔交易;仅在2019年,就已经处理了1.3亿笔交易,网络利用率平均稳定在90%。唯一的以太坊地址数量超过7000万个,其中1600万个唯一地址于今年创建成功。

6月1日,以太坊上有616,000个活跃地址在交易,这是2019上半年最繁忙的一天。ETH总供应量为1.06亿,平均每个地址为2.28 ETH。如果不包括按ETH所有权计算的前500个地址(占总供应量的37%),平均每个地址的ETH持有量为1.43 ETH。

2月份,以太坊进行了君士坦丁堡升级,这是一个计划中的硬分叉,用于改善网络,并使其更接近以太坊的最后一个里程碑阶段是Serenity。伴随着Serenity的一个重大变化是,以太坊的区块链共识算法将会从工作量证明(PoW)转变成权益证明(PoS)。君士坦丁堡升级纳入了五个不同的改进方案(EIP)。值得注意的是,EIP 1234将区块奖励从3 ETH减少到2 ETH,这一发展也被称为 The Thirdening(以太坊第三次区块奖励减半)。

企业是区块链世界的先锋

在经济社会中,企业一直是区块链使用的先行军。它们特别是大型企业,通过投资、研发创新、概念验证(POCs,proof of concepts)实验以及合作伙伴关系,推动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并为去中心化的科技提供更多机遇。今年以来,我们已经看到以“关注隐私”为主题的企业活动。

Libra横空出世地宣言,体现出人们对于数据隐私性的向往,即便宣言本身还充斥着意识形态、监管以及技术等方面的考虑。4月,ConsenSys的Pegasys Tech团队推出了一个新的企业以太坊客户端Pantheon 1.1,将Orion作为隐私交易管理者实施,专门解决企业对隐私的担忧。5月,安永(EY)推出旨在帮助企业客户使用以太坊区块链的免费软件Nightfall。其在Github上以开源的形式发布,使标准的ERC-20和ERC-721令牌能够在以太坊区块链上“完全隐私”地进行交易。

此外,咨询公司和研究机构都充分肯定了企业在区块链世界的高效探索。6月,咨询分析机构Gartner一份报告预计,到2025年,区块链将为企业增加1760亿美元的价值,到2030年,区块链将为企业增加3.1万亿美元的价值。而在这增加的3.1万亿美元中,仅有不到1万亿美元由企业内部改进而创造。

2018年,德勤(Deloitte)采访了1000名注重区块链发展的企业高管,内容是他们对于2019年及其以后的畅想。根据其成文的报告显示,95%的企业家计划在2019年投资区块链技术;近40%的企业家计划投资500万美元;84%的企业家认为区块链最终是可扩展的,并将实现主流应用;39%的企业家认为区块链技术“被过度炒作”。来自汽车、油气以及生命科学领域的企业高管对区块链最看好,紧随其后的是金融服务领域。

从大趋势上看,企业高管在区块链世界的谨慎地探索,并关注着去中心化技术所带来的机遇。华尔街投行——高盛就是一个例子。该行已默默地发布一份招聘启事,以吸引一名“数字资产项目经理”加入到内部的孵化器项目。

各国政府也跃跃欲试

2019年,世界各国政府已从投资探索区块链项目转向启动自己的试点项目。这一做法旨在使当前政府部门运营更加现代化。在欧洲,卢森堡政府通过Mind&Market、Horizon 2020、Lhoft、Letzblock、LuxInnovation等项目支持本国区块链初创企业的发展。德国则通过本土的区块链游说团体Bundesverband资助相关项目。瑞士政府则通过本国Blockchain Federation资助区块链项目。

目前,欧洲走在世界区块链发展的前沿。44个欧洲国家中有29个签署了《欧洲区块链伙伴关系协定》,并将合作建立欧洲区块链服务基础设施(ESBI)。世界其他国家的政府正在进行基于区块链的倡议,探索区块链本土化的解决方案:美国乔治亚州一个团队正在利用区块链技术简化土地登记的框架;中国江苏省常州市与阿里巴巴合作;希望打造首个医疗场景“区块链”;澳大利亚政府则利用区块链技术帮助本国出口商追踪糖产品的供应来源。

数十家中央及地方银行也正积极向区块链技术靠近,以期提高处理老大难问题的效率。其中,菲律宾联合银行(UBP)正在推动其i2i(岛对岛)区块链计划,以解决高额的汇款费用。巴西央行利用区块链技术,开发出一个用于银行间支付的系统 Project SALT以及一个去中心化信息交换平台 Project PIER。泰国央行、南非央行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通过利用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CBDC),创建一个项目来研究当今系统的替代方案。2018年底,世界银行还推出了第一个基于区块链的债券“ bond-i”,筹集资金1.1亿美元。这标志着投资者可以首次完全使用区块链技术来管理其活动。

美国的步子迈得更大。该国正在制定法律法规来管理“挖矿行为”。今年2月,怀俄明州州长签署 HB0070 法律,授权国务卿为企业实体和商业文档开发和实施基于区块链的文件系统;2019年3月,南达科他州州长签署了 HB1196 法案,为特定目的提供了区块链技术的定义;阿肯色州也签署了HB 1944法案,规定那些包含与交易相关的智能合约条款的合约,不可否认其法律效力、有效性或可执行性。

通常来说,政府部门在追赶创新潮流中往往慢半拍,但我们还是期望:世界上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到区块链的世界来探索。

风险投资机构正不断加码

尽管加密货币的价格波动很大,风投资金并没有停止流向诸多项目和开发团队,这些团队正在构建一些更令人兴奋的去中心化应用程序 (Dapps)。今年4月,路透社报道称,2019年截至目前,风投机构对区块链初创企业的投资已经接近10亿美元 (合计约8.5亿美元),使得今天整个生态系统的风投资金有望超过2018年创纪录的24亿美元。2018年,创纪录的投资额来自117笔风投,而今年的8.5亿美元的投资额仅来自13笔风投,这表明每笔交易的投资额都有所增加,也表明风投机构对区块链技术更加放心。

报告指出,风投的钱不会直接进入加密货币等领域,这意味着风投机构对真正进入交易市场仍持犹豫态度。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可能会继续看到,此类高风险投资仍属于个人交易者和高风险私人基金领域。相反,风投资金将流向支持生态系统增长的项目和团队。也就是说,路透社提到,就去中心化技术的潜力而言,代币化 (tokenization) 是风投机构的主要兴趣之一。

以太坊开发者的“朋友圈”越做越红火

Electric Capital 在2019年3月发布了一份开发者报告,追踪了在整个加密货币生态中开发者们在各大区块链平台上的分布情况。目前为止,以太坊拥有最多的核心协议开发者,比特币和 Cardano 分列第二和第三位。

除了核心协议开发外,以太坊每月有216名活跃的开发者致力于所有代码的开发。以太坊的开发者数量持续强劲增长,2019年1月平均有240名活跃开发者,相比于2018年的180名增长了23%。

以太坊在所有代码项目中也非常突出,代码提交次数比比特币多8倍,比XRP多20倍。

以太坊开发框架Truffle Suite为开发dApp和智能合约提供了一套强大的工具。自2015年5月上线以来,Truffle的下载次数已经超过了200万次。Ganache 是利用Truffle开发的第二款产品。它是一个为开发者提供的私有以太坊区块链客户端, 可以用于本地部署、开发、测试应用程序,测试代码。自2017年10月发布以来,该产品下载量已达1227,844 次,仅2019年6月的下载量就达到 79,546 次。

Dapp 之战:以太坊领先太多

从区块链的早期开始,以太坊社区就一直在为创建“杀手级 Dapp” 而竞争,即成为全球化实用程序并证明某种协议优于另一种协议的竞争。但在很大程度上,当前这种心态已经消退。很少协议准备在全球范围内扩展,基于该协议的 Dapp 亦是如此。相反,Dapp 行业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既包含早期项目又存在更成熟项目的集群,所有这些项目都在深入挖掘 Dapp 的用例,以满足最大的需求、实现最好的 UX 并维持最佳的安全性。从广义上讲,在过去一年中,金融类的 Dapp (包括交易所、DeFi 等) 已经成为 Dapp 开发者最关注的焦点。

在按 Dapp 状态排名的前 50个Dapp (排名基于“包括活跃用户、tx交易量、开发者活动、CTR 和用户推荐等多种因素”) 中 ,有29个Dapp是基于以太坊搭建的。

在排名前50的金融类 Dapp 中,有42个是基于以太坊的,包括 MakerDAO 和 OmiseGO。

在排名前50的交易所类 Dapp 中,有44个是基于以太坊的,包括 Augur 和 Uniswap。

在排名前50的证券类 Dapp 中,有42个是基于以太坊的,包括 Quantstamp。

在排名前50的开发类 Dapp 中,有43个是基于以太坊的,包括Kauri、Golem 和Cryptozombie。

也许最具说明性的是,在所有类别和平台中,具有最活跃开发者活动的前50个 Dapp,有44个 (88%) 是基于以太坊搭建的;根据 State of the Dapps 的统计数据表明,以太坊仍然拥有最强劲的开发者社区。

以太坊2.0起航:前往PoS的新大陆

对以太坊来说,在2019年剩余时间不太可能放缓其增长态势。最近几周,加密货币市场打破了停滞状态,重振了散户和机构投资者的兴趣。就以太坊协议本身而言,计划将于2019年10月进行伊斯坦布尔硬分叉升级。当前针对伊斯坦布尔升级包含了11项提议的改进提案,此次升级这将是 Serenity 阶段0发布之前对当前以太坊旧链的最后一次升级。

Serenity 阶段0 (信标链) 计划将于2020年初启动,随着以太坊核心开发者和更广泛的生态系统将目光转向 PoS 的实现以及有关提升以太坊扩容性的承诺,Serenity 无疑将成为以太坊和区块链社区在2019年下半年讨论的热门。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小葱区块链
原文标题:
涨跌幅
排名币种成交额价格(USD)涨幅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