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推荐 | 起底“Libra之父”马库斯:7年前就对比特币感兴趣,亲自发短信说服扎克伯格发币

文学·热度: 54877
作为Libra背后的负责人,马库斯在经历了PayPal和Facebook的高光时刻后,这次又会书写怎样的传奇?

Libra白皮书的发布透露了Facebook的野心,但马库斯面临的挑战才刚刚开始,眼前要跨过的第一道门槛便是全球监管。

本文旨在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文 | 文学

出品 | 火星财经APP(微信:hxcj24h)

Libra横空出世,背后的关键人物也浮出书面。

大卫·马库斯,曾经的支付巨头PayPal总裁,一年时间便将移动支付交易额提升三倍,让PayPal一举成为在移动支付领域增长最快的公司。

2014年,马库斯被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招入麾下。在他的带领下,Facebook Messenger一年后月活突破7亿,安卓下载量超过10亿。连扎克伯格都赞不绝口:“我很高兴他能加盟公司并且让他直接去领导一个产品集团,我认为这是一个妙招。”

值得注意的是,马库斯还是一名早期的比特币投资者。2017年12月,他顺利进入Coinbase董事会。Coinbase创始人评价称:马库斯将带来关于开发有效移动产品的第一手知识,有助于公司成为最受欢迎的数字货币交易所。

在Facebook进军加密货币领域之际,马库斯再担重任。从项目构思到团队组建,再到Libra白皮书发布后的公开答疑,随处可见他的身影——马库斯成为事实上的“Libra之父”。

如白皮书所言,Libra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而这,恰恰是马库斯下一阶段的使命……

PayPal关键先生

马库斯真正“走红”源于8年前的一桩收购案。

2011年7月,电商巨头eBay宣布以2.4亿美元收购手机支付服务商Zong。eBay称,交易完成后,Zong的业务将被整合进eBay的子公司PayPal,从而扩大后者的移动支付业务。

作为公司创始人,马库斯已运营Zong三年。期间,Zong累计融资2750万美元,与全球超过250家移动网络运营商合作,提供本地化移动支付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Zong还在2010年与Facebook合作,成为Facebook Credits的移动支付服务提供商。虽无证据表明马库斯日后与扎克伯格的联手与此有关,但这次合作在一定程度上加深了彼此的了解。

在eBay宣布收购Zong后,业界一片哗然,毕竟当时PayPal全球活跃账户达1亿个,是最大的网上支付公司,而Zong将提供互补的技术和人才,帮助PayPal稳固在移动支付领域的领导地位。

事实上,彼时的PayPal正面临巨大的挑战。

由于移动支付市场格局未定,各路玩家来势汹汹:在互联网和移动平台同时发力的Braintree把竞争矛头直指PayPal,打造新一代移动支付,“做PayPal本应建立但没有建立的公司”;以移动支付起家的Square则宣布进军在线支付市场,允许商家在Square Market网站上开店;网络公司Stripe干脆从PayPal三位联合创始人和其他投资人那里获得2000万美元融资,将现有业务与PayPay核心业务形成正面竞争……

四面受敌,马库斯在支付领域的才能却很快得到发挥。

加入PayPal之初,马库斯任移动业务副总裁。他首先重构产品部门,重建软件平台,重点关注消费者、开发者、小型企业和大型零售商,发力移动支付领域。

接下来,他打出了两套组合拳:

一是新产品研发,上线PayPal Here,为小企业提供可以连接手机和iPad的信用卡读卡器;

二是对外收购,买下Braintree,后者拥有移动转账应用Venmo,帮助PayPal成为在移动支付领域增长最快的公司。

一年后,马库斯升任PayPal总裁,手下员工达1.3万人,几乎是创业时期的60倍。

2013年,在接受《21世纪》采访时,马库斯坦言:“我刚加入时,移动收入不到10亿美元,占整体收入的1%~2%,我们预计今年能够达到200亿美元,这个占比已经超过10%,甚至更高。在3年内,翻了20倍。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增长。我认为移动商务将持续增长,因为无论在何种交易情况下,手机都成为交易的一部分。”

至此,马库斯成为PayPal事实上的关键先生。

转战Facebook

在马库斯的领导下,PayPal不仅为消费者开发了移动钱包,还为零售商开发了POS系统,极大推进了PayPal的线下扩张。

但马库斯的野心不止于此。他要把PayPal的核心竞争力发挥到最大,让全球的商户和消费者都能拥有更好的交易体验。

殊不知,PayPal的异军突起加速了马库斯的离开。

眼看PayPal的收入增长超过母公司eBay,投资者希望从这种不均衡中获利。2014年1月,激进主义投资者卡尔·伊坎公开呼吁PayPal独立:支付业务将以更快的速度增长,如果PayPal与eBay分立,股东将获得更大的收益。

事情果真照此逻辑发酵。2014年9月,PayPal与eBay正式拆分。

动荡期间,马库斯选择离职。不过从事后双方的表态来看,这次人事变动属于“和平分手”。

马库斯表示:“领导PayPal一直是我职业生涯中最振奋人心的体验之一。我对我在过去两年中与大家一起所做的工作感到自豪,在过去的两年中,我们一起振兴并加速了PayPal的产品创新,并增强了PayPal在全球移动和数字支付领域内的领先地位。我认为,PayPal未来在打造支付业务方面将取得长期成功。”

eBay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约翰·多纳霍则直言:“作为PayPal的主管,大卫已经帮助我们打造了更加伟大的业务,并振兴了产品设计和创新业务,而且还让整个团队充满活力,以给用户打造具有深刻印象的体验。”

与此同时,eBay在官方公告透露了马库斯的下一站:Facebook。

其实早在2014年5月,扎克伯格便邀请马库斯共进晚餐,希望他能加入Facebook。马库斯起初并未答应。扎克伯格却不放弃,又制造了多次相遇,最终打动马库斯。

2014年6月9日,马库斯通过Facebook宣布了自己的新角色——Facebook Messenger副总裁。究其原因,他直言:“加入Facebook的初衷是源于我和CEO扎克伯格在移动信息领域有着相同的看法和远见,所以我很期待再次大规模开发新的而且富有意义的产品。

公开报道显示,Messenger此前的月活为3亿,马库斯通过连续迭代,将Messenger打造成一个无所不包的平台,一年后月活突破7亿,安卓下载量超过10亿。连扎克伯格都惊呼:Messenger成为Facebook家族中增长最快、最重要的成员之一。

△Facebook各板块负责人

很显然,扎克伯格对马库斯的加入十分满意。2016年,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Facebook拥有12个不同的产品集团,这些产品集团的负责人中除了一个人是个例外,其余所有人都是从基层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他们并不是刚一加入公司就领导一个产品集团或者直接受我的领导。”

唯一的例外正是马库斯。“我很高兴他能加盟公司并且让他直接去领导一个产品集团,我认为这是一个妙招。扎克伯格对马库斯的认可足见一斑。

Libra前传

领导Messenger四年间,马库斯率团队一路狂奔,战绩不亚于PayPal时期。

但对于马库斯而言,这些都不具有挑战性,加密货币的发展让他不断思考下一阶段的奋斗方向。

其实早在2012年,马库斯便对加密货币产生了兴趣。他曾公开表示“我真的很喜欢比特币。我持有比特币。它是一种保值品,一个分布式的分类账本。如果你有承担风险的能力,它也是一个很好的投资工具。但在波动性解决之前,它还不会是一种货币。

马库斯为此还在2017年12月加入了Coinbase董事会。据他描述,自己目睹了Coinbase如何向大众普及数字资产这一新类别,“我相信Coinbase的工作将可能彻底改变人们的生活。我期待与Coinbase及其领导团队合作,从而将设想变成现实。”

事后证明,马库斯这些年来关于加密货币的思考和实践,最终促使Libra项目横空出世。

2017年末,正在休假的马库斯始终思考一个问题:如何建立一个全球无间隙的货币网络,将那些无法获得银行服务的手机用户纳入其中。思前想后,他认为坐拥海量用户的Facebook应该建立自己的加密货币。

他于是发短信给扎克伯格,收到后者的积极回复。当时的Facebook其实内外交困:一方面,欧美地区用户增长停滞;另一方面,滥用数据丑闻爆出后,Facebook遭遇了一场信任危机,面临更严格的监管。

扎克伯格急需新的解决方案,挽回用户信任并寻找新用户。他对Facebook此前在支付领域的失利也心有不甘,意图借助区块链扳回一城。

2018年1月,扎克伯格在年度公开信中表示,加密货币的出现弱化了中央系统的权利,并将权力交还到民众手中,但其伴随的风险也是较难控制的,“我将深入研究数字加密货币及相关技术,以及如何让这些技术更好地造福人类。

4个月后,Facebook正式增设区块链部门,由马库斯负责。在Twitter上,马库斯提到,他将组建一个小团队,探索如何帮助Facebook利用好区块链技术,并迎接新的挑战。

据《连线》杂志报道,此后几个月,马库斯从公司内外部陆续招募了100多名工程师,同时雇用了部分经济学家和熟悉监管的律师人员,并在Facebook的办公楼里觅得一处相对偏僻的办公场所。

新团队要解决扎克伯格提出的两个难题:

一是如何用区块链搭建一个全球性的加密货币,尤其关照全球仍没有银行服务的人群;

二是如何让用户放心使用。

这两大难题中,技术并不构成挑战,毕竟瑞波、Stellar等项目已有突破,真正的挑战是全球监管和用户信任。

Libra最终给出的答案是分权治理:由非营利性组织Libra协会管理,协会成员包括分布在不同地理区域的各种企业、非营利组织、多边组织和学术机构,而不仅仅是Facebook。

去年12月,彭博社在首次曝光Libra时,将它描述为一种跨境支付工具。这显然是Libra最直接的应用场景,毕竟全球尚有17亿人没有银行账户,无法享受便捷的金融服务。

当然,马库斯要做的不止这些。为了全力以赴投入Libra项目,他还在去年8月退出Coinbase董事会。

争议Libra

经过一年多的筹备,Libra白皮书于今年6月18日正式发布。

根据白皮书描述,Libra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该项目由非营利性组织Libra协会管理,目前已有Mastercard、PayPal、PayU等29个创始成员,会员数量预计在2020 年上半年扩展到100个左右。

具体而言,Libra的目标是成为一种稳定的数字加密货币,将全部使用真实资产储备作为担保,它继承了新型数字货币的几个特性:能够快速转账,通过加密保障安全性以及轻松自由地跨境转移资金。Libra预定的针对性发布日期为2020年上半年。

至此,外界对Libra的种种猜测终于告一段落。然而,对于马库斯及其团队而言,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作为全球互联网第一梯队中首家公开进入加密金融领域的公司,Facebook及其加密货币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主流媒体、政商界精英等纷纷发表评论。

不少观点在肯定Libra初衷的同时,表达了监管方面的顾虑,正如马化腾所言:“技术都很成熟,并不难,就看监管是否允许而已。”

一语成戳,监管问题成为Libra面临的第一道门槛。

美国参议院下属银行委员会宣布,将于7月16日就Facebook加密项目Libra举行听证会。美众议院民主党议员日前还向Facebook发布公开信,呼吁其暂停所有与加密货币项目Libra有关的开发工作。

与此同时,法国财政部长直言Facebook加密货币不具备成为主权货币的能力,英国央行行长则表示,Libra将面临G7集团的严格监管和审查,必须确认不会用于洗钱和资助恐怖主义。

对于广大用户而言,Facebook在数据隐私安全方面存在“前科”,这也为Libra的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

不过,这些早已在马库斯的预料之中。7月3日,他于个人Facebook发布长文《Libra, 2 weeks in》,就过去两周Libra所遇到的一些质疑及误解进行解释,内容虽短,但直面金融监管、去中心化、Libra协会章程等问题。

文中,马库斯强调Libra将本着开放、协作的精神与各个社区和利益攸关方进行接洽,“说到底,这一切都是为了全人类,是为了让金融服务更好地为人类服务”。

如今,距离Libra白皮书发布已经过去近4周,但Libra引起的全球性讨论仍在继续。

作为Libra背后的负责人,马库斯在经历了PayPal和Facebook的高光时刻后,这次又会书写怎样的传奇?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火星深度
原文标题: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