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鹰进化论:Conflux的公链突围战

BTB交易所·热度: 12518
搞了半天Conflux的核心公链的开发团队原来只有一个人参加过高考,为啥呢?因为其他人都是保送的。
pow'er北京峰会

7月4日晚,「雄鹰进化论」第2期在BTB.io颐和基金赋能群中展开。本期对话主题为「Conflux的公链突围战」。本次对话,邀请到Conflux的COO-张元杰与我们一同进行分享。

犀利观点如下:

  1. 我们不能因为之前的项目比如比特币或者以太坊在这上面做得不够好,就认为后人无法超越,只能在三者中放弃一些才可以改进其他的。所以说我们不是追求“突破不可能三角”,而是在不损失去中心化程度的前提下,追求更高的性能,更好的安全性,这才是我们永恒的执着。

  2. 大家也会希望第一次在世界范围内能看到由清华姚班的同学,以及包括像上海交通大学acm班的同学参与进来的一个公有链,能够达到像以太坊比特币世界影响力的高度。

  3. Libra是一个BFT共识,所以说当三分之一的节点是一致行动人的时候,他就可以冻结交易。而一起行动的节点超过三分之二时,那么他们甚至可以去逆转历史。

北墨:各位老师晚上好,很开心在今天跟大家一起迎来我们第二期的“雄鹰进化论”,本期我们很荣幸的邀请到了Conflux的COO-张元杰,在此也很感谢老朋友阿哲的介绍,欢迎元杰~

首先我给大家再介绍一下元杰,毕业于复旦大学,研究生毕业于布兰迪斯大学(Brandeis University)在加入 Conflux 团队之前,张元杰曾任职于华尔街金融科技公司、北卡罗莱纳州教堂山大学校友基金会和华泰招商母基金。他拥有丰富的投资、资本市场和业务运营方面的经验。他负责 Conflux 的资金募集、管理和公司运营管理。

元杰:今天我会拉上我们研究总监杨光助阵技术问题

杨光:我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姚班,并于清华大学交叉信息研究院获得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加入 Conflux 团队前曾在丹麦奥胡斯大学、中科院计算所、比特大陆等从事研究工作。研究方向主要包括密码学、博弈论和区块链等。现在在 Conflux 担任研究总监,主要负责理论研究和协议设计等工作。今天来帮元杰撑场子,哈哈。

北墨:哈哈,好的,杨光博士上来自报家门呀。

我们知道,身为明星项目的Conflux自从诞生开始就吸足了行业内的关注,前段时间更是作为唯一被提到的中国项目出现在Facebook白皮书当中,那么Conflux究竟是怎样一个项目,它又拥有什么样的魅力可以这样引人注目?今晚就让元杰来一起跟我们解读一下吧。

 

北墨:首先开始我们的第一个问题,其实在做这次访谈之前,我也是偷偷做了一些功课,据Conflux在6月27日发布的项目进度报告中显示,Conflux取得了也多巨大的技术突破,包括:实现新的交易打包规则,以及设计Check-point机制等等,那么作为对Conflux主网上线翘首以盼对用户,我特别好奇这个新的交易打包规则究竟是什么呢?它跟之前对规则相比又有什么优势吗?新的交易打包规则是否跟设计中的Check-point机制相关呢?

元杰:第一个就难倒我了,杨光博士会更专业。

杨光:跟之前的打包规则一样,新的实现主要是性能上的改进,可以比之前更快地打包交易,这个规则和 checkpoint 无关,打包规则是按照交易费从高到低按照一定的概率分布随机选择交易打包。

这样可以降低并发区块间打包重复的交易。



北墨:第二个问题,2018年被称为公链元年,但是可能由于市场、技术等一些原因,很多公链开发变得停滞不前,那么我想问经过从19年初到现在的一段时间的恢复,截止到2019年底层公链还会有哪些突围机会?您认为公链会率先落地哪些应用场景? 

元杰:各位朋友,其实公有链的发展在比特币和以太坊之后,甚至在以太坊之前呢,出现了一段概念上的这个混乱状态,具体说呢,就是我认为有很多以这个PoS,pbft这种实质以联盟链性质为主,但是却以发币这个为目的的这些联盟链发币行为呢,也加入到这个公有链的这个大潮当中来了。但实际上我认为他们的这种出现呢,可能说还没有得到历史的检验,最关键的就是说这些公链它们的安全性是是非常值得商榷的,比如说像EOS的话,每一个节点一个月的这种云的运营费用也不过在1万美元,21个节点也不过20万美元。那么在EOS上面去跑一些成千上万甚至上亿美元的交易的话,我不觉得有机构会参与这样的事情。

同理呢,我前段时间在香港见了Tether的CEO - JL。我问他,我说你为什么在tron上面去发usdt,他说那是一个市场的选择,我又问他,那为什么发了没多久就销毁了6000万美元呢,那么这个JL的回答也很简单,他说,因为没有人用啊,tron上面的usdt大部分都在大户和交易所的手里,并不能形成真正的这种流转,也没有机构愿意去持有。

所以呢,这些dPoS链都慢慢的沦为一种小额博彩的场所,而看真正的去中心化金融或者稳定币,反而是在以太坊上面开始发展起来,但是以太坊这样的这种以pow为基础的公链。他们的瓶颈在什么地方呢,他们的瓶颈,我个人认为在于他们的吞吐是非常有限的,比如说我在以太坊上把dai存到一个去中心化的银行里面,这个过程我需要经过好几个步骤,比如说我要先把以太坊换成W以太坊,再用W以太坊去中心化交易所买dai。买完dai以后呢,我先要在这个去中心化的银行里面去able,银行去搜索我的地址,然后我去允许dai进入到去中心化银行的智能合约里面,再到最后取出来。

整个过程我向去中心化的银行的智能合约里面一共存了200美金。然后放了两个月,一共给了我大概五美金的利息,但是刚才我说的大概有四到五个步骤,每个步骤都要消耗我1到1.5美金。所以200美金我存了两个月居然出来了还亏了0.5美金,整个过程的用户体验是非常的不友好,而且每一个步骤的操作当中呢,我都需要等达长达数分钟。这些我觉得都是公有链可以去突破的地方。

那么我的想法是,在坚持比特币、以太坊这种高度去中心化的,保证安全性的前提下,去提高吞吐量,去降低确认时间,去降低交易费用,去改善用户体验,可以让真正的人群来到区块链的世界里面,在上面去做一些简单的借贷,去根据信用做一些存款、理财的行为,而不是简简单单的只是一种投机数字货币的行为,那么这就需要公有链在这些地方去进一步的深化和改进,那么Conflux的目标就是走以太坊没有走完的路,去完成以太坊没能完成的挑战。

至于公有链会首先落地哪些场景,其实大家已经看到了一些公有链,以PoS、dPoS或PBFT这种为主的公有链,他们往往会选择一个很小的场景,比如说博彩,溯源,这样一个很明确的去定位一个特定的行业,这也是因为他们上游的共识非常的脆弱,他们烧进去的金额实在是太低了,所以他们很难去承载像金融这样很昂贵的共识,而这种共识只发生在了以太坊上。我认为像Conflux这种真正去继承以太坊和比特币的技术路线的东西首先落地的这些场景应该会是集中在银行。而银行中的包括像存贷、理财、跨境汇款,这些业务慢慢都会转到区块链上去发生。

所有这些业务基于一个智能合约都可以被简化成一个标准的业务模型,而这个业务模型就像Makerdao一样,基本上是一个谁参与谁获利的过程,没有一个像银行这样的超级中心化实体去追逐一个利益最大化,那么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会变成一个类似CDP合约的东西,比如说像跨境汇款,他也可以做成一个智能合约,比如像去中心化的银行的存贷,也可以做成一个智能合约,所有的银行各部门的这种功能或者业务线都可以被简化成一个智能合约,变成一个谁参与谁获利,谁维护谁获利,以及维护这些智能合约的全网共识的矿工获利的一个过程,所以我认为它主要会形成一个去中心化的银行的业务功能,并且在这些功能上形成形形色色的这种去中心化的智能合约。

 

北墨:第三个问题,由以太坊为代表的 PoW 转向 PoS风潮,可以说是今年区块链技术最重要的发展。一时之间PoS机制风头尽显,然而我看到其实Conflux依旧选择了 PoW机制,那么公链转向 PoS 是否真能解决问题?或是将制造更多新的问题?对此Conflux又是持怎样的观点?

杨光:PoS 特别是基于 BFT 类型的共识可以解决现有 PoW 公链性能不高的问题,同时也会制造很多PoW 公链本来没有的问题。

Conflux 有能力有信心在不放弃 PoW 的前提下大幅度提高各项性能参数,所以选择不放弃 PoW,根据测试网的最新数据,Conflux 可以做到 3k+ tps 和 20~30 秒的确认时间。

前两个月在Conflux testnet 测试了 replay 以太坊历史交易,结果如下:

1392 TPS (Historical Ethereum transactions with contracts and dependency)

3480 TPS (14% Ethereum transactions + 86% Random transactions)

所以我们认为在可以解决性能瓶颈的情况下,坚持PoW 可以获得更好的安全性。

元杰:其实以太坊转PoS呢,还算是一个相对合理的过程,但是他也有他的问题,就是它一旦不去烧矿机烧电的话,他的锚定成本就没有了。更重要的是一些币一上来就PoS,这些币往往都集中在投资人、项目方还有一些大户以及交易所的手里,很容易币还没有发出去,还没能形成共识呢,就开始互相博弈,那大户之间的互相博弈一定会造成践踏,最后就是项目归零。然后大家就开始抱怨,维权,割韭菜之类的,唯一我见过PoS能把币卖的特别分散的,EOS是一个先例。后面的话,我不知道telegram是不是能做到同样的壮举。

而PoW的这个过程呢,大家可以没有门槛的,谁都可以去参与,通过一种公平的方式来获得代币,获得这个一定的这个经济利益,其实还是一个相对公平,而且是需要时间的,伴随需要去用真实的,等价的,人类的劳动的经济利益去换取的一个过程,我觉得是远优于PoS,到目前为止,PoS也没有经过历史的检验,也没有一些就是比较站得住脚的公有链是使用PoS完成的,而且就像我刚才说的,刚开始的这个分配机制过于集中,往往都是一个相对中心化或半去中心化的过程,它的博弈还是非常的不充分,,比如像Libra仍然是一个100个节点的POS链。但是100个节点,现在的首发的28个节点都是美国的节点,例如PBFT这种,超过三分之一的话它可以去阻碍你的交易,超过三分之二,它就可以逆转历史。

所以像Libra这种PBFT的状态的话,其实他是对中国啊,或者乃至全世界的其他主权国家都是非常不友好的。

 

北墨:第四个问题,今年四月份新京报智慧城市研究院发文《公链竞争开启2.0时代 区块链迎来商业应用》。文中提到,不管是在区块链技术上建立新的应用,还是将传统的互联网企业向区块链转移,本质上而言,区块链所提供的信息服务是一种特殊的互联网信息服务。显然,区块链需要实际的应用。区块链产业的落地,最终是底层公链生态在商业场景中的搭建。公链产业作为区块链行业的根基,它支撑着整个行业的进步和发展。所以,Conflux公链将会如何进行商业落地?现在已经有目标方向了吗?

元杰:像我刚才已经提到的,我们觉得继承了比特币、以太坊的这种公有链还是会在金融上大放异彩,像比特币作为一个点对点的电子现金,已经是非常成功了,他们扮演的角色不管是在黑市交易,还是跨境大额的资本的转移,还是一些第三世界的国家用来抗通胀,其实都已经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那么以太坊上其实去中心化的DeFi模式已经开始有所作为,但是因为他们的用户基数还太少,又或者说他们的用户体验受到性能的限制,还不能得到完全的发挥,那么我们认为随着Conflux对以太坊的改善,在这一方面将会有更长足的进步。

特别是在以银行为体系的金融业务上面,可以得到特别的发展,就像Facebook的Libra白皮书中提到的,这个世界里面有17亿人没有得到传统金融的服务,但这17亿人里面10亿人有智能手机,5亿人有互联网的连接。那么这些人一旦接触区块链,他们完全可以享受一个比传统金融更好的一个服务,从速度上从价格上都可以有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

就拿跨境汇款这件事情来说,传统的第三世界的这些老百姓,如果他们去汇款的话可能会选择西联。他们需要汇款的时间可能要三到五天,进行100刀的小额汇款的话,也需要花15到20刀的费用。那么用区块链来解决的话,根本就不需要这么高的费用,只是说怎么去解决和真实世界的现金-也就是每个国家自己的货币兑换问题。

那么在以太坊上要想要去引入国家对货币,包括甚至是稳定币价格的变动的话,其实需要消耗大量的TPS,通过引用预言机来引入外部的世界的数据,在以太坊上这个价格将非常昂贵,但是通过Conflux对以太坊的跨越式的改进创新,可以把整个速度提高100倍,把费用降低到1%之下,把确认时间缩短到半分钟之内,这样去引入世界各地的外汇的汇率到Conflux网络内,然后用Conflux网络上,不管是原生货币还是稳定货币做跨境汇款,都会让整个体验比西联要来得更快、更便宜、也更便捷。

特别是跨境汇款的一个特点是很多地方可能需要一种特许经营,比如说银行啊、西联啊才能做,但是区块链网络只要有互联网,有智能手机,你都可以成为轻节点的参与者去提供这种服务,而且因为没有银行边界,没有这么多的中转行,所以它的费用也会非常的低,不管是汇多少钱都可能是一笔简单的手续费用,而时间也只控制在几分钟之内,这个体验要远比传统金融世界好的多。 

那么除了金融之外呢,也有一些可以跟钱无关的应用,比如说在我们这个领域里面大家都特别喜欢用微信截图,因为很多老板喜欢用嘴拉盘,然后老板又出来澄清说,这个不是我的,这是被ps过的。那么如果说像微信的这种对话流儿可以进行选择并且进行上链的话,那大家对簿公堂的时候,也是一个更方便的过程。区块链用来做存证的这个解决方案,其实已经非常成熟了,但是怎么更好地集成到微信的对话框内,可能是Conflux将来也想去尝试一些方向,这样以后大佬到底说过什么,两个人之间到底有过什么样的对话和承诺,甚至是爱的誓言,都可以更好地从Conflux上面去调用他们对话的哈希存证,还原当时的一个真实场景。

这些只是我为大家举得例子,对于Conflux来此来说,具体做什么并不是我和杨老师或者龙凡这群技术开发人员的初心,我们更多要做的是去激发社会各界有才能的商业和技术人员来到这个技术平台上去做好他们的开发,就比如像V神一样,他也可能也没有想到像MakerDAO和dai的繁荣,没有想到更多去中心化金融的这些接力创新。而这些我们都是需要更多更优秀的人来加入到这个大的社区里面来一起做这件事情,我们能做的就是提供一个好的技术环境,提供一个好的开发工具,提供一些更好的资源上,不管是钱上面还是商业资源上面的支持。这些可能是我们要做的更重要的事情。

 

北墨:第五个问题,自从Staking经济模式出现之后,跨链与侧链的热潮也随之而来,作为公链方的Conflux在这方面也会有自己的布局吗?

元杰:谢谢,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其实Conflux是一个比较务实的项目,他不会去把这个市面上能够囊括的东西都囊括到自己的项目里面来,Conflux这个项目本身还是专注于layer1的解决方案,要把以太坊就是没能解决的问题解决好,在这个点上去达到一个极致的突破。那么不管是和Polkadot,还是cosmos这些跨链的解决方案都是有一个很好的接入和兼容,可以互惠互利,互相成就,这些都是Conflux作为一个开源平台非常欢迎的一个过程,也希望来自于这些项目的这些技术开发人员和Conflux社区的技术开发人员互相交流,完成这方面的这个衔接技术衔接。

其实Staking这个模式呢,也是可以被PoW的公链很好的借鉴,在以太坊中一个受人诟病的问题,就是以太坊中的垃圾状态的占用问题,很多智能合约开了之后,并没有人去关闭这个智能合约,所以很多状态一直都是打开的,在这方面Conflux可能会采用类似于EOS的Staking方式去要求开发人员有一定的Staking去拿一些Conflux网络中的空间,当然在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会为这些开发人员去提供这个代币的Staking,让他们去拥有足够的空间去开发他们想要的智能合约,而不会是作为一个炒作的重点。

杨光:我们技术和研究团队也深入研究过各种跨链方式的可行性,也和业内一些同行有过深入的交流和探讨。目前我们首要的任务还是先把主链做好,之后在智能合约上可以实现各种现在主流的跨链技术。

经济模型会考虑借鉴staking 经济模式的优点,现在还在讨论中没有完全定型。


北墨:第六个问题,我们之前了解到Conflux团队在论文中设计了一种对比特币的扩展方案,它结合了工作量证明与有向无环图的优势,在某些层面上,突破了“不可能三角”。

其实自从我进入行业之后,感觉好多团队都在努力突破“不可能三角”,所以我很好奇,突破“不可能三角”之后,真的能为项目带来本质性的改变吗?还是其实更多的是出自人类对于破解难题的执着?

其实自从我进入行业之后,感觉好多团队都在努力突破“不可能三角”,所以我很好奇,突破“不可能三角”之后,真的能为项目带来本质性的改变吗?还是其实更多的是出自人类对于破解难题的执着?

杨光:首先“不可能三角”不是一个严格的说法,因为三个角上的指标都是定量的,不是严格的”可能/不可能“二选一的情况。

我们不能因为之前的项目比如比特币或者以太坊在这上面做得不够好,就认为后人无法超越,只能在三者中放弃一些才可以改进其他的。所以说我们不是追求“突破不可能三角”,而是在不损失去中心化程度的前提下,追求更高的性能,更好的安全性,这才是我们永恒的执着。

提升区块链性能带来的本质改变主要源于使用成本降低以后,很多原本不经济的应用变得经济可行。比如在4G 网络普及之前直播行业不可能火起来,因为网速太慢流量太贵,大家根本用不起。相信在区块链的使用成本大幅度降低以后也会涌现出很多之前大家没有想到的新的应用。

北墨:哈哈,好的就像杨光博士说的,当初谁也没有料想到4g的出现会催生出移动互联网行业,那么即将到来的5g又回带来什么改变呢?让我们期待这个世界的变化。

 

北墨:第七个问题,上面聊了很多商业化的内容啊,那么节目进行到这里,我想跟元杰聊一下轻松些的话题,可以说也是我为元杰精心准备的问题啊,其实翻看履历就能发现元杰是名副其实的学霸啊,而且Conflux的办公地点也选在了清华大学的附近,那我问一下元杰,每天跟这些优秀的年轻人在一起工作,是不是会觉得自己充满活力?信心是不是也十分的充足?

 元杰:这个问题我觉得完全就是给我挖了个坑,我觉得我先说个故事吧,我为什么会加入龙凡或者说来一起做区块链这件事情了,其实我之前对比特币、区块链行业的了解是知之甚少,我只是一条金融狗,但是我会相信龙凡,相信他的队伍主要还是因为智商上的碾压。最早我和他是好朋友,他搞计算机,我搞金融,我们俩井水不犯河水。我们也有一些共同的爱好,比如说一起玩炉石,炉石是可以观战的,我是经常传说也上不了,一辈子能上一次都感觉巨光荣,但是每次我观战龙凡的时候,他都是整个北美服的前几名,他不只是上了传说还要打到服务器的前几名,和他对战的都是Youtube或者TwitchTV的这些网红直播选手。

那个好几个赛季都是如此,所以我当时这个信心啊,其实遭受了巨幅的打击,但同时也树立起了对龙凡能力的充分认可,当然我之前也知道他人品是非常棒的,所以说因为对于他能力和人品的认可,才加入了他的团队,其实我加入的时候他们也没几个人。后来呢,他们的技术团队经常一起开玩笑,搞了半天核心公链的开发团队原来只有一个人参加过高考,为啥呢?因为其他人都是保送的。

而且高考的那位同学呢还是个状元,对于我这个既没考上清华,也只是在复旦中不溜的一个人,其实内心的压力是非常大的,还好我不跟他们一起写代码,我每天都在搞金融,做运营,做管理的,所以跟他们也是一种优势的互补吧,还是很开心能加入到这样一个世界级的计算机的团队来。然后呢,跟着大神们一起干肯定是充满了信心,因为我觉得说如果这个世界上最强的一批计算机战士,他们都不行的话那就没有其他人可以了,而且这帮人呢,又特别的团结,特别的踏实。杨老师要求他们不准发币啊,要先把踏踏实实地把东西做出来,然后才能像比特币一样水到渠成的有一些流通。

除了和这些计算机天才在一起,其实每天和区块链领域的人打交道,也让我是领会到“见众生”这句话的这个含义,因为大家也知道区块链领域的这个参与的人群,是从上到下,什么样形形色色的人都有,除像龙凡、杨光他们这样的计算机大神,也有一些矿场老板,以前可能都是开网吧的,或者是卖二手显卡的。还有很多炒币的呢,之前都是这种炒邮币卡的人,但是其实我后来也慢慢的觉得,正是因为有了他们才有了这个行业,他们也是包括我,还有龙凡,杨光这些人的一定程度上的衣食父母。因为他们参与到这个生态的建设当中来,所以才看到这些丰富多彩的人生啊,而看到这些充满希望的未来和这么多人的参与,我也觉得这个行业的未来充满了希望。

因为区块链行业在中国的这种高度的发展和繁荣,让我对Conflux是这样一个有本土情怀的项目充满了信心,我知道虽然大家也是逐利的,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来嘛,但是我相信他们对中国团队主导的一个公有链项目,多少还是会有些情感,大家也会希望第一次在世界范围内能看到由清华姚班的同学,以及包括像上海交通大学acm班的同学参与进来的一个公有链,能够达到像以太坊比特币世界影响力的高度。我还是非常希望看到这一天,而且我觉得因为Conflux的大家都是奔着一个长期有时间影响力的目标而去,我也预感到有更多更有才能的,不只是在计算机领域,而是在商业上、在智能合约、在通证经济上,更有才华的人加入到这个社区当中来一起做事。

  

北墨:哈哈,元杰说上一个问题是给他挖了个坑啊,那么我希望最后一个问题,能把元杰再拉出来,当然也有可能不仅是挖坑,还给要出坑的元杰打了一棍子。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最近老生常谈的一个话题,6月18日,Facebook向全世界扔出一颗重磅炸弹,宣布将发行数字货币,名字叫Libra(天秤座)。Libra被赋予了一个高尚的使命: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但Libra真的能成为超主权国家货币,被世界主流所认可么?

元杰:简单说呢,Libra是一个披着区块链的美丽外衣,想要通过互联网的和区块链的这种所谓的手段呢,去延续美元在全世界的一个金融霸权的一种金融工具和手段,也是让Facebook去增加一些额外的垄断利润的一个商业模式。那么Libra的消息宣布的时候,大家可以注意到美联储及美国的央行,他们的这个态度是非常暧昧的。然而呢,其他世界国家的央行纷纷群起而攻之,所以说大家可以看出来,这其实是一个政治问题,而不是一个应用的问题,包括马化腾说,技术都非常成熟,主要看监管是不是允许,其实对于老百姓来说,如果我们都可以用上美元的话,特别是第三世界国家,像非洲,阿根廷,委内瑞拉,津巴布韦这些国家,他们肯定是何乐而不为呢。

Libra虽然号称是一揽子货币,当然我觉得这一揽子货币里面大部分都是美元,可能只有一张人民币,一张欧元,卢布可能有半张。那么这样的话呢,对于不管是中国,俄罗斯还是欧元区来说都是非常不利的,因为这些国家一旦采用Libra之后呢,他们就会丧失自己国家的货币主权的能力,也就是说不管说是不是调节银行利息,调节信贷的利率,调节M2啊,都会慢慢丧失权利,那么Libra通过给美元去做一层漂亮的外衣,就可以支持美国这个金融霸权的国家,继续去在全世界范围内超发货币,支持美国人民去长期享受一个铸币税的权利,好让本国人民过上更美好的生活。 

所以我认为Libra并不能成为一个超主权国家的货币,而只是美元的一个美丽的外衣,最终的也会在这个向全世界拓展的过程中受到各个强权国家主权政治的一些阻挠,但是他们有可能在一些比较弱小的国家实现他们的目的,比如说在一些一带一路国家,也是人民币国际化想要去尝试突破的一些领域,可能就会被美元或者说Libra占据了先机,比如说柬埔寨这个国家统一的政治能力非常的弱,基本上都已经美元化了,柬埔寨本地的货币而变成了一种零钱。那么这个时候如果说互联网和智能手机都比较普及的情况下,政府也没有能力去造一堵像中国这样的墙。那么Libra就会很容易在柬埔寨普及,那么从此以后柬埔寨就是Libra的天下了。

我想从技术角度谈下Libra,Libra是一个BFT共识,所以说当三分之一的节点是一致行动人的时候,他就可以冻结交易。比如说如果说华为的客户的交易都用到Libra来结算的话,那美国看不爽华为的时候,他就可以跟以美国为中心的节点说,我们把华为的交易冻结起来吧。一旦冻结华为的账户,那么华为就将寸步难行,这不只是供应链上的制裁,这甚至是金融上的制裁,如果说这100个节点里面以美国为中心的节点超过三分之二,那么他们甚至可以去逆转历史,也就是说把华为曾经赚的利润都可以洗劫一空,这将是非常不利的。在目前来看呢,Libra首发的28个节点里面,大部分都是倾向以美国为中心的,又有多少个节点能分给中国人呢。

如果说Libra的这些节点大部分都分给了像微信、支付宝、银联、滴滴这些中国企业的话,那我觉得我也可以松一口气。然而往往不管是WTO,还是联合国,都是由美国人来制定规则,最终中国都要求着去加入他们,然后吃很多年的亏,才能慢慢的在这里面拥有一席之地,那么现在是一个重新制定规则的时代,我们应该怎么去应对呢。

我认为如果说以微信、支付宝、银联为首发起这样的一个联盟,肯定是要落后的,因为像Facebook已经覆盖了27亿人,而且这里面没有一个中国人,微信、支付宝只覆盖了14亿的中国人,而像visa、mastercard覆盖了超过8000万以上的全球商户,而银联只覆盖5000万的中国商户,以这样的模式去抄袭、模仿注定是要落后,要挨打的。那么反过来看,如果说用更开源、更去中心化的方式,通过无需准入的公有链的方式去对抗Libra的话,我觉得中国还是有胜算的。

这个比喻就好比说,如果中国政府当年支持了Linux,以及在Linux上支持各种各样的办公软件的这种生态IE浏览器的生态,今天就不会被微软、谷歌扼住喉咙,不会被Android控制华为。这些都是值得大家去思考的一些东西。

Libra大概率上是我们的敌人而不是朋友,而敌人报告里面提到的敌人。那大概上敌人的敌人就应该是朋友,所以希望大家都来助力Conflux。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推广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BTB交易所
原文标题:
涨跌幅
排名名称价格(USD)涨幅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