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中国公链-Conflux AMA实录

Conflux中文社区·热度: 2765
了不起的中国公链-Conflux AMA实录

7月3日,Conflux COO张元杰、研究总监杨光参加了由区块链评测平台区分主办的“了不起的中国公链”大型AMA活动

在本次活动上区分创始人老郭携数十位行业专家,共同对话Conflux,以下内容为本次AMA内容实录:

主持人 老郭:

直接进入:灵魂三问。

第一问:请用简单的一段话描述:Conflux 要解决什么问题?

Conflux COO 张元杰 :

谢谢老郭,第一个问题我来简单说一下,Conflux 要解决的问题一句话概括就是解决以太坊没有解决的问题。

首先,以太坊基本上是遵循了比特币的道路,在比特币的基础上,把算盘或者计算器衍生成了一台世界范围内的计算机,你可以基于它去编程。但是因为它的性能过于受限,所以它的计算速度非常的慢、确认时间非常长、费用也非常高。举一个大家都知道的例子:加密猫这个游戏。因为用户的交易量增多,导致整个以太网络堵塞,很多交易没有通过。

再举另外一个例子,近期我个人体验了去中心化金融的应用:Compound合约,我曾经存进去200个Dai ,存了两个月,给了我4到5个 Dai 的利息。但是在整个操作过程中,我首先要把 ETH 换成 WETH,再把 WETH 换成 Dai ,最后再把 Dai 存到 Compound合约里面。整个流程下来,大概需要五到六次交易过程,每次要扣一美金左右的手续费,所以说完成整个操作过程,我的两个月存的利息还不够手续费。

综上所述, Conflux 要做的事情,是在不牺牲去中心化和安全性的情况下,仍然保持它是一个POW机制的公链,仍然是一个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参与的公链,它的吞吐量提高到 3000 TPS 的水平,和 Visa 网路一样。它的手续费用也会降到以太坊的1%以下,因为它是由消耗的Gas费和Gas费的价格同步决定的。因为 Conflux 的市值远远低于以太坊,而吞吐量却有100倍的提高,所以手续费肯定是小于1美分的。再由于 Conflux 使用的是特殊的树图结构。它的确认时间可以在半分钟内完成。而它的确认的安全级等于比特币的6个区块,等于以太坊的30个区块。

基于 Conflux 在技术上的突破,可以使区块链和真实的世界能互动起来,其实在以太坊上大家畅想了很多很好的应用。但是问题在以太坊需要去援引真实世界的数据。比如要做去中心化的稳定币 Dai ,它需要去向交易所询问以太坊和美元的兑换价格,它可能需要多问几家,然后问的更频繁一些,才能保证这个价格的稳定性。

那如果将来牵扯到一些和外汇有关的业务,它可能需要去询问原生的数字资产和各种外汇的价格,当种类越来越多,询问频率越来越高的时候,可能就需要消耗很多的网络带宽。第二,比如做一些金融衍生品和标普500、各种股票的互动,它都是需要和真实世界的数据去做互动的。

Conflux 在提高性能、缩短时间、降低交易费用之后,这些真实世界的数据就可以成本比较低的来到区块链上,这就是 Conflux 立志去解决的问题,希望 Conflux 再这条去中心化、具有相同安全性的公链上,可以实现以太坊没有实现的路,谢谢大家。

区分创始人&主持人 老郭:

元杰道出了以太坊上的Marker Dao 存在的一个体验繁杂的问题。Dai,谁用谁知道,Conflux能解决这个问题,回答很简洁有力。

我们第二问,Conflux 和其他公链的最大区别是什么?

Conflux 研发总监杨光博士:

要说和其他公链最大的区别,比较概括的说一下就是:Conflux 是目前已知的 POW 公链里面性能最高的,甚至比很多基于PDFT做的、相对去中心化较弱的公链,性能都要高。

和那些基于PDFT和POS做的公链,我们最大的不同是 Conflux 是基于POW的,有最强的去中心化程度以及最高的安全性。

简单来说,就是即保持了 POW 的去中心化程度和安全性,又实现了最高的性能指标。

区分创始人&主持人 老郭:

POW里性能最高的公链,用什么实现

这个不属于灵魂三问哈,这是2.1问

Conflux 研发总监杨光博士:

基于树图结构的Conflux 共识协议,以及我们的高效率代码

区分创始人&主持人 老郭:

灵魂三问之第三问:Conflux在运营上会偏重视哪些方面,您觉得一个公链的运营主要围绕哪些方面?

Conflux COO 张元杰 :

补充一下,第二个问题就是,其实。很多公链在我们看来,它其实不是属于真正的公有链,很多公有链其实本质是一个联盟链。

怎么判断它是不是一个联盟链呢?其实有一个最简单的判断方式,就是这个公有链到底是不是可以挖的?如果它不是一个可以挖的公链,基本上它的节点,就是有限的节点和有限的服务器。而且这些节点的往往都掌握在 “自己人” 手里。

比如像瑞波这种做跨境支付的,他们的节点其实都掌握在自己人手里,再比如像 Facebook 的 Libra,他们的节点基本上都给了他们的美国朋友。剩下还没给的呢,我估计也都会陆陆续续的被美国人拿走。

其实说实话,像EOS,基于POS的基础上,把这种联盟链的基础上又进了一步,但即使这样,它们的这种公信力仍然是比较低的。

我举个例子:曾经有一次 EOS 找腾讯说,愿不愿意做我的一个超级节点?

腾讯给它的答案是:你这21个节点的公信力加起来还没有我一个部门的十分之一大,我凭什么去给你做一个超级节点呢?

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很多这些市面上的公链,他们的上游的服务器都非常脆弱的。比如说像EOS,他们的一个超级节点的运营费用,一个月也就是1万美金左右,整个超级节点,一个月加起来,他们的整个运营费用也不过是20万美金。

那么相比于以太坊、比特币这种一万多个节点以上的公有链,这种投入的资本支出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它们能够保证安全性和公信力也不在一个量级上。

Conflux还是遵循像比特币、以太坊的道路,会争取全世界的矿工算力,确保一个更高水平的公信力。

区分创始人&主持人 老郭:

张总是POW原教主义者吗?

Conflux COO 张元杰 :

什么是公有链,这是一个定义的问题,看大家怎么去玩这个文字游戏了。最早其实比特币出来后,诞生了区块链这个词。后来因为国内合规的问题,很多大的企业只敢做所谓的联盟链,以至于后来联盟链、公有链这些区块链概念就混在一起了。

包括像POS、PDFT这种不同的机制也可以去做公有链,后来大家把很多这种共识机制都混到一起了,而不是只基于POW机制去做区块链,公有链的定义边界在不断的扩大、混淆。

至于说什么是公有链,我其实也很难给大家一个很好的答案。但是我相信公有链,它的公有两个字,其实代表了一种公信力,代表了一种共同参与的意义,那么这个公信力到底有多大,共同参与的范围有多大,我觉得能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它到底是不是一个公有链。

至于是 POS 还是 DPOS,还是要回到刚才我说的那个问题上,它的参与度有多广,共识的形成有多强,如果这些POS、DPOS的节点都掌握在极少数的一部分人手里,而这些人互相都认识,或者他们是可以一致行动,或者说他们本身可以坐下来去勾结谈判,很容易去摧毁已经形成了交易历史和共识的话,那它其实是很不值得被信任的。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USDT 在EOS上面也发行了美元稳定币。但是据我所知,这些USDT 很快就被销毁了,真实的原因是,没有人去用它,也没有很多人愿意把大资金去投入在EOS上面.因为他们上游实在是太脆弱了,根本就不值得去信任成千上万甚至上亿美元的交易。

区分创始人&主持人 老郭:

我觉得,元杰从公信力的角度去解读 POW,很有说服力

Conflux COO 张元杰 :

Conflux 基于 POW 做创新也是为了承载更昂贵的共识

区分创始人&主持人 老郭:

现在我对 Conflux 在 POW 上改进拓展公链性能更加有兴趣了,相信树图结构是个大杀器。

第三问:Conflux 在运营上会偏重哪些方面,您觉得一个公链的运营主要围绕哪些方面?

Conflux COO 张元杰 :

在运营方面,我想主要有两点:

第一是基于Conflux的技术性能得到了突破,未来我们会更加针对开发者社区去做很重度的运营。其实有很多开发者在开发上都做了自己的尝试,但是问题在于以太坊的性能给了他们很大的制约,而且费用也给了用户体验一个不小的挑战。这时候Conflux去跟他们讲,我们想做的事情,想要走的路。他们会很天然的被吸引,我们已经有一批这样的开发者,围绕着比如说像预言机,二层网络,去中心化交易所这些方向和我们一起去努力,做更多的开发。

因为 Conflux 它本身的虚拟机是兼容以太坊的语言的,所以对很多开发者来说,成本并不是特别高,他们只需要把他们已经开发好的语言在 Conflux 再重新做一遍实现,就可以很轻松的搬到 Conflux上面去做。这是我说的围绕开发者去做的重度运营,给他们做好工具链,给他们提供我们的一些工具和数据接口,然后把他们吸引到社区里面来。

第二部分的运营主要还是着重于用户。对于开发者们,除了给他们一个好的平台,一个好的工具环境,更重要的是要给他们用户。他们有了用户之后,开发的应用才会被人们用起来,被用起来才有了价值。Conflux 作为一个公链平台也会有价值。

怎么去运营用户呢,我们现在要看区块链世界里面的用户画像。区块链用户一部分是投机的用户,他们可能是认为数字货币有增值的潜力。还有一部分用户,他们可能是像比特币早期,被用于一些无法合规的交易。现在比特币也扩大到包括一些发展中国家,他们用比特币为了对抗自己国家的通胀。还有一些用户是因为资本管制,或者金融服务基础设施比较弱,他们用来做跨境汇款,做借贷。

所以我们会针对这些不同的人群去想不同的解决方案,对于这些投机性质比较重的用户,我们会给他们做一些区块链知识的普及,区块链知识的教育,很多是从零做起,这跟 Conflux 的规模大小没关系,这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

对于其他用户,我们会着重于去解决真实世界的问题,比如解决第三世界国家它们本地通货膨胀严重的问题,比如解决一些跨境汇款困难,金融设施薄弱的地区人们所遇到的难题。

除开发者和用户以外,我还想补充一点:

因为 Conflux 是由姚期智老师作为首席科学家去推动的,在姚老师背景上是有一些天然的优势。我们为国内的一些企业和地方政府做过区块链普及和落地应用。我们想结合我们自身的一些特点和优势,为国家或当地政府,以及一些大的企业去合作,推进落地的项目。甚至帮整个行业去做一些沙盒监管的环境出来,

观众:

之前看到新闻报道说 Conflux 实验室环境TPS峰值是6000多,现在说的是3000,具体是哪个数据为准?还有峰值是在怎样的环境下测试得出得?峰值是如何定义?稳定出块还是瞬间峰值!谢谢

Conflux 研发总监 杨光博士:

今天测试的峰值,其实是我们做了很多次实验,在不同的实验环境,6000 TPS 的环境是每个节点40 Mbps 带宽,3000 TPS 对应的是每个节点 20 Mbps 带宽。

这说的峰值都是指稳定的交易峰值。或者应该算是平均 TPS,用峰值不是特别准确。

观众:

对真实网络环境下,有什么样的预估

Conflux 研发总监 杨光博士

我们认为40 Mbps 带宽在实际环境下可能无法达到,所以系统参数选择主要以3000 TPS 为准

真实网络中预估可以达到2000 TPS 以上。前两个月测试了replay 以太坊历史交易,结果如下:

1392 TPS (Historical Ethereum transactions with contracts and dependency)

3480 TPS (14% Ethereum transactions + 86% Random transactions)

其中1392 TPS 是因为以太坊交易中依赖性比较强,无法充分利用Conflux 的并发性

区分创始人&主持人 老郭:

Conflux 是 Libra白皮书中唯一提到的中国公链,但是 Libra 团队对 Conflux 的描述仿佛并不准确,请问您觉得国外对中国公链的认知是不是存在偏差?Conflux 创始人龙凡博士甚至提出,贵团队是中国最靠谱的区块链团队,您觉得一个靠谱的公链团队应该具备哪些条件?

Conflux 研发总监 杨光博士

Libra 团队对于其他中国的公链项目认知如何我不太清楚,不过他们对于Conflux 的认知显然还不够深刻,不够与时俱进。

在Libra 的共识部分的白皮书《State Machine Replication in the Libra Blockchain》中提到:

“Several blockchains are similarly based on graphs of blocks in the form of direct acyclic graphs (DAG) allowing greater concurrency in posting blocks into the graph, e.g., GHOST [32], Conflux [33], Blockmania [34] and Hashgraph [35].

Our experience with some of these paradigms indicates that recovering graph information and verifying it after a participant loses connection temporarily can be challenging.

In LibraBFT, only leaders can extend chains; hence, disseminating, recovering, and verifying graph information is simple and essentially linear.”

按照他们的经验,虽然使用图结构可以更好地支持并发区块,但是维护和验证图上的信息是非常有难度的,所以Libra 选择了一种基于BFT 的共识算法。即每次只有一个leader 出块,于是只需要维护和验证一条链上的信息,相应的难度也大大降低了。

这里他们对于基于图结构的共识系统的并发性能的理解是对的,对于其实现难度的认识也是基本上正确的。

唯一有偏差的地方在于他们不清楚 Conflux 已经解决了那些被他们认为是非常有挑战性的那些问题。

可能是由于我们代码开源的时间还比较短,所以他们不知道;或者也可能是看了代码但是没看懂。因为我们之前公开的论文主要讲的是共识协议的规则,没有详细讲具体如何用代码实现,所以只是看懂论文但写不出来高质量的代码肯定是不行的。

关于什么是一个“靠谱的公链团队”,我主要从技术方面来说吧。

我认为一个靠谱的公链团队在技术方面应该有靠谱的研究人员和靠谱的工程师。研究人员需要有在密码学、博弈论、分布式系统等领域进行研究的能力,工程师需要熟悉计算机体系结构、网络、编译器、算法和数据结构等专业方向并能写出高质量的代码。

我们团队在学术研究方面有以姚先生为首的豪华阵容,其他包括多伦多大学助理教授、前微软亚洲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前中科院助理研究员等。

工程方面我们的阵容也很豪华,说得稍微夸张一点,我们的核心开发团队人均奥赛金牌。

Libra 团队认为的那些非常有挑战性难题对于我们团队来说正好是发挥自己长处的地方。

Conflux COO 张元杰 :

第一个问题我也补充一部分。我想用故事的形式来分享一下,因为我刚来的时候,这个团队其实也就三个人,就是龙凡和周东。当时龙凡跟我讲,会有一批他的姚班的同学,还有一些参加各种竞赛的朋友,都会参与到这个项目里面来,甚至包括姚老师也有可能参与做首席科学家。

因为很多传统投资人还是非常认可姚班的这些同学,也非常认可姚老师参与论文的研究,所以他们慢慢的开始资金投入。那些技术大牛也陆续的参与进来。包括姚老师,也顺利的和基金会完成了签约,成为Conflux 的首席科学家。

在姚老师的严格要求下,大家都没有那些花花心思,有姚老师这样的一个领袖旗帜式的人物,有龙凡这样的一个团队核心去组织大家往前走,大家是非常高度团结的。

区分创始人&主持人 老郭:

好的,我们继续问:Conflux 是中国公链的明星团队,也对接了很多顶尖资本,能否给我们分享,传统资本力量对公链的看法,他们如何给公链做价值判断?

Conflux COO 张元杰 :

投资人这方面我对接的比较多,我也想和大家实话实说。传统资本对于区块链的争议是非常大的。因为除了比特币以外,即使比特币它的使用也是在很多灰色或者黑色地带,但其他区块链真实的应用还非常的少,所以传统投资领域进入到区块链的,或者说这些顶尖投资人进入到区块链的还很少。

可能有一些进来投资的人,纯粹是为了玩一个流动性的获利的游戏。但是为什么他们会愿意在当时熊市的环境下,去投 Conflux 这个团队呢,他们主要的想法还是说中国还有一个团队,能把公有链这件事情做好,做出新的突破,做到有世界范围的影响力,那么一定是像姚老师做首席科学家,龙凡做核心创始人的团队去做这件事。

其实说实话,这些传统资本的力量,他们也没有必胜的决心,或者说是绝对的对价值的判断。

简单说,他们是对这个团队有信心,但是他们对这个行业并没有太大的信心。可能说他们觉得这拨儿人即使不做区块链,做别的任何东西可能都值得这个价钱吧,所以我也是和大家实话实说,不想和大家说把这个故事编的多么漂亮。

那么说实话,这个价值判断,其实更多的我觉得是一种市场可比法,像当时有很多区块链项目融了很多钱,比如说像 Telegram 、EOS,包括像最近的 Algorand、 Nervos 等等。

当然,不得不说的是这些顶尖的投资机构,他们其实也非常希望能看到这个赛道有大的机会跑出来,他们觉得可能整个行业还是处于一个非常早期的萌芽期。比如说像互联网的1999年,2000年。

这个时候如果能在一些基础设施上真的能够跑出来,那么这个行业就不止只有比特币,可能还有比如说像以太坊的升级版,或者说像 Conflux 、像其它的一些顶级的公链项目,最终能够去承载更多更缤纷多彩的应用,让他们也是相当于投石问路。

希望在这个基础设施做好之后,能把应用真正的做起来,所以说期待能够做出更多的,谷歌也好,Amazon也好,我们都拭目以待吧,但是我觉得如果有传统投资接入后,我们的运营工作也有了另外一个重点,是去和这些被投的企业的组合去产生更多的商业连接,希望能够把他们带入到区块链。

区块链创始人&主持人老郭:

大家对今天美国国会向Libra伸出黑手怎么看,是引来更熊,还是引出反弹,我们是先干了再说,还是配合政策改良进步?

Conflux COO 张元杰 :

最早 Libra 的信息出来后,美国的央行也就是美联储,其实并没有发表过于尖锐的意见,而是一种很暧昧的态度。其实这基本上代表了美国的立场,美联储非常清楚 Libra 就是通过区块链,或者说通过区块链的美丽外衣,通过互联网的形式,进一步把美元电子化延伸,通过互联网延伸美国霸权的一种方式。

所以美国国会会说那么我们可能也要在这里面掺和一脚,如果你满足我的利益,这件事情我也是允许的。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比如说像美国政府,他们要发更多的债务需要得到这个批准才能去做这件事。

那么将来像美国债务是不是仍然由国会或者说政府去批准,还是说他们能不能提高债务的天花板,这跟 Facebook 的 Libra本身有没有一些关联,可能还需要有更进一步的讨论。

在我看来,如果这些利益得到满足之后,美国总体上还是会支持这件事情的,毕竟所有参与的节点,都是一些美国为中心的寡头吧,所以他们联合在一起,肯定还是以美国利益为中心,这件事还是尽快会推进的。但是总体来说,这件事情不代表着对整个世界,或者对中国、俄罗斯等其他国家,甚至对欧盟区都不代表有太多的好处的。

区块链创始人&主持人老郭:

①现阶段区块链平台性能受网络环境、节点数量、共识算法、业务逻辑等因素影响较大,很难形成有效的共识机制,缺乏粘性的共识性。产业各方对其技术性能指标评价缺乏统一的标准。Couflux官方针对此现象有那些量化措施和方法?

②另外考虑到共识机制的性能瓶颈,具体表现到节点规模、性能、容错性三者这么能够进行有效平衡.Couflux项目方有那些前瞻性观点和思考,方便可否与大家分享一下?

③目前链上区块链的吞吐量,性能对于基础商业场景并不能满足,在技术开发以及生态布局并存式方面,官方有那些行之有效的方法,或者对于链上商业场景交易涉及到的吞吐量,性能方面有那些举措可以改变目前商业赋能的尴尬处境?-区分分析师火星喵

Conflux 研发总监 杨光博士

首先我先来回答第一个问题,关于评价共识性能的标准。因为我们本身并不是做这种评级的机构。所以我们并没有一个特别通用的评判标准,但我们认为对于任何一个公链的项目,这是品牌性能的唯一标准。是它上线主网以后可以达到的共识,能支持怎么样的操作,不管是智能合约还是交易,看能支持多少在共识意义下能进行的操作的数量。

第二个问题,这个问题是想问:“ 在所谓不可能三角的那三点上怎么取得平衡吗?”

对于这点,我们认为首先三角并不是一个很严格的概念,因为那个三角上每一个点都是一个定量的概念,不是一个定性的概念。因为它本身不是一个定性的概念,就完全可以在每一点都提升的情况下,我们去尽量地触及它的边界。因为之前做的那些,比如像以太坊实现的性能远远没有达到,必须舍弃一个点才能在另外的方向上取得更好效果的情况,就是通过我们更有效的实现以及更好的共识算法,我们完全可以把那三点多做的比以太坊这样的早期的项目更好。

同样不能满足现代商业应用的方面,我们做的就是提高吞吐量,比如说我们现在做的吞吐量就可以比以太坊提高大概两个数量级。然后在其他的性能方面,一个很重要的参数的确定时间,我们现在确认时间也可以做到大概半分钟以内的确认。现在我们的主网上线以后,大家可以在上面找到更多因为以前成本原因在其他的公链上并不方便实现的应用,因为在我们这成本更低,所以可以在我们上面去做。

Conflux COO 张元杰 :

去年融资的时候,已经和包括百度,蚂蚁金服,京东在内的这些大企业的区块链部门经过面对面的交流。这些企业他们的技术路径主要还集中在超级节点、超级带宽,承载成千上万的TPS的商业场景。

当然他们也提到,在这种相对多节点,无须准入的更分散的商业模式上,他们可能需要去引用 Conflux 的技术底层作为他们 BAAS 服务的一部分,就像他们现在的云服务里面也会用以太坊做 BAAS ,将来有可能会选用 Conflux 的底层技术去做这部分的工作,这是我们已经在有的一些云上的合作也会引入他们的 BAAS 服务体系里面。目前BATJ区块链部分的技术人员都在 Conflux 技术交流群集中,也欢迎技术朋友加入一起交流.

区块链创始人&主持人老郭:

一个来自社区的问题,也作为我们今天的最后一个问题:目前来看,公链最有可能在哪一领域实现大规模应用?

Conflux COO 张元杰 :

比特币现在已经有1亿的活跃地址。实话实说,我觉得比特币作为一个电子现金就是它白皮书的这个标题中所说的一样,已经得到大规模的使用。它从最早的这种暗网的黑市交易再到发展中国家的抗通胀,再到很多地方的大额资金的跨境转账,其实已经在实现着它作为电子现金甚至是电子黄金的一个功能。

我觉得其实区块链它解决的是一个信誉问题,如果你去看这个世界中最昂贵的信用集中在哪个行业呢,它其实主要就是在银行业。所以我认为区块链和金融是天然结合的属性。我个人认为所有目前银行正在经营的业务,将来都有可能是区块链紧随步伐去做的业务。

我举个例子,像区块链它本身是存在于整个互联网范围,而互联网本身也是没有国界的,像比特币解决了一些储值、转账,特别是大额转账的问题,那么随着技术的突破,随着性能的突破,确认时间的缩短,那我认为像在小额的跨境上,也会得到一定的改善。

特别是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像东南亚,拉丁美洲,非洲,很多国家都有这种跨境的需求,因为有很多外出务工人员。但是你是不得不回归现实,就是去和当地的这些老百姓,他们使用交易的方式是和现金去打交道,或者说本地货币打交道,那这时就需要去使用外汇的汇率。但是区块链可以提供的一个好处是把这些应用到区块链上去承载一个稳定币,然后和本地的货币进行一个兑换。

然后用区块链本身作为一个全网的共识,可以去做结算。像开发一个智能合约,这个智能合约本身就扮演了一个银行中做跨境汇款、跨境结汇的一种多边对冲的一个网络。大家在这个网络中,用数字货币去做抵押,和区块链外的本地现金去做对冲。这样就避免了需要去使用中转行或者是多边银行去对桥的功能。就可以把区块链的网络效应,还有无国界效应都能发挥到一个很好的场景中。

我个人认为。像 POW 为基础的、能够承载高价值的这种公链,它的下一步除了在货币上发挥它的功能之外,可以在跨境上发挥更大的能量。

那么在跨境上发挥完它的能量之后,从跨境的这些人群以及数字货币的爱好者人群为原点,再向他们的周围去扩散,甚至有可能去发挥到它的支付的环节,进入到人们日常的买菜、吃饭,的支付场景中去。

但我认为这是一个更加漫长的过程,所以在我的预测里面,弱势国家的货币逐渐会被强势国家的稳定币或者数字货币所替代,而且这些强势国家的货币向全世界范围去拓展的过程中,会形成很多以智能合约为标准的商业模式,这种商业模式会是银行的一个特色功能,比如说跨境汇款、托管、借贷,理财等等,这些方面都是有可能的。

而且这些已经有的在区块链领域里发生了。只是现在的区块链领域的用户,大多数还是以投机为主,更广泛的用户还没有进来。但是我认为随着有更好的安全性、更好性能的供应链上线之后,跟普通老百姓通过更好的用户体验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这些银行的功能都会慢慢的被发挥出来。而且这个过程中会让银行这个中心化的实体会慢慢的被消失,那么银行本来可以赚到的钱就可以分给所有去创造、参与、使用智能合约的人和维护区块链网络的矿工的手里。造成一个谁参与谁获利,这样一个人人共享,人人参与,人人维护的美好场景。

这是我个人的一些想法吧,我们也会朝着这个路线去努力,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支持也参与到 Conflux 的发展中。Conflux 最终它不是靠着像龙凡、姚老师他们这群人去落地的,他们只能提供一个好的基础平台。更多的是要大家去发展,和各行各业中有能力的人去在上面做更多更多的东西。

不是说 Conflux 定位去做一个东西,而是个技术它本身会产生一个天然的定位。各种有才能、有商业关系、以及有资本资源的人会参与到这个技术平台上,把它价值发挥起来。那我们要做的工作,更多是鼓励大家参与到这样一件能给人类社会甚至是文明带来进步的一件事情,去做出更多的努力,希望大家一起来参与,谢谢大家。真的很期待区块链技术大规模应用的那一天。

区分创始人&主持人 老郭:

最后一问:

您最尊敬的区块链人物是哪位?为什么?如果推荐一位中国公链创始人参与我们《了不起的中国公链》您会推荐哪位?

Conflux 研发总监 杨光博士

最尊敬的区块链人物当然是中本聪。

但是既然他已经找不到了,而且估计不是中国人,我推荐的公链创始人是CoinEx Chain 项目负责人、前BCH 哥白尼团队的负责人姜家志.

区分创始人&主持人 老郭:

好的,感谢。最尊敬的区块链人物当然是中本聪,他开创了我们这个时代!感谢,元杰和杨光博士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推广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
原文标题:
涨跌幅
排名名称价格(USD)涨幅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