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区块链,就用火星财经APP!

Facebook前员工眼中的扎克伯格、马库斯和Libra项目的未来

林中路·热度: 27645
在2018年的新年总结中,扎克伯格曾将加密技术和加密货币视为重要的趋势,并表示有兴趣深入研究这些技术的积极面和消极面,以及如何在服务中更好地使用它们。

Facebook的加密货币项目Libra本周二揭开了全部的面纱。曾经在Facebook工作过,和Libra项目的两位灵魂人物扎克伯格、马库斯有过工作的交集的人如何看待Libra所面临的挑战与未来?

6月20日,在 Cobo主办的“Facebook 「元老」独家解读 Libra”活动现场,Cobo联合创始人、Facebook前高级研究科学家蒋长浩,线性资本创始人、前Facebook研发经理王淮以及Sophon Tech 创始人、Facebook前工程师覃超分享了他们对于Libra项目的独家观点。


Libra不是Facebook在支付领域的第一次尝试。早在WEB时代,扎克伯格就曾花费数亿美元打造Facebook的支付服务,2010年还上线了“Facebook Credit”:用户可以用信用卡或者储蓄卡换购Facebook Credit用以支付线上商城里的产品。但这些尝试均以失败告终。而与此同时,支付宝、微信支付却冉冉升起直至如日中天,到现在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Facebook想要在广告业务之外寻找新的增长点,也想从隐私数据泄露的泥淖中走出来。Libra满足这两点要求,同时也展现了扎克伯格对未来趋势的判断——在2018年的新年总结中,他将加密技术和加密货币视为重要的趋势,并表示有兴趣深入研究这些技术的积极面和消极面,以及如何在我们的服务中更好地使用它们。

Libra能不能成功?

显而易见,Libra仍在非常早的阶段,等待它的不仅有文化、地域的挑战,而且监管的风暴就在眼前。

6月20日,印度经济时报刊文称,Facebook新推出的加密货币Libra登陆印度的计划很可能折戟,出于对逃税、洗钱和欺诈的担忧,印度储备银行很难为Libra放行。目前,印度政府各部门正就“2019年禁止加密货币和正式监管数字货币法案”草案进行部际磋商。

而在去年12月,彭博社在曝光Facebook加密货币计划时称其将用于WhatsAPP汇款,并将把重心放在印度的汇款市场。

来自美国国内的压力同样不容小觑。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将于7月16日就Facebook的加密货币Libra举行听证会,数位国会议员强烈呼吁Libra暂停行动。

Libra能不能成功?即便最乐观者可能也要重新审视这个问题。

从监管的方面来说,覃超认为这根本不是阻碍。“Facebook早就做好准备了,我知道的是220人的团队,60个人技术,剩下的都是商务和合规的团队”,覃超说,“他们在加州,海外监管很有经验,准备好同各国的监管机构去谈,只是时间问题。”

王淮从另一个角度回答了这个问题。在他看来,商业的力量很容易被人忽视,但它最有可能反过来对抗监管系统。

“往后看五到十年,历史的惯性低估了很多新型科技、新的商业价值,对未来生活形态的改造,”王淮说, Facebook一定会让Libra成为一个商业应用,Libra的使用价值会推动它的拓展和应用,推动监管的改变。很多事情从商业角度,最终还是商业价值对用户产生的价值有没有意义,可能是作为一个很大的推动和博弈力量。

扎克伯格的理想主义和坚持

6月20日,英国金融时报曝光了Libra的研发内幕。

文章不仅提到,“由于毫无经验可循,Facebook团队在筹划加密货币的过程中屡屡碰壁,有员工为解决问题甚至每天工作20个小时”,而且金融时报还透露了Libra项目的一个关键转折点:

“到2019年年初,Facebook加密货币团队的士气已大不如前。成员一度怀疑项目能否实现,关键时刻,扎克伯格现身稳住军心。他提议项目要关注隐私保护,同时提出将Instagram、Facebook Messenger、WhatsApp三大APP整合到加密系统中的重大建议。团队重拾信心”。

扎克伯格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Facebook的文化是否支持Libra完成使命——正如它白皮书所描述的“Libra 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

王淮、蒋长浩、覃超分别经历了Facebook的创始、成长和成熟阶段,并在不同程度上和扎克伯格、马库斯有共同的工作经历。而扎克伯格、马库斯,毫无疑问,是Libra项目的灵魂人物。

“我对扎克做的事情还是非常相信的,他骨子里面并不是冲着钱去的,而是Fintech(科技金融),”王淮说,整个社交网络,给用户带来什么Fintech,其实用户本身的Fintech,这是高于公司本身利益的Fintech。

在王淮的印象里,扎克伯格是一个愿意为Vision(愿景)长期努力的人。他至今还记得刚加入Facebook,第一次看到扎克伯格时的场景:小个子,满脸微笑,在一群程序员和工程师中穿梭,感觉不像是Leader,更像是活跃的大学生……扎克伯格当时说,Facebook的愿景要打造一个平台,吸引更多的开发者基于Facebook平台去开发,利用Facebook的社交关系数据,让户更好发现社交关系的价值。

事后看来,Facebook一一实现了当时的愿景。正因如此,王淮说,“我作为科技行业投资人,我对Facebook做的这些事,和对扎克伯格这个人的理解,对这件事(Libra)我是积极乐观的。”

扎克伯克想必也已经预料到了Libra项目的艰难和曲折和它的前景,尽管一开始团队、项目名称、路线都还是未知数。

在2018年1月发表的新年总结里,他写道,“现在的一些重要趋势——比如加密技术和加密货币——可以从中心化的系统中夺取权力,并将其重新交到人们手中。但它们也面临着更难控制的风险。我有兴趣深入研究这些技术的积极面和消极面,以及如何在我们的服务中更好地使用它们”。

良将马库斯

虽然扎克伯格是在2018年初透露了启动加密项目的意愿,但实际上Facebook正式为Libra(按BBC的说法,Facebook内部管这个项目叫“Global Coin”)招兵买马则始于2018年5月。带领Facebook Messenger团队4年之久的马库斯成为新项目掌门人。

马库斯为加密项目的正式启动做足了准备,更重要的是,他是扎克伯格信任的“战友”。从个人履历上来看,马库斯也是最合意的人选。在加入Facebook之前,马库斯不仅创建过一家移动支付公司,并在2011年以2.4亿美元出售,而且在Paypal担任过近3年的总裁职位。出于竞业协议的限制,马库斯来到Facebook后,并没有投入与金融支付相关的项目,而是加入Facebook即时聊天工具Messenger团队工作了近4年。为了充分了解加密技术以及加密货币,2017年12月,马库斯还担任了加密资产交易所Coinbase的董事一职,这一职位直到2018年8月才结束。

覃超曾在马库斯治下的Messenger工作过半年,在他看来,马库斯在支付上非常有远见,Messenger的成功也印证了马库斯的领导和整合能力——在马库斯的领导下,Messenger的月度用户数量从3亿跃升至10亿多,服务增加了视频聊天、点对点支付和游戏等功能,均向开发者开放。

2018年5月Libra项目刚刚开启,马库斯就火速挖来了他在Paypal的老同事Tomer Barel担任风险和运营副总裁。Barel是Marcus在Paypal的前同事,2018年5月加入Facebook。在此之前,Barel在Paypal工作了9年,最高担任Paypal执行副总裁兼全球首席企业服务官。

随后便是一大批来自Paypal、Instagram和Facebook核心应用的多位高管被马库斯招至麾下,包括来自Instagram和Twitter的产品副总裁Kevin Weil、Instagram工程主管James Everingham、Facebook核心应用程序中新闻订阅产品设计总监Geoff Teehan等等。

Libra将带来什么?

在Libra之前,仅有月活2亿的Telegram及月活超过1亿的Bittorrent加密项目有资格称在全球拥有潜在的亿级用户——Libra的出现,不仅刷新了这个数字,而且在影响力上也是这两者难以比拟的。

“Facebook在全球有27亿用户,”蒋长浩说,“数字货币区块链发展到今天还是一个小众的圈子,在全世界范围了解或者使用过数字货币的用户数在3000~5000万的量级。未来一两年,很可能会有几千万甚至几亿用户通过Facebook开始接触和使用区块链的技术和产品。整个行业也一定会得到更大的推动,主流人群、政府、媒体都将更多了解行业,更正面地看待行业。”

根据白皮书,Libra定位为“金融基础设施”,并细数了未来的机遇,包括廉价金融服务,即时和低成本的全球货币流动、金融普惠等等。​

来源:Libra白皮书

去年12月彭博社首次曝光Libra时,把它描述为一种跨境汇款工具。这无疑是Libra最直接的应用场景。目前全世界大概有17亿人没有银行账户、跨境转账平均需要3~5个工作日、平均每笔转账的手续费率在7%,而全球85%的贸易还在使用现金结算……Libra有望降低这些摩擦。

在王淮和蒋长浩眼里,Libra的第一步是跨境汇款,第二步是支付。虚拟商品、电商、阅读、娱乐、音乐……都是支付的一些具体的应用场景。在包含Fcebook在内的Libra协会中,已经囊括了支付、旅行、电商、音乐流媒体服务、非盈利组织等企业。

来源:Libra白皮书

“Facebook想做这个事情,跟十年前想做支付的想法是一脉相承的,”王淮说,Facebook在十多年前的web时代其实就投入过至少1亿美元做支付,但当时没有成功,“区块链提供了新的成功的可能性。”他还说,在这两者的基础上,锚定Libra的投资产品也很有可能出现。

Libra开发者们也感知到了Libra潜在的可能性。BTG(比特金)中国开发者团队的尹航和王喆也参加了Cobo的这场活动。“从EOS宣布开发Voice你就可以看出来潮流风向”,尹航说,未来寻找巨大体量的落地场景一定会是重要的选择,“Libra不用担心这些,它天然就是带有巨量用户的。”而他们也在Libra白皮书发布的同一天上线了非官方的Libra中国社区(libra-china.org)。

王喆说,我们的愿景是帮助币圈以外的中国开发者、投资者更快认识区块链,更近一步,我们想要成为Libra节点,在最大的区块链应用市场中为华语圈保障一定的话语权。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林中路
原文标题:
涨跌幅
排名名称价格(USD)涨幅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