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 | 孟岩:通证经济早期的最大用武之地是金融,最大弯路是做传销盘

文学·热度: 18614
“金融领域出现了过度中心化的情况,使得金融中心跟经营中心不在一起。”


“我们谈通政经济是指去做工业,做创新,做科技,但大家现在更感兴趣的、觉得更实在的还是挖金子。”

近日,在接受火星财经APP(微信:hxcj24h专访时,通证经济发起人、CSDN副总裁孟岩分享了近期关于通证经济的观察和思考。他表示,目前通证经济还处于早期阶段,最大的弯路是打着通证经济的幌子去做传销盘,做事实上的庞氏骗局。

他同时指出,金融是通证经济在早期最大的用武之地,通证经济要把现实世界当中的资产搬到数字世界中,要实现开放金融,而不是在加密数字世界里空转。“这件事难度很大,无法轻松完成,最少也得十几年。”

核心观点如下:

1.通证经济仍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一是因为技术手段、基础设施还不够完善,二是因为监管手段还没跟上。

2.通证经济提供了一套与中心化体系相并行的模式,并不是在所有的情况下都比中心化要好,很多情况下中心化比去中心化要好。

3.金融是通证经济在早期最大的用武之地,因为金融领域出现了过度中心化的情况,金融的决策中心与业务决策中心距离过远,为强调开放、透明、高效的通证经济带来最好的用武之地,但真正的突破一定发生在边缘地带。

4.通证经济元年还要继续等待,届时需要有一些企业以真正创造价值的方式,用通证经济的结构建立起比传统互联网更有竞争力的用户社群,体现出更大的竞争优势。

5.稳定币是通证经济的一个基石,对通证经济的发展起着定海神针般的重要作用。

以下为专访内容,由火星财经APPIDhxcj24h)编辑整理:

“我们还处在挖金子阶段

火星财经:去年11月,您在做客「火星公开课」时曾表示,通证经济一直都在,但为什么直到今天才把它提出来研究、实践和改进呢?在您看来,通证经济目前处于什么阶段?该阶段的特征是什么?

孟岩: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通证经济就出现了。当时在幼儿园、医院、养老院等特定场景,管理人员发明出一些代表不同权益的通证,比如小星星、小红花等,通过设定一套规则达成管理目标。

尽管那时就有Token Economy 这个词,但通证经济却没有发展起来,因为大家觉得它针对的是病人等特殊人群,认为这套体系没有可扩展性,缺乏技术手段和基础设施来拓展,无法普及到整个社会。

区块链的出现改变了这一现状。你可以很容易地在全球范围内发行通证,只要有具体的应用场景、管理目标和激励制度,就可以设计并发行一个通证体系。

目前通证经济仍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主要原因有两点:1.技术手段、基础设施还不够完善,不管性能、安全性,还是方便应用的程度,都还差得很远;2.监管手段还没跟上,如果整个基础设施是去中心化的,你却要用中心化的手段去监管,肯定不适配。

我举个例子:大航海时代开始于1497年,但最早发现新大陆的人是在当地挖金子,工业革命直到18世纪晚期才出现,19世纪还曾出现淘金热;至于美国,一直到1865年南北战争结束之后,才开始由农业国进入工业国,大家才开始觉得最好的赚钱方法不是挖金子,而是搞工业、搞创新。

我们现在其实就处在挖金子的阶段。我们谈通证经济是指去做工业,做创新,做科技,但大家更加感兴趣的、觉得更实在的还是挖金子。

最大的弯路是打着通证经济的幌子去做传销盘

火星财经:鉴于通证经济仍处于初始阶段,您觉得公众对通证经济的认知存在哪些误区?在具体实践中,有哪些难点?

孟岩:我觉得连误区都谈不上,当前最大的问题是大家还不理解通证经济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有的人从对自己有利的角度出发,重新定义通证经济,有的人认为这是彻头彻尾的骗局,还有的人过分乐观,认为通证经济会在短期内颠覆既有的经济体系。

鉴于这些原因,很多人会在实践通证经济的过程中走一些弯路,其中最大的弯路就是打着通证经济的幌子去做传销盘,做事实上的庞氏骗局,这是目前最大的问题,我们在实践中已经看到这种情况了。

火星财经:这种情况能占多大比例?

孟岩:具体比例我不敢估计,因为没有做这方面的统计。我现在看到的案例中应该说大多数都是属于这种。首先,他们没有真正理解通证经济;第二,就算他们真正理解了,也不一定愿意去踏踏实实地执行。


火星财经:如何判断一个通证经济系统是不是传销盘?

孟岩:这不取决于它采用什么通证经济手段。判断方法中最核心的是把通证经济的外衣全部扒掉,回到最根本的价值点,分析这个价值点究竟是为客户创造了价值,还是带来了损失,

我现在看到一些项目搞了很多通证经济的模式设计,但当探索到原点时,会发现它是让用户花很高的价钱去买很劣质的商品,因此在最根本的意义上,用户参与这个经济体是在蒙受损失,而不是获取收益。

如果一个通证体系是想办法让每个人在里面付出一点代价,然后在该群体中重新分配,让其中一部分人(尤其是最早进场的人)获得很高的收益,这就是庞氏骗局。

如果把这个结构描绘成树状结构,在最末端的叶子节点上,你会发现每个人都蒙受损失,那么不管用什么手段来包装,它依然属于庞氏骗局。

通证经济本身其实无关这个层面的特征,它解决的是如何去构造树状结构,让整个结构的组织度更高,交易成本更低,更加润滑,成员之间的信任度更高,但没办法解决结构本身是善还是恶的问题。

金融是通证经济的最大用武之地

火星财经:现在有观点认为很多中心化的系统本身运作得很好,没必要进行区块链改造,您同意这个观点吗?通证经济现阶段最适合的应用场景有哪些?

孟岩:我同意这个观点。通证经济提供了一套与中心化体系相并行的模式,这套模式并不是在所有的情况下都比中心化要好,正好相反,很多情况下中心化比去中心化要好。

权力和制度设计的中心如果跟信息和业务的中心重合,那么中心化的体系不一定不如去中心化,反而非常可能是要好于去中心化。

举个例子,假如你是一家饮料公司的老板,掌握所有关于饮料的信息,拥有专业的团队和知识,如果让你去设计一个通证经济体系,肯定比别人做得好,因为其他人不是信息、运营和管理实践的中心。但问题是,在某些场合下,通证经济的某些工具和手段其实不在饮料公司老板手中。

这最直接地反映在金融领域。通证经济其实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金融是通证经济在发展早期最大的用武之地,因为金融领域出现了过度中心化的情况,或者说,金融权力被一小部分远离业务一线的金融专业人士垄断了,他们既不真的了解业务,也并不直接参与运营,甚至也不是业务生态的主要参与者,但是凭借着手里垄断的金融权力,却很大程度上控制了企业的命运。


在模式上,企业家明明知道如何最有效地使用积分来组织用户社群、回馈用户、跟用户、合作伙伴以及其他利益相关方合作创建共生体,但会受到很多限制,很多的工具和手段不掌握在自己手中,而掌握在衙门里的政府官员、金融官员手里。这些官员当然也是精英,但无论如何他们不可能比企业家更了解行业,更知道如何提高效率,优化业务生态。

等到制定政策的时候,他也没有精力很细致的调研,往往是为了方便自己的管理,拉出非常粗线条的规定,这个不让你干,那个也不让你干,各种限制的规则和数字,也不知道是经过什么样的决策过程提出来的。就拿积分来说,就因为它又被滥用的风险,我们就把它管得死死的,关于积分用途、如何发放,何时发放、限量多少、能否流转,等等,不问青红皂白,也不容许你企业家发挥创造力,一限了之。只要不惹麻烦就行,至于这里头压抑了多少生产力、损失了多少效率,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现在的经济体系中还有很大一部分创造力和效率被压抑,等着被解放出来,这就是通证经济的目标。

火星财经:就目前来看,全球的监管政策差别很大,既有美国、日本等国家通过立法手段加以规范,也有印度等地区极力压制,通证经济究竟需要什么样的监管环境?

孟岩:这跟监管者采用的技术手段有关。技术手段越落后、监管能力越弱,一般对于创新所采取的态度越粗暴,要么放开,要么禁止,所谓的一管就死,一放就乱,客观上这就是监管能力弱的体现。越是监管能力弱,越要表现出一刀切的粗放与强横。监管手段越先进的政府,管理力度越大,越能够有效地精细化监管,反而给企业的自由度大。

区块链在创造通证经济的同时,也创造了一种新的监管模式,叫做监管科技,它包含去中心化身份、开放透明的资产负债表、开放透明的数据和智能合约等,这些都可以为监管当局所用。用好了的话,完全可以以很低的成本实现强有力的自动化监管。监管能力上来了,就可以放心把更多的权力下放给经营者,由企业家来决定发什么样的 token,发几种 token,每个 token 绑定什么样的权益等等,把长期被压抑的企业家创造力释放出来。

狭义上的通证经济元年还要等

火星财经:目前越来越多的主流机构入场区块链,一方面带来了更多的资金,另一方面也吸引了更多关注,这是不是通证发展的新契机?

孟岩:是,但也没有那么乐观,因为我们目前还处在挖矿阶段,大家努力去获取基础资产,而通证经济强调的是把现实世界当中的资产搬到通证世界中,实现开放金融。这件事难度很大,无法轻松完成,最少也得十几年。

火星财经:在稳定币市场,此前USDT一家独大,但现在越来越多的大机构也在涉足,包括摩根大通、Facebook等,您觉得稳定币会成为通证经济的现象级应用吗?

孟岩:稳定币的确是很大的应用。严格意义上来说,稳定币是通证经济的一个基石,它对通证经济的发展起着定海神针般的重要作用。

我之所以看好稳定币,不完全因为它对通证经济的作用,还因为它与当前国际局势、“一带一路”战略等有很多契合之处。一句话,稳定币有可能实现数字美元的去中心化发行,甚至在某些领域动摇美元霸权。

稳定币不仅对于通证经济有很大作用,还有可能在中短期内掀起一场对传统国际货币的风暴。跨境支付也包含其中,是通证经济的一个基础设施。


火星财经:“元年”一词似乎在区块链行业非常流行,比如公链元年、dApp元年等等,您认为什么时候是通证经济元年?

孟岩:其实通证经济的元年已经发生了,比特币、以太坊等都是通证。在我看来,这属于广义的通证经济,狭义上的通证经济元年还要等,要有一些企业以真正创造价值的方式,用通证经济的结构建立起比传统互联网更有竞争力的用户社群,体现出更大的竞争优势,这时候我们才认为狭义的通证经济元年真正出现。

火星财经:进入2019年以来,交易所主导IEO,大机构排队入场,比特币价格屡创新高……您如何看待当前的市场环境?对于区块链行业的参与者有哪些建议?

孟岩:就目前来看,一轮牛市的态势初步形成,但不排除半途夭折。我的核心建议是吸取上一轮牛市的教训,专注于价值创造。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推广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文学
原文标题:
涨跌幅
排名名称价格(USD)涨幅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