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黄埔军校”——以太坊的首期学员,现在过得怎么样?

BitAsset·热度: 27518
以太坊这团星火,切切实实照亮了行业的前路。


2013年末,19岁的Vitalik Buterin已经为《比特币周刊》写了两年的比特币技术文章,收到了不少比特币的稿费。在以色列游学期间,他萌发了重新构建一种新型比特币的念头。这款新的比特币将基于通用的编程语言,可以用来创建各种各样的应用,比如社交、交易、游戏……

Vitalik将这个新产品命名为“以太坊”,并发送给了他的多位好友,还邀请了前十位回复邮件的人作为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

一个时代的序幕就此拉开。

往后五年,一大串区块链和加密货币领域的明星公司和项目,或多或少都打上了以太坊的烙印,Consensys、Cardano、Polkadot……

以太坊,也当之无愧地成为了区块链领域的“黄埔军校”。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几位“首期学员”的故事。

1/ 以太坊支柱——Gavin Wood

1980年,Gavin James Wood出生于英国兰卡斯特。他总自称Gav,在他的个人网站(gavwood.com/)上,Gav这样描述他的童年。

“我从小就对经济学和博弈论很感兴趣,甚至自己设计了战棋游戏。”

2011年,作为英国约克大学计算机科学系博士的Gav首次接触到比特币,但当时他认为比特币“过于聚焦于货币而不是技术层面”,而没有深究。到2013年他重新审视比特币,发现了“比特币在博弈论等领域开辟的新的可能,并可能带来的社会变革”。

同一年,在共同好友的介绍下,Gav认识了Vitalik,并被后者关于创建一个“新的比特币”的想法所触动,加入了以太坊创始团队。

(Gav和Vitalik)

随后两年,Gav全身心投入到以太坊的完善中,后来他说,“以太坊一直统治着我的生活”。

14年4月,Gav写出了被称为以太坊技术圣经的“以太坊黄皮书”,明确了虚拟机(EVM)的概念,这也被后来包括EOS在内的各大公链所借鉴。Gav还开发出智能合约开发语言 Solidity,这两个前无古人的贡献,奠定了以太坊作为“区块链2.0”的基础。

以太坊黄皮书中文版译者杨镇认为,“可以毫不夸张地说,Gavin Wood 博士是工程上的‘以太坊之父’。”

2016年1月11日,Gav在以太坊官方博客留下了最后的告别信,正式与以太坊分道扬镳。

离开以太坊后,Gav把全部精力放在了波卡项目的开发中,16年11月14日,Gav发布了Polkadot(波卡)白皮书,并在2017年10月27日,完成了波卡的首次募资,共筹集485331个ETH,当时价值超过1.44亿美元。

在波卡中,Gav提出了一种异构多链交互架构,可以使定制的侧链与公共区块链连接。使用Polkadot,各种区块链能够以安全和去信任的方式在彼此之间发送和接收消息。

关于离开以太坊的原因众说纷纭,Gav一直没有明确表明。

在那封告别信的开头,他引用了Pink Floyd乐队歌曲《Time》中的歌词“The time is gone, the song is over, Thought I’d something more to say.”(时光流逝了,歌声也结束了,但总觉得自己还有话想说。)


2/ “绝不会卖ETH”——Joseph Lubin

2018年2月8日,福布斯发布了加密货币富豪榜,Joseph(Joe) Lubin以10-50亿美元的估值排名第二。这时,距离他加入以太坊仅过去了4年。

(福布斯加密货币富豪榜)

作为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和前COO,Joe更为人所知的是Consensys的创始人。

当看到Vitalik的白皮书时,Joe就意识到了以太坊的巨大价值,并全力参与到以太坊的生态建设中,在以太坊价格的巅峰时期,Joe持有的ETH价值超过100亿美元。

为了更好地推进以太坊生态布局,2015年,Joe创建了Consensys。Joe直言不讳地表示,Consensys创立的目的,就是“为了推进以太坊项目的愿景”。

ConsenSys不仅与以太坊有关,对整个加密货币行业来说,都是一家举足轻重的公司,欧盟更是将consensys作为欧洲传播区块链的主要公司。

Joe Lubin是以太坊的坚定信仰者,他的推特签名也是“绝不会卖ETH”,多年来一直在布道区块链和以太坊。在行业低迷的18年12月,他更是在一天内连发20条推特,为行业摇旗呐喊,稳定人心。

区块链不仅仅是个市场,更是一场运动。——Joe Lubin

3/ 一言不合就分手——Charles Hoskinson

2011年,比特币价格仅为1美元时,Charles便加入了比特币早期挖矿的行列。13年4月,Charles辞掉了稳定的咨询工作,开始投身于一个比特币在线教育项目。他说,“包括我父母在内的每个人都以为我疯了,但我没疯,我只是全想明白了。”

他在网络学校里认识了Vitalik,被后者的理念吸引,并成为以太坊的首任CEO。

但好景不长,矛盾就出现了。

Charles等人希望以太坊通过获得风险投资家的资金成为一个营利性实体,Vitalik则希望该项目成为非营利和开放源代码的分权治理组织。这个根本理念上的分野,使得Charles在半年后就退出了以太坊基金会(也有言论认为是被Vitalik开除)。

一言不合就分道扬镳,倒也符合Charles的一贯做派。

在加入以太坊之前,Charles就已经是圈内的名人,因为2013年7月,他便协助BM共同创立了比特股(Bitshares),但同样仅仅过了三个月,便因为理念不合,离开了团队。

在第二次“分手”之后, 15年3月,他与Jeremy Wood一起,创办了IOHK。Jeremy也是以太坊联合创始人,并曾负责运营事务。

IOHK的最知名项目,莫过于卡尔达诺(Cardano)。简单来说,Cardano就是一个集成了数字货币(如比特币,莱特币)和智能合约(如以太坊,EOS)的区块链生态系统。

Cardano项目没有通常意义上的白皮书,取而代之的,是在官网列示了五篇核心架构和协议的学术论文,这些论文发表在顶级的学术期刊上,并经过了密码学家和数学家的同行评审(Peer Review)。

目前,卡尔达诺(代币ADA)在加密数字货币市值排名12,市值超过11亿美元。


4/ 布道者——Anthony Di Iorio

2012年,Anthony听到电台里在进行关于比特币的辩论后,开始接触比特币。售卖了部分租赁财产后,他决定投资比特币,那时候比特币仅为6美元。同年,Anthony希望和其他比特币爱好者交流,便在多伦多举行了一个比特币的定期聚会,第一次聚会仅有十个人参加。

这并没有打击到安东尼,他孜孜不倦地布道着比特币,包括建立加拿大的比特币联盟并出任执行董事,在各种媒体上疯狂安利比特币,与加拿大监管层讨论比特币的具体监管政策……

由 Anthony 担任创始人兼CEO的 Decentral 创新中心于2014年在多伦多成立。Decentral 旨在推动科技革新,并专注于去中心化软件技术的开发。

Anthony举办过、最为影响深远的聚会,莫过于14年1月28日,为了筹办北美比特币会议,他在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海滩租了一套海边别墅,并邀请了当时支持以太坊的所有开发者。

这天,初始团队成员 Vitalik Buterin、Gavin Wood、Jeffrey Wilcke、Joseph Lubin、Charles Hoskinson、Anthony Diiorio、Jeremy Wood、Stephan Taul等人齐聚一堂。

正是在那场聚会上,有人从“兴趣变成了职业开发”,有人从“动摇变成了坚定信仰者”。

2018年福布斯加密货币富豪榜上,Anthony排名第八。

5/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人来人往的以太坊,最新的一次“人事变动”发生在19年情人节。为以太坊工作了近5年的开发者Afri Schoedon因为发表了“波卡比以太坊更好”的言论,不堪社区成员的舆论攻击,最终选择退出了以太坊。

也有人坚持到现在,比如14年以太坊基金会成立起,就和Vitalik、Gavin并列为以太坊三大主管的Jeffrey Wilcke。多年来,Jeffrey一直兢兢业业地奋战在以太坊开发的第一线,创造了以太坊Go语言客户端Geth。

(图为Vitalik、Jeffrey和Gavin共同办公)

更不要说以太坊的“灵魂”——Vitalik,虽然一直口口声声宣称要退出以太坊,但其中很大一个原因是对“以太坊逐渐成为投机者投机生财的‘郁金香’”,背离了他最初创建以太坊初衷的怒其不争。

以太坊(ethereum)的名字最早源自古希腊时期的亚里士多德。19世纪的物理学家认为,光是一种波,而生活中的波大都需要介质,因此他们猜想,宇宙中应该到处都存在着一种称之为“以太(ether)”的物质,作为光传播的介质。

虽然这个理论后来被更新的理论推翻,就像以太坊终将被更先进更完善的区块链项目所取代。但以太坊这团星火,切切实实照亮了行业的前路。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BitAsset
原文标题:
涨跌幅
排名币种成交额价格(USD)涨幅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