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有刚需吗?

吴桐·热度: 33927
比特币有无刚需是判断和预测数字货币市场价格和市场情绪的关键。

原文名称《比特币的“刚需”构成及其论证》

原文发表于《中国西部》2018年第2期(2018年4月),《中国西部》创刊于1992年,是由四川省社会科学院主管主办的面向海内外公开发行的综合性刊物。

吴桐,商务部CECBC区块链专委会副主任,数字经济商学院院长,首部链改专著《链改:重塑社会结构和经济格局》作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青年研究员,区块链投资人。

陈泽,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金融系博士,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青年研究员,清华大学私募股权研究院研究员。

在这篇文章发表之后,比特币价格先是下跌,继而经历了长时间的横盘,然后在2018年11月由于BCH分叉等因素开启了又一次的下跌。而当前恐慌情绪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遏制,再读此文具有深刻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摘要]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信息技术的进步以及后危机时代过于充裕的流动性环境催生了比特币。作为一种新兴金融产物,比特币在诞生后的短短九年时间里,经过数次强监管周期,仍然保持较高价格,背后是否有“刚性需求”的支撑?为解释这一现象,本文在总结文献和事实的基础上提炼出构成比特币“刚需”的去中心化、抗通胀性、匿名性、跨国交易方便、具有投机价值、避险性等六个要素,对该要素在事实上是否成立进行了分析论证,并结合现实有针对性地提出了政策建议。

[关键词]比特币;刚需;去中心化;投机价值  


                     一、引言

     2007年8月,次贷危机全面爆发,对国际金融体系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和破坏,美联储为走出危机推出四轮量化宽松政策,欧洲和日本央行也相继采取类似行动。量化宽松政策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化解国际金融危机,但长期无节制地印钞在全球释放了过量的流动性,比特币的诞生就是对其的直接反应。2009年1月3日,中本聪发布了开源的第一版比特币客户端,比特币网络正式诞生。作为一种虚拟货币和金融资产,比特币在2018年初的暴涨暴跌使其再次成为全球最为关注的金融热点之一。事实上,尽管进入2018年来比特币价格出现回调,从2013年其理念开始被人接受算起,虽然经过数次大幅波动,其价格函数仍基本呈指数型增长。这不禁令人反思,比特币究竟是物有所值还是泡沫严重?尽管包括Greenspan、Schiller(2017)和Rogoff(2017)在内的不少知名人士都认为比特币缺乏内在价值支撑,存在巨大的资产泡沫,但均未给出详尽科学的阐述与证据。对于“类货币型资产”内在价值甄别的困难为检验其资产泡沫带来了严峻的挑战。作为一种金融资产,如果比特币没有任何内在价值和“刚性需求”,何以经历数次强监管周期而不倒,成为一种蔓延全球的资产泡沫?而如果比特币具有一定的内在价值,那么支撑起其价格的“刚需”又是什么?本文试图在总结文献和事实的基础上提炼出构成比特币“刚需”的去中心化、抗通胀性、匿名性、跨国交易方便、具有投机价值、避险性等六个要素,对该要素在事实上是否成立进行了分析论证,并结合现实金融状况,有针对性地提出了政策建议。

二、比特币“刚需”的构成及论证

 本文认为去中心化、抗通胀性、匿名性、跨国交易方便、具有投机价值、避险性等六个要素构成了投资者心理上或事实上的“刚需”,并对其在事实上是否成立进行了分析论证。

(一)去中心化

       比特币的去中心化机制最早在“比特币之父”中本聪在2008年发表的论文《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中得到阐述。中本聪将密码学、共识技术、分布式技术相结合设计了一种基于算法的互联网交易信任机制,并将其应用于货币领域,这就是比特币。去中心化机制下,每个用户都是一个节点,并都可连接并影响其他节点。通俗地讲,就是每个人都是中心,是一种这种扁平化、开源化、平等化的结构。比特币网络可以认为是按照比特币点对点协议运行的一系列节点的集合。这种机制简单而言就是用社会决策代替个人决策,用机器和算法来保证点与点间的信任,最后达到去中心化的效果。比特币的发行依赖于“挖矿”,通过全网络节点均可实现交易,与现有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共同决定货币供应量,商业银行作为交易结算节点的中心化金融体系有本质的区别。

       国际金融危机后,美联储、欧洲央行等世界主要央行为了本国经济的复苏,相继实行量化宽松政策,向全球输出大量流动性,给全球带来了输出性通胀和大量资产泡沫。这种世界主要货币的“嚣张的特权”日益引起世界各国民众的不满,比特币就是产生于这种大背景中。其去中心化机制理论上也可以完美解决这一问题,比特币也依靠“去中心化”概念拥有了很多“信徒”,他们将“去中心化”奉为精神圭臬,并认为比特币是未来世界的理想货币。

    去中心化的理想固然美好,然而在现实中却遭到越来越多的质疑。康奈尔大学加密货币专家 Emin Gün Sirer 等人基于大量数据证明去中心化仅是一纸空文,排名前四的比特币挖掘活动占整个系统的53%,而排名前三的以太坊矿机也占了整个以太坊系统的61%。如果比特币的发行也集中在少数人手中,那么这项技术就并没有什么革命性的突破。

(二)抗通胀性

     比特币的抗通胀机制类似于黄金等商品货币,在于其最终总量的恒定。比特币的产生机制设定了它每隔四年产量减半,不断衰减,直至在2140年左右达到极值2100万枚。公众对于通胀的恐惧和厌恶来源于信用货币时代央行具有超发货币的倾向,信用货币发行本身并不能创造财富,但会产生巨大的财富再分配效应。在理想的环境下,单位比特币的价格会随着货币发行数量的增加而提高,进而达到对抗通胀的目的。

    但事实情况不像理想中那么完美,比特币不仅代表着自己,更肩负着虚拟货币领袖的使命。如果说哈耶克的“货币非国家化”思想是比特币产生的理论基础,那么其多元货币竞争理论则为首次币发行(ICO)和分叉货币发行奠定了理论基础。ICO尽管在中国被取缔,然而在世界范围内仍层出不穷,大量国内项目集体“迁徙”海外。由于ICO募集的是比特币等主流虚拟货币,这将增大对其需求,推高其价格,同时ICO将比特币等变成其他新兴虚拟货币的价格锚,这会形成比特币和新发行代币之间的正反馈机制。ICO和货币分叉实际上相当于货币增发,削弱了原有数量上限的约束力。截止到2018年2月24日,流通市值超过10亿元人民币的虚拟货币已达99种,而且这一数字可能随着更多虚拟货币的衍生进一步增加;在可统计的所有虚拟货币中,比特币市值占比仅为38.45%,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其抗通胀性。

(三)匿名性

    在技术上,比特币的交易过程具有匿名性,虽然每一笔交易记录都是公开的,所有用户都能查看到资金流动的记录,但是用户只能看到资金从一个地址流向另外一个地址,并不知道是谁和谁进行了交易。比特币交易者并不像银行系统一样登记自己个人的用户信息,比特币在交易的时候都是使用加密过的公钥地址进行的,因此无法从这些杂乱的哈希值当中识别出什么有效的用户信息来。比特币交易匿名性在满足了交易者隐私不被窥探之外,也为非法交易提供了温床与土壤,恐怖主义融资、毒品和军火交易在比特币网络中大行其道,被国际社会制裁的国家对比特币也有天然的好感,朝鲜在过去一年加紧了对数字货币领域的研究。

    具体而言,非法用户倾向于次数更多、但规模较小的交易,同时也更倾向于多次与某些特定的交易对手进行交易。根据《Bitcoin Magazine》2018年1月的一份报告显示:共有大约2400万非法用户,占所有用户的25%;每年有3600万非法交易,占所有交易的44%;每年价值720亿美元的非法交易,占所有交易的美元价值的20%。

(四)跨国交易方便

    现有信用货币的网络支付必须依赖银行中介,跨国交易更是涉及外汇管制等诸多限制,而比特币只要有互联网即可完成交易,这将大大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比特币超越了国家范围,没有物理介质,甚至无需携带。用户只需自己的私钥,比特币就可以在世界各地接受比特币的地方进行支付。比特币没有国际间汇款和兑换成本,不受到国家和主权范围的约束。

   目前已经有一些企业已经尝试以比特币为媒介的汇款服务;当支付金额较大时,跨境支付使用比特币能显著节约成本;根据2016年西班牙最大银行桑坦德(Santander)、Oliver Wyman以及Anthemis Group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22年如果全世界的银行全部使用区块链技术的话,大概每年能省下150到200亿美元的成本。但是交易效率的提高反而可能导致了监管上的缺失,也为非法交易、资本外流等提供了渠道。

(五)避险性

     比特币的避险性机理在于其机器信任性和不可篡改性、互联网的无国界性、无主权国家属性以及全员背书的信用保障性,当地缘冲突加剧、法币泛滥以及主权国家国债风险上升时,比特币价格就有可能上升。

     传统金融市场的避险货币主要有瑞郎、美元、日元和黄金等。美元得益于美国强大的经济实力和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中心地位成为避险货币;国际收支持续顺差、黄金外汇储备不断增长、瑞士永久中立国的身份以及瑞士政府对金融外汇的保护政策确立了瑞士法郎避险货币的地位;而日本央行的长期稳定低利率政策是日元成为避险货币的最重要原因。而黄金属于贵金属商品货币,能成为避险资产的逻辑在于其稀有性、性质稳定性和广泛认可性。

     目前已有一些案例证明了比特币的避险属性。其中两个比较典型的案例,一个是在2017年6月特朗普政府与朝鲜政治冲突不断加剧之时,比特币开始一波涨势,相继突破了3000美元、3500美元以及4000美元大关;另一个是2018年2月8日全球主要股市的崩盘使比特币价格出现拐点,之前由于全球范围内的加强监管,比特币价格一度跌破6000美元大关,其后比特币价格强势反弹,并迅速突破10000美元。比特币和黄金具有总量恒定、无主权国家属性等相似特征,然而比特币的流动更加便利,更能迎合投资者互联网时代的投资心理。值得注意的是,在第一个案例中,黄金和比特币价格几乎同步增长;而在第二个案例中,随着比特币价格增长,黄金价格反而下跌。这可能是随着比特币市值和影响力的不断扩大,它对黄金避险功能的分流程度逐渐增强导致的。

(六)投机价值巨大

    比特币市场作为受监管较弱的、无涨跌停制度的全球市场,是一种良好的投机工具。在近两年中,比特币年收益率已两次在国内各大类资产中居首。2016年为拉动GDP再度火爆的房地产市场118.54%的年收益率与比特币160%的年收益率(根据火币网数据计算)相比相形见绌,但由于当时比特币绝对价格并不算太高,并未引起足够重视。2017年是比特币价格爆炸增长的一年,根据火币网数据计算,比特币改年实现了1700%左右的年收益率,而当年国内大类资产中收益率最高的上证50收益率为25.08%。这种挑战人类想象的收益率进一步吸引大量资金进入市场,将投机氛围推向高潮。2017年12月18日比特币期货于正式挂牌全球最大商品期货交易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这一事件意味着区块链类数字资产获得了华尔街等的认可和全球范围投资者进一步对比特币等数字资产的关注,将持续进一步推高全球范围数字资产投资热情。

图1 2016年各大类资产收益率                数据来源:火币网,wind


三、总结与政策建议

    比特币作为后危机时代互联网金融和信息技术发展的产物,具有一定的变革性。不同于之前的郁金香泡沫和南海泡沫,比特币价格暴涨的背后具有深刻的时代、技术、金融和心理因素构成的“刚需”作为支撑,尽管有些“刚需”已被证伪,但在比特币投资者心中仍具有一定的影响力。我国政府在世界范围内较早对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风险进行研究、防范和监管,2013年12月5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联合下发《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下发《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全面叫停ICO;2018年1月19日中国人民银行下发《关于开展为非法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支付服务自查整改工作的通知》。与此同时,我国政府对于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也非常重视,2017年初由中国人民银行推动的基于区块链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已测试成功,当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正式挂牌。总体来看,我国现阶段对比特币的监管仍保持高压态势,但并未宣布比特币非法,对比特币的底层技术非常重视并积极研究。未来可考虑从以下几个方面进一步完善政策,优化监管,防范风险。

     一是积极探索和研究央行数字货币。央行数字货币同样以区块链作为底层技术,可以显著提高效率,降低成本,使得货币政策调控更加精准,有利于控制通货膨胀和资产泡沫,同时依托国家主权背书,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目前数字法币的技术条件已经基本具备,但对数字法币推行之后,可能带来的对货币体系、金融、经济、社会和国家治理等方面的研究仍不充分。可加快对数字法币的研究,推动发行计划的落地实施。

    二是优化货币发行决策机制,提高货币政策效率,控制好通货膨胀和资产泡沫,加强防控金融风险,促进资金“脱虚向实”。比特币等虚拟经济作为现实经济的镜像,当现实经济运行出现问题时,大量资金才会流向虚拟经济,对现实金融体系改革具有深刻的倒逼作用。

     三是加强投资者教育,合理引导投资者进行理性投资,对数字货币前沿进行不断学习,尽早制定和完善相关政策,抑制投机泡沫的出现和蔓延。我国目前投资者跟风投资现象严重,素质仍有待提高,在实体投资收益率较低的情况下极易转向虚拟经济。同时数字货币的发展日新月异,争论较多,监管层应有专业人士不断进行追踪学习,尽早制定和完善相关政策,当前ICO虽被叫停,同样具有融资作用的IFO(首次分叉发行)仍然活跃,应引起监管层的重视。此外,应逐步提高政策柔性,在充分认识新兴金融事物的基础上提高监管效率,尽量避免搞“一刀切”。

    四是加强国际协同与合作。2018年G20公报草案称加密货币没有主权货币的特征,不是一种货币,而是一种资产。比特币全网交易的特性决定了对其进行全球协同监管的必要性。而当前世界主流国家对比特币等加密货币认知分歧较大,在政策措施上也主要表现为禁止、限制和允许三种,加强全球政策与监管协同非常有必要。

   五是大力发展监管科技。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监管政策的日益复杂使得监管部门的预算支出不断增加,使得监管任务日益繁重;与此同时,金融机构需付出高昂的成本以应对合规风险。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问世及发展加大了这一趋势。将区块链、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等新技术应用于金融监管领域,形成监管科技,成为解决监管能力和合规能力不足问题的新思路,值得监管层深度探索。


参考文献

[1]Kyle Torpey.“Bitcoin Laundering” Study: Where DoCriminals Turn to Mask Illicit Cryptoassets? Bitcoin Magazine,Jan 18, 2018 

[2]Santander InnoVentures,Oliver Wyman,Anthemis Group.Fintech 2.0:Rebooting Financial Services.November 30, 2016

[3]Rogoff, Kenneth, 2017, "Crypto-Fool's Gold?", Project Syndicate, Oct.9, 2017.

[4]Schiller, Robert, 2017, "What is Bitcoin Really Worth? Don't EvenAsk", New York Times, Dec. 15, 2017.

[5]Hayek, Friedrich, 1976, The Denationalization of Money. Institute of EconomicAffairs.

[6]AdemEfe Gencer,Soumya Basu,Ittay EyalRobbert van Renesse,Emin Gün Sirer.Decentralization in Bitcoin and Ethereum.Monday January 15,2018

[7]SatoshiNakamoto,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2008

[8]陈道富,王刚. 比特币的发展现状、风险特征和监管建议[J]. 发展研究,2014,(4)

[9]比特币价格泡沫:证据、原因与启示[J].上海财经大学学报, 2017 , 19 (2) :50-62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吴桐
原文标题: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