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区块链,就用火星财经APP!

左林右狸:我知道的张首晟

左林右狸·热度: 41885
生命行为就是把自己的熵减小了,使周围的熵增大了。

这几天,关于张首晟教授辞世的文章、纪念以及阴谋论满天飞,各位邻里应该也被轰炸了个遍。这不,大叔这几天为AI投研邦请教各路大神,被不断问起张首晟一事,掰扯了几句,有下文。关于我雷的会员组织AI投研邦,欢迎点击阅读原文。

首先声明下,大叔与张首晟教授并无深交,2018年GAIR曾想请过张首晟来做大会报告,组委会考虑其区块链色彩浓郁一票否决。

但这几年每年大叔都会在硅谷呆几个月,张首晟教授这几年风声水起,几乎成为所有商学院和游学团硅谷考察的标配(张首晟是有自己标准身价的),也是华源年会、硅谷高创会等活动的常客,大叔偶尔会参与一些硅谷地头的迎来送往,因此,也时不时能与张首晟教授偶遇。

最近一次是国庆期间,长城会文厨带一批人到硅谷游学,恰巧那天该游学团与大叔请朋友吃饭的饭店同一个,饭后大叔于是跟着参加了夜话,那次夜话的分享嘉宾上半场是虎牙的董荣杰,下半场则是斯坦福另一位青年华人名教授崔屹。崔屹主动谈到中美毛衣战下FBI确实到校园里找教授们聊天,教授们又咋独善其身,崔屹的观点乐观且积极,他觉得不必理会,白宫也不会把教授们咋地。

左林大叔&崔屹教授(右)

崔1976年生人,正当红,愿意给他钱的金主据说从斯坦福大学排到旧金山机场去了。崔还谈到学校也肯定会出面保护教授的。耐人寻味的是,张首晟的辞世,斯坦福官方至今并木有相关声明,只有一位张首晟前同事进行人道主义的慰问。到底是之前斯坦福教授们对张首晟过多的社会活动要求其辞职的延续还是白宫的施压,不可得知,细思极恐。

散场的时候张首晟过来了,在走道里打了个招呼,许是刚赶到,张首晟行色匆匆,面色凝重,略显憔悴。文厨说他要与张首晟崔屹两教授谈私密的事情,于是众人散去。

想不到,这居然成为与张首晟的永别。

坊间关于张首晟辞世的原因分析版本诸多。

版本一是与HW长公主被调查有关,这个最有利的推理是两个人都是12月1日出事,都是6日才爆出,在节奏上堪称神同步,当然还有一点是之前张首晟到深圳参加IT中国的会是华为某高管接走,但就此把两者形成牵连略鬼扯,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张首晟被卷入了中美毛衣战。

版本二是患抑郁症而走,这个说法就和因健康问题离职一样,挑不出毛病,但很显然,不仅仅于此。退一万步讲,即便是抑郁症,那么,到底是因为什么让这位世界级的大教授抑郁而终的呢?

首先断然不是因为丹华基金业绩不好而抑郁而终的。

丹华是硅谷活跃程度最TOP的华人基金,也是对前瞻技术下注最多的华人基金,这点很了不起。但从结果上说,丹华并木有出什么大案子,当年很颠覆的案子里,一个3D roboticis被大疆干趴下,另一个Lytro光场相机目测也要黄,其他几个机场地图等都死翘翘,能拿得出手的是Meta和AutoX,但目前也木有出王者之气,且与对手相比落下风。

区块链这块丹华这几年基本上是重仓,也是市场上唯二的正规军(另一个是万向的分布式基金)。从大叔的视野看过去,丹华的区块链项目投资是有底层逻辑和产业思考在里面的,一多半是技术驱动的明星公司,但整个行业太早,又处于熊市中,这些项目很难有好的表现。但丹华进得都很早,基本不参与私募,其实损失木有想象的那么大。

但即便丹华区块链项目全部打水漂,也不过数亿美金(肯定木有4亿美金那么多),也不用张首晟自己赔,基金本身是委托理财的变种;更何况是美国有破产法保护;再退一步,这点钱要赔张首晟教授也赔得起。所以,因为丹华业绩不理想导致张首晟教授抑郁而辞世的说法属于无稽之谈。

与之相比,丹华被列入301调查报告是导致教授轻生的导火索的说法更有可信度,丹华被301列黑名单这个是事实,这个邻里们可以自行查到(丹华声辩自己和张首晟木有被301调查玩的是文字游戏),此举表面上让丹华不能像以往那样在美国投创新项目那样自由那样受限制而已,但对丹华来说,远不止此,在美的创业者多半不敢再拿丹华的钱,国内机构特别是国家队也多半不敢大张旗鼓的再把钱给丹华。江湖传言,某工场也差点进入黑名单,但被公关下来,逃过一劫。

但就此让张首晟教授作出辞世的决定,大叔觉得还是不通。

相信很多邻里会对张首晟这样的搞理论的大科学家做投 资这个事情有很多非议,大叔得帮教授说两句:

第一教授在斯坦福也。斯坦福应该是学术和创新切换最自由最顺畅的顶级学府,在大叔看来,硅谷之所以成为硅谷,也是因为斯坦福。Google Yahoo都出自斯坦福,斯坦福大学校长也自己开公司,左林右狸频道曾经去过丹华在Palo alto 的办公室采访过张首晟,张首晟提到邻居投了Cisco发大了的细节至今难忘,他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则讲起另一个邻居的故事,故事的主角是VMware ,VMware的两个创始人Diane Greene 和Mendel Rosenblum 是张的邻居。两家小孩聚在一起踢足球的时候对方聊起公司VMware,张也十分感兴趣,觉得公司很有发展空间,这样张就成为了它的早期投资人。好吧,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住硅谷了吧。

斯坦福大学外景 | King of Hearts / Wikimedia Commons

第二是硅谷的大陆华人渐多,张首晟教授本人也是硅谷最大的华人高科技社群华源会的重要参与者;有媒体报道华源的2002年2月的第一次年会在张首晟教授后院召开,这是扯蛋,华源2002年的年会来了1500人,把101公路据说都堵塞了,张首晟家后院要装这个人头几无可能,嗯哼,好像只有卫哲家可以。更准确的事实是华源2002年会在圣克拉拉的会议中心举行,但华源的创立讨论会,也就是华源一大就是在张首晟的家里召开的。

当时来的人有陈宏、朱敏、邓锋、茅道临以及陈亦工。陈亦工是第一任的秘书长,陈宏朱敏邓锋则是华源的前三任会长,第四任是邵亦波,第五任则是张首晟,但等到张首晟接任华源会长后,华源其实已经开始由盛转衰,但即便如此,那一年年会上还是出现了当时在微软的陆奇和还在腾讯的熊明华这样的名流,而以往还出现过微软鲍尔默和Intel马宏升这些大人物。华源年会最鼎盛的是2005年,按照时任会长邓锋的表述,也就是在这一年华源年会上马云与杨致远谈成了雅虎将雅虎中国卖给阿里,雅虎成为阿里大股东的大案子。华源另一个引以自豪的是李彦宏是他们的初始会员。

华源会长一般是两年一届,张首晟从华源会长退下来后不久,也就是2013年,就与自己的学生谷安佳一起创办了丹华,起因则是中关村发展集团的拜访,中关村发展集团也成为丹华的主要LP(不过最近中关村发展集团把丹华从其发起成立的基金名单抹去了)。除此之外,华源的诸多金主也成为丹华的LP,大叔2015年年底拜访丹华,就被告知,百度是丹华的LP。

丹华这个名字很有讲究,华是中国的意思,丹一说是暗含斯坦福,另一说则是一片丹心向中华的意思。

在丹华之前,张首晟其实通过加入千人计划已经开始与大陆有诸多的交往与合作。千人计划始于2008年12月,张首晟是2009年的千人,基本上就是第一批。美国鹰派在2018年开年后大力清查美国各个高校里的千人计划成员,张首晟这样的大牌科学家肯定是首当其冲。

张首晟教授获得2017年度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

首批千人计划成员+丹华主要出资方是中关村发展集团这样的国企,让张首晟处于风口浪尖。

但这种双重压力就此压垮张首晟,同样于情理不通。在大叔看来,学术上未及巅峰的壮志未酬对张首晟的影响更大。

有一点是让大叔极为不解得是在天使粒子的署名以及后续传播上,张首晟的不管不顾。各位邻里可以搜下天使粒子,90%的文章都是与张首晟有关。但这个事情,就实验本身,与张首晟几乎木有关系,这个实验在科学杂志上发表论文的第一作者何庆林的指导导师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王康隆教授也是第三作者就直言不讳的发表文章称当时答应张首晟做通讯作者是一件自找麻烦的事情,悔意跃然纸上。

天使粒子作者合影:何庆林、王康隆、潘磊

天使粒子的发现与张首晟团队也并非米有一点关系,联系是,天使粒子实验的关键材料之一就是量子反常霍尔效应的材料,而“量子反常霍尔效应”是由清华薛其坤教授带领他的团队于2013年首次从实验中观测到的。而薛其坤团队确实是在与张首晟紧密合作,张首晟也给予薛其坤团队诸多指导。

在这个实验的第一作者何庆林看来,张首晟团队是有过贡献的,何接受媒体采访称:王靖博士(张的博士后研究员)和廉骉博士(张的博士研究生)和天使粒子团队讨论了这个项目中的理论,还撰写了相关的理论计算。

但何庆林同时也表示: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夏晶教授实验室提供的实验环境更为关键,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刘恺教授团队在制备超导材料上的协助也很重要。除了找张首晟团队外, 还找理论物理学家一起讨论如何改进实验,包括麻省理工大学教授Liang Fu,也就是最早提出结合拓扑绝缘体和超导体来寻找马约拉纳费米子的理论物理学家。

2015年,张首晟与Kane、Mele一起获得本杰明·富兰克林奖章 | The Franklin Institute

概言之,天使粒子的发现张首晟团队是有贡献的,但并非贡献最大的,甚至不是top5贡献的,以贡献论,如果不是张首晟自己的主动要求,甚至不能进入通讯作者署名的序列。但从媒体上看,天使粒子90%的工作都是张首晟做的。

张首晟的这种做法确实有些让人费解,张首晟拿过无数荣誉,他拿过富兰克林奖,拿过克拉克奖,都是物理学领域顶尖的奖项。张首晟还是是中美两院院士,这个也是屈指可数的顶级荣誉。那么,为何要在这样一个论文署名出现不和谐以及后续宣传上出现名不符实的行为呢?无他,天使粒子的发现是极可能拿诺贝尔奖的。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张首晟关于拓扑绝缘体的研究是世界级的,他与薛其坤合作发现量子反常霍尔效应也是世界级的,这些也都是天使粒子发现的必不可少的前奏,但如果诺贝尔物理学奖要花落这个领域的话,前面做的两个成果可能要让步给天使粒子的发现。在大叔和相当一部分人看来,天使粒子拿诺奖是时间问题,但张首晟以第四作者的身份享受荣光的则是小概率事件,诺贝尔历史上同一奖项最多颁发给三个人是铁律。

问题也由此而生,既然张首晟这么有成就,那么,为何还想往下一个拿诺贝尔奖华人科学家这个头衔靠呢,这真是一件让人费解的事情。不过,对于每一个科学工作者来说,诺贝尔奖都是皇冠上的明珠,都是一生所愿,一世所求,无可厚非。

更合理的解释是,即便是天使粒子能拿诺奖,张首晟也知道自己多半拿不到,可但凡有一丝可能,也不会放弃,所以有些无伤大雅的努力。一个阴谋论的说法则是,张首晟可以先借助最有可能拿诺贝尔奖得主的头衔形成势能,即便最终落空,也不白折腾一场。

1987年张首晟博士毕业时与杨振宁合影

张首晟的博士生导师杨振宁也心知肚明的给自己当年的学生站台,称张首晟的工作是完全可以拿诺贝尔奖的。但这个工作到底是天使粒子还是拓扑绝缘体,杨振宁木有明说,一贯的耐人寻味,一贯的左右逢源。

张首晟身上多少也有杨振宁的影子,希望在中美竞合的大背景下,壮大和成就自己,拥有一个前人无法企及的超级平台供自己施展驰骋,只是张首晟木有象他老师那样先拿下诺奖,这个差别看上去细微,但相差千山万水。更大的不同是中美关系回不到从前了。

大叔的观点是,如果张首晟抑郁,最有可能的是,天使粒子一出,张首晟就抑郁了,抑郁的原因很简单,他这辈子不太可能拿诺贝尔奖了,除非自己再次回到实验室作出更加牛逼的研究来,但张首晟知道自己肯定是回不去的。这种说法并无实锤,但听上去是那么一回事。至少大叔以为然。一个人奔跑并领跑了一辈子觉得终点就在眼前,但最后500米被超越了,而自己想加速却木有余力了,这种情况换谁谁都会抑郁啊。

由此,也可以理解张首晟这几年在与中央和各地政府的交往远超一个科学家应有的密切,张首晟深知,一旦天使粒子的作者们拿到诺奖而木有他的事实被确认,那么自己就会边缘化,很难回到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状态里去。幸运的是,这有时间窗口,这个时间窗口越长,给予张首晟的机会就越多。

但张首晟和中兴一样,忽略了一个残酷的现实,那就是中美关系以不以当事人意志为转移的方式变得紧张甚至恶劣起来,在这种大背景下,当事人都立即受到急风骤雨、雷霆万钧的冲击,张首晟一夜之间发现,自己成为美国打击中国高科技首当其冲之人,而中兴之鉴在前,之前待张首晟为座上宾的各级政要此时以各种方式敬而远之,噤声不言。这让张首晟处于美国人不疼,中国人不爱的孤立无援中,这些与丹华上301、投资业绩的不如意以及天使粒子的微妙影响叠加在一起,让张首晟的境地空前的无奈。

张首晟自己说过:生命行为就是把自己的熵减小了,使周围的熵增大了。那么,张首晟与这个世界的不辞而别,某种意义上让其周围的困局得到求解:和张首晟类似的旅美千人计划科学家可以有更宽松的环境腾挪;丹华可以以更体面的方式前进或后退;张首晟本人也不会成为中美毛衣战里美方的靶子或中方的难题;以及,一旦天使粒子拿诺奖,公众会一边倒的认定张首晟拿不到是因为英年早逝。当然,还有一点是张首晟此举也会给曾经的那些共同体以警醒和反击。

图灵

最后贸然提一个建议:中国相关组织是不是考虑设立张首晟奖学金,表彰鼓励那些从海外归来的创新者成为这个时代的英雄。就像ACM设立图灵奖一样,图灵奖的设立虽然无法弥补公众对图灵的愧疚,但至少能对图灵的支持者是心灵上的慰籍,也最终成就了图灵的江湖地位。

张首晟会成为图灵那样的中国海外归来的科技创新者的图腾吗?大叔的回答是,Why not?

这应该也是天堂里的张首晟的心中所想吧。愿教授安息,愿创新长存。


文章声明:本文为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观点,版权归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提前联系作者!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左林右狸
原文标题:
涨跌幅
排名名称价格(USD)涨幅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