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平台币!

大象区块链·热度: 80123
没人能判断哪个风口能真的“把猪吹上天”,只能每一个风口都去体验一下。

作者 / 涉江 小二何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遗憾的是,当皮囊的差别只在“李逵”还是“李鬼”的时候,灵魂就没那么好挑一了。曾被誉为中国IT“打工皇帝”的唐骏那句“我的成功可以复制”,更多只是一句戏言,毕竟只靠复制就干死原作的人除了腾讯,还鲜有成功者。放眼区块链,“复制”的路径也是惊人的相似。

有着币安币的珠玉在前,很多加密货币交易平台都发行了自己的平台币,有一夜春风后万树梨花之感。不过,除了币安币最坚挺之外,是火腿币不火,OK币不OK,库币不酷,FT玩坏自己……好在“光脚不怕穿鞋”的区块链市场,可着劲的折腾,换着花样的把以前互联网经历过的故事,换了角色、换了舞台重新上场演一遍,也算是热闹非凡。

毛爷爷在《别了,司徒雷登》里面写到:“人民解放军横渡长江,南京的美国殖民政府如鸟兽散。司徒雷登大使老爷却坐着不动,睁起眼睛看着,希望开设新店,捞一把。”寒冬之下币圈无大佬,都作鸟兽散,而一片萧瑟之后,总有人睁起眼睛看着,规划着他们的新店:稳定币。

此前,USDT的午间惊魂,让操盘手们弹冠相庆:稳定币2.0时代将要到来!看准机会的他们,别了旧爱,正结新欢。高调的重新起楼,抓紧时间重新定义稳定币,想方设法给稳定币的概念扩容,让它不再局限于锚定法币这么单一,设计制造新的衍生品,稳定币可以锚定一切,甚至出现锚定稳定币的稳定币。

围观者们面面相觑:这下,真的再见了,平台币!

1 火腿变质

“没有信仰和咸鱼有什么分别!”曾某国努力摆出一副对币价信念坚定的神情,却在聊天时不自觉的打听上周末火币刚刚上线的稳定币HUSD的情况,但他却并非对HUSD有投资兴趣,因为他的信仰一直是火币的平台币HT。至少在10月19日HUSD上线之前,他还坚定的抱有HT一定会潜力无限的信念,即使此时HT币价已经腰斩再腰斩。

曾某国喜欢叫HT为火腿,他觉得叫HT太冰冷,没有感情。他说:你知道吗?那时候火腿刚发售时,上线1分钟就被抢购完了。他打开钱包让我看他囤的火腿币,一副年迈的大爷回忆初恋的样子。

不过曾某国并非真的在火腿发售当天就购买了,他栩栩如生描绘的抢购盛况也只是道听途说罢了。他,6月份才被安利进场。

看着一路下滑的k线,确实为他捏了把汗,曾某国说基于对火币一直打造的全产业生态的信心,就算火腿偶尔反弹,也没有抛售离场意思。只不过最近确实慌了一比,只能到处找关系打探行情。

原因无他,正如上文所言,一直钟情的火币正式上线了稳定币HUSD,颇有与HT夺嫡的意思。

上周末火币全球站正式开通了USDT/HUSD交易对,并开通OTC与全球站的HUSD的互转,这意味着在稳定币成为新一轮风口下,HUSD将完全取代火腿,成为火币与各个稳定币以及各投资人、平台用户间的纽带。

不过,HUSD却并非完全意义上的稳定币,正如火币公告所言,当用户充值一种稳定币的时候,在账户中会体现为HUSD,当用户提币的时候,可以选择提出任意一种稳定币。显然,火币选择了先易后难的“上车”的方式,避免和市场靠前的稳定币们正面交锋。从这个层面上讲,HUSD更像是平台币,而非稳定币,或者说,是变质了的火腿币。

从平台币HT到稳定币HUSD,虽说只是换个马甲,但是毕竟是两套玩法,虽说都是亲妈生的,但历史上为了争权夺位手足相残的案例也不少见,火腿是牛市里平台币风口上催生的币种,他有他的使命和追求,即使完成度差强人意,如今也已经无法适应新的市场需求。何况在未来人们对区块链投资的需求,会逐渐趋于理性,趋于保值和增值,而不是暴富的情况下,火腿和HUSD相形见绌起来。

至于曾某国同志最关心的HUSD是否会代替HT在火币的地位,记者只能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HUSD真要当太子还需要战功加持,毕竟同为头部币所的OK上周也宣布要做稳定币,币安更不会错过这个风口,HUSD想上位还要经历几场恶战。

2 被玩坏的平台币

其实,恶战本身并不可怕,只要有强悍的实力、坚定的意志,自然无需担忧恶战。作为平台币的一员,火腿也曾经历过这样的恶战,虽然在曲线图里呈现出一条完美的波动下行走势,不过相比多数同行者而言,其表现已经足够优秀。

有人说,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当史上最寒冷的冬天到来时,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火腿的变质过程中不乏天灾的因素,但平台币被玩坏也是不可忽视的人祸。问题是平台币是如何被玩坏的?

把时光的指针拨回到2017年7月8日,当币安推出第一个平台币BNB时,赵长鹏或许不会想到,一个新的纪元就此开启。实际上,当时的市场还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中,BNB作为一个赶路者,甚至独自走了很长的夜路。在当时前路不明的市场环境下,提出者币安在当时也只是芸芸众生里不起眼的那一个,BNB的孤独夜行也在情理当中。

改变发生于令无数人记忆深刻的9.4,随着一纸禁令的出台,提前进行海外布局的币安成为一刀切的最大受益者,币安一飞冲天跻身头部交易所。在行业对币安360度无死角的解读中,作为创新利器的平台币自然也走入了大家的视野。尤其是币安依托于BNB所提出的交易费优惠折扣等引流措施,也为同行开拓了全新的视野。

其后,随着超级牛市的开启,有着币安头部交易所背书的BNB也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价格从最初募集时的1元,最高涨到了170多元。作为发行方,币安仅凭借手中的8000万枚BNB就赚得盆满钵满。

赚钱效应的吸引下,头部交易所纷纷发行平台币。2018年1月24日,就在BNB于1月12日触及历史最高点12天后,同为头部交易所的火币推出了自己的平台HT。1月27日,中币也推出平台币ZB。时隔一个月之后,OKCoin的平台币OKB也宣告诞生。平台币的时代正式开启。

有着头部交易所金字招牌背书,再加上市场阶段性探底拉升的巨幅震荡,平台币越发受到市场的青睐,OKB、HT也分别在5月、6月攀升至历史最高点,价格虽不如BNB那么夺目,但考虑到整体发行量的膨胀,这些头部交易所还是凭借平台币发了一笔横财。

我们常说,福祸相依。这句话在币圈也格外灵验,就在这些头部交易所的平台币登上巅峰的同时,一件将改变他们命运的里程碑事件也在轰轰烈烈发生。FCoin携FT横出江湖。在“交易即挖矿”和分红机制的刺激下,不到一个月,从私募价到最高价格上涨了 100 倍。按照FCoin的说法,其仅用15天,就实现了交易量超过OKEx+币安+火币等 6 家交易所之和的彪悍战绩。证实了“币圈一天,人间一年”是确实存在的。

随着FCoin火箭般的蹿升,带有天然复制基因的币圈镰刀们看到了超越头部交易所的新路径,一时间打着“交易即挖矿”旗号的新交易所如雨后春笋般出现。随之而来的是平台币的泛滥。

巴菲特说,“人们贪婪的时候我恐慌”。作为股神的人生箴言,这句直达人性的评语果然不是盖的。当人们纵情于“交易即挖矿”的盛宴时,当那些交易所新生力量抱着平台币这个聚宝盆肆无忌惮收钱时,末日的阴云也正在笼罩。

凛冬寒风愈发刺骨,市场行情也在超级熊市的重压下看不到黎明的曙光,伴随着空气币的归零,市场的人气也渐渐凋零。当被割的连根都不剩的韭菜们,无力再为市场提供新鲜血液时,“交易即挖矿”的神话开始破灭,随之而来的是风光无限的FT破发,曾经的百倍涨幅化为乌有。当曾经的明星“人设崩塌”,平台币雪崩的信号开始出现,在持续阴跌行情的助力下,局面终于崩坏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不仅小币所的平台币随着币所的倒闭烟消云散,即便是头部交易所的平台币也随着交易量的下滑、行情的触底不断走出新低。

于是,曾某国的噩梦开始降临,平台币也在经历了昙花一现的绝美景象后,终于,被玩坏了。

3 城头变幻大王旗

平台币不孤单,它不会是第一个被币圈创造出的新概念,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这些年来,伴随着加密货币市场的起起伏伏,越来越多的概念被创造出来,但无一例外,这些概念都经历了“红极一时随后又销声匿迹”的路径,归根结底还是鲁迅那句“城头变幻大王旗”。

年初,伴随着加密货币市值的一路走高,因为可以凭借发币快速融资,公链项目开始大规模爆发,记者粗略统计,包括EOS、ADA、TRX、ZIL、ONT在内,2018年内上线或计划上线的公链项目超过50个。然而随着5月份熊市的开始,加密货币市值腰斩,公链成为明日黄花。号称“中国以太坊”的NEO疑似被釜底抽薪,早些时候众多大佬站台的量子链,也成为“破发之王”。如今,除了以太坊、EOS以外,大多数公链已经无人问津,原因就在于:当前公链建设上,缺乏完整的公链生态以及基于多场景应用和商业模式的DApp开发。据DappRadar统计,当前DApps总数仅为1097,24 小时内的活跃用户仅为13719。

6月份,公链火热带动了加密货币交易所的井喷,交易所成为行业追捧的方向,而标志性事件,就是FCoin搅乱一池浑水,引发币安、火币、OKEx的多方大战。为了打压FCoin交易挖矿的势头,三大交易所纷纷启动开放合作计划,OKEx称将扶植100家交易所,火币和币安不甘落后,纷纷表示将通过自己的资源,打造1000家交易所的联盟。彼时,行业人士纷纷认为交易所黄金时代到来,人人都能从市场中分一杯羹。

但好景不长,熊市的到来加速了FCoin的陨落,三大币所也顺势偃旗息鼓, 100家、1000家的豪言付诸东流。

区块链行业作为新事物,想要活下去,注定了它需要不断产生新的概念刺激整个行业的发展。交易所落幕后,“币改”和“链改”粉墨登场,两大概念一个强调对实体经济的通证化改造,一个强调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二者本应对“传统行业在通证应用边界的探索和实践”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然而在第一个币改项目QOS陷入暴跌,以及不少骗子打着官方机构名号以“链改”之名行诈骗之实的情况下,“币改”和“链改”成为一地鸡毛,甚至被戏称为“区块链思想之阴魂。”

而平台币在概念频出的2018年下半年,显得有些落寞。

在整个区块链行业缺乏技术门槛的大环境下,任何概念的提出,都会被不断的复制、演化、推广,从而成为一个看似“新的风口”,没人能判断哪个风口能真的“把猪吹上天”,只能每一个风口都去体验一下。

那么,下一个风口在哪?

4 稳定币,新风口还是新坑?

稳定币,无疑是一个新风口。10月15日,USDT狂跌,让各路诸侯看到了上车稳定币的机会,火币的HUSD只是一个开始。

稳定币,顾名思义即一种具有稳定价值的加密货币。其诞生的背景是加密货币的价格波动巨大,稳定币作为一种交换媒介,来连接数字货币世界与法币世界。

具体到从一个用户的角度来说,为什么要使用稳定币?答案很简单:稳定。就像在股市交易,当股票的价格出现异常波动时,你会把股票卖掉换成人民币一样,数字货币交易中也需要一个这样的货币。并且相对于股票市场,加密货币价格波动更为巨大,也使稳定币更受欢迎。

大象区块链首席经济学家王宏解释说:如今,稳定币越来越像我们存在银行的美元了,稳定币的项目方甚至可以称为加密世界里的银行,用户购买稳定币的行为可以理解为往银行存款,你存1美元,银行就给你1枚稳定币。

比银行更高级在于,这些稳定币项目们还是一家家拥有印钞机的银行,如果有需要,随时可以发行稳定币,再往下分析,我们会发现,一个自己开印钞机的银行除了存在货币超发、币值无法稳定的风险之外,还存在随时有可能跑路的风险。

今年2月份,有人在网上发布了一份Tether与Bitfinex高管的录音,称: Tether多次超发USDT,用于购买比特币,给投资者一种“大量资金入场还会进一步推高比特币价格”的错觉,而发行方Tether则没有任何成本,属于彻头彻尾的操纵市场。

于是,当GUSD为代表的受监管稳定币出现后,唱衰USDT的声音也越来越强,终于在10月15日这天撼动了USDT的霸主地位。

但是,受监管的稳定币就可靠吗?

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等传统金融企业也是受严格监管的,但是仍然挡不住银行倒闭、次贷危机的出现。稳定币项目方发稳定币不是来做慈善的,而是为了盈利,但是当前这些稳定币的盈利方式都不太明确,甚至可以说是亏本的买卖。

USDT的发行方 Tether 在白皮书中明明白白写着,他们是通过银行账户里的存款利息以及收取用户 10 个点的转账手续费(Bitfinex 是他们唯一的用户)赚钱。但是据海外媒体报道,Tether 的大部分资产存储于不支付利息的 Nobel 银行,据猜测,Tether 在第二家开户行存款可能是 6 亿美元。我们以 2% 年利率来算,Tether一个月只能获得 100 万美元利息,这看上去依然不够维持 Tether 这种大体量企业的运营。

于是,出现了上文的录音门事件,曾经是Tether创始人之一的布罗克·皮尔斯 (Brock Pierce) 在今年 3 月一次采访中向外界宣称:“我根本不在乎钱,如果我需要钱只要发个币就行了”。

虽然稳定币的项目方都强调,未来可以通过使用该稳定币的产品、服务来获得收益。但是作为韭菜,你敢把钱存在一个自己拥有印钞机的商业银行吗?

风口吹来又吹去,还是应了鲁迅先生那句话:“城头变幻大王旗”。


文章声明:本文为火星财经专栏作者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文章为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火星财经立场。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大象区块链
原文标题: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