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公开课」第179期 |浙江现代数字金融科技研究院周子衡:数字经济与数字货币

火星公开课
个人专栏
热度: 150397
区块链会在数字法币账户体系上获得大发展,实现账户活动与账目的自动化与智能化。

火星公开课

要点速览:

1.经济活动最本质的部分不是生产,也不是交易,是做选择。

2.机会成本将在数字经济时代大大降低,这就使每个人获得最大的经济自由。

3.交易最终是由交易者的机会成本决定,机会成本越低,交易更顺畅。

4.目前经济数字化还是局部的数字化,数字支付作为基础还是局部性的。

5.区块链会在下一步的数字账户体系建设中发挥非常重大而不可替代的作用。

9月20日20:00,浙江现代数字金融科技研究院理事长周子衡做客「火星财经创始学习群」,围绕“数字经济与数字货币”这一主题,与轮值群主火币大学校长于佳宁进行了深度对话,涵盖数字经济、数字金融、数字货币等话题,解释了数字经济与数字货币内在演进的核心逻辑。

周子衡认为,机会成本将在数字经济时代大大降低,这就使每个人获得最大的经济自由,交易最终是由交易者的机会成本决定,机会成本越低,交易更顺畅。

在他看来,现在只有两种货币:银行币和数字币。电子币是银行币,由银行后台后台最终判定交易是否有效、何时发生等;数字货币有三个来源:数字支付(可以完全不是区块链)、数字法币(也可以不是区块链)、网络社区内的支付(往往是区块链,但身处社区之外被接受程度有限)。

周子衡相信,区块链会在下一步的数字账户体系建设中发挥非常重大而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下为周子衡分享原文,由火星财经(微信:hxcj24h)整理:

一、经济数字化还是局部的数字化

于佳宁:您是怎样理解“数字经济”的?

周子衡:数字经济之前是产业经济,是以产出为标志的,就是所谓的生产力。数字经济主要是服务于经济决策。

经济活动最本质的部分不是生产,也不是交易,是做选择。经济选择在网络数字环境下做选择,极大地优于在物理环境下的选择。那么大量的经济选择迁移到网络上,在数字环境下做出。

我们说,没有完美的经济关系,这在物理环境下是真实的,但是在数理环境下,完美的经济关系是近乎真实的。而数理环境下的经济关系,更为直接地体现为数字账户及其关系。

于佳宁:从原子世界到比特世界,经济中的各种摩擦被大大降低。

周子衡:是的,比如说现实中没有完美的爱情,但是诗歌里有。

于佳宁:这个比喻很清晰,研究现实的爱情用心理学,研究诗歌中的爱情用文学,看似相同,实际很不一样。

周子衡:正是,我们假想最公平的游戏,但是现实总有状况,程序驱动的数字游戏可以做到最公平,但是这个最公平是两个数字账户之间进行的。

于佳宁:从大历史的角度,您发现了“交易效率超出生产效率”这个历史线索,从农牧经济到工业革命,出现了各种增加交易效率的方式。在您看来,这个趋势会把我们带向何方?

周子衡:产业经济时代关心生产成本和成产效率是产出决定的,网络经济时代关心交易成本、关心交易效率,使交易大爆炸与生产大爆炸相匹配,这就使经济活动的中心从企业转移到无数的个人,而每个人并不关心生产成本甚或交易成本。他们真正关心的是机会成本。机会成本将在数字经济时代大大降低,这就使每个人获得最大的经济自由。

于佳宁:我们经常说,数字经济时代,企业被解构,社群在崛起,看来这实际上是反映了一种交易方式的变革,背后还是交易成本和效率变迁决定的。

周子衡:生产是一群人的事情,交易是两个人的事情,最后到一个人时,机会成本最小化,最为自由,交易效率极大降低使得生产由交易决定,交易最终是由交易者的机会成本决定,机会成本越低,交易更顺畅。

于佳宁:在数字经济时代,移动互联网快速发展,支付宝、微信等移动支付看起来大幅度提高了线下场景的付款效率,这种线上线上结合支付的本质是什么?

周子衡:去年中国扫码支付是155万亿人民币,这几乎都是私人支付完成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是私人支付。

私人支付最大的问题是,它们之间并不贯通,而且它们也做不到 B端的贯通。

于佳宁:可否再具体解释一下这种不贯通的影响呢?

周子衡:简单说,就是对私场景割裂,对公场景封闭或被封闭,我有一篇文章发表在《清华金融评论》谈的就是两个场景问题。《法定数字货币“对私”与“对公”的场景问题 | 央行与货币

火星公开课
周子衡著有《账户——新经济与新金融之路》一书。

于佳宁:确实如此,私人支付现在基本上都通过第三方支付完成,对公支付则通过银行转账或支票等方式完成,但是这两个场景的封闭又会造成何种影响呢?

周子衡:B端没有数字支付手段,这是一个普遍的事实;C端数字支付在中国基本实现。经济体系主要有三个部门——居民家庭部门、企业部门、政府部门,现在只是一个部门,居民家庭部门基本实现数字支付,其他两大B端无。

这就意味着经济数字化还是局部的数字化,数字支付作为基础还是局部性的。

二、电子币在长时段来看是一个过渡性产物

于佳宁:我对于数字支付方式和银行支付方式的本质差异很感兴趣。我记得在讨论网络支付账户时,您用购物三联单来类比网络账户体系,称之为“一个记账体系”,这个记账体系和银行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周子衡:三联单:出货单、收银单、收货单。这里面收银单最关键,超市就简化到只有款台,收银台是连着银行的,支付宝不连着银行,是另一套系统,这在以前根本不可想象,网络数字账户体系自带了一个记账体系。

这就决定了现在支付平台是核心平台,物流等其他数据流是辅助性的,至少现实是这个情况,也许将来会有所改变。

首先这个记账体系要全通,不能像高校食堂一样,各个学校各有一套,而要连在一起。

于佳宁:这个问题很重要,大家可以下载一个银联支付App,就会发现里面是没有“余额”的,支付时候只能进行银行卡的划转,而支付宝和微信支付都是有余额的,毫无疑问,支付宝和微信支付都不是正式的金融机构,那么这个余额到底是什么?有的专家认为,支付宝的“余额”,本质上就是一种代币。

周子衡:代币不是什么新东西,纸币最初就是代币,交子代铁,会子代银,还有粮票、肉票、布票,古时候有盐引、茶引、酒引,都是代币。

支付宝余额类似赌场里的筹码、食堂里的饭票,称之为代币也是未尝不可。但是,现在微信支付不充值也可以关联消费支出作支付,且微信余额没有显示,这就不是代币,只是通道了。

数字法币必然要求或带B端持有,这样数字支付就会覆盖到整个经济体系,会计处理会变化,账目科目将变化,最终会带来数字报表,从而改变整个经济体系。出现数字财政、数字金融。

区块链会在数字法币账户体系上获得大发展,实现账户活动与账目的自动化与智能化。

于佳宁:能展开谈谈吗?数字报表和我们熟悉的报表有何不同?

周子衡:首先,账目的时间是不同的,纸质报表主要是企业使用,最小的做账时间单位是天。个人数字支付没有纸质报表,没有时间约束,没有隔夜问题,是无缝的,所以电商使用个人数字支付,很难生成纸质报表,税局也难以跟进,最后大家妥协免税。

简单说,数字支付是按照秒来走的,银行支付是按照天来走的,有时更慢些,数字报表不需要统合,不需要盘点,甚至不需要稽核审计,自动生成了。

于佳宁:那数字货币时代的数字报表,是更容易审计和监管了,还是更难以审计了呢?

周子衡:不需要定期体检基本数据,随时显现统计,打个比方,未来不需要这些审计稽核了。合规是程序自动设定的,你很难违规,或者根本做不到,因为Code is Law。监管是嵌入的程序,会自动发生,事中监管,监管相伴,所谓穿透式等等不是现在这种状况了。

于佳宁:数字金融的概念能给我们进一步解释一下吗?

周子衡:传统金融是以银行账户为基础的,是经纪功能;数字金融是以数字账户为基础的,经纪业务或功能几乎完全消失。人寿保险和数字信托将大发展,信贷和证券几乎没有技术含量,会萎缩掉。

数字财政将发行数字债,是网络程序驱动的,一旦足够多的发行,几乎没有发行成本,这就形成了一个基本利率,从而改变了金融的价格机制,并且传统金融有时间周期,有营业时间、有时差、有隔夜、有纸质报表,未来数字金融这些都消失掉。

于佳宁:如果银行信贷体系萎缩,信贷过程中的风险定价等职责,将会由何种机构承担?

周子衡:风险定价也是一个算力问题,今天就是这样,程序会进行计算,不用一个机构来计算,好比导航最终取消掉交通警察一样。

于佳宁:您曾经说,数字货币的支付和记账同步,和电子货币的分布记账有很大差别,这会对交易效率的提升有什么效果?

周子衡:现在来看,只有两种货币:银行币和数字币。电子币是银行币,后面连着银行后台,需要后台来最终判定交易是否有效、何时发生,并按照银行财物时间来确认,并不是交易终端的交易时间。

于佳宁:是的,基于银行账户的“电子币”和基于区块链钱包的“数字货币”,真的是很不一样的两套逻辑。

周子衡:电子币在一个长时段来看是一个过渡性的产物,让银行的手伸得很长,但还是银行的手。数字账户关系的设定是非常复杂的,比如说,慈善活动会在账户内有记录,然后会得到相应的好处,并不一定是货币。

三、区块链会在数字账户体系建设中发挥重大作用

于佳宁:关于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关系,您认为数字货币是否一定要基于区块链发行和流转?

周子衡:数字货币有三个来源:数字支付(可以完全不是区块链)、数字法币(也可以不是区块链)、网络社区内的支付(往往是区块链,但身处社区之外被接受程度有限)。但是数字法币一出来,你可以在数字法币账户的基础上做区块链,现在你在银行账户基础上就不好做或者根本做不出来,要做代币,就要用交易所来转换。

于佳宁:对于不基于区块链发行和流转的数字货币,和我们前面讨论的“电子币”有何区别呢?

周子衡:数字法币式现金就是在任何一个时间点上,只有一个主人来持有,银行货币根本不是这样,在任何一个时间点上往往有至少两个以上的主人或持有者。

所以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是不是用区块链,而是在整个货币体系中现金占比的提高与否。只有在银行币的情况下,现金占比等同于现钞占比,趋于不断减少,这就意味着银行体系要付利息,意味着货币体系的成本高。

于佳宁:银行电子货币有两个主人怎样去理解?是指账户所有人(户主)和账户管理人(银行)吗?

周子衡:是的。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的动力恰在于此,一方面提高效率,满足数字经济的需要,另一方面降低整个货币体系的运行成本。

这里面有一个市场与央行的交集状况,不是谁来主导、谁听谁的,而是寻找交集。

于佳宁:现在看起来如果发行数字货币,比较可行的是在M0层面发行,确实会增加基础货币,但是这些货币似乎又不具备放大能力,怎么理解对于货币体系的改变和冲击?

周子衡:是的,这正是央行自身的立场所在。我的说法是,央行苦苦追寻的是不能发热的货币,数字货币是不能发热的,不会有冲击,是冷的。

于佳宁:是啊,市场提升交易效率的需求和货币政策的需要似乎存在一定差异。

周子衡:现在,这个交集在放大,数字法币是最大的交集。

于佳宁:数字法币,尤其是不基于区块链发行的数字法币,怎样能综合协调各方面的目标呢?

周子衡:在去年的155万亿人民币的数字支付中,区块链的贡献率是零。所以,央行发行数字货币必须从经济现实出发。简单说,155万亿的支付大饼完全由私人数字支付掌握是有潜在风险的。

是否使用区块链是一个选项,周小川行长在两会时这样说,两个意思:一,没有选;二,将来或许会选。

于佳宁:网联系统不能规避这种风险吗?

周子衡:网联不能做到。关键在于上面已经讲过的,对私场景割裂,对公封闭,这些不是网联能够解决的。不解决这两个问题,潜在风险就是在累积中。

于佳宁:不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货币,能否满足智能合约、智慧社会治理、数字司法的需要呢?

周子衡:这就回到账户体系的建立问题上,账户体系也要有结构的构建问题,也存在一个更为复杂的账户分层的问题。账户是体系是复合的、复杂的结构,将来会不断地调整变化。当前最主要的是在银行账户体系之外前构建出一个数字账户体系,能够通达到B 端,开通所有的C端,之后再逐步地改建,一步到位,会把自己绊倒,于事无补的。

我相信,区块链会在下一步的数字账户体系建设中发挥非常重大而不可替代的作用。

于佳宁:基于区块链的发行数字货币与基于其他技术发行的数字货币,到底有什么根本性的差别呢?

周子衡:从经济上看谁好不好,几乎是一个毫无意义的问题,而是谁能够生下来。数字经济的现实要求,是在银行账户体系之外建立起更为牢靠的、全通C端与B端的数字账户体系,并不是一定要一个技术上了不得的东西。

155万亿的扫码支付就回答了这个问题。是不是要把这个155万亿砍掉,在发展更好更高技术支持的数字支付呢?一定是循序渐进的。可行是最优的前置条件,所以先行的安排也是为最优铺路的。

嘉宾简介

周子衡 / 浙江现代数字金融科技研究院理事长

中科院经济学博士,从事货币经济研究近二十年。现任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浙江现代数字金融科技研究院理事长。著有《账户--新经济新金融之路》、《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五个问题》丶《法定数字货币的对公场景》、《清华金融评论》等。

对话发起人

于佳宁博士 / 火币大学校长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任火币大学校长、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促进会区块链技术与应用工委副秘书长、中国计算机学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委员,原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中心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2018年中国区块链产业白皮书》编委会主任。

蔡志川博士 / 亚洲区块链学会会长

亚洲区块链学会会长,香港区块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裁,世界区块链商学院客席教授、英国剑桥大学区块链商业应用讲座讲師,被誉为香港区块链首席代言人。


文章声明:本文根据「火星财经创始学习群」嘉宾分享内容整理,不代表火星财经立场,转载须在文章标题后注明“文章来源:火星财经(微信:hxcj24h)”。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关键字:  火星公开课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火星财经
原文标题:
24H热门新闻
暂无内容

评论0